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五十二章 齐王申池暗挑钟离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二章 齐王申池暗挑钟离子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4/9 13:29:05

时至傍晚时分,雪宫台宴会方才散去,齐王坐辇轿回宫。

苏秦钟离子转回学宫。

“方才钟离子一番谏言真是语惊四座,说真的,我都替你捏把汗。”苏秦笑笑道。

“我还不是跟苏兄学的。”钟离子道:“苏兄当初在淳于府,在尊师跟前高谈阔论人之贵贱,唾沫四溅,能把国君都视如草芥;又在八陵弄,面对‘刺甲龙’亡命之徒,用机智和胆识不见血光便说服危布,在刀口下救出公子地。这个才叫人惊艳。”

“钟离子取笑了。”苏秦笑笑道。

“咱们彼此彼此。”钟离子朗朗笑道。

钟离子在雪宫台的一番言词到底震惊了整个朝野,由于齐王虚心纳谏,下召变更国策,因而引起了朝中人士犹其是大谏(先秦齐国官名,掌谏诤。《管子·小匡》:“使鲍叔牙为大谏。”)一党对钟离子的高度关注。加之之前钟离子参与的“刺甲龙”事件,一夜之间,小小钟离子便在临淄出了名,风头远远盖过苏秦。

直叫苏秦也对他刮目相看。

这一日苏秦与钟离子、侯赢等一干学子在“青典府”埋头讨论《上至经》,忽见白掌教带着两位侍从从侧殿匆匆而来,穿过一排排木柜,避过一班班相互砌磋的学子,径直走近苏秦等人。

学子们见了白掌教,慌忙悉数起身示礼。

“众位学子不必多礼!”白掌教举手一抬,然后对钟离子道:“钟离子请随为师前来。”

钟离子一时来不及弄明白,看了看苏秦,便跟着白掌教而去。

钟离子跟着白掌教来至侧堂。

见堂中还站着一位清秀老者,便是齐王贴身内监童木。

“宫伯有礼。”钟离子认得童木,庆功宴上、雪宫宴会上都见过他。

“钟离子那日雪宫宴会之上诤言直谏齐王,直面齐王贪图安逸,击球玩乐,游宴无度,荒于国政。王上连日来耿耿于怀,时常对咱家说起,今日特令咱家前来邀请钟离子去一趟宫中,王上还要当面一叙。”

“什么?王上召我进宫?”钟离子才算弄明白。

钟离子完全没有意料到,也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虽有辩才,然真正要跟齐王单独面对面,不免大有后怕。

“正是。”童木道:“方才咱家己跟白掌教明言,请钟离子即刻随咱家进宫,车马己在学宫大门外等候。”

“噢。”钟离子还有些稀里糊涂,胡乱应了声,便向宫伯、白掌教别过,往东厢耳房而去。

稍后,钟离子换了套新衣裳,便出了学宫大门,阶下早有甲士迎候:“钟离子请上车——”一个甲士搭了她一把,钟离子轻松上车。

马车隆隆往城中驶去,很快,便在巍峨的临淄宫墙外停泊。

钟离子下轿,抬头望了望高大庄严的宫门,城楼上兵甲重重看守,虽是第一回进得王宫,钟离子却是毫无憷意。驻立片刻,抖抖精神,随童木进宫。

“钟离子请随咱家来——”童木在前头带路,穿过一道道走廊,一条条甬道,一扇扇宫门,身边时有各色宫女、内监闪过。最后到达一座别致的园林,于一座别致的台榭前停下。

“启禀王上,稷下学宫学子钟离秋带到。”童木躬身奏道。

“嗯。”齐王转过身来。

“无盐钟离秋拜见王上。”钟离子慌忙稽首参拜。

“钟离子免礼。”齐王回头对童木及内侍道:“你们暂且退下,寡人要跟钟离子当面一叙。”

“是——”童木带着其他几位小内侍即刻闪去。

“钟离子那日对寡人的一番直言真如星星之火日月之光直指寡人为政之弊好逸之私,寡人是如梦初醒如涓露沁心啊!”齐王哈哈笑道。

“早闻王上好士爱才,虚怀若谷,今日方知,王上确实乃是贤明之圣君。老子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此乃谦下之德也!这便是王上统治齐国整治万民称霸天下之王者风范。”钟离子再次作揖道。

“哈哈哈……钟离子谬赞。”齐王道:“今日天气尚好,寡人也闲来无事,特邀钟离子入宫,与寡人在这名囿申池之中,共赏美景,携手畅聊。钟离子当不吝施教,寡人必吾日三省,刻俭自谨。”

