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一百零八章 “三阳居”密谋(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零八章 “三阳居”密谋(一)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6/11 8:51:49

公子策从后门而入。刚穿过后院,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老夫等公子等了一天了。”

公子策见前方堂门紧闭,声音像是从偏门传出,转首侧目,果然,右边偏门窗口洞开,里面仙风道古的叽士坐在一块木雕屏风前。

公子策推门而入,拱手道:“老先生安好!”

“公子别来无恙,请坐下谈话。”叽士并未起身,也没有怎么看对方。

公子策从来不计较这些,自顾坐于叽士右侧,“听方才老先生所言,难道老先生未卜先知我要来此?”

“公子刚刚恢复自由之身,想必听到了很多不利的风声,正急着找老夫询问明白释疑了呢不是?”叽士苍老红润的脸上透着一股神算。

“正是。”公子策笑笑道:“这次多亏了老先生筹谋,不然也不会这么快便扳倒了公子戊,只是我从勤王殿出来不久,靖郭府暗查公子戊府库之事时有所闻,万一查出个蛛丝马迹来便如何是好?故而特来请教老先生,往后我们该如何提防?要不要做些手段混淆视听,引开他们的视线?”

“公子可知靖郭府中是谁在负责暗查府库之事?”叽士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拐个弯问。

“那还用说,定是那靖郭君田婴,他一向站在公子戊那边,处处替他说话,巴不得父王立他为太子。”公子策一提到田婴,便咬紧牙关恨从中来。“这次戊弟被父王收地削职禁足府中,田婴这老狐狸又岂能甘心?定然急着想替戊翻案。”

“公子错了。”叽士咪着老眼神情自若道:“靖郭君田婴固然不向着你,也确实有替公子戊翻案之念,可毕竟齐王已经定案,他要查也只能在暗中进行,依他一惯的行事风格在没有得到确凿证据之前他是绝不会轻举妄动的。不过据老夫所知,目前负责暗中彻查的是那田婴之子田文以及一个叫苏秦的洛阳士子,犹其这个洛阳士子,为人阴险,多出奇招,甚有谋略,非常人可比,此人如今身为靖郭府幕僚,时常在田婴跟前参与朝政,左右着齐国的运势,甚至影响着列国的局势。”

“苏秦?”不提不留心,叽士一提公子策倒想起了这个人:“这个洛阳士子原是稷下学宫的学子,几年前来齐国求学,后来与田文、钟离子一起参与收服宋国‘刺甲龙’一事被靖郭君田婴赏识,我也曾在雪宫见过一面,确实是城府极深的一个人。”

“公子可知此人为何突然离开稷下学宫,去那靖郭府事奉田婴?”叽士又煞为诡异的问。

“年轻士子哪个不想求取功名利禄,所谓学成经济策,货与帝王家,自然想着利用靖郭府邸的门槛攀龙附凤,直达天庭,以早日实现人生志向。”公子策不加思索道。

“老夫倒觉得并非如此简单。”叽士白发苍苍的头颅略一摇晃,不以为然道。

“哦,老先生与他素未谋面,却何以如此肯定?”公子策侧首看着老者。

“老夫虽不曾见过他,却是与他有过数回激烈的较量,也算是老对手吧。又凭着多年街坊所闻,老夫断定他不是附翼攀鳞之人。此人恃才傲物,秉性奇特,凭着老夫多年识人断人的经验,此人入靖郭府一是为了仰慕田婴,二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为政理念,三是为了那个钟离秋,而第三点恰恰是重中之重。”

“为了钟离秋?”公子策念了遍,显然半懵半懂。

不及对方疑问,叽士便向他解释道:“公子应该知晓钟离子曾男装混在稷下学宫与苏秦有过一段金兰之交,后钟离子的身份被邹夫人与公冶耇拆穿,齐王为避嫌疑只得将她羁押大理,田婴看出齐王欲纳钟离子为妃的用意,为撮合齐王成其美意,遂请苏秦前去狱中相劝,夏姬欲阻止她进宫,却弄巧反拙,使得钟离子顺利入宫。”

“这跟苏秦入靖郭府为了钟离子有何相干?”公子策尚未点透,禁不住追问。

“公子想想,钟离子进宫,意味着后宫三宫鼎立,齐国尚未立后,邹夫人居首,苏秦入靖郭府可以随时掌控朝局动向,包括暗流涌动的后宫之争,说白了,苏秦入靖郭府助田婴一是为了阻止你当太子,二是为了携助钟离子对付你母妃邹夫人,一旦钟离子坐上后位,你们母子的处境可就尴尬了。”叽士一脸沉重。

叽士语气深重的一说完,公子策大大一怔,顿时,额头竟然微微冒汗。

老叽士快速睁开眼瞟了他一下,继续闭目不动声色的坐着。

这太不可思议了,他只知道田婴父子反对他当太子,却不曾想到还居然雇了苏秦一起对付他,联手钟离子打压母妃,这么说,他们母子眼下是对手多多困境重重了。顿时,怨恨、怒气、惊诧、害怕一古脑儿涌上来。

“这个洛阳士子工于心计,虽无一官半职,却专替田婴出谋划策,又借助钟离子在后宫的地位,疾力推销自己的为政之道,其居心可见一斑。据老夫所知,前年齐国为了阻止秦国东征,苏秦向田婴献策,主张齐魏韩结盟以紧闭秦国东出之门户,后来由于楚国发动丹阳之战才半路夭折;齐国濮水之战败退,苏秦便利用钟离子向齐王献策,劝谏齐王罢战,与赵盟约,就连公子地质于赵国也是他出的主意。”叽士继续玄呼道。

