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二十一章 淳于髡出题考校(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淳于髡出题考校(一)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3/9 9:13:08

苏秦来到齐国可谓迎了当时的气候。

田氏代齐以来,历桓公、威王、宣王三代励精图治,军事、政治、文学皆为天下领先。商贾士子的云集使齐国成为天下最富庶之国,临淄为四海文化之邦。历代国君谦恭待士蔚然成风,犹其重视士子的培养,特以国都稷下设立高等学府,号称“稷下学宫”。以“高门大屋”揽天下贤士,纳四海游子。

一时间各国学士集聚,年轻士子亦是竞相赶往临淄求学问教。

孟子、淳于髡、邹衍等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大名更是令天下年轻学子向往不已。

苏秦自小心向往之。

曾在洛阳老家,苏秦整日里游手好闲,除了读书不做他事,苏父让他跟着四哥苏皓学做生意,整日唠嗑不止,不免心烦不己,早想借外出游学避避风头。

今年夏末终于得愿,在他的计划中,齐国临淄便是第三站。

临淄城乃贵胄王气之地,闾阎扑地高楼耸立,八街九陌繁华似锦,城内街市纵横店铺林立市声如潮,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夜晚华灯似火,软红香土,真真一个纸醉金迷之所在。

苏秦第一次见到如此繁华的国都,难以压抑心中的啧啧惊叹。比自家的周朝国都洛阳不知豪华几倍。真可谓“临淄之途,车毂击,人肩摩”是也!

苏秦也算是洛阳王畿长大,一路也走过韩国新郑,魏国大梁,然到了临淄,才知道什么叫国都,什么叫礼仪文化之邦。

穿过喧闹的长街,便是西南稷门外,一座气势恢宏的高台建筑拨地而起,围墙高耸,里面绿木浓荫,假山重峦,高屋房舍雕梁画栋曲栏朱槛巍峨壮观,真真一番别有洞天。门前两座石狮气吞万里,迎接八方名士。

齐国筑巨室,临康衢,高门横闶,夏屋长檐,其规模堪比临淄城中心的齐国王宫,这便是天下闻名的“稷下学宫”。

苏秦很快打听到现任的学宫祭酒,那便是大名鼎鼎的淳于髡。

淳于髡老矣,年过七旬,又是个身材矮小不苟言笑的小老头,不过其人慈眉善目为人亲和,极有人师之范。

想要入学宫求学,必先经过祭酒校考这一关。

苏秦先在临淄城中找了个安顿之处,打探了一些关于学宫的入学细节,回到客店整理了一晚。

准备充足,次日苏秦便穿戴齐整,欲去淳于府拜访。

淳于髡高寿,精神矍铄,勤于学术精于驳辨,在稷下学宫被尊为元老。苏秦一到临淄便己打听到淳于髡博闻广识平易近人的长者之风,才敢如此神速的决定前去府上拜访。

苏秦出得客店,门外即是喧街闹市,见旗风招展,小贩呦喝,一派琐碎的忙碌景象。苏秦慢悠悠夹着人流一边赏街观玩一边往西南方向而去。

过不多久,便至稷门外。

门前一条开阔大道,贯通整个临淄王城。

淳于髡的府第座落在稷下学宫附近百余丈处,很显然,淳于髡的府第并不穷奢极侈,面积也不大,就连大门正上方木匾上的“淳于府”三字也显得有些落寞。

身为学宫祭酒,贫农出身的髡老依然过着质朴简易的生活。

“啊呀——”苏秦正思量等下入府面见髡老如何应对,猝不及防一个踉跄,被什么物什碰撞了下。回头,见一瘦小男子躬身作揖道:“在下多有鲁莽,望请海涵!”声音纤细,但很爽朗。

“无妨,无妨。”苏秦恭敬还礼。见对方一身粗麻布衣,有褶皱,不过也算干净,脖胫挂一白玉,用粗绳串之。他肤色略黑,清秀中透出几分憨厚,细看之下倒也是书生模样。

“在下钟离秋,乃无盐人士,来稷下学宫求学。”钟离秋作揖道。

苏秦一怔,居然跟他一样游学而来,急忙也自我介绍:“钟离子,苏秦有礼了。在下来自洛邑,也是慕名来学宫求学,昨日刚到临淄,人生地不熟,日后还望有个照应。”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苏子客气,出门在外相互关照自是应当。”钟离秋朗朗答之。“此刻苏子欲以何往?”钟离秋紧接着又问。