“钟离不敢。”方才听齐王言此地乃名囿申池,钟离子知晓,申池乃天下名囿,列国闻名,今日亲临,竟如梦境一般。

齐王顺着一条花木石径慢慢走去,钟离子紧随其后,不敢落下也不敢超前,走了相当一段路始终保持这个间距。

其间齐王道:“寡人己下召司空司徒,往后春耕期间不得征召民工劳役,违者严惩。凡有农隶充当劳役者,秋后一律免赋轻赋,以减轻百姓负担。还有朝中各臣包括寡人之后宫不得山吃海喝铺张浪费等诸事已明文律定。”

“王上英明果决,钟离替百姓感激涕零。”

“也多亏了钟离子及时提醒,不然国家危害大矣!”齐王道。

不时来至一拱桥之上,只见轻风拂拂,满目绿意,抬头蓝天,低头青池,一派绝世清幽之景象。

“钟离子可认得此物?”齐王指着池中之水草问。

钟离子一眼望去,见满池的青葱水草,叶瓣如睡美人之状,羞答答匍匐于水面之上。含情脉脉的黄色小花星罗棋布点缀其间,令人赏心悦目。

“此水草曰荇菜。”钟离子道:“诗经中说,参差荇菜,左右流之,讲的便是这个了。”

“钟离子好眼见。”齐王接着道:“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荇菜漂浮不定,芼之不及,自古喻男子向心仪之人求爱之不易。恕寡人直言,钟离子可有心上之人?”

“这……”钟离子被齐王如此唐突的一问,竟怔了良久,一时语塞。

“王上见笑了,钟离志在鸿鹄,一心求学,尚未有心上之人。”稍后她才整整思绪,镇定回道。

其实在齐王问到的那一刻,她霎时想到了苏秦。虽说连她自己也不太明白其中之味,然身处这富贵之乡的临淄,其惟一亲近的怕只有苏秦了。上次在北城医馆,她把传家之宝赠给了苏秦,冥冥中似乎己认定了苏秦就是她此身的向往。

而就在钟离子看似平静的回答,齐王却早己注意到她的细微的失态,稍带几分不易察觉的羞涩,像极了布满池塘悠悠漂移欲语还休的荇菜花。

然后钟离子此刻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齐王之真正用心的。

“钟离子心性如一池流水清淡寡欲,举止神色却似水上之荇菜典雅端正,朴实率真,真是人间少有哪。哈哈哈……”齐王笑毕道:“方才寡人也是随便问问,钟离子不必放在心上。钟离子请往这边走——”

“王上请——”钟离子随齐王穿过池塘堤岸,跨过青石拱桥,绕过假山喷泉,眼底可谓风景无限。

“钟离子家中令尊令堂可好?”齐王还是没话找话的问。

“禀王上,父母早己不在。”

“可还有其他亲人?”

“钟离己经没有任何亲人,孤身一人赴临淄求学。”

“原来如此。看得出钟离子胸怀大志,腹藏奇谋,乃少年奇才。”齐王轻轻点叹,可以看出,对钟离子的身世深表同情。

“钟离子有何梦想哪?”齐王接着问。

“钟离誓死报效国家,替君王分忧解难,拯百姓于生灵涂炭,就此而已。”钟离子抱揖一字不敢马虎道。

“作为士人,选择君王报效国家有何准则?”齐王再问。

“当以择良木而栖,择贤君而事。”

“在钟离子眼里,寡人算得上贤君么?”齐王逼问。

“王上虚心纳谏,从善如流,可谓贤君!”钟离子回答,不免额头微微冒汗。

“嗯。说的好!”齐王又一阵开怀大笑。

“钟离子一生最祟拜的是谁?古人今人皆可?”齐王继续问。

“为国为民的正人君子钟离都甚为敬重。”钟离子不加思索的脱口而道。

“钟离子可祟拜商武丁之王后妇好?”齐王突然怪怪地问。

“不知王上为何突然想到妇好?”钟离子被齐王如突其来的问题那么的怔了一下。要知道,她对这位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女英雄佩服的五体投地。妇好身为一国之后,不但以身作则母仪天下,还替君王南征北战开疆拓土,无论转战于沙场还是筹谋在幕府仰或陪伴于君侧,作为一个女人她做尽了天下所有女人男人该做的事。在钟离子认为,妇好其人无人能及。要说最敬重的古人,也只有她了。

方才齐王问到,钟离子也想如此回答,只是此时此景难免不妥,只好不加思索的笼统答之。可是齐王的这一记反问恰如从背后偷袭的一拳,未免有些措不及防,打得她有些鼻青脸肿,却不知对方是何用意。

“噢,世人皆知妇好乃女中豪杰,不但使天下女人祟拜敬重,连七尺男儿也感到血指汗颜,故而寡人便有此唐突一问,请钟离子莫见笑。”齐王笑笑道。

“妇好智谋过人,英勇无敌,又精通占卜祭祀,能掐会算,辅佐商王武丁平定四方,换来‘武丁盛世’,成就了商朝的再次强盛,其功绩流传千古,为后世效仿。钟离从小听族中母辈讲述妇好征服二十多个方国的英雄故事,故而不瞒王上,钟离是从小仰慕。”钟离子道。

钟离子一说完,只听齐王对着满园美景长长一叹。

“秋风未起,春花尚在,王上为何发出如此感叹?”

