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十五章 苏秦与李兑的较量(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苏秦与李兑的较量(四)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0/23 12:17:02

苏秦见他面色发青,似有满腹不快,却是清醒,又假装糊涂,心底禁不住“咯噔”一下,凭着天生的敏锐,苏秦能断定这其中必有蹊跷。想起那日申卓从吴侈的车上下来,肩挎满满一橐,又见此刻申卓衣着奢华,神态高傲,便知是怎么回事了。看如今亦是活脱脱一幅小人嘴脸,也正应验了小人得志不长久之言,苏秦一笑了之,淡然问道:“足下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先生此话何意?”申卓停下手中的酒杯,开始仔细打量苏秦。

“若苏秦没有猜错,先生最近天降横财。”苏秦顿了下,喃喃而道:“然喜上眉梢,却有隐忧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申卓被苏秦一句话彻底冷静,感觉对方用意极深,便极为小心的凑近苏秦道。

“从来福中生祸,祸中得福,祸福相依,先生只知沾沾自喜,岂不知己大祸临头了么?”苏秦神情肃然,用诡异的眼神盯着对方。

“莫要胡言。”申卓被盯得冒出一额头汗,惊愠之余强作镇静。

苏秦当然不是有意恐吓,只是方才正式断定吴侈拿重金封了其口,冥冥中突然觉得这绝非好兆头,封口、灭口,一字之差,其实也是一念之间。那日他见吴侈盯着申卓一副得意轻狂样悠哉离去,那眼神中己显隐形杀机。凭着吴侈性情,岂能罢手?何况申卓那小人得胜的嘴脸,谁见了都会厌恶三分,更何况是吴侈。即使这次得了金银,等挥霍完了定然再起讹意,吴侈岂肯让此等小人玩弄于股掌?

这么说来,他的设想没错,吴侈定与人同谋,设计陷害公子地,企图暗使赵王弃齐盟秦。要找出背后主谋,申卓是关健。然他却乐不知愁,醉在其中,全然不知自身己临凶险。

若说方才苏秦主动近其身是为了了解污陷公子地的背后主谋,而现在倒更多的是想帮助他了。

“先生理应了解吴侈其人,身为赵国外戚,势正当日,不可一世,岂能甘心被他人玩弄于股掌?我若是你,得了钱财,必溜之大吉,避走他乡,安安稳稳以度余生,而足下不但不为自身日后打算,反而仗着有钱在大众广庭之下呼风唤雨,惹人注目,这不是自寻死路就是自找麻烦。”苏秦不再危言耸听,换了种口吻道。

“你怎知我得了不义之财?”申卓更为惊愕了,“你到底是谁?你伺机接近我意欲何为?”申卓惊愕之下向对方发出一连串似带警告的疑问。

“在下洛阳苏秦,从齐国而来,不管我是谁,总之你很幸运,遇见了我,只要你配合于我,我可保你平安。”苏秦笑笑道。

“如何配法?”申卓疑窦未解,却是态度柔和了些。

“回答我一些问题?”

“你想知道什么?”

“先生当年在安平府是受了谁的排挤?”苏秦问。

“你居然连这个也知晓?”申卓又吃一怔,见苏秦一脸神秘,吃不准来路,不知如何作答。

“回答我!”苏秦面无表情的添了一句。

“你想知道这些做什么?”申卓一脸正经的反问。

“救你!”苏秦这回却微微笑着。

“苏子就那么肯定吴侈会取了申某的性命?”申卓忖毕不以为然道。

“先生难道要拿自己的命跟苏某赌上一赌方才肯信么?”

“这……”申卓语塞,细一忖,此人非亲非故总也不至于害他。对于吴侈其人,或许真有杀人灭口的想法,况且还有李兑,他素知李兑性情,不仅贪婪,且好嗜杀,不然这荒山寇首不是徒有虚名么?

“先生从这楼牖面往下察看便可知晓一二。”苏秦指身傍楼牖而道。

申卓愣了片刻,懵懵懂懂的起身,步至牖前,探身一望,起初倒也没什么发现,除了街上熙攘往来的百姓,不过稍后细细一瞧,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那街市对面有几个穿胡服的壮汉,或蹲或立,与来往百姓不同的是,他们神情各异,鬼鬼祟祟,有时还相互用眼神交流。最显而易见的是那个着朱色左袏短衣叫七贲的汉子,曾于安平府见过,是李兑身边的一名杀手。他正抬起头向这边看来,申卓急忙将脑袋缩了回来。

忐忑不安地回到案前坐定,一时手足无措,压低声线道:“苏子何以知晓?”

