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一百二十四章 邹夫人“先声夺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二十四章 邹夫人“先声夺人”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7/31 8:31:43

邹夫人听说公子戊回国,悲喜交集,心乱如麻,然公子平复国成功与否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费人猜疑,便急着令夕露前去打探细实。

公子戊回来,儿子定然也回,多日来悬着的一颗心总算将落石。禁足以来,从惊恐到迷茫,度过了无数个生不如死的日子。这些天,邹夫人才开始慢慢地冷静,并且出人意料的进行反思,不禁为自己的鲁莽行径产生了悔意。她现在什么都不奢求,只想儿子平平安安,企盼齐王能最后一次感念夫妻之情父子之情,宽恕他母子的过失,纵然自己粉身碎骨,也决无怨言。

她自然不会料到儿子已经不在,更不会想到自己的一时纵容害她永远失去了儿子,终身无法弥补。

自公子策接了兵符随公子平深入燕境,邹夫人无时无刻不在担惊受怕,她怕从未带过兵的儿子能否震慑得住饶安的五万精兵,虽说有催操坐镇,然儿子一向好大喜功,难免争先恐后;她又怕公子平的计划是不是真的万无一失,万一有个疏漏将如何收场;她更怕齐王会不会很快察觉到丢失的兵符,万一得知真相,齐王在暴跳如雷之下派人前去收兵,如此务必将搅乱公子平的整个计划,儿子的大梦也将折翅。

事实证明,邹夫人的担虑不是多余,齐王居然在公子平尚未到达燕国之前便洞悉了全部真相,仿佛一切有人在背后刻意安排似的。紧跟着情势大变,齐王兴师问罪于她、公子戊府库一案大逆转、取而代之的是她失去自由,被幽禁在这深宫内院,而原本胜算有望的公子平复国之事变得困境重重。她没有办法再去找公冶大夫商议,一时间,束手无策,消息只能靠夕露偷偷传递。

夕露传来的第一个消息是公冶耇次日朝会已向齐王上奏,为公子策请情,陈述其行当责其心可恕的事实,无奈田婴等人极力主张严惩公子策,两班政党又当朝争辩,吵得齐王连连罢手,一切需得等到公子戊回国再议贬罚之事。

邹夫人两腿一软,已致她在一段时间内不敢再听外界的任何消息。

此时,邹夫人正无精打采闷坐在案前,一侍女匆匆进来告诉邹夫人夕露来了。

邹夫人的思绪像断了线的风筝,随即向庭前张望。

“夕露,快说策儿他回国了么?”邹夫人尚未等夕露近前,便急着问,邹夫人已失去了往日的风光,素衣朴饰,面容憔悴。连日来的焦燥带惊恐使她说话都显得语无伦次了。

“夫人……”夕露不知如何开口。她已听人回报,情况属实,公子策命丧火海,尸首已被运至回国,但不知目前停放何处,齐王得知消息已痛不欲生。

“快说策儿他来了么?他为什么不来看我?”邹夫人一遍遍重复着这些话。

“夫人——”夕露再也说不下去了,泪水直流泣不成声。

“夕露你怎么了?为何这般模样?”邹夫人已从夕露的失控表情中窥探到一丝不详的预感,顿时浑身如抽了筋般,面色显得非常可怕。

“夫人,长公子他……他……”夕露哪里还说得下去。

“你快说呀,策儿他怎么了?”邹夫人彻身的筋脉都快要被绷断了,这般的吞吐无疑对她是一种纠心的煎熬。

“长公子他——没了……”夕露说完几乎哭晕过去,幸有一傍的侍女扶住。

邹夫人一听,顿觉天昏地暗,昏厥在案边,两傍侍女快将她扶至榻上。

“不可能的,你们骗我——”邹夫人突然醒过来失了心疯的狂喊,震得整座宫殿颤巍巍,接着是嘶心裂肺的恸哭,侍女们也围着一起痛哭,一时间,整个琼昌台充斥着悲恸之声。

“我要见策儿,我要见我的策儿……”邹夫人坐起,披头散发像个幽灵一般赤足跌跌撞撞的奔向殿外,宽大的素蓝裙裾拖在地上,侍女们哪里拦得住。

“夫人,您不能去呀……”夕露踉踉跄跄得追了出去,拉住邹夫人的衣袖,“夫人,你现在不能去呀!”

“我不相信策儿会丢下我,我要亲眼所见……”邹夫人悲戚戚摊坐在门前冰凉的石阶上,望着殿外冷漠的假山石径迷茫茫怅然所失。

夕露令两侍女扶邹夫人入寝宫。

“策儿到底是怎么死的?告诉我——”邹夫人斜躺榻上,目滞神凝,彻身冰凉,呆呆地问着。

“据崔操所言,公子戊副将玄达带王上口谕至长公子营前,长公子违抗王召不肯撤兵,也不听众人之劝,还斩杀了千夫长,一意孤行闯入阵中,与燕赵联军对抗,后公子戊来到,阵前宣布齐王退兵召书,士卒纷纷撤移,此时阵中火光冲天,大乱中长公子被流矢所伤,倒下火海……”夕露说到这里,哀恸之至,几度哽咽。

