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一百零一章 隶农闹王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零一章 隶农闹王城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5/30 8:31:39

齐赵约盟巩固后,齐国朝野方彻底冷静下来。

焚膏继晷彻夜达旦的靖郭府也开始慢慢沉淀。苏秦、侯赢白天还是呆在书房,看书、对弈、论政;田文则每日准点要去茯灵别墅探望薛氏。公子地一走,薛氏难解思儿念儿之苦,难得府中闲置,便天天过去陪聊谈心,以尽侄子之孝,也慰公子地临别哀哀叮咛。后来田文干脆将母亲从薛地接回临淄,老姐妹团聚解闷,薛氏自是悦意,对田文母子心存感激,不在话下。

田文等安顿好薛氏之后,平时除了在书房阅书,便是与苏秦、侯赢商讨夜邑之事。

另外,田文还要每天花点时间奔走于齐国新上任的官吏府邸,上门寒喧打点,寻个机遇,适当关照给点好处或方便,以达怀柔之计。这些新兴士族正处于萌芽阶段,田文一刻不得放松,事事得需亲历亲为。

凭着靖郭府的资历和威望,这些新兴官吏自然也巴不得能攀上田婴父子这对炙手可热的朝堂权臣,日后朝中也好做事,田文的到来恰好迎合了他们的心意,争相攀附甚至献媚邀宠自不必说。

这一日清晨,天尚未破晓,苏秦早醒,便起身晨读。忽见窗外匆匆飘过一方人影,心想难道夜邑又发生了什么事,以往蓝尔摩为避免惊扰府中人,每次选择黎民到来之前入府,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蓝尔摩从后院角门而入,去田文寝室,必经过他的东厢房。

转而一忖又不对,田文住于西面,蓝尔摩从东面角门而入,去田文寝室必为从东到西,然此时从窗前掠过的黑影明明是自西往东而过,不像是蓝尔摩。

不是蓝尔摩难道另有其人?想这厢房住的门客平时一般不会起得如此早,即使是府中杂役或侍者,平时也要等天亮后再入东厢庭院进行劳作。此时天尚未亮,何人这么早入庭院?一时兴起,便开门外出探之究竟。

此时天色朦胧,东厢庭院显得奇静。七月的清晨朝露涓滴,苏秦只着一件薄衣略感凉意。顺着方向,沿着石径快步穿过庭院。

果然,前方依稀像是有个人影在晃动。

苏秦本能的放慢脚步,以石径两畔的灌木作物当掩护,紧盯黑影的一举一动。

那黑影鬼鬼祟祟瞅了瞅四圈,确认没有异常情况后,便往后院东边的角门而去。

苏秦继续一路紧随。

不久,果然来到东边的角门。苏秦止步,驻足观望。

但见那人熟练的解锁打开角门,门外早立着一个人,披着黑漆漆的宽大斗篷,如一团烟雾。两人轻声的说了几句话,便将一件物什交于门外之人,又匆匆交待了几句,便迅速将角门关好上锁。那人深吸一口气,按了按胸口,便返回原路。

苏秦继续从后面跟随,发觉那人不再按方才的路径返回,到了东厢庭院,不往西面,而是拐北面而去。

天还未完全开亮,但东边已白露微茫,苏秦回到自己房内,时感蹊跷。

那人既然过东庭往北,想必定是府中的杂役下人。他知道后院最北面是一排低矮板房,专安排府中杂役侍者居住。然苏秦不解的是一般府中下人是不会有东边角门的钥匙,配有钥匙者往往只能是府中领事或家老。

一时也难以确定,苏秦先不理会这些纷繁头绪,看书静待天明。

不久,天色放明,苏秦起身开门,正巧,侯赢立于槛外,正举手欲敲门。

“我正去找侯兄,侯兄却自来也。”苏秦笑笑道。

“今儿一早想起个事来,正找苏兄谈谈呢。”侯赢边言边自主进内,环视一圈,见书案上已高高堆了一摞简册,有的还刚刚做过笔录,火烛方灭,尚冒着烟,便笑笑道:“苏兄每日天未亮便起诵读,勤奋好学,真乃天下士人之楷模哪!”

“习惯了。哦,何事,你先说——”苏秦不理会这些,请他入坐。

“苏兄可还记得那日北郊济水河畔,那个少年秧仔。”侯赢道。

“当然记得。”苏秦道:“侯兄这么问,怕是有了新的发现?”

