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七十五章 韩姑的歌声余音绕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五章 韩姑的歌声余音绕梁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5/4 4:33:07

一切处理妥当,苏秦出了雅舍,至廊下,正觉无趣,想回学宫,忽闻一阵清亮的乐声不知从何方响起,霎时,整座大楼的嘈杂声嘎然而止,人们也都纷纷屏息侧耳倾听。只见耳畔乐声如泣如诉如烟如云,宛转悠扬依依袅袅。那乐声似在梁栋上盘绕,又像在人们的衣袖间轻舞。

苏秦亦是听得出奇,禁不住四下望之,欲寻那乐声来之何方。

但见对面北廊下坐一女子,着轻纱薄织,如行云飞絮,神静气闲,姽婳幽然,手抚“凤首箜篌 ”,轻轻撩弄,香风四溢。

原来那奇妙之乐声便是从那边而来。

燕燕于飞,

差池其羽。

之子于归,

远送于野。

瞻望弗及,

泣涕如雨。

……

耳畔忽然飞来美妙的歌声,形如天簌,动人心弦。苏秦又侧首望之,那女子正深情而歌,款款吟唱。

此时,忽然又有一种新的乐声响起,其声呜鸣,如怨如慕,咽咽之声不绝如缕。原来女子傍边站着一位男子,手执洞箫而吹,倚着女子的歌声配和之。顿时,箜篌、洞箫、吟唱,三种凄美之声交织缠络,游音绕梁。

大家都肃然聆听,如痴如醉。

苏秦定睛一看,原来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子易先生。子易先生虽背负亡国之辱,却纵情傲然,萧洒浅酌于酒肆作坊,清吟低唱于淄水之边,大有人生难得几何之畅念。

子易先生边吹着洞箫边围着那箜篌女子转,时而合着音律慢步至她身后,时而又幽幽然移至女子身前,两人时而侧首相视,含情脉然,时而各自演绎琴瑟相合,彼此深深交融默默契合。

声声入耳,似有同醉,禁不住使苏秦想起跟钟离子曾经的花样点滴,如今伊人己去,纵然愁肠百结,也不过是天上的云化为一片雨,在沾满尘灰的人间酣畅淋漓。

期待大雨早日过去,又一个晴方潋滟,洗净一身尘灰的他好再次踏上征途。

终于一曲而至。

四下肃静了片刻,稍后四面八方不约而同响起掌声,并发出啧啧惊叹之声。

“妙哉!妙哉!”

“实在是高妙哪!”

“配合的如此融洽和谐真是难得呀!”

“嗯,如此曲声真是清新俊逸,迥不可得哪!佩服佩服!”

“苏秦闻《燕燕》之声,方知‘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真是让人三月不知肉味哪,子易先生不愧为音律大家。”苏秦起身朝北高赞道。

“原来是苏子——”对面的子易稍稍一怔,急忙拱手相迎。

“想不到却在这西乐宫重逢故人,失敬失敬!”苏秦边说边从东面绕到北面,与子易先生廊下坐谈。

“子易先生方才吹的箫声抑扬顿挫,如流水潺潺沁人心腑,真乃稀世之音,如伶伐再世哪。”

“苏子过奖,子易愧不敢当,要说这稀世之音,当非韩师莫属。”

“方才那吟歌的乃是何方女子?”苏秦问。

“哈哈哈,苏子果真是头一回来西乐宫,如此大名鼎鼎的韩师都认不出来。”

“原来果真是她。”苏秦道。

“苏子此言像是早己认识了一般。”子易笑道。

苏秦笑笑不答。

此时韩姑刚换了衣赏,裙裾拖地蔓蔓嫋嫋从侧门而出,来到子易苏秦跟前招呼:“想不到两位是故旧,真是失礼。”韩姑虽是二十七八岁女子,但出落的依然如少女般玉洁冰清,文静素雅,如空谷幽兰,浑身散发着幽香,明眸中填满风情。

“韩师客气,苏秦与子易先生乃是莫逆之交,只是从来不知子易先生竟与韩师也是故友,苏秦如若早得知,早就登门拜坊了。”

“苏秦?”韩姑诧异道:“莫非是那年收服‘刺甲龙’的那个洛阳士子苏秦?”

