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三十六章 田文的用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章 田文的用心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3/24 9:41:53

却说田文自收到苏秦的信笺和秘件及玉韘后,一方面派蓝尔摩带着几个兄弟潜伏于稷下学宫附近,以便听侯苏秦调遣;一方面着手安排面君事宜。

这一日,他像往常一般邀公子地下棋解闷。棋至一半,田文方道:“田地,今日若没事,可否陪我去一趟宫里?”

“兄长进宫何事?”公子地问。

“当然是面见齐王,有要事呈奏。”

“到底有何要事令兄长如此慌急?”公子地一再的追问。

“田地先莫问,回兄去还不去?”田文问的干脆利落。

公子地一时语慌。凭实言,他断不想见父王,自娘俩搬居宫外五载风雨来去,父王从未派人来“茯灵别墅”探试过他们母子,父王亲自驾临那自是想都别想。如此倒也不计较,只是邹夫人这些年来变相的欺辱他们,父王竟是听之任之,睁一只眼闭一只睁,根本无半点怜恤之心。

公子地自小率性崛强,既然父王无骨肉之情,他也誓不愿去宫里向父王请示。如今田文唤他一块进宫见父王,他自然是不愿,只是碍于文哥面子,叫他一时难以拒绝。况且近来薛氏时常在儿跟前提起此事,说什么父是父,子是子,君是君,臣是臣,君父再不是,做臣子的也断不能失了礼,目无长者,为人不耻等语。

更重要的是公子地己快到弱冠之年,将来是要按祖制分茅裂土的,母以子为贵,也算是受了荣耀了,薛氏这么多年来忍辱负重也是为了那一天。

由于国破家亡,薛氏以薛国公主身份发配为婢女,在齐宫中受尽**,好不容易临幸于齐王,虽然好景不长,然总算有了公子地。薛氏就这么个儿子,将来的富贵也就指望这根惟一血脉了。

薛氏忍了一辈子,为的就是等公子地长大成人,好顺利分封受爵,她也算熬出了头。因此,薛氏苦口婆心规劝儿子多担待,多去宫中走动,多向父王请安,多与齐王亲近,为了娘俩的将来,切不可意气用事。

公子地必竟是个明理之人,听了母亲一番话,自然也懂得利弊权衡,何况毕竟是父亲,难忘生养之恩。

便开始有了进宫的打算。如今田文请他陪同,到底是踟蹰挣扎了一番,方才应下来。

其实田文也出于一番苦心。

作为公子地的总角之交,当年他是深知公子地的遭际。在齐王眼里,公子地跟其他任何一个王子公主都无法比拟,五载随母外居,父子少有谋面,越见生疏,齐王或许都不记得有这么个儿子了。

公子地的处境田文是深有感触。他的父亲田婴膝下有四十多个子女,除了少数几个特别优秀的或因母亲关系被爱屋及乌格外受宠的,多数公子是无法得到父亲另眼看待的,也许有些不一定记得起来。

要不是田文靠着天生的聪明擅辩,对父亲提出的问题对答如流,难倒众兄,甚至反过来驳得老父进退两难,父亲是绝不会对他这个从小就没好感的儿子刮目视之,更不用说认他们母子了。

也算是凭自己的才能为娘俩在府邸争得了一席之地吧。

回过来说,公子地的情况同他是如出一辙。这么说只要公子地做出些成绩来,也定能重新引得齐王的关注。只是公子地母子素来安静,不喜纷争,当然也不会为了扭转局势用些手段搏得齐王注意力了。

田文曾试图跟公子地提起过此事,然收效甚微。

“谈泊名利固然可敬,但也得仰仗自身安全,如果危机重重,又如何能做到与世无争?”田文道:“宫里公子众多,各怀心思,为了保住自身利益,难免算计他人,你难道就没听说过渔翁为了捕大鱼,连同小鱼一并捕之?这就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

“不是我不想争,问题是我拿什么去跟其他公子争?”公子地还是讲了句老实话用来回答田文。

自此,田文便一直留心,有意替公子地寻找机会,帮公子地谋求下注的资本。

如今,机会终于来了。

见公子地答应陪同面君,田文笑着拍了拍公子地的肩膀:“你呀,总算是开了窍了,慢慢来,只要有心,何愁机会没有。”

“嗯!”公子地用感激的目光看着田文点点头。其实田文帮助公子地的同时也借用了公子地的名义,公子地必竟是齐国王子。

入皋门,内监将俩人带至梧台面见齐王。梧台是临淄宫最大的宫殿,也是齐国君臣商议国家政事的议政宫室,齐王僻疆己很久没在后宫居住,常年居于梧宫。

“父王,孩儿地拜见。”公子地、田文阶下稽首。

“唉!”父子多年未见,地儿居然长成大人了,齐王叹了一把,下得阶来,细细端详着这个已成英俊少年的儿子:“你们母子迁居宫外多年,一切可好?”

田文朝公子地使了个眼色,公子地方道:“回父王,地儿与娘亲一切安好,多谢父王挂念。”

“地儿这些年在宫外生活,父王不再身边,学问可勤勉,六艺可荒废?”齐王稍稍带着几分严厉的问。

“禀父王,儿臣每日晨读晚诵,勤于学问,不耻求教,如今又有文兄作伴,隔日便去稷下学宫与天下士子交流探讨。六艺除了射箭,另外五艺一样没落下,请父王宽心。”

“嗯 ,改日父王带你去练习骑射以补上。”

“谢父王!”公子地跪拜道。

齐王点了下头,转而对田文道:“你们今日进宫见寡人,可还有别的事?”

“回王上,确实有一桩重要的事禀报王上。”田文道。

“哦,什么重要的事?”

“父王请过目——”公子地从身上取出秘件上呈道:“宋国前国君宋剔成君向我齐国寻求政治求助,这是他的亲笔手书和随身玉韘。”

大内监童木接过,交于齐王。

齐王阅毕,惊讶道:“宋国居然派‘刺甲龙’潜伏在我齐国王城,这还了得。”

“王上说的是。”田文道:“‘刺甲龙’明目张胆在我齐国土地上肆意妄为杀人越货,还伤我稷下学宫弟子,这眼里哪还有齐国王法。”

“此事若被张扬出去,天下士人将人心惶惶,谁还敢愿意留在齐国,父王必须要深重决断哪。”公子地道。

“童木,传王宫卫尉、臣相速速来见寡人。”齐王道。

“是,老奴这就去。”内监领着齐王口谕出宫而去。

0

第三十六章 田文的用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