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九十二章 苏秦语解田婴之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二章 苏秦语解田婴之惑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5/21 7:10:01

回到府上,靖郭君是坐立难安。他必须想出一个两全之策来,劝动齐王罢战,这也是齐国保住实力继续坐享东方强国的惟一出路。

可是又能如何劝动齐王避开朝中那班主战派的纠缠又不自惹麻烦呢?恐怕不是很容易的。

正心烦意乱之时,家老来报,苏秦求见。

靖郭君一怔,也是,这个洛阳士子每每都能在他遭遇时事困惑一筹莫展之时星宿一般准时出现。记得上次是为了对付秦国东征,齐楚联盟被秦国瓦解,齐国上下不安之声唏嘘一片。苏秦却向他提出联合中原韩魏共制秦国东出发展壮大的策略,并提出了如何能得到韩魏支持的办法,要不是楚王不顾大局一意孤行破坏自然棋道,齐国与韩魏的关系早已铁板钉钉了。当然也不会有现在的尴尬窘境。

尽管后来齐韩魏联盟不攻自破,然田婴依然肯定苏秦的主张。

此刻见他到来,自是欣喜,说不定能为他筹谋筹谋。

苏秦成为靖郭府幕僚以来,一直呆在书房处理战事后勤兢兢业业,朝廷重要的决策,倒从未涉及。今日一早闻说朝堂上两班臣工互辩互掐,为的是主战和罢战闹个不休。顿时,心中便开始有了成算。

从濮水战事一开始,苏秦便已察觉到田婴不太支持这场战争的微妙感情,如今战争失利,朝中出现了两股对立之声也是情理之中。齐王骑虎难下,若罢战,等于向天下宣布齐国败局,齐王怎能甘心?若继续增援力战,势必要开始损伤国力,若还是胜不了,收场会更惨烈。

很显然,苏秦的想法跟田婴是一致的,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劝动齐王罢战。

今日早朝一散,靖郭君便一直呆在厅堂不出,外人求见也叫家老一一打发,惟独苏秦的到来,使得田婴振奋起来。原本打算,过了今日,他便要召集府中幕僚,共商国政大事,不料苏秦捷足先来,定是有了妥当的建议。

苏秦进得堂上,礼毕坐罢,家老上茶,田婴笑容可掬的道:“苏子近来为战事后勤出了不少力,老夫这里替齐国谢了。”

“天下士子无国籍之分,身在齐国当心系齐国,这是作为士子的本份。目下齐国有难,匹夫有责哪。苏秦乃稷下学宫学子,靖郭府客人,当共负齐国危难。”苏秦款款而道。

“苏子一片赤子之心令老夫感佩。”

“对了,苏秦闻说今日早朝有两班臣工对于罢战或续战争执不下?”苏秦问。

“老夫也正要请教苏子,此事当如何看待?”田婴顺势问道。

“依苏秦之见,当罢战。”苏秦直接了当道:“靖郭君早已深知,苏秦从来就不支持这场战事,如今撑到这局面,不罢战难道还要继续冒险?”

田婴一向了解并欣赏苏秦的直爽性情,有了想法便是直言面陈,毫无遮掩,比起自己的谨小慎微喜猜多疑未免有些汗颜。苏秦也知道田婴不会介意,从来都是知无不言言无顾忌。

“苏秦深知靖郭君也支持罢战,而且已经得罪了王上,恐怕这也是靖郭君未作批示的原因吧!”没等田婴说话苏秦便直言道白了他的心思。

“苏子以为当如何劝动王上?”既然对方已经完全掌握了他的思路,便直言道:“冒死直面言陈?或者说个故事拐个弯委婉劝说?”

“无须这么麻烦。”苏秦笑笑道:“当今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劝得动王上!”

“何人?”靖郭君一阵惊疑。

“靖郭君不会真得忘了吧?”苏秦依然笑笑。

“哦,哈哈哈……”经苏秦这么一点拨,田婴迟疑片刻,稍后恍然大悟似的一阵大笑。

苏秦说的这个人自然是:钟离子。

举国皆知钟离子当年在雪宫台冒死谏齐王,铮铮言辞针对时弊使齐王深为折服,并因此视她为妇好,自喻为商武丁。在劝谏一事上,钟离子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只要钟离子出手,不怕劝动不了齐王。

“老夫近来政务忙得焦头烂额,居然把钟离子给忘了。”田婴细细忖之,钟离子日日陪伴君侧,齐王视其为知己,且喜钟离子亦非泛泛女辈,洞明开达,胸襟开阔、胆识过人,非常人可比,觉得可以一试。

“想必靖郭君也看得出来,王上一心欲立钟离子为后,无奈后宫三宫鼎立,朝中臣工各党各为其主,情势复杂,稍有风吹草动便是你死我活,就算是一国之君,恐怕也不是能随心所欲。靖郭君何不趁此机会将钟离子推到前台,一来借钟离子劝动王上罢兵,反过来又以劝谏有功促使王上立钟离子为后,替王上遂愿解除后顾之忧,岂不两全其美?”苏秦道。

田婴闻言微微一笑,心中却暗暗吃惊。自钟离子进宫后,王上一直有立后之念,明眼里谁都看得出来。事实上钟离子已经入住如意台,离后位只差个仪式而已。不过但凡国家立后立储之大事,事关一国重政,牵动天下民心,重刷朝堂政局,作为一国之君是决不会草率决断的,当然也不能仅凭着国君的私人感情行事,按程序至少得要几个股肱重臣的一致认同。田婴不但是当朝重臣,又作为田齐血缘最近的宗亲,自然能直接参与立后立储类似大事的终极决断。

