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二章 燕国公子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燕国公子职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2/27 10:23:12

苏秦总算在新郑外乡人云集的市子区找到了一家平价逆旅,既然是平价,设施自然无从谈起,流落异乡,能住上这等客房,也算不错了。侍者待客还算细致,恭敬带着他上楼,领他进房,又问他晚饭吃什么,苏秦点了两个蔬菜一个肉羹。

用完晡食已是戌时时分,外面仍然喧哗。苏秦将铜灯挪至案前,用铜针拨了拨铜盏上的兰膏油,火焰往上窜了窜,室内也明显泛亮。

苏秦坐于炕上,打开藤蒌,翻出一些旧简册,逐个看了看挂在边角上的竹片标签,选了一册《山海图志》。

读不几行,一阵窸窸窣窣之声从左边的窗棂处传近。苏秦以为外面起了风,想起窗不曾关实,便起身下炕关窗。

走近窗棂,外面“噔”的一下,似是可疑之声,忍不住开窗察探,但见一团黑影翻墙而入。

窗下是此旅舍后院,有夯土围墙,借着月光以及附近照来的微弱光线,苏秦确实看清是个人影,此刻已跳下了墙,正立在后院中央的一棵树下,似乎正踌躇该往何处藏身。

苏秦正纳闷之际,墙外一阵零乱的脚步声刷刷传来,且夹着一连串急促的说话声:“快,别让他跑了——”、“人呢?”、“定是翻墙而入了”、“进去找——”、“务必要抓住他,不然如何向武俊侯交待。”

武俊侯?苏秦对当今这个赫赫有名的韩国列侯也并不陌生。周朝有公、侯、伯、子、男五爵,侯爵为二等,又可分列侯、关内侯左右等级,可以作为非宗室资格人员的赏封爵位,战国以来,逐渐为中原诸侯国仿效延用。苏秦知晓这个所谓武俊侯定是韩国的少虬无疑。

武俊侯少虬尽管声名显赫,然为人精算,行事作派颇为下流,不被外人称道。此人最被世人津津乐道的是前几年因勾结大贾出卖韩国铁器,韩国因产铁闻名于世,但韩国的铁器是国家独享对外贸易权的,私人不得卖买。武俊侯却凭借职务之便暗中将韩国丰富的铁器出口卖给他国,从中牟利。后来东窗事发,虽借昔日军功勉强保住了爵位,然还是被削去了食邑,降半了岁俸。此事乃是人尽皆知。

如今此人府中逃出个要犯来,苏秦第一感觉便想到救与不救?

院中的黑影听到这些话,更是急的四下乱瞅,显然乱成了一团。除了北墙大闭的正门,后院西侧惟有一扇角门通往前庭,但此刻天已入晚店家已然关闭,一旦外面的人翻墙而进,定然束手就擒。

苏秦不及思忖,迅速下楼摸到角门,此时那人急切切敲打着角门,苏秦开启,那人顾不得惊怔,怕是身后追兵的恐惧远远盖过了苏秦的突然出现:“多谢——”

“快随我来——”苏秦将那人引入自己房中。

苏秦这才看清,原来这是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脸上还带有些稚气,脸色苍白,发际微微沾着尘灰,一身粗麻灰布衣裳,倒像个跟自己一般落魄士子。只是为何这么晚了被武俊侯府的人追逃至此?

不及细问,楼下已起了嘈杂之声,苏秦知晓追兵已至客店。

“救救我——他们要抓我—……”少年张着对惊恐的双眼有些绝望。

“别担心,我有办法。”苏秦临阵不乱,一边叫他脱衣卸履,散乱发髻,边从藤蒌中翻出自己从家乡带来的一套新衣裳,自己换上,然后把换下的旧衣让他穿上,随手拾起身边案上的一个陶罐让他抱着。

“这是做什么?”那人不解。

苏秦凑近如此这般细细说了一遍,那人领会。

此时,外面楼板咚咚咯咯的震响,他们果然在店主的带领下上了二楼盘查。二楼总共有五间客房,苏秦是一号房,正位临楼道口,是首先要盘查的房号。

七八个全副武装的兵甲进了一号房,为首的一位壮年将军身着铠甲,腰挂佩剑,面光冷峻,严厉的扫视着房内每个角落。

“这两个是谁?”壮年将军问店主。

“噢,是敝店的客人。”店主战战兢兢的回答。

苏秦恭身示礼:“在下洛阳士子苏秦,路过韩国贵境,将军深夜到此,不知所为何来?”

“那么他呢?”将军瞥了苏秦一眼,又冷冷指着身傍这个头发蓬乱怀中抱着个陶罐低着头的人。

面对着他那副咄咄逼人的傲气,苏秦并不见怪,继续沉稳回答:“他乃我随身仆人,名唤小南,天生是个哑巴,小南,替我去打罐水来。”

“呃呃——”小南转身看着苏秦使劲的点点头。

将军这才看清,这个小南不但不会说话,还是个面瘫。小南抱着陶罐小心翼翼地从一丛甲士中间穿过,将军也不作怀疑,挥挥手便退出,进入隔壁的房号搜查。

苏秦倒舒一口气,坐在案边若无其事的读简。

稍后,“小南”打了水抱着陶罐进来。而此时,将军带着兵甲五个房号已搜查的差不多了,正一无所获的退下楼去,咚咚咯咯的震响重起。

“先生救命之恩,日后若有缘再见,必当重谢!”那人深深示了一礼,然后欲行离去。

“外面兵卒满城的找你,就这样离去你不怕再入虎口?”苏秦问。

“这便如何是好?总不好一直打扰先生。”那人甚是着急。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韩国武俊侯府的人为什么要抓你?”苏秦对其身份自然明白三分,能让武俊侯派出将军来抓的人会是寻常之人么?

