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二十章 遇刺的真相(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遇刺的真相(二)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3/8 9:34:29

“就算臣相与魏国公室旧势力冰炭不容,这跟臣相遇刺有什么关联呢?”侯赢道:“况且苏兄认为这是一场魏王与臣相合谋的苦肉计。”

“别忘了,臣相遇刺前夕正是齐赵两国激烈争夺与魏国的联盟权之时。”苏秦接着说:“关于魏国与齐赵两国联盟的得与失、利与弊,想必魏先生与侯兄最清楚不过了。”

“是的,当初在牟城时侯赢曾问过苏兄。”侯赢道:“苏兄说由于田需的特殊身份,若与齐国结好势必会引起魏国宗室不满;若与赵国联盟,东面的齐国则会受到强烈牵制,如此便大大便宜了秦国,而目下魏国虽与秦国罢兵议和,但仍需提防秦国野心再犯,从这个角度来说,魏国似乎跟齐国联盟更有利。”

“还有一点。”苏秦补充道:“魏国若与齐国修好,便会得罪赵国和秦国,试想,一下子得罪紧邻身边的两个强国,会带来何种后果?魏国不是玩火自焚么?魏王和臣相不会不知此等利害。但若与赵国结盟,共同抵制齐国,不就正好遂了秦国的意愿,魏王又岂能甘心?”

“这么说,臣相田需自然是进退两难了。”魏益若有所悟。

“魏国人,天下人,一双双眼睛,或不怀好意,或挟着嘲讽,都死死的盯着臣相田需,看他如何徒手决断魏国的命运,作为一国臣相,压力可想而知啊。”苏秦轻声道。

魏益、侯赢相对沉默。

“如此处于风口浪尖,一不小心便有面临粉身碎骨的境地,曾在齐国遭遇过重挫的田需不可谓不知身在庙堂的凶险。”苏秦继续道。

被苏秦这么一说,魏益、侯赢也似乎感受到了身为朝廷重臣如临削崖如履薄冰的风险与无奈。

“难道就为了这个,臣相出此下策?”魏益不以为然:“这明摆是逃避职责。”

“如果仅仅是逃避,臣相尚不至于如此,魏王更不会去配合他。”苏秦笑笑道:“魏王和臣相其实是各怀其胎哪。其一,田需是齐国人,魏王虽然宠他,但宠他并不表示任他纵他,魏王是多有猜忌之人,一旦与齐国结盟,他不得不防田需亲齐哪。”

“也许魏王并不急着与哪国结盟。”侯赢道:“便只好出此下策。”

“侯兄一语中的。”苏秦道:“田需遇刺后,虽然魏王当即命令司寇彻查,然过去多日,司寇像是一点也没有查出什么来,按理刺客出逃,城中必定会封锁各个城门要关,再派兵甲挨个挨户盘查登记户名,有可疑之人都得抓捕归案,一一细考审问,宁可错抓,也不可漏放。然事实却并非如此,司寇像是毫无动作,这不得不让我怀疑,魏王此举并无真查之意,而只是为了敷衍天下耳目。”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君臣之招?”魏益仍觉得不可思议。

“如此一来,魏王便可以借一国臣相遇刺事件名正言顺的向齐赵两国暂缓联盟事宜,其实是婉拒,齐赵两国自然也明白不过,不会再纠缠不放。”苏秦顿了片刻道:“而田需如此一来便可轻易避过魏国宗室势力的不断施压、还有魏王的点点猜忌;同时也可借此震慑魏国内部那股强大的宗室势力。”

“苏兄言之有理啊!”侯赢钦佩道:“面对如此尴尬境遇,田需也只能用这苦肉计来避退当下列局锋芒,同时也可以隐隐告诉魏王,他田需绝不会亲齐,也不能便宜了秦国,魏国眼下最好的动作是什么也不做,这就是静待其变。”

“唔,有意思。”魏益这才哈哈笑起来。“苏先生对魏国朝局的了解远在魏某之上哪。尽管此刻魏某尚在将信将疑之中,然不久之后,想必真相定会水落石出。”

“只可惜等真相出来之时,魏国朝局或许早已更易,天下之局,一国之政,无不风云变幻哪。”苏秦笑笑道。

“苏先生小小年纪,真可谓‘不出于户,可以知天下;不窥于牖,可以知天道’哪,魏某愧不可及。”魏益深感敬佩。

“魏先生功成名就,富可敌国,苏某哪及半丝毫分。”苏秦道。

“哎,钱财乃身外之物,再多也只是摆设。”

“没有钱财可也寸步难行啊!”没等魏益说完,苏秦笑着打趣。

说得大伙都笑起来。

“苏兄几时动身去齐国?”侯赢稍后问。

“怎么,苏先生这么快要离开魏国?”魏益道。

“苏秦在此叨唠多日,也是该起程了。”

“苏先生如此说便是不把我魏某当朋友看待了。”魏益道:“魏某乃一介商人,虽不缺钱财,然像苏先生这样的磐磐大才可是捧着万镒真金也难得哪,肯请苏先生暂留几日,魏某尚有许多事情未曾讨教呢。”

“承蒙魏先生大义,收留苏秦,苏秦整日里无所事事,也实在是过意不去。”

“怎么,苏先生怕我养不起啊,哈哈哈。”魏益爽朗大笑。

“魏兄如此恳切,苏兄多留几日便是。”侯赢也笑着劝道。

苏秦到底在魏益府上暂留了旬日之久。三日之前,侯赢回牟城“天正居”而去,临行告诉苏秦赴齐国求学之意,他约摸估算了下,再过一个月时间,便可完成赴燕之事,之后全身而退,希望到时在齐国临淄相见。

“思来想去还是去齐国学点真本事,还可碰碰运气,就算碰不到运气,见识一下天下第一学府的庄严肃穆、跟天下名士圣贤砌磋学问结交友谊、领略诸子百家的学术精髓也是相当不错的,哈哈哈……”侯赢把自己的未来装点的异常美好。

这令苏秦也感到振奋,为自己今后成就梦想立桩扎根,是贫寒士子美哉痛哉的一件事!

苏秦答应了。

又过了几日,苏秦便向魏益辞行。魏益也不便强留,放他东去,临走令家老端出一个精装木匣,还有几坛魏酒,算作礼赠。

苏秦知晓木匣里面装着什么,哪敢收受。

“也就区区五十金而已,算作魏某的一点心意,还请苏先生笑纳。”

“不不,在此叨唠多日,哪敢再次收受。”苏秦婉拒:“不过这魏酒,苏秦一路上可解渴消遣,可以收下。”

魏益也知士人固执之性,不作勉强,吩咐家老将魏酒装上苏秦的马车。

苏秦谢过。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聚。”魏益叹道。

“有缘自会相聚,保重!”苏秦坐上车,拱手示礼。

0

第二十章 遇刺的真相(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