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一百四十章 苏秦含泪别韩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四十章 苏秦含泪别韩姑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9/12 10:29:50

“眼下他所疾力推祟的公子地朝中根基尚未稳扎,急需利用其父靖郭君的名义吸贤纳才,巩固自身地位,广收民心,以辅佐公子地顺利登上朝野,到那时,又一个靖郭君便横空出世。”苏秦接着道。

“他可打算的真是长远。”韩姑道:“当初苏弟献策送公子地入赵为质,并设法说服靖郭君向齐王推荐公子地,田文深知苏弟对其为政之念的重要性,故而暂且放你一马,然田文性情多变,我们还须得提防于他才是,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变了卦了。”韩姑道。

“嗯。”苏秦点点头,但他知道欲防田文反水,惟有尽快离开齐国。

“上次泱儿稍信告之,王后正在筹备送苏弟出城之事,如今过去数日,想必也快有消息了吧。”韩姑像是自言自语。

正如韩姑所言,次日一早,泱儿果然送来王后密函。

子易先生正巧登门探望,便与苏秦三人聚在西乐宫二楼一间秘室中商议如何出城之事。

钟离子来信告之苏秦明日午时派泱儿持王后符节护送他出城,之所以选这个时辰,一来此时城里城外来往行人较为集中,城里的人出城为城外劳作的家人送吃食,城外办事的人则入城找酒肆息脚;二来此时正是守城士卒交值之际。

苏秦不知不觉已在西乐宫躲了旬日之久,他知道长久呆下去对韩姐并非益事,公冶氏党羽不找到他不会心甘,长此以往,迟到要走漏风声。

王后的这个心思正好合了他的意。

只是他不敢确定泱儿带着她出城就不会引起守城士卒的警觉?纵然泱儿持有王后专用的出城铜符,然公冶氏一向知道王后与他之间的那层关系,上回他隐约听宫中传来消息说是夏姬告发他与王后有暧昧之事,齐王似乎闭耳不问,也多半是不想把星星之火酿成烈焰之灾,杀了他不过挥挥手,废了王后也不过一纸手谕,然王者的威仪和尊言才是关系到国脉的大事。齐王不是糊涂之君,自然懂得权衡。

所以不得不承认,宫中若无人作遂,恐怕也不会空穴来风。

如此推理,王后在宫中的一举一动怕也不是绝对安全。

而泱儿奉王后之命数次出入“西乐宫”传达王后指令,自然也难保万无一失,宫中有邹夫人,公冶氏又跟她走得那么近,还有妒忌心甚重的夏姬,一次次寻事找碴不知疲倦,王后身边到处都是鬼针草,一个不小心,会粘个满身都是。

这让苏秦怎么也无法安心。

当泱儿送来明日护他出城的消息,苏秦却开始犹豫了。

“苏弟宽心便是,既然王后已经决定明日送苏弟出城,王后定是有了巧妙安排,想必能平安出城,我们这里也得早做准备才是。”韩姑道。

明日出城,明日真得出得了城?苏秦一遍遍心中自问,平时遇事不乱擅筹善断的他,如今碰上这摊子事居然失了方向。他知道左有王后,右有韩姐,两个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人夹着他同行,而中间的他危机重重,她们分明是陪着他一起背刀扛枪淌阴阳河过生死桥。

不走会连累韩姐,走了又怕牵累王后,世上再没有什么事让他如此难以抉择的。

“苏子且莫担虑,待我等好好部署,明日定能安然出城。”子易先生道:“待我明日让重生暗中跟随,若被公冶氏党羽失破,重生将拖住守城士卒,助苏子逃离。”

“嗯,如此甚好,便依先生计策行事。”韩姑欣然替着苏秦回道。

至明日晌午,韩姑从二楼往下观望,果见泱儿的车马辚辚而来,至“西乐宫”后门停下。苏秦已从屏风内而出,备妥随身物件,便与韩姐告别。

“今日一别,未知何时重逢,苏弟一切需自珍重。”韩姑谙然道。

“韩姐莫要牵挂,苏秦去也!”苏秦似有不舍。

“苏弟等等——”韩姐道:“苏弟此去,不知意欲何往?望苏弟待尘埃落定必鸿雁问候,以解为姐挂念。”

“韩姐放心,等小弟安定下来便将传书告慰。唉,只是苏秦逃亡之身,流离失所,从此险路茫茫,如蓬草随风飘散,真不知能何处安身。”苏秦道。

“苏弟不去赵国?”韩姑问。

这是田文上回暗中的托付,苏秦不会忘记,然而,狼狈之躯,罪恶之身,苏秦此刻已厌倦于列国奔波,又觉羞愧难当,怕是连老家洛阳都耻于归了。

“逃亡,乃耻辱也!苏秦无颜再见父老家人。”苏秦皱紧了眉,不忍提及。

“苏弟此言差矣,此身虽不无狼狈,却是齐王听信馋言及私心所驱,又是奸人妄加之罪,苏弟何苦自怨自艾。求仕士子不被本国所容被迫游离实属平常——当初管仲逃奔鲁国,仲尼曾逃到卫国,伍子胥逃离楚国,伊尹更是数次逃离于夏桀和成汤之间,自古伟人圣贤哪个不经历过逃亡呢?孟子有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心志,劳筋骨,饿体肤,苏弟年轻,屡遭非难,定是上天为未来之大为者刻意而设,苏弟岂能以此为耻而心灰怨之?”

