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九十四章 食糠菜的少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四章 食糠菜的少年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5/23 7:41:02

如此边走边谈,不知走了多少路,但见前方一道河流缓缓自西而来,那即是终年流淌着的淙淙济水,东北方向划过一大弧,接着蜿蜒向东而去。远远望着,济水如一束丝娟,在阳光下泛着金光,显得温柔而静逸,无声滋润着两岸的萋萋草原。

济水远比淄水要宽得多,因地处草原,河水甚清,一脉碧波倒映出蓝天白云,如一闺中少女,显得极为幽然飘逸。

四人将马系于一片肥嫩的草坪之上,便踏着芳草沿着济水之岸往东北方漫步而去。

这是一片空旷的北郊沃土,春末夏初,万物滋长,遍地的肥嫩青葱,空气清新舒爽,微风试拂,令人悦适。济水平静,穿肠而过,偶尔几叶竹筏轻轻飘走,画面极为静谧。两岸的牛羊悠闲的吃着嫩草,几座零星的木架草蓬似有似无的点缀着这个平原郊野。

苏秦看着这些济水之畔默然矗立着的一座座草蓬,那是牧人休憩的驿所,此刻感触颇深。

远远望见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少年,沾满泥巴的双手正使劲捧着个大陶盆,仰着头颅吃麦糊。看着可怜,苏秦忍不住多看了几下,多看两下便觉有些儿眼熟,苏秦停下脚步,几经辨认,方认出,原来这个少年便是两年多前用牛车将受剑伤的他拉回城的那个总角小儿。

“你还认得我吧?”苏秦上前,来到草蓬外。

少年蹲坐在草蓬门口,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灰暗暗的脸上写满孤疑。但这样看不多久,少年皱眉突然一下子舒展开来,大大咧咧的笑着:“这不是上次那位受了伤的哥哥么?”

“正是正是。”苏秦见他认出了来,也是一脸兴奋,只是未想到少年如今却黑瘦成这样,要不是草蓬傍边“哞哞”叫唤的老牛,恐怕还认不出来。

“哥哥怎会来此?”少年将陶盆扔过一边,站起身,掸掸身上的泥巴,还是多年前的憨厚样,傻傻地朝苏秦笑着。

“我与朋友来此一游,不想巧碰当年的小兄弟,如今长高了不少,快要认不出来了呢。”苏秦也笑笑。

少年的傻愣劲浓缩着当地齐民善良厚道的纯朴民风,令苏秦感到满满的亲切。

“嗯,长高了吗!”少年抬手摸摸自己的头顶大大咧咧道。

“小兄弟多大啦?叫何名字?”苏秦问。

“十五了。叫我秧仔就行啦。”

“秧仔?”苏秦念了遍,笑笑。

“我娘说,我是她在拉秧的时候生的,所以就叫我秧仔。”少年嘻嘻笑着。

说的众人也哈哈而笑。

“瞧你,满脸都是泥水。”苏秦道。

“草地上打滚,沾上了。”少年说着跑去不远处的济水边,涮洗了把,清爽了不少,回来道:“哥哥,要不去我篷里坐坐。”

四人进入狭窄的草篷,正好围坐四五人,中间一块方木案,上面摆着一包食物,用蓝麻布裹紧,傍放着刚舀来的一陶盆济水,还有几只小陶盏。各人走得久了,也口渴了,各自喝了一小盏。济水清洌甘甜,解渴爽口。

“大家饿了吧,吃块菜饼,俺娘亲做的。”少年说着已打开蓝包襥,露出一沓粗劣的干饼。

“这是你一天的伙食,我们吃了你得饿肚皮啰。”重生打趣道。

“不碍事,我刚吃了一大盆麦糊。”少年拍拍肚子。

大家各自拿了块品尝,苏秦咬了一口,又硬又难吃,侧眼看看大伙,都在低头暗自使劲咀嚼。苏秦心中掠过一丝暗笑,便将目光投向一边的少年,少年用诧异的眼神飘来飘去不住扫视着大家。

“好吃吗?”少年看了良久,禁不住问。

“好吃!”侯赢道,说着又咬了一口,由于咽得太急,差点堵喉。

少年嘿嘿一笑,伸手为侯赢倒了碗济水,“喝口水吧——”

“谢谢!”侯赢伸手接过陶盏。

苏秦吃了两口,然后问道:“小兄弟,这是娘亲做的?”