“公子地去了赵国为质?”显然,公子策刚刚才知。

“不错,上大夫公冶耇本欲借此机会撵走公子戊,由于田婴的大力反对终不得偿。”叽士接着道:“不过,公子戊若去了赵国,我们也就无从下手了,田婴倒成全了我们。”

“苏秦为何要让公子地去赵国?”公子策想得更多的却是这个问题。

“其目的很显然,公子地是庶出公子,在等级森严的王宫大院毫无地位,只有为国献身方能增长自己的名望和地位。这个洛阳士子之所心向田婴推荐公子地自然是顺乎田文的用意。”

“老先生言之有理,田文与公子地乃发小好友,其母亲又是要好姐妹,若我猜得没错,田文或有扶持公子地之意。”这么一忖,想起当年私下闻言‘刺甲龙’一事田文煞费心思争抢苏秦的头功便可以很好的理解了。然当初田文如此对他,如今苏秦居然还帮他做事,看来这个洛阳士子确实秉性奇特,不同流俗,绝非一般颠三倒四朝秦暮楚之辈。

“老夫说到这里,公子可全明白了否?”叽士这才睁开眼问他。

“这么说来,靖郭府除了欲扶公子戊为太子,还有扶公子地之意?”公子策喃喃道。

“公子何须再多想,说来说去,即使我们扳倒了公子戊又能怎样,且不说公子戊往后会不会病虎再起,靖郭府也会找别的公子来反对你替代你。”叽士最后直接了当道,“公子的储君之路依然是荆棘重重哪。”

该死的田婴,公子策暗骂了声,右手往案上猛然一敲,紧紧捏着那把搁在案上的冷冰冰的承影剑。稍后道:“敢问老先生,那我该如何做?如何才能让父王心甘情愿的立我为太子?”为了这个太子之位,公子策几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而齐王的举棋不定更使他骚动难安。

“公子可知齐王为何不迟迟立储?”叽士非常擅长在解释疑问之前先用新的问题来喧染气氛以循序渐进步步深入,让对方引起极大的兴致,以达到自己的用意。

“这正是我的困惑之处,还请老先生指点——”公子策拱手作礼。

“按礼制,太子之位当由谪长子胜任,不过严格说来,公子虽为长子,却并非谪出,然齐王当下并无正室,又封公子母妃为夫人,也就是说,齐王已将公子视为谪子,但并不表示齐王一定会立你为太子,纵观当今战国,弃长立幼或轻谪重庶者尚且有之,何况公子并无谪出。齐王子嗣众多,之所以迟疑不立,自然一直在暗中斟酌辚选其中最优秀最有资格当太子者。如此或无政绩,或无战功,无威望、无资历、无根基者便淘汰出局。而公子你,朝中虽有些根基,却政绩平平,即使有亲臣同党欲扶,也是意志摇摇,拿不出真刀实枪来替你说话,朝堂上明荐更是难以服众,如此齐王自是难以考量,无从下手。”

听得叽士一番言论,似乎也有几分道理。想自己虽是长公子,确实毫无政绩可炫耀。这次濮水之战本想立个功来,结果领罪面壁,都怪自己,饮酒误事。说句难听的,自己的功绩还不如那个庶出的公子地,更别提当初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公子戊了。

“公子戊有靖郭君扶助,公子地有田文指点,而我……”公子策垂下头去,母妃虽有实权,也局限于后宫,无法渗入朝政;老师公冶耇虽为功勋老臣,却是齐国老士族,如今齐国朝野俨然已成了新兴士族的天下,那些新的士族倾向于他的没几个,绝大多数处于一窝蜂呈隔岸观望之势。说白了,谁更具潜力,他们便倒向谁。

摊开来观之,一目了然,确实,他这个长公子毫无优势可言。

不错,叽士的意思告诉他:如今他什么都不缺,惟一缺的就是政绩或战功,只要他能凭着自己所能争取一丁点的功绩,那些新兴士族便会对他刮目相看,到时政敌们无理由反对,满朝臣工披靡所向,王上自然看在眼中。

可是如何才能建功立业呢?

谁又能真心的扶持他建功立业?

“公子莫忘了还有一人对公子不离不弃,与公子同舟济共患难,愿助公子一臂之力。”叽士善于察眼观色,公子策此刻所思自然一清二楚,于是呵呵笑道。

“谁?”公子策猛然一阵敲醒。

“公子平!”叽士且说且专注着一傍公子策的神色动静。

“我与平兄多年交往,惺惺相惜,情如手足,各自为政,各取其利,互进互励,俨然是一对同道盟友,能有平兄的倾力相助、老先生的倾囊相筹,策深感庆幸。此次又出手不凡,一举扳倒公子戊,足见平兄之实力和诚意。”公子策亦是一番肺腑之言。

“公子如此信任老夫,老夫定当不惜余力为公子筹谋,不替公子取得太子之位誓死不休。”叽士突然神情深肃,言词恳切,振地而道。

“好,有老先生这句话,策便宽心了。”公子策拱手道:“从此策与平兄、与先生携手并肩,与君共勉。”

叽士捊了捊白胡须,得意的一笑。

“策如何做才能立功,还请老先生指点迷津。”稍后公子策恭敬的拱手道。

“眼前就有一条路,可以一举助得公子功成名就。”叽士诡秘的瞟了眼身傍的公子策。

“哦——”公子策兴致顿起,急着追问:“还望先生明示。”

0

第一百零八章 “三阳居”密谋(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