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十一章 遭劫难公子地雄心激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遭劫难公子地雄心激增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0/15 8:59:26

管家瞅瞅主人,吴侈一脸似笑非笑,稍后道:“那就请吧——”

申卓上了车,之后吴侈也上车。

“去去去……散了散了……”管家朝围观百姓挥手,随从们都来驱赶。百姓都一一散去,苏秦也随着人流避到了一边。

苏秦从他们谈话中知晓那吴大人便是小司寇,且是赵王宠姬吴娃的兄长,难怪大街上坐着轺车横冲直撞刁蛮无理;而那叫申卓者竟是安平君府上的长史,两年前受人排挤,以致落魄至此。

小司寇专管司寇府牢狱,苏秦马上联想到林胡王子逃狱的事是不是跟他有关。若是跟他有关,那吴侈难道意欲破坏齐赵盟约?或是受人指使,或是与人合谋,估计后者的机率大些。既是合谋,定有同党,或许主谋。如此说来,即使这回被他搅局,他们不达到目的也不会干休,还会想出别的花招来。为了公子地,为了偿还田文的人情,他苏秦必须暂时留在赵国,待一切尘埃落定方能安心的离开。

正忖着,见申卓下得车来,肩上驼着一大包物什,看上去沉甸甸地,苏秦猜想那定是金银珠玉无疑。

那刁钻刻薄的吴侈前一刻钟尚借一摞碎银取笑于他,倾刻间居然变得如此阔绰,真是奇哉怪也。他们车上到底谈了些什么?致使吴侈对申卓的态度来了个乾坤大逆转。然苏秦也没作多想,此刻他必须尽快回东城馆驿,老肩吾尚等着他的回音呢。安平君说服赵王与否,只要看司寇府有没有放人即可。

苏秦来到馆驿,老肩吾急着探知情况如何。

“苏秦出安平府时,安平君己进宫面君,苏秦以为,赵王若识得大局,定会下令司寇府放人。”苏秦道。

“怕只怕赵王若执意要先查出林胡王子逃狱真相再肯放人,那便如何是好?等赵国把事情原委查出来,我家公子不知还要在狱中受多少罪。”老肩吾唉声叹气道。

“要查出幕后兴风作浪者其实也不难。”

“哦,先生难道心中己有端倪?”老肩吾惊怔道。

“不过,即使查出真相,恐怕也奈何不得。”苏秦淡淡道。

“却是为何?”老肩吾想了想道:“难道此人权大势大,连赵王也动不了他?”

“如此敢于撼动国家战略者不是朝中玩权弄术者便是国君之亲信。”苏秦道。

“这么说来,赵王即便查出真相也会不了了之……只怕是赵王本人有绝齐盟秦之意啊……”老肩吾又陷入了担忧,这倒是个难缠,此次破坏齐赵联盟未遂,他们定然不会善罢干休,用不了多久,又会想出其它的手段来,公子地岂不危险重重?

“我们还是静待结果,此时下结论为时尚早。”苏秦道:“赵王是不是有意绝齐,且看今晚公子是否平安回到馆驿却可。”

“先生方才说赵王若能识得大局,定会放人……”老肩吾将一线希望全部寄托于赵王,赵王若清明,齐赵盟约便牢固,公子也有救了。

“赵国的用心很显然,与周边国家建立盟约为的就是国内的变革顺利进行,与齐国结盟当然也是出于此目的。赵国变革虽说已有几年,然尚未彻底变大变强,此时若与周边邻国断交,无疑对赵国没什么好处可言,一旦与邻国交恶,难免会有军事行动,赵国变革刚刚含苞待放又将面临风雨摧折。无论如何,赵国没有理由与齐国断交。赵王即使有断齐结秦之意,也并非明智之举,安平君定然拼死力谏。秦国有意结赵是为了东出不受干扰,一来赵国比韩魏强大,秦国若不结赵,东出必受之影响,只有断齐结秦,让齐国跟赵国交恶,秦国的目的才算达到。”

听苏秦这么一说,老肩吾便稍稍放下心来。

天己入晚,苏秦与老肩吾饭后坐于偏室中,忽听馆驿外一阵脚步声,老肩吾速速起身往外查探。只听得苍凉一声“公子,你可回来了!”苏秦长长的深吸了口气。

司寇府总算放了公子地。

“公子,快来谢苏先生救命之恩!”老肩吾拉着公子地的手进了偏室。

“先生,先生怎会到此?又如何搭救于我?”公子地惊喜之余一阵懵糊,脑际尽是当年在齐国濮水之战期间朝夕相处的情景。

苏秦扶着公子地,多年未见,公子地成熟了许多。“公子安然无恙,苏秦便放心了……”

“多谢先生相救,田地无以为报,请受田地一拜——”

