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二十章 邯郸山的神秘老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邯郸山的神秘老者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1/2 9:50:17

“今日喝酒,岂能少了优人助兴,来人——献上歌舞。”田文一声招呼,侍者应声准备去了。

不一会儿,两班优人翩翩至内,一班各抱琴瑟,席地而坐,很快,悠扬的乐声浪漾起来,而一班年轻优人翩翩起舞。只见她们穿着草靴的足尖轻轻着地,利索着舞动着身子,转圈,围笼,又富有节奏的散开,像一朵正在盛开的菊花。

“苏兄还未告之田文将如何善用赵国?”田文边喝酒边欣赏着歌舞,却不忘方才轺车上苏秦提到的问题。

苏秦却像没听见似的,专心看着眼前这班貌美如花的优人。

田文知道苏秦并非被眼前的尤物所吸引,故而笑了笑,自顾吃菜。

“田兄可知她们是哪国的优人?”苏秦问。

“看她们短衣窄袖,长裙草靴,定是中山国的女子,不知我说对了否?”田文笑笑道。

“公子说对了,她们是馆驿特地从中山国引进的优人。”一傍侍女道。

“人言中山女子擅舞,犹善‘跕屣’,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田文道。

“田兄可知中山国人喜好聚会娱乐之风甚至胜似贵国临淄哪。”苏秦呵呵笑道。

“哦,齐国临淄人人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下棋蹋鞠,这普天之下还有哪个国家的娱乐之风能与齐国抗衡,中山女子的歌舞虽不逊色,然我齐国女子能歌善舞的美名天下传扬,苏兄又岂会不知?”田文说到这里,猛得一怔,想到了什么,遂抬头看向苏秦。

“我听说中山国人好逸恶劳,不思进取,男子则喜聚游戏,悲歌慷慨,惰于耕事;女子则好鼓琴鸣瑟,甘为倡优,游媚富贵。民之疲敝,映衬着为政者之懈怠,赵国乃中山国之邻国,其民彼此紧依,岂有不察?故从中山国的腐朽民风可以窥见其朝政的腐败,而赵国革新当日,国力渐强,田兄请想想,等赵国一旦强盛,首先倒霉的是哪国?”

“自然是中山国。”田文方才听苏秦讲到一半时已然想到其言中之意。赵国将来意欲作为,必得仰仗齐国或秦国。

“田兄何不借助安平君以齐国特使的身份代表齐国行便宜之事,唆使赵国扶持公子地为太子,公子地在齐国王室中根基浅薄,又无背景,加之天性柔弱,拥立此等人为王对赵国而言意味着什么,赵王岂有不知?”

“可是赵王会这么做吗?”

“赵王结交齐国是为了什么?赵王为何屡次不敢毁盟?真是靠得你我的游说和善辩?”苏秦顿了下继续道:“赵王军事改革的目的自然想短时间内壮大国力,以便西防林胡楼兰,南盖韩魏,北抵燕,东制齐,西南拒秦,赵国被各大诸侯重重包围的地缘位置注定其不得不自醒,不得不改革自新,赵王乃一代雄主,完全具备这个改变赵国格局的能力。然而,赵王想要实现作为雄主的抱负,要吞并中山国实现开疆拓土的巨大野心,必须得依仗周边强国的点头默许,甚至援助,而齐国正是赵国将来实现理想最顺利成章的帮手。”

“田文明白苏兄的意思。”

“赵王雍最喜凭自己强盛的国力插足他国朝政拥戴自己称心的人为王,当年燕国公子职便是一例。”苏秦道。

“赵国的国力怎能与齐国相提并论?赵王想插手齐国朝政怕是……”田文还有些吃不准。

“凭现在的国力,赵国确实不如齐国,他赵王想插足齐国,也确实显得不切实际。”苏秦转了个角度继续道:“可田兄想想,现在齐赵是盟国,是齐国败于秦国为首的联军为保住国力而盟赵,如今又恰逢秦王东出在即,往日齐国得依仗赵国得以与秦国抗衡,这一点,齐王心知肚明,若不是这样,他怎能派你来赵国调解此事。再言之,田兄回国后可与王后联系,苏秦相信王后钟离子会站在公子地一边,只要能得到赵国扶持,王后钟离子的支持,再加上田兄新近培植起来的齐国新贵,到时就算公冶氏一党反对,也是寡不敌众。你父亲一向明哲保身,到时也只能默认。田兄若真能一手促成此事,那么田兄在齐国朝堂的位置可以迅速崛起,齐王也定会对你委以重任。”

“如此说来,我倒可以一试。”田文边细细琢磨边自言自语。

“田兄若要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不是倒可以一试,而是绝对要试,而且必须一试成功!”苏秦坚毅的目光盯着他。

田文沉寂良久,稍后肃然起身,向苏秦躬身一拜。

苏秦也急忙起身,对拜。

“宾国馆”休养了几日,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这一日傍晚苏秦便辞了“宾国馆”,至东城馆驿来向公子地辞行,总算想妥了,他打算明日离开赵国,回老家洛阳。

