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六十六章 苏秦劝钟离子入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六章 苏秦劝钟离子入宫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4/25 14:50:20

苏秦拿了令牌,当即赶赴大理。

果然一路畅通无阻,径直来到大牢。

狱卒领着苏秦来到钟离子被关处。

“起来,有人看你来了。”狱卒粗嚷道。

钟离子半躺在杂草上,见有人唤,便睁开眼。“苏兄——”钟离子见了苏秦,顿时整个人精神倍至,起身上前。

“钟离子——”苏秦也欣然上前,俩人隔着粗大的牢柱,相互审视着。苏秦本能的想抓住她的手,伸出去又愣住了,半空僵持了下抓住了傍边的柱子。

“苏兄别来可好?”自上回稷下学宫别过,也不过二十来日,钟离子牢里只呆了一日,却有着恍如隔世的味道。

“我很好,倒是你……”

“苏兄应该己经知道钟离……”

钟离子虽然还是那身衣服,但此刻苏秦明显能感觉到她脸上那股从未有过的属于少女的羞涩,或者是他之前从未发现过的。

“我知道,所以很担心你。”

“苏兄真的为我担心?”钟离子问。

“钟离子这是哪里话,你我同学相处了那么些年,情同手足,患难与共,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又怎么会不担心呢。”

“谢谢苏兄一直把我视为亲人。”钟离子从小无依无靠,在苏秦身上,她能找到久违的安全感,这在去年田子巷苏秦替她挡的那一剑起便有这种强烈的归宿感了。

“钟离子可知究竟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一切?”苏秦忽然问。

“不提也罢。”钟离子悻悻而道:“反正如今我龙困沙滩前途未卜,要斗也斗不过别人,一盘死局而己,听天由命吧。”

“钟离子一向不信宿命,敢怒敢言,不畏权贵,不计得失,雪宫台上,连国君都敢当面指责,这可是连当朝大谏都要经过一番思量;出兵襄陵又建奇功,老实说,身为堂堂男儿苏秦都自愧不如,此刻怎会如此泄气?”苏秦似乎不悦道。

“对不起苏兄……”钟离子说到这里有些哽咽,好歹强制住情绪,缓缓道:“苏兄又怎知小妹心中之苦。”

苏秦一听到“小妹”两字,顿时心绪如潮,杂乱如麻。然钟离子却转变得如此顺口。

“上午靖郭君来过了……”钟离子神情漠然的道。

“那你有何打算?”苏秦只好这么问。

“以苏兄之见,钟离该当如何?”钟离子看着苏秦。

苏秦却未敢正视她。

“王上自是一片诚意,钟离子若能应允,终身便有此靠傍,平生宿愿也了无遗憾。”苏秦一字一句的说道。

“钟离深知苏兄会如此劝我。”钟离子顿了下正经道:“然苏兄可知晓钟离为何不愿意呢?”

“钟离子虽是女儿之身,却是怀藏天地男儿之志,自当是不想用此等方式来苟且偷生,更羞于以此等行径成你之愿。”

“苏兄这回错了。什么叫苟且偷生?人只要活着,就有了一切,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实现毕身宏愿。可一旦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理想,谈什么抱负。我钟离为何要放弃生存自毁前途呢?”钟离子说的理直气壮。

“那是为了什么呢?”苏秦还是小心翼翼的不厌其烦的问。

“两年来,苏兄难道一点感觉也不曾有吗?”钟离子慢慢地将手挪过去,按在苏秦扶柱子的手上。

苏秦猛然一紧,想顺势攥住它,然僵持良久到底松开了。他不能忘了今天来的目的,他是来救她的,而不是害她。

“其实我……我一直把你当兄弟,现在也一样,将来也一样,永远也不会变,你永远是那个女装男扮的钟离子。”苏秦慢腾腾的说,不知花去多少时辰。

“我知道你会如此说。”钟离子随后淡然一笑:“我也知道苏兄想救我,但钟离情愿在牢里呆一辈子老死在这里,也不愿进宫去跟夏姬邹夫人为了一个男人作无谓的争斗,就算我大人有大量退壁三舍也不过形同木槁,跟钟离立誓报国的男儿之志相去甚远。”

“苏秦知道钟离子并非雁雀之辈,然身为一个女子要想在以男人为主导的世界里实现男人的志向谈何容易?钟离子饱读经书,难道没听说过‘蛟龙得水,而神可立;虎豹得幽,而威可载’的道理,钟离子纵然有男儿大志,也终究是女流之辈,只有进宫辅佐国君方能如鱼得水,使烛火之光化作日月之辉谱照大地,温泽四海。苏秦无能,苏秦该死,钟离子莫怪。只是眼下境遇尴尬,怕是找不到比进宫更两全其美的选择了。钟离子是个明白人,自古以来,建功立业留传千古的女子都出在宫中,民间何以有之?况且,齐王对钟离子深为器重,言听计从,若能得你辅助,言诱善引,这也是百姓之福齐国之幸。”

