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八十一章 田文有意宠络苏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一章 田文有意宠络苏秦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5/10 7:48:55

“认识苏兄侯兄足有两年之久。”田文礼揖道:“有道是,君子乐得其志,但不知两位对于将来可有成算?”田文素知苏秦才干,当以大才之士,但无法把握苏秦的志向何在。在齐国?还在于其他诸侯国?若在齐国,在于那一边?不怕他投错国,惟恐他走错门。实话言之,田文既欣赏苏秦,又有一种莫其妙的排斥之念。然他知道这绝非妒嫉这么简单。他知道苏秦之才之谋略不在他之下,若明珠暗投,对他对他所在的势力范围而言绝非幸事。

关于此事他在府中与父亲田婴也略有提及。田婴也甚是欣赏苏秦,田文当然看得出来。田婴天性多疑,城府极深。爱才反怕失其才,他深知衡量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必须了解其心性,犹其是大才之人,若心性与己不和,便政见于己不利,到头来因爱其才而束己肘,这岂不是给自己添麻烦?

在没有彻底了解一个人之前他是绝不会轻易举荐的,这是田婴为人之本性。

田文是看在眼里的。

何况齐国任贤,以“学而后入政”为基准,苏秦年少,齐国事学两载,又没有名哲圣贤授教,不能说是学之己成。

田婴明白齐王不会把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放在眼里的,这从那日他替苏秦呈上合纵之策时便可见一斑,齐王若重视,必定早已召见苏秦深谈,可见齐王虽口头上赞扬苏秦之能,也不过是以长者口吻夸夸儒子可教而己。后来虽在田婴的一再暗示下齐王终于答应见见苏秦,然而秦楚蓝田之战一爆发,秦国笼络韩魏得手,齐国被踢出局外,苏秦的合纵之策也随之破灭,齐王召见苏秦之事便不了了之。

苏秦又一次与齐国朝堂擦肩而过。也许是天意吧,苏秦倒也想开了。

故而,田婴虽无心举荐苏秦入齐国朝堂,却是有意拉拢苏秦入自己门下,田文只不过替父亲完成这个心愿罢了。

“光阴似水啊!”苏秦叹了声道:“转眼两年多了,苏秦打算再过一年便离开齐国周游天下。”

“天下熙熙皆为利,人生碌碌皆为名,若齐国有意,苏兄侯兄愿意留下来否?”田文问。

“且不说齐国愿不愿意收留苏秦,齐国有田文兄这样的未来栋梁,怕是也无苏秦用武之地。”

“苏兄何出此言。”田文笑笑道:“所谓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人各有各的长短,苏兄才谋过人,实非田文所能相比。家父时常提起苏兄,慕才之意时有流露。苏兄若不嫌弃,不如暂时投入家父门下,整时待飞,等到时机成熟,便可举荐苏兄入任,到那时苏兄蛟龙出海乘云直上,定然前途无量哪,苏兄以为如何?”

“能成为靖郭君之坐上客,苏秦甚感荣幸,只是方才田文兄所言,可是靖郭君之意?”苏秦问。

“只要苏兄不弃,家父是求之不得。”田文补充道,“事实上田文当初也恳请过苏兄,让苏兄一起对付齐国老士族,时隔数月,苏兄竟是毫无回复,趁此良机,田文倒请苏兄正式给我一个答复。”

苏秦淡淡的笑了笑,没有拒绝,也没有应允,他深知田婴父子之用意。自那日学宫结识齐貌辨以来,苏秦与田婴父子便时有交集,靖郭君一直对他尊重有加,当然,这里面肯定少不了齐貌辨这一层关系。事实上,苏秦在外人眼中,似乎早己跟靖郭府联系起来,恐怕连齐王都认定他苏秦是田婴心腹之人。

“刺甲龙”事件之后,平日里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公子田戊、田地一下子从暗中跳出来立于朝堂之上,万人敬赞,倒叫平日里行事张扬却政绩平平的长公子田策蠢蠢不安,很不是滋味。个中情况,变化无端,苏秦自然是一目了然。似乎从那时开始,公子策一支便慌不择路加快了争储的步伐。

立储是国家大事,也是迟早的事,既然公子策母子己开始磨拳擦掌,田婴父子当然也得防患未然,不然,今日田文也不会跟踪公子策窃听其谈话了。眼下两相对峙,各谋其政各为其主,谁赢谁输还真不能轻易下结论。然凭心而论,苏秦也更倾向于田婴父子,更倾向于公子戊或公子地。对于田文此刻盛邀入府,苏秦怎能不知其中原由,一方面对方在试探他的政见理念,一方面当然也欲求得他的协助。

“苏兄还没有给田文答案呢。”田文善于察眼观色,俨然已知晓此刻苏秦举棋未定的挣扎,也深知苏秦对齐国朝堂权谋的谙悉洞察。

目前为止,齐王虽为未表态,却朝堂各势私下早己暗流汹涌,而苏秦早己看清那两股汹涌的暗流,交错纠缠,暗中撕扯,极有喷薄而战之势。对于苏秦的政见想法,田文早有窥探之意,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当然也有托齐辨貌游说之念,也因时机未到迟迟没有下手。

今日正巧,他方才在雅舍中看到苏秦正窥听公子策与公子平的对话,想来对此事定然饶有兴致。为安全起见,也为了能得到苏秦这颗旷世奇有的人才大棋,便借此一叙,顺便拉笼。

“苏秦因齐貌辨先生而结识靖郭君,而田兄乃苏秦同窗益友,苏秦一介草民,衣食无着,能在靖郭君府上为事混口饭吃,且可与齐貌辨先生为同僚,苏秦何乐而不为呢!”苏秦虽一番钦羡之言,然显得相当淡定。

“如此说来,苏兄是答应了。”田文转而问侯赢道:“那侯兄以为如何?”