“韩姐说的有理,苏秦谨记。”

“为姐觉得,苏弟此去,不妨北上燕国,还可途经赵国顺便面见公子地,以了却田文暗中托付之事,岂不更好?”韩姑接着道。

“燕国?”苏秦倒突然想到了当年的公子职,自然而然,又转而想到了那个刁钻古怪的夜灵公主。

“正是,既然齐国容不下苏弟,苏弟便去燕国,当今燕王立志革新,素有强国之心,当为天下难得之明君。听说燕王纳郭隗谏言,广揽天下贤士,各国士人争相涌往,苏弟去燕国定能为燕王所用,成就一番功业,以慰平生所学。”

“苏秦并不想投机取巧,猎取高官厚禄,攀附权贵,只想遇明君,在有为之年实现有为之志,成就自身价值,足矣!”苏秦抬头看向窗外飘浮着的闲云。

“说的好,君王择贤雇之,贤士择君而事,苏弟曾助燕国平息公子平之乱,冥冥中似乎已为苏弟入燕作好了准备,为姐在齐国等着苏弟实现志向的一天。”韩姑道。

“苏先生,时候不早了,该上路了,重壮士已在暗中守候。”车前进来道。

“韩姐珍重,苏秦别过——”突然跪地一拜,两眼泛湿。

“苏弟请起——”韩姑躬腰扶住他的双臂,眸光闪烁地向他点头。

苏秦愣怔片刻,毅然转身而去。

马车缓缓行驶在宽阔的大街上,苏秦静默着,身体每一次随着车子的颠簸抖动而微微颤晃。四年前如春日里含苞待发的骨朵踏上通向齐国的官道,沿路洒满一地的希望。而此刻却是满怀愁韵,一身尘烟,夹着青春的狼狈和颓丧,生命、希望、快乐,一时间随着风起云卷被剥蚀殆尽,伴着哐当哐当一起一伏的隆隆行道之声。

齐国正向他挥手,危险正在向他走近,此中心酸又有何人知之?

泱儿看着他,手里紧紧攥着王后的出宫符节。快到稷门口了,苏秦便要躲进车中特制的一个暗阁,以避城门守卒的查验。稷门是齐国西南城门,泱儿照王后的安排将苏秦从稷门送出。

“先生——”泱儿朝他点点头,用眼神安慰对方,外面的一切都将交由她,泱儿已经准备了如何应付城门士卒。

“停下,停下,里面是何人?”马车未到城门口,一个士卒已然冲着高叫。

车夫缓缓将停,一个士卒快速走到车门前,泱儿掀起车帘,探出头来,将王后的符节往那士卒眼前一晃,“泱儿奉齐国王后之命出城办事,请通融。”

“噢,原来是王后,小的该死——”士卒忙着陪不是。

车马正欲行驶,迎面却来了公冶骙,一摆手,粗着嗓门喊“站住。”问那士卒:“查验结果如何?”

“禀大人,车上是王后的人。”

“王上有令,不管是谁都得仔细查验,包括王后本人。”公冶骙冷冷道。

“喏——”那士卒只得重新上前查验。

“公冶大人,你真的无视王后令牌,不怕得罪王后?”泱儿已下车来,走到公冶骙身边,象征性的示了一礼。

“王上为防要犯出逃,令本官在此严加镇守,无论布衣平民王公贵戚都得按规章办事,本官怕是真得要得罪王后了。”公冶骙说着朝那士卒挥挥手。

“让我自己来吧——”泱儿走到车前,亲自掀开车帘,“大人请看吧——”里面一览无余,不过是一只藤蒌,别无他物。“你们都好好的看清楚了,王后的车上有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公冶骙亲自过来上下打量,稍后又看看泱儿。

“泱儿奉王后之命出城去南山采集一些草药,最近王后的脸又复发了,王后整日里心情郁闷自顾不暇,哪顾及王上通城找什么要犯。”泱儿道。

公冶骙知晓王后的脸近乎毁容,时常要敷新鲜药汁加以控制,也知道她一直叫人去稷门外的南山采集药材,刚刚也亲自查验,车上确无可疑,犹豫片刻只得放了她。

泱儿赶紧上车,卸下车帘,令车夫继续赶路。

就在泱儿的车马刚刚驶出不到半里,城门口突然来了个人,公冶骙一看是夏姬身边的侍女葛藟,葛藟气喘吁吁地道:“大人,不好,刚刚泱儿的车上载着要犯苏秦——”

“什么——”公冶耇闻之大悟,急令精兵快马追赶。

0

第一百四十章 苏秦含泪别韩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