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九十九章 殿前力辩田婴得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九章 殿前力辩田婴得手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5/28 7:49:36

齐王于梧台殿前召见靖郭君、公冶耇、田稷等人关于选派质子事宜时,果然提到了公子策。齐王其实也是做给田婴及众人看罢了,以显示一国之君对公子们的一视同仁。

公子策回朝当日,田婴一班朝臣当众弹劾公子策玩忽职守,当严惩。公冶耇自然作了极力辩护,齐王在痛骂了公子策一段后,气犹未平,扬言要将他推入午门斩首,公冶氏一党齐刷刷跪地求情,老态龙钟的公冶耇更是故技重演扯着苍老嘶哑的声音道:“公子犯罪,老师之过,老臣荐举不当,罪该至死——”说完欲自杀谢罪,被齐王喝止。接着公冶耇早已布置好的一幕也徐徐上演:邹夫人披散着长发,着宽松布衣,赤足跌跌撞撞的从殿门冲进来,高呼:“王上开恩,请王上赦免策儿吧……是妾身管教不严,妾身失德,请王上赐罪……”亦是以死谢罪相胁。

最后无奈的齐王便将公子策推出殿外责杖五十以服国人,并迁入“勤王殿”面壁思过百日。田婴等人即使还不满意自然也不敢再提半字。

田婴明白不过,齐王能做到如此“狠心”也算不容易了。按田婴的行事风格,他是不会冒然在朝堂上当众弹劾公子策的,公子策虽犯事甚重,然他毕竟是齐国长公子,又是初犯,齐王若执意立他为太子,自然不会因为一次犯过而弃长立幼。至于惩罚,对田婴而言更显得无足轻重。反而让齐王觉得他田婴气量狭窄。

他之所以如此做法完全是为了煞煞以公冶氏为首的老士族的威风,要公冶耇自己看看这就是你一手栽培一手举荐的后果,也让他们明白他田婴敢怒敢言,而并非你们想像中的能避则避能退则退。

经过这一次,公冶氏、邹夫人果然感受到了田婴的震慑力。

这次齐王提到公子策为质的事,田婴自然不会赞成,公子策留在齐国难免会做出授人以柄的事来,他好对付;再则,他决不能让这个行事乖张我行我素的纨绔子弟去赵国惹事生非,毁坏两国邦交,丢齐国人的脸。苏秦正是牢牢切中了田婴这个要害,从而顺利将公子地给推销了出去,以成全田文心中的念想。

田婴的这一次否认倒是迎得了公冶耇的点头应允。

此前邹夫人曾与公冶耇提到过此事,万一齐王让公子策入赵为质便如何是好?邹夫人原本以为公子策即使犯错,齐王顶多训斥两句也就过去了,谁料竟然气势汹汹要将他拖出午门斩首,要不是事先有所防备公冶耇和她协力以死相胁,齐王恐怕真动了真格了。最后死罪虽免,活罪难饶,五十大杖,差点要了公子策的下半截。

根据齐国律法,勤王殿面壁的犯人是不能与亲近的人相见的,所以邹夫人至终都不得见过儿子一面,只听几个侍侯的小内侍说公子策当时被笞的皮开肉绽,送入勤王殿时,已奄奄一息。邹夫人哭得死去活来,几次不顾禁律要冲进勤王殿去,被外面的带甲士卫无情挡拦。邹夫人又几次去梧台找齐王,哀求齐王允许让她见儿子一面,齐王吩咐外人不许放她进去,邹夫人连齐王的面都不得见,何谈见儿子了。她甚至还抛下先前的高傲姿态跑到如意台去哭求钟离子,钟离子安慰了她一番,自是爱莫能助。

如今儿子剩下半截身子,怎能再去赵国受苦?虽说赵国并没有指定要谁,然齐王的心思难测,再狠狠心也不是没有可能,邹夫人无时无刻不在担心。

公冶耇答应她万一王上真有此举,他定当极力挽回,必要时拼了老命也得让王上收回成命。

邹夫人才稍稍安下心来。

此刻见田婴反对公子策入赵,真是出了公冶耇大大之意料,以为自己人老耳背听错了。公冶氏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死劲敌刚刚前不久还携众心腹齐力弹劾公子策,一副不置公子策于死地誓不罢休之势,按理此刻当变本加厉再次落井下石,以彻底挪掉这个绊脚石。不料居然替长公子说起了话,不由得让公冶耇啧啧称怪。田婴言道长公子为齐国之本,不宜入赵为质,况且长公子受了刑,身体尚未复原,若在异国他乡有个闪失,便如何是好,更会影响两国邦交大事。