“在下愿跟随苏兄,追随靖郭君和田文兄!”侯赢作揖款款而道。

“好,咱们先干了这一盏——”田文举着手中的酒盏道。

之后四人相互对敬连干了几回,田文方请教道:“苏兄天眼识谋,洞察千里,今日咱们不谈列国局事,只说说齐国朝中将要面临的大事。”

“眼下齐国朝中除了防御秦国东征,还有联盟之事,不知还有何大事?”侯赢道。

“我己说明,今日不谈列国局势。”田文道。

“要说齐国将来面临的大事定是立储或立后的事。”

苏秦话一出口,侯赢当即笑着点赞道:“对对,我怎么没想到。”侯赢说着拍拍额门。

“苏兄对于立储之事有何看法?”田文轻声问。

“这……”苏秦一时语塞。

“立储是安邦定国之大事,齐王心中早有成算,朝中人也是静待不动,引颈骇观。可为何齐王迟迟不公开决断?想必不用我说苏兄也能想到。齐王的骑虎难下之举实则为朝中的暗中势力提供了无形的战场,齐王立储之事搁置的越久,这无形的战场局事便更紧张越见杀伤力。不瞒两位,家父欲支持公子戊,公子戊为人坦荡,深得朝臣的爱戴;而公子策,除了朝中一班叽叽喳喳的老士族宠着,还有后宫作威作福的邹夫人撑着,其它再无傍势可言。”

“田兄别忘了还有燕国公子平。”苏秦道。

田文方才不过是一番小探,苏秦果然成算在胸。看来对于公子平,苏秦定有一番自己的见解,田文甚是欣然,便顺势问:“对于燕国公子平,苏兄有何看法?”

“流亡之君,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假若无利益可言,他还能留在公子策身边?或者公子策还能把他留着?”苏秦有些神秘兮兮的道。

田文明白苏秦之意,公子平与公子策之所以能坐在一起无非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如果切断了维系他们之间的利益链,迫使他们看不到或无望于各自眼下或将来的切实利益,两下定然不欢而散。这自然不得不算是一个打垮对手的得力办法。然田文想不出能有什么办法可以一刀切断他们之间的这条利益链。只好道:“苏兄的意思是只有破坏他们的约定?只是这谈何容易。”

“田兄应该想得到公子平之所以能在齐国受到公子策的庇护,靠得是什么?当然不仅仅是一个失了势的燕国前太子之虚名,假若没有其它暗中势力挂牌,公子平如何在他国作交易?”苏秦冷静的说道。

田文暗自一阵惊怔,忖苏秦真是了不得,这番话很明显,对方在告诉他公子平不但在燕国尚有一班支持他的势力,且在齐国还隐藏着一股暗势,而且人家就是依傍这股暗势在齐国作交易的。

而苏秦当然也知晓田文故作姿态用以探听虚实,好彻底的了解自己。

“苏兄真是高见,田文领受了。”田文拱手笑笑道。

“田文兄客气!”苏秦回礼。

稍后田文起身,先行向苏秦侯赢告辞,临行嘱咐两位改日于靖郭府中饮酒再叙。苏秦侯赢遂起身相送至外。

“既然田婴父子有意收笼咱俩,看来争储大战在即,你我都得睁大眼睛,看准了方向才是,两股势力谁也不好惹啊,弄得不好前途毁于一旦是小,还会引来杀身之祸。”苏秦回到坐案悠悠而道。

苏秦在此之前全是推测,如今经借田文之口最终得到证实。

“苏兄还举棋未定?”侯赢似有不解的问。方才对田文一番言论明明已经站到了田婴父子一边。

侯赢为人直爽,心无间隙,哪及苏秦各种繁复心算。要说田婴父子为人,凭着些许年月接触,表面上大大咧咧似乎可以共事,实则极易患得患失疑神疑鬼,这也正是靖郭君的可怕之处。苏秦焉能不知?

然正如圣人所言:不登高山,则不知天之高;不临深溪,则不知地之厚。苏秦还是觉得有利可图的,比如对齐国内政的实地接触。稷下学宫虽然藏遍天下名典,历代秘史,两年多来他几乎读了个遍。然对于当下齐国朝堂政事仍需依傍街闻巷传,道听途说。作为事外之人,又无法接触到上层事务,更没有资格跟政要权臣置喙机关政务了。

照他的话说,读书是“死”的,践行才是“活”的,两则缺一不可。大凡国家大小事务齐王皆会与靖郭君商量,臣相田稷实际上只是个摆设,只负责临淄安防,靖郭君的权力远在臣相之上。而一旦成为靖郭府幕僚,便可以在府中随意出入,随时接触到齐国各种大小政务,并且经此辐射第一时间窥探到当下千变万化的列国局势,这对他将来飞黄腾达定是受益匪浅,岂不好事?再说大凡历史上有名的政客都莫不如此,先从幕僚做起,比如公子光的门客伍子胥,公叔痤幕僚卫鞅,昭阳之门客张仪等等。

而侯赢自然并没有想到这么多,他一心觉得性情随合之人值得追随。

苏秦值得他追随。

2

第八十一章 田文有意宠络苏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