“正是,苏秦不才,浪得虚名。”苏秦谦恭完又夸道:“方才苏秦闻韩师之歌声,如黄莺出谷溪涧争淙,苏秦来临淄求学两年有余素有所闻,当年雍门一曲可谓名动临淄,今日亲临,果然是不同凡响名至实归哪!”

“苏子过赞了。”韩姑道:“苏子乃翩翩君子,才气横秋,义薄云天,韩氏也早有所闻,今日临门,乃蓬荜生辉不胜至幸。”

韩姑说着便一同坐下,亲自斟酒,三人同饮一杯。

“韩氏自小离家,无以靠傍,梗泛萍飘,今生有幸能与两位煮酒畅聊,真乃人生一大快事。”韩姑连敬三杯,一副古道热肠。

“方才韩师一曲箜篌唱尽人间至情至性,世态炎凉,苏秦深受其感。”苏秦突然变得低落落而道。

“韩氏与子易先生久未谋面,方才难得一聚,便合奏一曲,勉强凑合,苏子何出此言。”韩姑道。

“两位精通音律,熟悉大地之声,天上之音,能与高山空谷对语,可与滨海大河共吟,琴箫同奏,天作之合,苏秦今日也算是开了眼界了!”苏秦道。

“苏子达学洽闻,才能绝伦,倒叫我等佩服之至呢。”子易道。

“唉,纵然才情高满,志如大山,只可惜无明君赏识,也只是炎日下树上的蝉,徒劳费声罢了。”苏秦漠然道。

“志如高山,当心如大海,花儿不见春风不会裁芽,燕儿不到冬季不至南飞,苏子年轻,又有如此旷世绝才,何愁没有前途!”子易先生这也隐隐发觉苏秦此刻的心境,不免有些冷落,他也知道苏秦目前的处境,策士游说国君难免碰壁,一开始可以承受,时间久了难免沉不住气。不过他知道苏秦不单单为了这个,怕是钟离子的离去让他雪上加霜,备感孤单,不怪他今日鬼使神差的溜到这“西乐宫”来。

“子易也听说了钟离子的事……”子易道。

“苏秦与她形影不离两载之久,彼此视为亲人,如今她平白无故的成了女儿身,苏秦与她就像被隔了两个世界。齐王欲纳为妃,逼她进宫。宫中又有夏姬、邹夫人视其为眼中钉,屡次加害,陷她于绝境,最可恨的,她在狱中遭人暗算至容颜尽毁,目前情况不明,苏秦宫中无人认识,也难以探知,心中自是不安啊。”苏秦这才借着几分酒意在子易先生和韩姑跟前倾诉起心中烦闷。

“有这等事?”韩姑愤愤道:“夏姬为独占王宠,居然使如此卑劣手段,齐王难道视而不见?”

“此乃王家后宫之事,傍人也不便插手啊。”子易先生道。

苏秦不语,自斟一杯一口饮下,连饮三杯,他从未这样豪饮过。

韩氏一傍看在眼里,早己明白三分,便抿嘴一笑,拿起缸勺,道:“来,我来帮苏子舀,咱们再痛饮三杯。”

“饮酒伤身。”子易先生难得见苏子一脸失意之色,自知方才失言,心中很是过意不去,也只能如此关心一二。

“苏子年轻,怕什么,喝醉了方休,明天开始,忘掉一切。”韩氏笑着,仍然不停劝酒:“来,我陪苏子喝,这是十年女儿醪,苏子平日里绝少喝到,又是个读书人,或许滴酒不沾,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品尝我正宗的女儿醪。”