“作为一国之君,寡人甚是羡慕那商武丁哪。”齐王自我取笑道:“寡人此生若有一位像妇好这样的女中豪杰作为王后那该多好啊!”

“如今齐国政治清明,王上圣德冠名四海,威仪服令八方,自会有贤臣良将前来投奔拥戴,这便是《诗经》上说的‘如圭如璋,令闻令望。岂弟君子,四方为纲。’”钟离子款款而道。

“寡人指的后宫嫔妃哪。”

“所谓商王捕生凤,愿者自会落网。钟离听说凤凰身怀宇宙,非梧桐不栖也。”

“钟离子认为寡人的后宫是那百树之王的梧桐否?”齐王突然转身目不转睛的盯着钟离子。

钟离子低头不敢视之,也不敢不答,但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她不明白齐王为何突然间将话题转向了有些敏感的后宫。

“钟离子上次在雪宫言辞激烈傍若无人,将寡人的要害曝露无遗,令寡人当着众臣和外宾的面生生失态,而此刻却为何说话吞吞吐吐遮遮掩掩,之前的一鼓作气何在?”齐王道。

“王上恕罪。”钟离子道:“王上三宫六院,佳丽无数,邹夫人母仪四海,化洽六宫;夏姬国姿天色,秀外慧中,实为王上之良伴贤助。”钟离子只得像背书一样的夸耀了一番。

钟离子原为借以聊慰齐王一番。她听说邹夫人是后宫之首,一手执天,还收卖了不少朝中重臣。而夏姬因年轻貌美,深受齐王宠幸,虽然地位不如邹夫人,却时常仗着齐王临驾于邹夫人之上,令邹夫人像眼中的沙子一般十分不适。想必齐王被后宫妇人搅得不得安宁吧,故而当谈起武丁之王后妇好来,便有万千感概。

不料齐王却道:“寡人后宫之妇人鼠目寸光,只会是非搅舌兴风作浪,争风吃醋,真真一班妇人之仁,实为寡人不喜。钟离子可知寡人宫中为何不立王后?实在是没有称寡人之心的人选。寡人要的是聪慧慈爱,言语呕呕,英明果敢,有丈夫之决的女子为后。只可惜,寡人寻遍天下,等了一生,都没有觅到,直到如今……”

“如今王上有了钟意之选?”钟离子好奇的问。

“唉,罢了……”齐王不再说下去。

如此僵持了一番,钟离子道:“今日王上召钟离前来,难道只是让钟离陪王游园、谈论王上之后宫?”

“钟离子不要误会,寡人也是心中烦闷,想找个人倾诉倾诉罢了。想那朝中一班老臣固执愚钝,冥顽不灵,天天向寡人陈述这事那事,如何安排怎样拿夺,真正的要害却避而不谈,真是乏腻。倒是钟离子年轻气盛,直言快语,且喜见识广博,寡人喜欢,哈哈哈……”

“钟离蒙王上垂爱,受宠若惊。”钟离子道。

如此并肩相谈足有整整两个时辰,直至童木来报:靖郭君田婴、臣相田稷梧台宫外求见。

齐王只得与钟离子别过,拐道一路往梧台而去。

这边靖郭君、田稷已等侯多时,见齐王到来,双双参拜。

“两位爱卿免礼!”齐王边走边道。进殿前上坐。道:“两位神色仓促,不知出了何事?”

靖郭君道:“方才边境斥候来报,宋国得知齐楚联盟,便派出使者往西面而去,看来有意臣事于秦,齐国得早作成算。”

“两位爱卿如何看待此事?”齐王问。

“王上,秦国素有向东扩张意图,若秦宋联盟,怕是秦国会见机挑衅。由于楚国紧邻秦国,秦国自然不敢盲目向东,不过秦国万一使诡计破坏齐楚盟约,那后果就不好说了。”田稷道。

“臣相言之有理,王上不得不防哪。”田婴插话道。

“必须加把斥候严加探视,秦国一有使者入楚,立即向寡人禀报。”齐王也深知齐楚联盟战略的重要性,如今既然已经跨出了第一步,那后面得步步为营屡屡谨慎了,绝不能轻易摧毁齐楚盟约。

靖郭君、田稷领命退去。

0

第五十二章 齐王申池暗挑钟离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