“苏秦闻得学宫祭酒髡老尊师博学多识,性情敦朴不拘小节,且虚怀若谷宽以待人,今日便特地前往其府上拜会。”

“啊呀真是巧了——”钟离秋一蹭足,喊道:“小弟也是去拜访髡老的,如此你我同路,有个伴可以相互应和自好不过。”

“如此甚好,走吧。”苏秦也何乐而不为,做了请势。

果不其然,尊府的下人管事也都是客客气气不敢怠慢,苏秦不免一阵钦佩。

“尊师请两位先生进去,请随我来——”管事很快回来,朝苏秦钟离子一揖。

苏秦钟离秋还揖,便整整衣衫跟他而去。

走过穿堂,绕过萧墙,很快便进入一座宽大庭院。

苏秦一路边走边浏览四面,院中也不过几棵开得正旺的草木,几撮星罗棋布的奇花异卉,中间散落着几小块菜园,有几位隶农正若无其事忙着栽播。

走了没多久,便至一座厅堂阶下,苏秦抬首瞻仰,厅堂质朴简易,却幽逸清雅。

“两位先生请——”管事在厅堂中门边停住,恭恭敬敬道。

“尊师在上,洛阳学子苏秦见拜!”两人进入正堂,见一瘦小老者正襟危坐在厅堂上方,俨然一幅长者风范,急忙躬身拱手道。

“不必多礼,看坐。”髡老坐着未动,只是罢了罢手,便有两个侍者各自搬了块蒲团分两边铺上,苏秦钟离子示礼后上坐。

“学生苏秦,字季子,乃从洛邑而来,闻得贵国稷下学宫之学风,欲跟随尊师在此长住修学,望请尊师揽纳。”苏秦拱手道。

“学生钟离秋,无盐人士,跟苏子一样来跟随尊师修学。”

髡老点点头,“嗯”了下。看着两个年轻人一会儿,稍后问道:“尔等立志治学,但不知因何而学?学以何用?”

苏秦钟离子面面相觑,愣了会儿,钟离子立身揖道:“学,乃关系上到国运,下到民生。治学成才不但能展现自我,且可为国效力,福泽苍生。故而为人君者自当以治学为榜样,以建功立业为大志。”

钟离子说完室内静了片刻,但见髡老默坐并无反应,似有昏睡之意。

苏秦知晓,髡老这是在等着他回答,便起身拱手道:“学生认为治学首先是为了提高个人修养,有才不一定有德,然有了才方能有所修养,故而治学乃修身养性之根本,才可治国,德可服人。以前晋国的智伯巧文惠辩,学识渊博,能武善伎,可谓文韬武略多才多艺,然心狠不仁为人奸诈终至亡国,此乃不懂不解得学为何用之根本所在,学而不修,便是虚有高才,空为治学。学识日积月累便可博闻,素养得需日夜修为方能至高上乘,不学无才,不才则德不全,德才兼备者天下畅通,如同海上大航,造好船是为了能抵御风浪,上帆是为了利用大风乘风逐浪,如果没有风,船越大越难航行,只有船坚风招,方能一路畅行。”

“虚有高才,空为治学,这么说智伯也算不上真正有才,更不解因何而学,学以何用。难怪从古以来多有士人治学有余而德行不及,导至国民驱利逐本唯利是图素养沦陷,国之根本动摇,乃至国亡身死。唉,看来,古人真正有才的也没几个。”钟离子说着说着竟嘿嘿冷笑起来,但笑一出口,马上意识到上方的髡老,便立即肃然。

“德,虽有泰山之高,汪洋之宽,然‘治学’可作登高之梯,飘洋之伐。一个强大的国家,首先得以治学为纲要,修德为正道;而作为一个身怀高志的士人,当以学而为荣不断进取,先治后修,先才后行,相铺相成,治学以治国,修德以治民,则民之安逸国之强盛指日可待也。”苏秦不可收拾的侃侃而道。

0

第二十一章 淳于髡出题考校(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