“公子请起——”苏秦双手托住公子地。

“先生既救了田地,也挽回了齐赵两国的友谊,当受此一拜——”说着推开苏秦的手,继续行跪拜礼。

老肩吾扶公子地上坐。

“此次劫难都怪田地一时疏忽,中了奸人的计谋,田地后悔莫及啊。”公子地唉叹道。

“智者千虑,难免有失,公子也不必自责,身在他国寄人篱下,当处处小心为上,两国之盟,牵扯到的利害之多无法想像,其中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

“先生所言甚是,公子往后当严以律己,多看少说,多想少做,切莫再乱做好人,以被别有用心者有机可趁。”老肩吾叮咛道。

“田地记住了。”想起凌晨那一幕,此刻尚有余悸。司寇府吴侈派人将他揖拿后,恫吓威胁于他,将他关入黑暗潮泽的地下室,一口咬定他窝藏包庇林胡王子,他纵有千张嘴也分辩不清。那小司寇吴侈不怀好意的告知于他:赵王已然震怒,不日要将他遣回齐国。得知此事,他忧心忡忡,整日水米未进,两国邦交乃国之大事,不想却因一念之差毁于自己的无知,当初北郊古榭台田文的殷切企盼历历在目,如今却是使他失望透顶了,他为自己的无知无为懊恼不己。

一日的牢狱生涯,却如三秋那般漫长。

所幸苏秦出现的及时,想到此便道:“先生怎会突然到此?”

“苏秦游走列国,齐国呆得时间最长,足有四年之余,也该去其它国家走走看看,顺便碰碰运气,于是来到赵国邯郸。不瞒公子,此次苏秦来邯郸,也是受了田文兄所托。”

“这么说,文兄担心我在赵国出事,便让先生顺道探望。”公子地喃喃,暗佩田文料事如神安排有方。

“正是——”苏秦欲言又止,与公子地的一番寒喧迫使他想起在齐国的非遇,然他不恨齐国,犹其见了公子地,昨日的一切仇恨皆己抛之云霄,他与齐国的恩怨只能说“因缘未到”,这不知是不是他的自我慰藉?苏秦苦笑的摇摇头。

“可先生离开齐国,难道齐国容不下先生么?”公子地突然问。

“不是齐国容不下苏秦,也许是苏秦与齐国的缘份未到吧。”苏秦干脆回答。

“先生若肯屈身,将来务必要去我齐国。”公子地说到这儿又随即悻悻而道:“只可惜我田地一事无成……若有朝一日能成就太子,定然拜先生为相,助我扬威天下!”后半句迟疑了下便脱口而出,霎时,整个人热血沸腾。

苏秦抬头看着公子地,那种从未有过的惊讶暗暗布满脸上,这即是田文一手调教出来的公子地,果然如他所期望的,在邯郸栉风沐雨两载,又经受人陷害牢狱之灾,公子地己然脱胎于昔日的怯懦,慢慢励炼成了一个有血气的男儿。

“公子变了……”苏秦看着他默然而道。

“大争之世,整个天下如同火炉千锤百炼,人在炉中岂能不变?”公子地振振而道:“不求变,便是懦怯,懦怯意味着落后,落后便要受挨打,身在他乡,背系两国恩盟,田地深知责任重大,此身若不能成就邦交大任,田地何颜回国面见父王以及齐国百姓,何颜面对文兄和先生的一番苦心栽培?”

“公子说得好!”老肩吾道:“公子有此雄心,必能成大器。如今公子策己死,公子便是齐国长公子,只要公子顺利完成邦交大任,凯旋而归,公子何愁齐国的朝堂上未有公子的一席之地?”

“话虽如此,然田地还是心有忐忑啊。”公子地谙然道。

正此时,忽闻屋外一记“啪”得声响,老肩吾急忙出门查探,月光下但见一个黑影掠过墙外而去,“是谁?”老肩吾吓了一紧,速启门看来,哪还有人影?

“宫伯,方才谁在外面?”公子地问。

“跑掉了……”老肩吾道:“看来这馆驿是越来越不安宁了。”老肩吾言语间沾满恐惶不安。

“这便如何是好?”公子地满脸哀怨。

“公子不必担忧,虽他们在暗,我们在明,然他们刚刚计未得呈,不至于这么快就想出其它的阴招来,反之,也只有等着他们施出别的阴招来,我们才有办法来对付他们。”苏秦道。

“先生既己这么说,那公子放心便是,老奴也可宽心。”老肩吾道。

“先生若不见弃,还望在此陪伴田地几日。”公子地见了苏秦好歹如抓到根救命绳索般。

“苏秦本是受田文兄所托,如今公子有难,理当舍命照应,怎会弃公子于不顾?”苏秦道。

“田地多谢先生以诚相待!”公子地又是一拜。

0

第十一章 遭劫难公子地雄心激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