苏秦笑笑,说起来还是狐嚭告诉了他,方才他正与狐嚭坐于这楼牖之畔,饮酒作谈,苏秦总发觉其眼神不时向牖外游移,苏秦假装观望牖外街景,顺着狐嚭的目光扫向行人儦儦的街市,却意外发现街市对面有几个汉子,行色异常,更巧合的是,其中那个着朱色左衽短衣者苏秦认得,因为此人数日前跟踪过他。

原来那日从安平府回馆驿,苏秦一路之上察觉被人跟踪,便心生一计,拐进一个小胡同,藏进一座废异的老屋,从破牖内张望,发现一人从外而过,四下环视,定是被跟踪丢了感到疑惑不解正仔细搜寻。苏秦见目标离远,偷偷从老屋而出,折回原路,然苏秦也低咕了那人,以为被自己甩掉了,其实不是,那人心知上当后,快速折回,发现目标后继续跟随,直跟踪到馆驿。

“先生可认得这个——”苏秦从身上摸出一件物什来,交于申卓。

“此乃犀毗带钩,束于腰间之皮钩,为胡服特制,倒是寻常不过。”申卓看了看道。

“先生再仔细观之,上面有字。”苏秦道。

“七——贲!”申卓细细打量了遍不禁脱口念道,念毕便复起身往牖下张望……

苏秦看着申卓,己然心中有数。

那日天己降暮,馆驿外的一声异响传来,老肩吾外出查探,其实苏秦方才知晓,那人还是找到了这里,只是一时还无法断定跟踪者的身份,也不知他们的真正目的。次日清晨外出,他无意在院墙下发现这枚犀毗带钩,断定为昨日跟踪之人遗落。直到方才与狐嚭楼牖前作谈,无意中看到楼牖之外街市上的那些行踪诡秘之人,其中有一位便是上次跟踪他的那个人,当然也就是遗落此物之人。

此刻见申卓这般脸色,知晓他认得其中的某些人,于是便取出此物让他辨认。

“七贲是李兑的贴身护卫,此物怎会到了先生手中?”申卓不解道。

“李兑?”苏秦默然念了一遍,这名字果然久违。“此人可是当年斗牛山一害,后归顺安平君的那个李兑?”苏秦自那日安平府出来时迎面撞上的那个人,便有一种预感,直到发现被人跟踪,遂更加怀疑。

“正是。”

“如此说,先生当年正是受到此人排挤,才至今日之落魄。”一瞬间,似乎所有的疑惑都迎刃而解。

“苏子似乎一切都早己知晓,之所以问申某,不过是想证实一下。然申某不知苏子为何如此处心积虑深究李兑其人,难道苏子跟李兑之间有什么过结不成?”申卓不解道。

“对他来说或许跟苏秦有些过结,然对苏秦而言,更多的只是好奇罢了。当年一乌合之首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安平府长史,还巴结上了小司寇、当今国舅,此人不可小觑哪!”苏秦笑笑道。

“苏子从齐国初来乍到,竟然连这个也知晓。”申卓稍后想到“齐国而来”,细细咀嚼,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日游说安平君使赵王令司寇府释放齐国公子之事,正是苏秦所为。”未等申卓问之,苏秦己向他明示。“苏秦找先生正是为了齐国公子,此次公子侥幸躲过一劫,然背后暗手不除星火不灭,恐再死灰复燃。苏秦在离开赵国之前必须找出背后主谋,并向安平君进言,以确保齐赵两国的利益不受其害。对于这个李兑,苏秦此前一直有所怀疑,只是无能证实,此刻借先生以求明朗,苏秦之心安矣!”

“原来苏子是齐国派来的特使。”申卓道。

“非也,苏秦乃一介落魄士子,四海云游,列国漂荡,一路之上所到之处也偶尔识得贤良之士,以作同伴,坦诚相交,赵国为质的齐国公子地便是昔日好友,又受了齐国友人嘱托,故而出手相助以尽其力,等此地归于平静,公子地真正的相安无事,苏秦便要北上燕国。”

“李兑其人野心极大,心狠手辣,手下又有不少武功不凡者誓死追随于他,苏子既己破了他的计策,定然己引起了他的注意,苏子难道就不怕李兑报复?”申卓道。

苏秦大笑一阵,止道:“苏秦本是想救先生,先生倒是先关心起苏秦来了。”

“彼此彼此,与苏子一番畅谈,真是茅塞顿开哪,多亏苏子及时相告,不然申某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得而知。”申卓说着也笑起来。

“先生的行踪己被李兑的人盯上,今后怕是很难在此落脚,最好乔装混出邯郸去往他国。”

“多谢苏子指点。”申卓叹气道:“只是申某仇人甚多,即使李兑能放过我,其他仇家也会随时找上门来结果申某。”

“那先生更该尽快离开赵国。”

“能去哪里呢?”申卓叹道:“天下朗朗,却无申某容身之地哪。”

“实不相瞒,苏秦也曾在齐国落难,遭人迫害,此刻还不是安然无恙。”苏秦低头看看自己,呵呵笑来。

“哦,苏子如此神算,居然也会遭人暗算?”申卓道。

“世道凌乱,人心险恶,你我不是都一样?”

“苏子救申某一命,申某无以回报,只能提醒苏子一句,对方才那位狐嚭先生,苏子莫要大意。”申卓道。

“苏秦多谢先生提醒,没有先生,苏秦哪能轻易点破李兑之用心,先生也是助了苏秦哪。”苏秦道。

“你我虽是萍水相逢,然皆是天涯沦落之人,彼此照应乃天经地义。”申卓道。

当下申卓唤过侍女,赏她两枚金饼,向店中借了套衣裳,乔装改换后混出了酒楼,至城中雇了辆马车径直出了南城门往魏国而去。

0

第十五章 苏秦与李兑的较量(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