“苏兄不用再说下去了,这些大道理钟离全都明白。”钟离子面无表情,有点冷冷道:“苏兄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想把我推向火坑。”

“火坑?龙潭?谁又能说得清楚,苏秦失去钟离子纵然是悲哀,钟离子深入虎穴也何尝不是人生幸事一桩。苏秦无能,苏兄当初在田子巷可以为钟离子挡一剑,可如今在这大理的地牢中,苏兄纵然豁出去性命也没有办法挽救钟离子。”苏秦的冷热相杂,是非同述,一对一错半正半邪,无非就是想告诉她人世间有许多事无法两全,今天的火坑说不定即是明日的天堂,不入龙潭虎穴又怎能实现人生之大梦?

钟离子窥见苏秦脸上不易察觉的落寞和无奈,夹着无从话起的酸楚。她不怪苏秦,要怪就怪自己红颜薄命,为什么身为女子想要实现报国宏愿还得出卖身体,爱无所爱。

“告诉我——设计陷害你的是不是夏姬?”苏秦突然问道。

“原来苏兄早就想到了。”钟离子低声道。

“我也是刚刚想到。”苏秦道。恰在此时,他看到钟离子额上滚下一滴泪,两年来,苏秦从未见她泪过。在他眼里,苏秦一直视她为小兄弟,跟自己一样,为了实现志向离家漂泊。钟离子一夜之间的性别转换,他还懵懂着。他不知道自己那么在乎钟离子,到底在乎的是什么,是纯粹的爱,还是只是那份兄弟之情同学之谊。

“希望钟离子以大局为重,不要与那些凡俗俗子一般见识。”苏秦想起齐貌辨临时交待的话。

“我是不会计较的。”钟离子淡淡的说,表情凝重。

“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自古以来有多少骥骜正气毁于小人之手。君子不重则不威,我已经给了她一记教训了,希望夏姬能改过自新。”苏秦道。

“苏兄说什么?”钟离子满面狐疑。

“实不相瞒,你们秘密出使襄陵,夏姬为了个人之私派人密告宋军,被我半路截下。起初我以为朝中有人搅局欲意破坏齐魏联盟,后来才得知……如此燕雀之妇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啊。钟离子乃女中豪杰,连国君都敬慑三分,怎不叫人思慕之。”

“苏兄截住那告密者,又如何处置?”

“我只把他扣押,收缴密件,只字不提的等你们回来,然后才放了那个告密者,叫他回去复命。想必那夏姬也识得是非长短,我们有她的把柄在手,今后她势必不会再胡来,你进宫后一时半会她断不敢为难于你。”

“苏兄真是处处为钟离着想。”钟离这才低声道。

“只要你能平安,再大的困难,我都会替你挡着。”苏秦道。

“苏兄可以走了,让我冷静一下。”钟离子突然道。她忘不记跟苏秦初次相识时的情景,就在稷下学宫的大门口,她饥饿交迫,脸都几天没洗,两人一见如故,他带她去了自己下榻的逆旅,请她饱吃一顿,在逆旅,她第一次和他秉烛夜读至深夜。

他们同一日进学宫,住同一间宿室,一起在青典府讨探学问,一起当着师长的面与众多学子舌战雄辩,一起值日洒扫,一起谋划收服“刺甲龙”,一起赴国家庆功宴,一起代表齐国士子去雪宫台接待外宾……时光静好,往事如烟,一缕缕一幕幕挥之不去,日久弥新,叫她如何放得下这一切安好转而去面对一个完全陌生或者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尽管她明白,惟有那个世界她才可以青云平步,以最快的速度登上她想要的人生巅峰。

“你一定要保重!”话似乎己说完,此时此刻苏秦不知道他跟钟离子之间还剩下些什么。为什么共处两年多来,他丝毫不曾怀疑过她的异样;为什么齐王能如此快速精准的发觉自己所爱并捷足先登?他这才想到生命中有太多的擦肩而过,太多的转瞬即逝,太多的苍白无力。

难道这是命?可他从来不相信命,这个大争之世,弱肉强食,何来命?什么叫“物竟天择,适者生存”?这个世界命运从来是攥在自己手里的,今日明朝,凭一己之力,谁主沉浮。

能力,接着他又想到了能力。那种凭着一张嘴能搅动天下篡改历史撑控世人命运,那种“千丈之城,拔于樽俎之间;百尺之冲,折之祍席之上”的一言定天下的风云之士。吴起、卫鞅、孙膑、张仪……当今名动战国对弈天下的能人志士一个个的在他脑际跳将出来。

苏秦依依不舍的告别钟离子,方从地牢出来。

站在大理府邸高高的台阶下,回首仰望,深吁一口气,浑身觉得茫茫然不知所从,惟有放眼一座不知疲倦的大市,如滔滔大河永不沉醉。

0

第六十六章 苏秦劝钟离子入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