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十三章 苏秦与李兑的较量(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苏秦与李兑的较量(二)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0/19 11:21:26

“是啊,狐嚭也想起来了,当年要不是大人早闻安平君其名,素有投奔之念,恐怕我们斗牛山七十余口兄弟命将不存矣。魏国魏益用十三辆石子充当黄金珠玉跟在安平君出使队后引诱我们下山截镖,其意图乃借安平君之手将我们一举铲除。而这个计策正是洛阳苏秦所为。”

“狐先生一言不差,当时小的留守山洞,他们趁大人带着兄弟们下山,而他们却从另一道上山截走我们之前截下的三车财货,当时这个苏秦便在场,小的认得。”

“原来是这么回事。”李兑顿时恍然大悟。真是冤家路窄,时隔多年,居然在赵国安平府再次重逢。这难道是老天有眼,让他报仇的机会到了?

“如今此人身在何处?”李兑忖毕问。

“便在东城馆驿,就是那个齐国质子的住处。”七贲一直跟随苏秦到馆驿,还翻墙而入偷听了他们的谈话,直到天黑,后来翻墙退出时不慎掀翻了一块垒土,怕泄露行踪,便跑了回来。

“如此说来,苏秦极有可能是齐国派来的秘密特使,意在保护公子地,维护齐赵两国的邦交利益。”李兑室内来回踱步陷入深思,情况若属实,他要想成事便是难如登天,这到手的金银财富、将来的高官厚爵岂不付之东流?如何甘心?

狐嚭冥想片刻,“不管苏秦是不是齐国派来的,总之,我们欲从公子地入手来破坏齐赵盟约,怕是阻力重重啊,一不小心,还会把自己给赔进去。”

这也是李兑目下所担虑的,自己早己领教过对方的手段,诡异擅变,让人猝不及防。林胡王子逃狱一事极其隐密,他如何一语点破,一口断定是背后有人搞鬼?他不费吹灰之力将他处心积虑方才掀起的动荡顷刻间归于平静,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当吴侈派人告诉他赵王己下召司寇府放人,召书中并未明确因果,李兑尽管心里有所准备,还是出了把冷汗。赵王若听从安平君言,追查事情原委,吴侈必露出马脚,这便是卖国通敌之罪哪。他只好劝吴侈近来稍安,蛰伏为上,切不可张扬,等风声一过再作算计。

然而吴侈又另外告诉他一桩秘事,使李兑多了重心事,那便是申卓极有可能知晓他们密谋串通秦国特使一事,虽然目前申卓己被他重金封口,然针藏兜中,日久必伤及肉身。吴侈劝李兑得想个万全之策来,免得夜长梦多。

“况且目下我们要面对的不止是苏秦,大人别忘了还有那个申卓哪。”此时狐嚭也提醒道。

“苏秦,只要我们按兵不动,即使他再聪明也怀疑不到我们头上来,相反,惟有让他注意不到我们,我们暗中才好下手,以报当年之仇;至于申卓,定是穷疯了没撤,使诈呢?吴大人居然信以为真,还重金封其口,岂不可哂!”李兑说着不屑的笑之。

“大人,吴大人之言不可掉以轻心哪,虽说申卓己贬为庶民,然其仕途多年,深谙官场内部运作,熟悉列国政局,且识得一班朝中幕僚,即使单凭他一人对付不了我们,他还可以联络朝中其他与我们对立的势力,那便是一丛危险的荆棘了。”狐嚭低声道。

“以狐先生之见,该当如何处置?”李兑张着一对诡异的眼神眄视道。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狐嚭冷冷道:“吴大人的话己经说的很明确,叫大人想个万全之策,以免夜长梦多。”

“作了他还不容易?只是——”

“大人请放心,申卓早己贬为庶民,昔日又仇人甚多,即使突然消失了,谁又能说不是被仇人所害呢?况且我们做得干净利落,皮毛不存,谁会去追查?”狐嚭何尝看不出来,李兑心系苏秦急着报私仇,对于这个申卓倒似乎不放在眼里。他却恰恰相反,齐国公子己平安返回馆驿,苏秦还不至于狗急跳墙穷追不休,对他们而言己构不成危胁,可暂且缓之;而申卓由于李兑抢了他的饭碗,定然怀恨在心,侍机报复合情合理。今日吴侈重金封口,难保明日又来讹你一笔,如此繁复下去,岂不暗无天日?此人是一大祸害,若不尽早除之,日后必成大患。

“这个申卓竟然敢要挟我,我若心存恻隐,将来必受其害。”李兑狠声道:“不过,这个苏秦也不能错过了,我倒有心跟他玩玩。”李兑说着露出一丝狡黠来。

李兑确是另有心算,想当初自己无缘无故成了人家手中的棋子,被任意摆布,若不是老天无意绝他,让他遇上了安平君,真得连怎么死都不知道。回想下,这口气如何咽得下,要不是人家自己送上门来,他自然也不会想到,如今仇人生龙活虎的摆在眼前,叫他如何视而不见?再言之,他倒要亲身试作一番,这个苏秦到底有多神。只见他哼声而道:“难道你们就不想报仇吗?当年正是因为此人,我们差点栽了跟头,如今又是这个苏秦,破坏我们本以水到渠成的好事。老天眷顾,把仇人送上门来,难不成眼睁睁错失良机?”