“那些士卒们都死了吗?我的策儿被流矢所伤,竟然无一人出手相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儿流血至尽,被火海吞筮,那些士卒都该死,我叫王上下令杀了他们……。”邹夫人情绪一激动又疯癫起来。

“士卒们都撤尽了,长公子喝令不止,情绪失控……等公子戊赶到时,长公子他……”䥽夕露不再说下去,自顾抹泪。

“公子戊——”邹夫人一听这个名字,便咬牙切齿恨起来。公子策定是为了这个公子戊,才不惜违抗王召,深入火海阵中,公子策的死,公子戊脱离不了干系。“凶手,凶手……”邹夫人又狂叫起来:“都是害死我儿的凶手……”

“夫人,你冷静——”夕露安抚。

“我如何冷静得了,策儿已死,我的心也死了!”邹夫人猛然敲打着自己胸前。

此时殿外内监一声高叫:“王上驾到——”

邹夫人听得,腾得起身,自言自语道:“王上来了,我要去见王上……”邹夫人步出屏风,见齐王已立于阶前,扑嗵一下跪在地,失声痛哭,“王上,我的策儿……”

齐王见此亦感凄楚,心中一肚子窝火又被强压了下去,这个自作自受害人害己的女人,方才政殿之中,他恨透了怨够了,不过此时此刻见这副光景,又怎忍使她雪上添霜。他仰天闭目哀恸了一阵,稍后勉强伸手扶住邹夫人颤抖的冰凉的双肩,淡然道:“事已至此,节哀顺便吧!”

“王上——”邹夫人凄厉的一声悲呼,顺势扑倒在齐王怀中,柔弱的像只气息奄奄的小鸟。

齐王愣了片刻,慢慢揉紧了她,却不再有当初那种感觉。很多年了,没有如此亲密的揉抱过眼前这个女人,记得当年她初次嫁到太子府时,温文柔雅,贤婌端庄,又颇具才气,他喜欢她的善解人意,喜欢她的柔情似水,以致正室死后纳她为夫人,以正室视待。谁知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宫中嫔妃的互相猜忌,她性情大变,变得自私自利,甚至开始结党营私,欺压嫔妃,宫中作威作福时有传闻。渐渐地,他对她彻底失去了兴趣,他讨厌她的势利刻薄,讨厌她的心计重重,苦于国事繁忙,无暇顾及,听之任之,如今才会导致这无法收拾的后果,不觉后悔晚矣!

然而此时此刻,他闻着她气若游丝的呼吸,无声无奈的垂泣,突然感觉这个女人那么孤独脆弱,尽管策儿的事是她一手造成,他却怎么也狠不下来责怪她或治她的罪了。毕竟策儿是他的第一个儿子,当初那种初为人父的喜悦与激情至今历历尚在,他之所以给自己的第一个儿子取名“策”,那是“策马扬鞭,驰骋天下”之意,与他自己的名“僻疆”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也意寓着当时刚刚被立为太子的他扬帆起航,开始了征服天下的步伐。

如今儿子去了,他的心也跟着碎了。

“王上,妾身有罪,是妾身亲手害死了策儿,连累王上哀痛之至……”邹夫人悲恸欲绝。

“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用?”齐王扶她至榻上坐下。

“王上……”

齐王如何看不出来,邹夫人泪眼汪汪得盯着自己,声声不断的呼着王上,那淡然无光的眼眸之中,除了伤悲,更多的是恐惧与哀求。如今策儿已去,已经算是对她最大的惩罚了,他不想再对她徒添任何不幸,只希望她能好自为之,以此为戒,不要再争权夺利,好好在这后宫度过余身。

“策儿已去,夫人要多多保重,悲思过甚,伤神伤心啊!”齐王轻声细语的劝道。

“王上难道真得一点也不恨妾身,妾身明知策儿有违逆之举却不横加阻止,且助纣为虐欺瞒王上私入政殿窃印盗符,罪孽深重,桩桩都是死罪……”邹夫人顿了下,道:“王上无须为难,纵然王上尚对妾身心存夫妻之念,无奈妾身身犯重罪,国法难容,妾身请求王上速作了断,让妾身九泉之下随策儿去吧!”说着又免不了一番哭哭涕涕。

“你虽犯下重罪,不可饶恕,可寡人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又何忍再失去儿子的娘亲呢?”齐王叹了声,悠悠然道。

齐王方一说完,邹夫人便泪如雨下,叭嗒叭嗒肆无忌惮的滴落在胸前。立即起身,跪倒在齐王膝前,声泪俱下道:“妾身感念王上对妾身恩情深重,只是王上若不治妾身死罪,难服朝中臣工,妾身怎忍心看着王上左右为难,受制于朝臣呢?对之前的所作所为,妾身是后悔莫及……”

“你能幡然悔悟,也算告慰策儿在天之灵了,起来吧,寡人自有主张。”齐王扶她起身坐定。

邹夫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齐王,略有不安,齐王出常的冷静使她难以捉摸,原本这一招“先声夺人”也是为了求得齐王宽恕,可齐王如此冷静处事,似乎不见对她丝毫的怨怒,还是令她惴惴不安。

0

第一百二十四章 邹夫人“先声夺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