齐王听了连连点头,对这个儿子,虽有恨铁不成钢之怨,然到底心存舐犊之情。之前对他已下了狠心,若再加厉送他去赵国,儿子未免要恨死他这个父王。好在田婴替他打了圆场,既保全了公子策,也没有让外人觉得他刻意袒护儿子。

齐王心存感激的看了田婴一眼。

公冶耇自然也顺水推舟连说靖郭君言之有理。然更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田婴接下去居然向齐王推荐了公子地。

公冶耇原本谋划着让公子戊去赵国。

留下公子策,驱走公子戊是他最完美的计划。在公冶氏眼中,公子戊是靖郭府的得力筹码,田婴捏着这个筹码不知疲倦死不作休的跟他下注,赌上一赌,时刻威胁着公子策的储君地位。若能让公子戊在赵国呆个三年五载,他便有足够的把握在这段时间里极力促成立储大事,待储位已定,即使公子戊功德圆满回到国内,也早已失去其竞争的价值。

谁知田婴尚未等齐王开口便捷足推荐了公子地——一个在公冶耇眼里毫无作为甚至根本不值得他一提的庶出公子,显然是事先有所预谋。公冶耇心底禁不住“咯噔”一下,狠狠瞟了田婴一眼,许多年来,他总是慢他一步,而这慢的仅仅一步之遥往往令他成为永远的被动。

“王上,臣以为还是让公子戊入赵为妥。”公冶耇定了定神,立马道。

“公子戊在王宫内事务繁多,平时还要负责临淄城内的城防安全,怎能入赵国为人质呢?上大夫怕是弄错了吧。”臣相田稷道。

田婴料到他会有这一招,所以也是有备而来,此刻他显得不慌不忙,等着公冶耇到底如何辩解。

“两国邦交乃开天大事,作为王室子孙当仁不让,谁说不能去做人质呢?临淄城内的安防事务可以交由危布老将,‘刺甲龙’自上次不出两日便察明‘刺楚’事件,足以证明其忠心和实力,王上应该信得过。”公冶耇道。

“既然上大夫言道两国邦交之天大,王室子孙当仁不让,却为何公子地不能为质呢?难道公子地不是王室子孙?”田稷反问。

“公子地乃庶出,其母身份卑微,难以震慑赵国,自然无力担承两国邦交重任,此番齐赵联盟,当以身份高贵举足轻重的公子来担当,以向赵国表示我齐国之诚意,非公子戊最合适不过。”公冶耇驳道。

“身份高贵的公子?上大夫此言欠妥吧,公子地虽是庶出,其母卑微,却也是王上血脉,堂堂正正一齐国王子,怎么就担当不了邦交重任了?若以上大夫之言,诸王子中身份高贵者莫过于长公子策也,看来王上也只有让公子策入赵为质了。”

“老臣并非此意,臣相何出此言!”田稷如讽似讥一番话说的公冶耇无力以对。

田婴一阵暗笑,稍后正式道:“公子们都是王室血脉,在王上跟前谈何贵戝,再说此次齐赵联盟,两国互交质子,双方并无特殊定律,也并没有指定要长公子还是庶公子。公子戊是王上一手培养的得力干将,肩负王城安防重任,多年来负责这王宫内外的城防布署,也是王上身边最亲近的护卫,两国邦交固然事大,难道王上的安全就不重要?再说,齐国眼下闲散无所事事的公子众多,借此机会让他们出去励炼励炼有何不可!”

“臣弟言之有理,就依臣弟,让公子地去赵国,就这么办了。”齐王听了三位重臣的看法后,最后一言敲定道。

公冶耇见齐王心意已决,只得默然低头表示赞成。之后,公冶耇有点灰悻悻的退了出去,只怪他近来一直把重心放在公子策身上,而忽略了田婴会使这一手。

0

第九十九章 殿前力辩田婴得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