原来,侯赢昨日出门,探听到一事:临淄城中有大批隶农涌入北城门,纷纷议论公子戊为富不仁,私出政门擅自加大计量容器,变相盘剥隶农,百姓经受不起田税重压,生活难以为计,怨声四溅,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这让侯赢顿时想起那日北郊遇见少年秧仔,确曾说过赋税之重的问题,时隔不久,此事却闹到了城里,难不成百姓们动了真格,要告上朝廷公之于众?这么一来,公子戊怕是会有麻烦,昨晚细想了一晚,越想越不明白,今日一早,便想着跟苏秦商量。

|“侯兄觉得这事是真是假?”苏秦忖毕问。

“这也正是我的困惑之处啊。”侯赢难以断定。

“我先问你,百姓有必要无中生有么?”苏秦紧盯着侯赢。

“就算有个别百姓无中生有,也不可能一乡两千户的百姓家家户户都无中生有啊。”侯赢道:“那日,秧仔亦是如此说法,我认为定是事实。”

“好,既然侯兄认为是事实,那另外一个问题就出来了,公子戊真的使用偷天换日之法变相盘剥了耕种其封地的隶农百姓?”

“不好说啊。”侯赢沉吟下来。稍后又摇头:“不像,公子戊不像是那种人。”

“那也就是说百姓污蔑他?”苏秦反问。

“即使有个别百姓对公子戊有所不满,也不会所有百姓都去污蔑他。其中必定有诈。”侯赢忖至此处,一言敲定。

“侯兄说的好,既然百姓没有无中生有,公子戊也不可能欺压百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阴谋。假如是阴谋所为,那必定有第三者所为,侯兄再想想朝中谁更有对公子戊阴谋生事的可能?”

苏秦不提还好,一提醒,侯赢顿时吃怔的无语,“不会是……”

“嘘——”苏秦小声制止。

侯赢本能探了探窗前门外,静得奇,连虫子爬的声音都捕捉得着,便笑笑道:“苏兄是不是未免过于谨慎了?”

“事关齐国公子,还是小心些为好。”苏秦无疑暗暗告诉他在太子未尘埃落定之前齐国公子是国人的忌讳。

侯赢观苏秦之神色总有些出人意料,即使事关党争权谋,难不成这靖郭府也成了朝中雷池,别说逾越,连个名字也不能提了?侯赢自是不会明白苏秦此刻的想法。由于清晨东面角门发生的那一幕,苏秦不得不有所提防。

靖郭府虽是朝中重臣府邸,府中卫士上百,有专门的防卫设施。然明箭易防,暗器难躲。靖郭府上下侍者杂役上百,领事数十,门客也不少,这些闲杂人丁虽入府后造名在册,却是难保百分百的清明。万一有居心不良者混入或政敌派来的间作,这府中的一言一行便极有可能成为对手的把柄。

清晨那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动机未明不便乱说,然防御之心不可无,假如真是对手派来的间作,他必定会从黑暗中跳出来,就像方才之事,如真有人陷害公子戊,对方必定会有所动作,只是迟早的问题。

“我们继续——”苏秦接着问:“敢问侯兄,假如真如我们猜测的有人想设计陷害公子戊,其动机是为了什么呢?”

“也许是想破坏公子戊在国人心目中的形像吧!”侯赢略略思索道。

“一点没错。”苏秦摆了摆坐势,肃然而道:“公子戊在朝中声誉颇高,在国人心目中亦是颇得民意,齐王常常引以为傲,朝中别有用心者自是坐立不安,千方百计意欲污之也就无可避免。”

侯赢点点头,稍后又想到了什么:“我还有一事不明,一般每年纳税为其封地所在的仓廪令负责,若要私自加大度量器物,必定难躲仓廪令这一关。此次以变相方式向百姓多征田税难不成是有人勾结仓廪令所为?此事若上报朝廷,被齐王知晓,公子戊定然也要接受彻查,到时仓廪令必定难逃此劫,仓廪令哪怕再笨也不致于往刀口上去碰吧,除非得了失心疯。”

“侯兄欠虑了。”苏秦淡淡一笑道:“仓廪令既然敢于勾结外人陷害公子戊,也必定有办法逃避追查。”

“这能有何办法?”侯赢不解道:“仓廪令私下征收了那么多田税,府库中必定多出一倍粮食来,明眼一看便能证明,如何瞒得过惶惶世人耳目?除非仓廪令不要命了或者有恩于对方,才用性命来报答。”

“侯兄再细细想想,便会明白,其实府库中的粮食仍然是按以往的正常钟数,丝毫不比往年多。”苏秦道。

“却是为何?”侯赢更不解了:“那多出一倍来的粮食去往何处?”

“自然是征往他处。”

“征往他处?藏匿?”

“多余的粮食是罪证,岂能放在府库等人来追查?”苏秦悠然解释道:“仓廪令用私下放量的容器向百姓按以往定规征收田税,完毕便将余粮连夜组运他方,恢复原来度量,府库中的粮食跟帐单上合对一致,做到天衣无缝后方罢。你还能查出个所以然来?”

“原来如此,好一个周密的计划。”侯赢道:“如此一来,既能泄起民愤,使得百姓对公子戊彻头彻尾的绝望,也使得奸诈者轻而易举的逃避了罪责。”

“到那时,即使官府经过清查核对,确认无误,老百姓也不会相信官府,定然把账算在公子戊的头上。”

“这也是对手最最狠毒的一招。”侯赢总算弄明白了。

0

第一百零一章 隶农闹王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