“这……”

这人显得极为讳涩,似乎怕泄露自己身份,苏秦更觉得这个人不一般,不是王侯公室,便是将相之后。

“公子既然有难言之隐,苏秦不问也罢,只是公子此刻若出去,定然难逃其魔掌,不如在此委屈一宵,等天亮再作算计。”

“也罢。”这人转向门外看了看,此时夜已深沉,廊内一片静谧,遂将门关闭,回至苏秦对面坐下,沉默良久终于道:“我乃燕国王子姬职,多年在韩为质。”

“原来是燕国王子——”苏秦惊讶,急忙起身,作个深礼:“方才拿公子作仆人,真是多有得罪。”

“不怪不怪,姬职多亏了苏先生相救,不然就生死难料了。”

“公子既然在韩为质,武俊侯府为何要抓捕于你?”

“武俊侯不知听信了哪个奸人的馋言,竟污蔑我图谋劫持雪灵公主私奔母国,韩王已经震怒,武俊侯借此将我幽禁,如今我是身在危墙之下,朝不保夕哪。”公子职一脸辛酸,身为王子,却沦为质子,回不了母国,更别谈什么志向,真真比一个普通百姓都不如。身在异乡,处处受人**,还遭人陷害。这些许年,他忍辱负重,苟且偷生,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回到母国,与日思夜想的母亲团聚。然而,这一次,他还不知能不能度过这道生死坎。

“奸人馋言?”苏秦道:“公子的意思是说武俊侯误信别人馋言,而在韩王面前告发你诱使公主私奔?”苏秦想了想道:“公子是质子,关系着燕韩两国邦交存亡大计,武俊侯乃韩国重臣,焉能不知其中利害轻重,视国事为儿戏呢?”

“近来燕国权臣当道,父王对此事又不闻不问,或许在他们的心里早就没有我这个或有或无的燕国庶出公子了,就算在韩国消失了,燕国也不会管,如此自然危胁不到两国的邦交,何况韩国还有堂而皇之的理由,污蔑我带着雪灵公主私奔,伺机除掉我。我若死了,也只是一具孤魂野鬼而己,又还有谁能记得我……”公子职说着眼泪扑簌簌而下。

“公子难道不知燕国子之弄权,蓟城已大乱了,太子平引齐国平乱,齐国却趁乱占领了大半个燕国,烧杀掳掠,大肆劫财,燕国的元英宫、宁台、磿室都毁于一旦,器鼎洗劫一空;还有中山国也趁火打劫掠去了不少燕国土地。”苏秦早在洛阳城时从一班过往商旅口中探之这个消息,秦国赵国已相继介入此事。

“什么?”公子职大惊失色。数月来,他被武俊侯的人软禁在府中一座幽宅,不得出入,不见天日,也不知外面的世界天翻地覆,更不知远在北方的自己的国家遭遇了倾巢之灾。他只知父王任子之弄权,为此太子平与他明争阴斗不可开交。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中,燕王哙在乱军中丧身,乱臣子之被醢刑,哥哥太子平奔走他国,国内已乱得像一锅粥。

母亲呢?公子职自然最想知道母亲的下落。可是苏秦又怎能知晓。

“我要回燕国。”公子职像是自言自语的说。

“公子此时此刻如何回得了燕国?韩国也不会放你回去。齐军刚撤出燕地,蓟城内乱未平,就算回到燕国也是危险重重,公子年少,在燕国又未羽翼可依,如何自保?”

“那我该如何是好?”公子职束手无策,坐立不安,迷茫之至。

“为安全起见,公子必须呆在韩国。”

“呆在韩国?”公子职一脸迷茫的看着苏秦:“这不是等死么?”

“未必。”苏秦道:“眼下公子处境虽窘迫,然需知福中藏祸祸中依福,时事多变,忍得今日生死之忧,说不定将来能得意外之利。”

“先生的意思是……”公子职似解非解。

“公子大可静观其变。何况公子眼下处境确实不妙,韩王已怀疑公子想逃回母国,公子若再一意孤行,这罪名岂不坐实?需知质子在盟国违反盟约或行事出格盟国有权处置,到时就算判你个死罪谁也救不了公子。”

“可问题是武俊侯少虬想致我于死地,如今韩王对于我要带着雪灵公主私奔深信不疑,我留在韩国也是个死。”公子职心神不宁。

“武俊侯是何居心暂先不说,罪名不实没有韩王的指令武俊侯怕是不会乱来,顶多关押公子受点委屈而已。至于韩王之所以信他,那是因为公子心中确实爱恋着雪灵公主,是不是?”苏秦见他每每提到雪灵公主时满脸愁云便轻云舒淡,泛起特别的红光,便知其中意味。

……公子职沉默不语。

4

第二章 燕国公子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