“嗯。”

“是用什么做的?”

“麦糠和野菜。”少年笑笑道:“俺娘最会做这个了。”

苏秦愣着,一股心酸腹中无名涌起。

“近几年齐国一无天灾,二无战争,收成年年不错,为何还要吃麦糠野菜?”侯赢忍不住替苏秦问了。

“你们有所不知,去年的收成确实不错,可去年种的粮食都被收缴上去了,家中所剩无几,年初就已青黄不接,还好我娘亲操持得当,事先备着这糠粞,合着野菜做干饼吃,否则全家得要天天吃苦菜了。”

“上缴?”子易道:“朝廷赋税定钟无欺,如何一年收成全被悉数上缴?即使收成不好,按照惯例,朝廷也应该适时减少田税以安抚百姓。”

“先生有所不知,去年上缴赋税明显比前年多了多,俺整个乡共两千户,加起来上缴粮食一万五千钟,看似与往年不相上下,然庶民家中所剩余粮却是寥寥,里有司们一遍遍的仔细核算过,去岁年产量并不比往年差,可为何粮食却少却许多。眼看着庶民的苦辛所得转眼都到了官邸的库房,家家皆是有苦难言哪。”少年忽然变得愁眉紧锁。

“朝廷有律,庶民一家五口,按耕百亩计算,最多纳税十分之二?两千户加起来也不过一万五千钟左右,每年皆是如此,却为何去年缴了税后百姓手里便没了余粮?难道其中有诈不成?”侯赢诧异。

“俺听说邑主勾结乡帅,私自加大了存粮容器,欺压盘剥庶民。”少年见侯赢说到了点子上便脱口而出又显得略为慌乱,断断续续补充道:“不过,大家都是背后瞎猜,谁也没有证据,也不敢乱说。”

听到这里,苏秦一怔。少年不说,他还不曾想到这一环节。事实上整个春秋战国别说国家与国家之间,即使一个国家内度量衡也尚未完全统一,虽说战国以来大多数国家实行变法,启用法定的斗、尺、秤,却依然尚未彻底,其容器长度、重量、大小仍没得到一致校正,这导致的结果是有个别奸商恶史政出私门利用“度量差”对百姓的剥削创造了便利。

糠菜半年粮,往往出于战乱频繁或天灾不断的时节,然当下位居天下一强的齐国百姓却依然过着餐餐不得饱的生活,苏秦不免心酸同情更是如泉似潮。

“秧仔,你们乡所在的封地邑主是何人?”子易问。

“是齐国三公子。”少年道。

“公子戊?”苏秦低咕了下,转首看了看侯赢,又看向对面的子易和重生。

大家的脸上同时写满了惊疑。

侯赢发现苏秦凝神,略有所思,知道他一定想到了什么。

“小兄弟,这包东西拿好,回家交给娘亲,去市集上换点粮食。”苏秦突然从胸口摸了出一包刀币来,放到木案上。

“哥哥,俺娘说过,不能乱收别人的恩惠,俺不能要。”少年伸手摸了把,又推开。

“这不是恩惠,这是苏哥哥的一点心意,当年要不是小兄弟仗义,用牛车把苏哥哥拉到药馆,苏哥哥怕是早已一命呜呼了。你娘说不能乱收别人的恩惠,那你娘肯定也懂得有恩必报吧。收下吧,你娘不会怪你的。”苏秦一番话像是催泪剂,少年眼眶顿时红起来。

“谢谢哥哥。”少年说完又看看大家,憨厚地笑起来。

“我们打扰这么久,也该走了。”侯赢站起来道。

“是啊,下午还有点时间,我们还得继续附近走走,领略领略济水风光,哈哈哈……”子易笑道。

“也好!”苏秦说着起来与少年告别,少年送他们出篷外,向他们挥手。苏秦回头,少年稚气而愁苦的脸被四月阳光照得黝黑。

0

第九十四章 食糠菜的少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