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八十五章 齐王拒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五章 齐王拒楚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5/14 8:06:22

关于这个结果,整个庙堂甚至整个齐国都在迫切的等待。

齐国人皆知晓,不论哪种结果,齐国都不可能熟视无睹,征伐在所难勉。整个临淄城顿时如崩紧了的弦。大家都走到街头巷尾,众说纷纭。列国商人也开始蠢蠢欲动,争相奔走,财货交接,集资放贷,甚至开始积货囤物,好寻机谋利。

稷下学宫更毫不例外,各方学子们整日在正宣堂激烈探论争辩。

但苏秦这次却是个例外,他不但没有参加正宣堂的辩论,甚至连正宣堂都没有进去过。因为楚使遇刺整个事件是在他眼皮底下发生的,他甚至对整个细枝末梢都清楚不过,苏秦目下关心的倒不是事件本身,而是齐国将要面临的征战伐戮。

自入靖郭府后,苏秦与侯赢便搬出了稷下学宫,住进靖郭府安排的宾舍。苏秦侯赢虽年轻,然田婴依然视他们为上宾,以宾礼待之,吃住行更是与主人公子不相上下。

靖郭府也有一间书房,座于后院东南面,里面的书籍虽没有学宫青典府多的多,但靖郭府的书房更多的是关于当下列国形势的木牍简册,还有齐国的政事民论。对了解掌握齐国治国治民、财货军备、民俗风情、山川地理等等有莫大的好处。

田婴是鼓励客人们进书房查阅国政了解齐国的,书房也是府中门人平时的办事之处,宫中一旦有公文下达,田婴便会将一些细零琐碎之事移至书房交由门人们处理。

苏秦与侯赢初来乍到,整日里呆于书房,把当下的列国信息和齐国的政事阅了个遍,遇上重要的信息,便用一块薄木牍记录下来。

这样过了三天抱书为枕废寝忘食的日子。

第四天,侯赢外出,不想刚出府门,迎面碰上重生,原来子易先生急找苏秦有事商讨。

苏秦侯赢悄悄出了靖郭府,没多久便来至咸宜居。子易告诉他:据探查得知,宋国秘密潜入齐国的假商队一直潜伏在西南城外十里的石村,白天入城,佯作看货经商,夜晚则聚集谋划,不知在做什么勾当,行色非常可疑。

苏秦一听不妙,那石村可是临淄西南城门的必经之地,也是楚国及越国商人出入临淄的中枢干道。他们潜伏于石村,难道目标真是针对此次出使齐国的楚国使者?屈指一算,楚国使者这两日必到临淄。

子易继续道:“宋国的目标很有可能是楚国使者,此事攸关两国生死存亡,也关系到齐国的声誉,我虽非齐人,但多年客居齐地,深受齐国眷顾,亦当绵力相倾。事不宜迟,我等尽快作好准备,设法营救,以防万一。”

侯赢建议上报朝廷,却被子易拒绝道:“目下我们只是出于猜测,具体动机尚未探明,一旦上报朝廷,若事情并非我们想像的那样,齐王会觉得你们坐而不查,查而不实,行事过于草率,以后很难再信任你们。况且齐王对于楚国,误会较深,一向对楚国不屑一顾,上报朝廷未必能引起齐王的重视。”

苏秦觉得子易先生说的在理,赞同子易的安排。当日便如此这般细细作了谋划。

重生领命,随即叫了几个兄弟,依大家商量好的计策化装成平民守侯于石村附近,来个以阴制阴,以暴除暴。一来留意楚使踪迹,二则窥探假商队的一举一动。

果然,重生一次深夜潜入他们的居处,在右侧一间耳房中查看到一只可疑木箱,凭感觉里面极有可能藏着刀剑之类的锐器。重生灵机一闪,趁他们睡得正酣,潜入室内,撬开木箱,果然是兵器,数了下,总共八件,由此断定他们总共有八人。重生将刀剑悉数搬出,重新封好木箱,然后翻墙闪去。

两日过后,正值夕阳将落之时,楚使一队人马果然辚辚隆隆沿着国道行至石村附近,此时满天的彩霞映的这条山村国道异常绚丽,楚使只想着快进入临淄城早些安顿,以慰一路颠簸的风尘之苦,哪会料到在这片绚丽的晚景中等待他们的竟是嗜血的杀机。

刺客们已然察觉,迅速开始行动,一窝人快速窜入右侧耳房,带头的一位壮汉敲开木箱,准备刀剑备身,截杀楚使。谁料木箱里竟是空空如也,七八个壮汉顿时傻眼。

此时此刻来不及细思,为首的刺客操起身边的短匕,手一挥,带头冲出屋门,闯入国道,与仅有的十多名楚国甲士撕杀一团。随使而来的甲士哪及刺客整训有素,况且刺客是突然行事,谁能料得到。刺客们身手快如闪电,“啪啪啪”一阵无影拳打,大半甲士已被拍晕过去,随手夺下他们手中的武器,顺势杀了几个。霎时,死的死,伤的伤,十多位甲士已被控制的差不多。

公子兰大惊失色,禁不住破口喝斥:“你们是何人,胆敢行刺楚国使者?”