“既然赵王已在朝堂上当着齐国使臣的面立下口谕,表示齐赵永久友好,大司寇赵文和安平君赵成,两位得高望重的赵国宗室元老左右为证,两国的外交暂时不会再生枝节,公子从此也可相安无事,苏秦心愿己了,也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苏秦坐在案前,对着同样坐于案前的田文、田地道。

“苏兄真要回洛阳,不去燕国?”田文问。

“其实我这心里也七上八下的。”苏秦淡淡道。当初韩姐交待的事犹在耳畔,夜灵的嘱咐也不曾忘记,然真下定决心去燕国又感到莫名的彷徨。经过了这些事,他突然感觉疲倦,想好好的静一静,洛阳是他的根,也许惟有那里才是他最可靠的驿站。

“先生为什么要离开齐国?”公子地问。

苏秦不响,田文却叹了声,堂内沉寂下来。

公子地何曾知晓苏秦为何离开齐国,然他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想到了好色好酒好马独不好士的父王,于是便叹了口气。恨自己缺少济国经世的才能,又困顿于此无法伸展,若将来有朝一日回到母国,有幸能成为太子,他定让苏秦前来齐国,扶助于他。想到此,又不免唉声叹气。

田文瞅了瞅他,又看了看苏秦。

“苏秦虽怀有抱负,却也不敢有违天意,一切但凭缘份而己!苏秦一介卑微之身能结识两位公子,亦是三生有幸。”苏秦道。

“田地能认识先生,也是前世修来的福份。”田地道。

“既然苏兄去意己定,我也即将回齐国,大家分别己在朝夕,不如今晚我们促膝长谈,以作相互饯行。”

田文话音刚落,老肩吾己端来了米酒及几盘小菜,分别置于案上。

苏秦喝了些酒,大家聊至子时方散。

苏秦至馆驿一间小室,榻上倒下便睡,不知过去多久,耳畔忽有一种奇怪的声音,苏秦猛得惊醒。月光如泉水般从窗外倾泻进来,扑在地板上,一个黑影在悠悠晃动。

苏秦吓了一紧,迅速坐起,将目光射向窗外。

窗外是后院,恰巧一道白影从窗前快速飘过。

“谁?”苏秦叫了一声,起身启门而出,至院中,四处张望,却不见人影。月光冷冷地射在他脸上,苏秦叹了一声,正欲进屋,又忽然起一阵风,那个白影从院墙外掠过,朝西面的邯山林荫道而去。

苏秦觉得蹊跷,假如是刺客,方才又为何不越窗行刺?何况他没曾听说刺客行刺不穿夜行衣,而是全身彻白,那不是在主动曝露自己的行踪么。

对,这个人分明是有意告知他的行踪,苏秦想到此,便借着月色往白影掠去的方向沿着林荫山道追寻而去。

夜风拂来,两傍林木叶子沙沙作响,虽是初夏,但依然令人一股彻骨的冷意。

穿过林荫道,来到一片小林子,那团神秘的白影,像是矗立在一棵参天树下,月光下他的白袍在夜风下舞动,苏秦停下来,站着,有些远远的看着。

“在下苏秦,不知前辈深夜叨唠有何指教?”苏秦恭敬的作揖道。

“哈哈哈……”一阵苍老粗犷的笑声响起,在林间诡秘的回荡。

山间的寒气裹着笑声向他袭来,苏秦己彻身冰凉,但他并没有害怕。他已经清楚的看到前面站着的是一位老者,发须皆白,但硬朗清秀,举之非凡,苏秦甚至能感觉到对方那犀利的目光紧紧盯着他。

看得出,对方是位神秘莫测的高人。

“敢问前辈,为何约苏秦来此?”苏秦再次恭敬的问。

“你深夜跟我来此,就不怕遇上仇人?”老者问。

“仇人若要取苏秦性命,方才便可下手,何须将我引来这里。”

“哈哈哈……你能跟老夫来此,足见你有胆识。”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小兄弟不必知道老夫名姓,你我在此相遇,即是有缘。”老者肃然而道:“大争之世,凡是有志男儿当蛟龙出海,乘风破浪,追名逐利,理所当然,年轻人却为何整日郁郁寡欢,时有弃世之念?”

苏秦一怔,想这老者神了,居然能看出他的心思。齐国回来后,虽说志向未泯,却时常因生活中的不如意偶有颓丧。这次他决定回洛阳老家也是沮丧后的意气用事。

“苏秦愚顿,还望老先生指点。”当初庄老先生劝他隐退,他却志高气满,不知疲倦;如今他时感心累,倒有人劝他追名逐利。这说明什么,说明身边总有一种声音有意无意的在左右着人的心智。

“纵观天下七雄,惟燕国为弱,然弱中能图强,这岂不正是年轻人的用武之地?小兄弟却为何再三踌躇,进退维谷?”

“老先生也赞成苏秦去燕国……”

“你我有缘,老夫也没什么可指点,身边仅带典籍一册权当作见面礼,小兄弟若不嫌弃,可时常随带身边研读。人生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若怀才不遇,可以此书作伴,切不可怨天尤人。”

尚未等苏秦回过神来,老者己将一册竹简扔过来,苏秦双手一接,攥在手里,顺势作揖:“多谢老先生的教诲——”

白衣老者已经不见了踪迹。

0

第二十章 邯郸山的神秘老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