“敢问韩师,何为女儿醪?”苏秦自觉酒力不胜,几杯下肚己开始混沌。

“所谓女儿醪,乃女奴之造也!女酒源自春秋越国,越王勾践为雪耻国仇,卧薪尝胆,奋发图强,其夫人亲临奚奴舂米谷,作醪浆,造美酒,以为越国生贤聚才赏赐天下俊骨。此美酒,即女酒也,女酒配贤才,乃天作之合。从此,这女儿醪便代代传了下来。”韩姑介绍道。

“原来如此!”苏秦笑道:“女酒配英才!哈哈哈……”苏秦自我嘲笑了一阵,便停下来,又喝了几杯,整个人开始摇晃。

“苏子,你醉了——”子易先生起身欲扶。

“我没醉也!”苏秦又自我笑了一阵。

“这便如何是好?”子易先生失了方寸。

“车前——”韩姑向附近的侍女一声叫,便有两个侍女往这边走来。

“韩师有何吩咐?”

“快把这位小兄弟扶到翠心房休息,熬碗葛根汤给他醒醒酒。快去——”

侍女们扶着苏秦进了里间。

苏秦进了翠心房大吐了一场,之后喝了碗葛根汤便躺下,一直昏沉沉睡到夕阳西落。其间,韩姑送走子易先生后便来翠心房探视,亲自拿热水毛巾为苏秦擦去嘴边残留呕物,还有额上细微冒上来的汗珠。

“钟离子——”苏秦一摆手,轻轻叫了声,便侧了个身,倒向里面继续沉睡。

韩姑默默索回拿毛巾的手,放入傍边车前端着的木盆中。然后嘱咐侍女不要打扰,便出了翠心房。

苏秦配来时,侯赢正站在榻傍。

安顿罢苏秦后,子易先生便回了咸宜居,令重生前往稷下学宫通知侯赢,至傍晚时分,侯赢便来到西乐宫接苏秦。

“今日多谢韩师悉心照料,苏秦铭记在心。”苏秦向韩师告别。

“苏子一觉醒来,可谓春风化雨,万物一新。”韩姑笑道。

“方才苏秦自知失态,给韩师、子易先生添了麻烦,真是惭愧不己。”苏秦叹道。

“苏子哪里话。只要苏子不嫌,往后这西乐宫可以常来常往,子易先生曾经资助于我,跟我乃往年之交,苏子又是子易先生的恩人,那你我当自是朋友。”

“苏秦一庸庸之辈,承蒙韩师不弃,以礼待之,苏秦倍感至幸!”苏秦作揖道。

“苏子往后就称呼我为韩姐吧,如何?”

“韩——姐!”苏秦犹豫片刻,便改了口。

“那你我从此便姐弟相称,不必拘礼。”韩姑笑道:“韩姐送你一句话权当见面礼:男儿血气,当以争心。”

“韩姐的话苏秦记下了,苏秦告辞。”苏秦说完便与侯赢一同沿着街道往西南而去。

侯赢侧脸看着苏秦,但见他目光靡靡,神情悠悠。此时,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斜射在他脸上,有些僵硬。侯赢知道苏秦今日为何醉酒,或许是郁郁不得志,也必定是借着那道迈不过的“宫墙”使得往日的淡定和包容一时间彻底决堤。韩姑锐眼交织洞察千里,又难得一幅古道热肠,以一罐女儿醪使他化作滔滔江水一泄而下,救醉情少年于自溺。尽管下午一醉方休,然心底之创痛哪是这么容易被怱略的。韩师一番苦心,苏秦明白,子易明白,侯赢当然也明白。

苏秦常想起韩姐送他的那句话:男儿血气,当以争心,不出几日,苏秦便挣扎着过来了。

这也是侯赢早己料到的结局,他深信苏秦志在天下,绝不会玩物丧志。

0

第七十五章 韩姑的歌声余音绕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