立后的事总有一天要到来,王上总有一天会去征求他的意见,到时又免不了朝堂争论,此刻听了苏秦一席言论,简直下了场急时雨,涮净了他一直除之不去的蒙头尘垢,顿感眼前一亮。如此一来,既解决了眼前的难题,不用再由自己费思费神,且还要冒着得罪王上的风险,又为即将到来的立后之事做好了铺垫——钟离子成为齐国王后将会是顺利成章无须争论的事。

“苏子果然已经成算在胸,老夫自愧不如啊!”田婴稍后哈哈笑道。

“靖郭君过谦了,苏秦有幸能借着靖郭府邸涉及齐国政事,全仗靖郭君抬爱。”苏秦坐着拱手道。

“哎——”田婴一摆手,“老夫这顶门槛虏诚欢迎像苏子这样才谋过人的忠胆英杰。不光是为老夫,更是为了齐国,为了齐国百姓,哈哈哈。”

苏秦一向敬重田婴,虽说此前因薛地私筑的事有失民心,然贴身接触了一段时日,苏秦才真正对他了解的透彻。也许田婴比起那些文死谏,武死战的忠胆执拗派来要逊色得远,然他常年伴于君王左右察眼观色谨言慎行甚至唯唯诺诺、乍一看是一己私念,实则乃明哲保身。善于趋安避危,自古以来真正明智的人皆是如此,从来不去硬碰,何况田婴当年有过类似遭遇。难得的是田婴誓死效忠齐国齐王是看在眼里的。

坐没多久,苏秦便起身告辞。

田婴亲自送他到堂门口,站着望着他的背影良久。

一直以来,田婴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洛阳士子佩服的五体投地,打自齐貌辨介绍认识以来,过去那么多年,从中屡次为他释疑解惑,他田婴活到这把岁数,真没遇到过像苏秦这样谋略过人自信满满且谦逊自谨的人,无论对待天下时事,还是应付朝堂权谋,他居然都能看得通透安排的熨贴,就像一个真正的剑客,一剑出鞘,剑气逼发,周围的人谁也伤不到,但谁都深刻领教到了其手中那把剑的威力。

如今应了儿子田文之请邀其入幕参赞,禁不住赞佩儿子手段的高明。

田婴知道,濮上之战后,齐国朝堂要面对的事怕是越来越严峻了。

立储立后两项大事已摆在眼前刻不容缓。

田婴第一步自然是让齐王立后,钟离子一旦为后,邹夫人的权势自然会被削弱,朝中各种依她为对象的攀附或多或少会受到打击,说不定还有可能会出现顺风倒,倾向于王后。这个时候即使钟离子不站到他田婴这一边,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胜了小半了。

至于齐国无后,一向是列国嘲弄世人不屑的对象,如今有了合适人选,田婴很有把握促成此事。方才经苏秦这么一安排似乎已稳然如磐,田婴也算可以暂时放下。另外立储之事是一刻不得轻松了。

事实上,每次上朝,上大夫公冶耇父子等一帮臣工每每就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与他对着干,步步与他为敌。比如像这次的濮水战事失利,主帅屡屡请求增援,大理司季伦向齐王面谏停战,公冶氏一党立马便知这是田婴的刻意安排。因为公冶耇等人早已知晓昨日田婴在梧台碰了壁了,致使齐王龙颜不悦。于是很自然的,公冶氏一党顺应王意,力主再战,以彰显齐国之雄威。

公冶氏之举果然使得齐王君心甚悦,似乎看到了扭转乾坤的可能,虽不当场言明,然谁都看得出来,齐王是有心一战到底的。

靖郭君田婴在朝中的地位虽是无人比拟,然公冶耇一党网罗的朝臣约将近一半,且有后宫邹夫人作班底,以齐国长公子——公冶氏一党一致认定的未来的准国君为筹码,其势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尽管公冶耇并非田氏宗族,但他是齐国少有的鼎鼎大名的老牌贵族,乃功勋后人,资历威望在齐国屈指可数。公冶大夫是姜齐朝时重臣的后代,公冶氏一族在当年田氏窃取姜氏政权斗争中立下过汗马功劳,因此田氏政权建立后,公冶氏族人能继续委以重任,其家族影响力未被削弱,而且经过几代的精良延续,威望权势且呈上升势态。

公冶耇明里不得罪田婴,也为的是两相安然,顾及双方脸面,况且田婴毕竟是当今齐王的亲兄弟,其家族的势力连齐王都要威惧三分,老谋深算的公冶耇是决不会让齐王难堪的。同时也是学田婴的样,向田婴看齐,这导致朝堂上出现两只狡滑的势不两立的老狐狸从来不当面相争的光怪局面。

公冶耇明白不过,田婴并不看好公子策。若他反对,公子策的储君之路便会平地波澜,凭添许多麻烦。

田婴也最清楚不过,一场齐王避了多年的朝野风雨迟早要到来。而田文未雨绸缪暗中笼络朝中新兴士族、邀约年轻有为的天下士子其目的就是为了削弱邹夫人公冶氏一党。这也是田婴认为这个从小不被看好的儿子最了不起的地方,也时常引以为傲。

父子俩的盘算自然瞒不过邹夫人和公冶氏一党,他们也最清楚不过,靖郭府是他们争储的惟一障碍,自然也一直算计着如何挪掉这个绊脚石。

一场暗战从酝酿到对峙,其实已经开始冒出星星之火了。

这个紧要关头,靖郭府急需人才,能得到苏秦这个洛阳士子,田婴是喜上眉梢,仿佛倾刻间尚未开始的暗战胜算便已隐隐在望。

0

第九十二章 苏秦语解田婴之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