“是呀,”七贲恍然大悟:“大人想得周全,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大人想如何做?”狐嚭忖毕问。

“狐先生有何良策?”李兑见方才狐嚭沉默,定然有了奇谋险计。也知晓狐嚭似乎并不赞成他花力气报复苏秦,故而故意问他。

“大人若真想对付苏秦,倒也不难,狐嚭自有安排。”顿了下道:“只是申卓之事……”

“申卓我交由七贲及手下兄弟去做便是,对付苏秦得靠先生哪。”李兑道。

其实狐嚭也并非不赞成,而是得缓步而行,既然李兑欲分头行事,自然也无不妥,尽力便是。至于如何对付苏秦,他早己成算在胸,不免先是冷冷一笑,稍后凑近李兑之耳低咕了一阵。

“好,好啊,先生果然良策!”李兑阴笑着夸赞道。

“七贲,你带领几个弟兄负责申卓灭口之事,务必要做得干净利索。”李兑正式吩咐道。

“小的明白怎么做,请大人放心,万一事发也决不连累大人。”七贲拱手道:“若没事,小的先告退。”

“嗯,你且去准备。”李兑道。

七贲退去。

“先生对付苏秦的计谋虽然高明,然此人聪慧绝顶,稍有风吹草动便能看出破绽,纵然我们在暗,他在明,先生也得谨慎行事,切不可大意啊!”李兑冷静下来道。

“此番若能将他送入司寇府,不但大人的私仇可报,还能借他之手顺利摧毁齐赵联盟,一石二鸟。”狐嚭诡秘的一阵冷笑。

“拜托先生了!”李兑盯着狐嚭那双诡异的眼神,知晓其胸中笃定,便是暗暗得意。

狐嚭暗暗跟踪苏秦己有数日,这些日子一直在寻找间隙如何趁虚而入。首先他必须先弄清楚对方目前的暂住地以及日间活动走向,他发现苏秦寄于城中一家平常逆旅,整个上午极少外出,临近中午方开始活动。平日里除了去往东城质馆探望公子地,也时常留连闹市街头,对酒楼茶室、乐坊客店情有独钟,频繁出入。数日下来,狐嚭己了如指掌。

赵国也不凡有天下士子活动辩论之地,只是相比齐都临淄逊色了些。苏秦隔三差五也会参于这种场合,然只听不说,也为的是熟悉了解时下列国形势及赵国的时政秘闻。

这一日苏秦来至邯郸最热闹的大兴街,邯郸大兴街位于城区中枢要地,离赵国赫赫有名的丛台只一步之遥。赵国显赫府邸皆集中于此,大的娱乐场、酒店教坊密布,是邯郸城的最奢华之地。

苏秦如往常一般若无其事进了一家酒店,上得二楼,择一雅坐。苏秦每日来此便是择这个时间,因为此时各式食客云集,且大多是来自各路行商云游士子,江湖食客之间酒余饭后难免择当下列国热门话题相互交流切磋,苏秦每次来此,每每有新鲜之事,这使得他对这儿异常感兴趣,便是每日必到。

狐嚭跟踪了几日,悉知对方这个习性,这一日便早早来此,实为等侯苏秦的到来。

苏秦坐于二楼一个东面靠近牖台之处,而那狐嚭却是坐于苏秦前面的一个雅坐。

“先生要点什么?”侍女小心翼翼问。

“来一坛齐酒、半斤牛肉、一盘蜜渍木瓜。”苏秦爽朗而道。

“先生每日前来必点齐酒,想必先生是齐国人吧!”侍女柔声温语,含情脉脉,不凡好奇之色。

“非也——”苏秦道:“在下来自洛阳,浅酌韩酒魏酒,醉过齐酒越酒,也尝过赵酒燕酒,数酒对品,逐一回味,终得一论:最使人醉心难忘非齐酒莫属也!”

“如此说先生定是从齐国而来?”狐嚭趁机而道,却没有回头。

“上面这位先生何以如此断定?”苏秦问。

“人常说,天下美皆醉,难匹家乡味,先生若非从齐国而来,焉能留恋齐味。”狐嚭自顾边道边独自斟酌品酒。

“上面那位先生品的是魏酒?”苏秦问。

“哦,先生何以知晓?”一傍侍女禁不住含笑问道。

“赵酒性烈,齐酒味醇,越酒甘冽,魏酒微苦,却是饮之润喉,舒心爽神,看先生举止洒脱,自斟自酌,丝毫不觉涩喉,故而在下猜或许是魏酒。”苏秦笑笑道。

“先生猜对了,他喝得确是魏酒,不过猜得有些勉强哦!”侍女大方笑道。

“哈哈哈……”狐嚭起来转身,看着苏秦:“先生真乃性情也!”说完拱手向苏秦深深一揖。

苏秦急忙起身,还礼,谦逊道:“在下只是信口雌黄,让先生见笑了!”

“信口直言,乃真性情也!”狐嚭道:“在下魏人狐嚭。”

“在下洛阳苏秦。”

“快将先生要的齐酒呈上来,今儿我作东,我要与先生畅饮高谈。”狐嚭向一傍侍女吩咐道。

侍女应声而去。

0

第十三章 苏秦与李兑的较量(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