“齐国不欢迎背信弃义的楚国,来者,一律杀无赦。”为首的刺客道。

“父王真是失策,如此横蛮无理的齐国居然还值得楚国低声下气来巴结?还指望他们出援兵,不诅咒楚国早亡便好了。”公子兰虽惊慌失措,还是勉不了忿然埋怨。

“齐国既然不欢迎我们,大可以关闭城门不让进,为何派你们这些草莽俗辈来半路拦截?哼,依我说,你们根本不是齐国人。”诸伯倒泰然坐于轺车,未显得半丝惊慌,且善于洞察底细。

“我的大人,他们不是齐国人还会是哪国人?”公子兰没好气的问。这次他本就极不愿意来齐国为质,此刻面临这场景,真是有苦难言。

“宋国派来的刺客。”诸伯一语道破,心中却对这个头脑简单的公子颇为不屑。

“啊——”公子兰惊怔的向后一抑。

“少废话,杀了他们——”其中一个刺客道。

“你们……你们胆敢在齐国都城郊外光天化日截杀楚国公子,宋国也算是一个中乘上等国家,尽做这些乌合勾当,真是丢尽了列国脸面。”诸伯这才略颤着手指着这帮凶煞恶魔道。

“老糊涂,等你们死了,你们楚王一定会认为是齐国人干的,到时你那贪财好利的楚王定然饶不了齐国。如此妙计居然被你说成是乌合勾当。”为首的一位说完哈哈哈的狂笑了一阵。

“你们不觉得高兴的太早了么?”重生此时已神不知鬼不觉昂然立于他们身后,所有的人都浑然不察。

“你是何人?”为首的转身看着这个来得决不是时候的不速之客,冷冷道。

“想不到当年的‘刺甲龙’残余又来到齐国图谋不轨,只是有一点不明,你们为何老喜欢乔装易容,而不是光明正大的来。”重生提了提剑,颇有几分轻蔑道。

“你到底是何人?如何知晓‘刺甲龙”?”对方继续冷静地问。

“宋国精心培植的‘刺甲龙’已成了齐国的王宫禁卫,人尽皆知,有何怪哉?”重生笑道。

“你是那老危布的人。”对方猛然想到。

“不知你们可还想念着你们的老主人?”重生问。

“这……”为首的刺客一时语塞。当年的“刺甲龙”归顺齐国后,留在国内的其他成员便与他们的主人脱离了干系。虽然首领没了,“刺甲龙”的名号也取消了,然宋王还保留着这支残余势力继续为其效力,做些见不得光的龌龊之事。

“你们果然是宋国派来的刺客,好你个宋子偃,我楚国跟你们势不两立。”年轻气盛的公子兰骂道。当即下令剩余的几名楚国甲士,杀他个一个不存。公子兰刚才还如惊弓之鸟,此刻见有人相助,哪还把几个盗贼放在眼里。

霎时,楚国甲士跟刺客们撕杀成一片。

重生先叫上几个弟兄把诸伯和公子兰请下车,转移至安全地。

三四名刺客见状,哪能甘心,追将上来,各自举着短剑欲堵去路,重生拔剑独挡,削面冷眼一瞪,一声嘶喝,一个猛进,横扫过去,“当”的声响,剑锋凌厉,剑光与白光交织,眼前一扫,三刺客一连后退。心忖:好猛的力。

与此同时,重生的其他弟兄和仅存的几位甲士合力与刺客拼杀,刺客死伤对半。为首的刺客看情况不对,便率领他的弟兄纷纷一跃上马,往宋国方向的国道扬长而去。正在这当儿,重生“喂——”的长长一声叫道:“兄弟,你们的剑不要啦!”当刺客们马上回头,见重生和几个弟兄高举着上回那木箱收回来的剑,哈哈哈嘲笑个不止。

刺客们气的直颤,却也无可奈何,只好使劲的一跺马镫,扬鞭直奔而去,一会儿工夫消失在茫茫烟尘中。

诸伯和公子兰虽躲过一劫,然公子兰对齐国还是心存芥蒂。

当晚在驿馆,公子兰还是不停聒噪,说齐国若诚心救楚国,定然今日面见楚使。可现在齐国却将他们安置于这城外的驿馆,分明无诚意。吃的粗素,住的简陋,这公子哥从小在楚国锦衣玉食,饫甘餍肥,事事顺心,谁都让他三分,如今到了齐国,蜷缩在这个风雨不透的小驿馆,又没个使唤的童仆,寸步难行,堂堂楚国公子竟然受此冷落,公子兰越想越忿忿不平。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暂且收起你纨绔公子的身份,楚国危在旦夕,目下楚王派咱们来是有求于人家,低三下四的时刻还没到来呢。”诸伯劝道。

“我们楚国毕竟是大国,就算如今有难有求于齐国,齐国也当需以礼相待,我们千里迢迢带着厚礼来到齐国,存心跟他们和好,齐王却避而不见,这倒算了,我们在齐国遭遇刺客险些命丧他乡,齐国作为东道不设压惊宴,却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这哪是待客之道,简直有心拿我们逗玩。”公子兰意犹未尽,口无遮拦,越说越来劲。

“公子少说两句便是。”诸伯无奈道。

“你能忍,我可没法忍。”公子兰从未作过人质,哪里知晓个中规矩。

不料屋外齐楚反对派按插的探子早己听了去,报告齐王,齐王大大的不爽。本来他便没打算跟楚国恢复邦交,如今楚国公子竟然这等狂妄自大,当即吩咐相国田稷,待天明,回了那楚国使者,齐国无意复盟,望请自便。

0

第八十五章 齐王拒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