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二十二章 燕昭王宫墙南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 燕昭王宫墙南望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1/6 18:33:08

“五年来,先生在齐国可好?”两下坐定后,燕王职急不可耐的问。

“一言难尽。”苏秦叹道:“苏秦齐国求学五载,一无所获哪。”

“老天这是在助我燕国,助我姬职,不然,寡人如何轻易能得到先生。”燕王职说着一阵爽朗的大笑。

“苏秦惭愧,苏秦何德何能让王上如此费心。”

“先生不必谦虚,寡人知道,先生身在齐国,却不忘当年韩国际遇,去岁若不是先生暗中协助丛贾老将军,寡人何以如此神速的铲除公子平,先生虽非燕臣,却早己是燕国之功臣哪。”

“王上何以得知?”苏秦着实一怔。

“其实寡人一直派人打探先生的去向,先生离开稷下学宫,入田婴府上参赞,替田婴父子参于储位争夺,借公子平反燕复国之际扳倒齐国长子,这些事寡人都有所耳闻。”燕王职道:“若先生能在齐国安身立命,替齐国朝堂谋事,实现平生抱负,寡人自是替先生欣喜。只是当今齐王心胸狭隘,仗着国力强盛,根本不会把天下士人放在眼里,连孟老夫子都失望的离开了他。而田婴私心甚重,老奸巨滑,他之所以收留先生纯粹是为了他自己,他不会因为先生有才而将先生推荐给齐国的。先生在齐国只会耽误前程。如今先生能当机立断,离开齐国,离开田婴,实在是明智之举。”

“王上——”

燕王职打断了他:“从现在开始,寡人拜你为客卿,留在寡人身边,协助寡人革新图治,振奋燕国,等时机成熟,寡人定当重用先生。”燕王职说到这儿双眸填满诚意的再问:“不知先生可愿意?”

“多谢王上盛情,苏秦感激涕零。”苏秦肃然起敬。

燕王职拨了靠在蓟王宫边上的一座上等院落作为苏秦的府邸,赏黄金布帛,置青铜玉器,配调奴役杂使若干。燕王职将这些事交于韩山去全权操办。

燕国自政改几年来,国内经济己明显得到改善,国家税收丰厚,国库逐渐充盈。

燕王职对待天下士人是极为大方的,对于苏秦,更不敢有所亏慢。

然而燕王的举止却引起了燕国公室的点点不满,因为燕王在改革中,为惩治国内贵族的腐败奢靡之风,曾铁腕处置了燕国好几户名门望族,其中不乏有燕国宗亲。这些贵族败下来后,虽己沉寂,却仍是仗着残余势力对燕王职心存不满,且伺机反对王权或暗中使手段打击燕王所亲近的臣子。

良道便是一例。

去岁公子平密谋起事,良道便曾替公子平游说,笼络了几户在政改中被压制的落魄贵族。只是后来形势有变,这些曾受燕王职压制的贵族势力未敢明目张胆的造反而己,但这股反对王权的隐形势力却是依然存在,时刻伺机而动。

他们时刻在暗中睁着锐利的眼睛,盯着燕国朝堂的一举一动,而那些被燕王职招揽进来的新兴才子,一不小心便会成为他们发泄私恨的对象或挑战王权的替罪羊。

苏秦的到来,而且一到燕国便被燕王拜为客卿,客卿虽比不得上卿亚卿,然却是受到国家特别礼遇的一种临时官职,虽不能列于朝班,却是国君身边最亲近的人,可以直接与国君单独议政参谋,况且燕王偏爱苏秦,赐他豪华府邸,自由出入政殿,事实上待遇跟上卿无异,自然让那些落魄贵族妒忌仇视、焦虑不安。

乐毅出身名门望族,背景雄厚,又熟习兵法征战,燕国老臣自是无可非议。然苏秦算什么,他只是一介齐国投奔未成的东周草民,就凭与燕王的一点私交,更靠得花言巧语的技俩,就一脚踩到了他们头上,叫朝中一班老臣如何心服?

燕王职向天下发布求贤令以来,乐毅自魏而来,凭着显赫的家世,燕王委以国政和兵权;秦开自东胡而归,凭借其熟知兵法征战以及对东胡地形风俗的了解,燕王委以镇守辽东的重任。而苏秦,燕王深知其一无家底背景,二无名师授艺,只有一点大家都熟知的私交,但凭这一点如何服众?

故而,他之所以给苏秦客卿的身份只是暂施缓兵计而己,为的是压住国内的某些宗亲势力。况且燕王职这一招按商人的说法便是“奇货可居”也。考虑到苏秦初到燕国,并没有公之与众的政绩,也只能挂个客卿。来日方长,待苏秦有了能慑服朝臣的资本,那时方可明正言顺的加官晋爵。

这一日午后,燕王职在元英宫东南箭楼上召见苏秦。

苏秦来到箭楼时,燕王职正腰挂佩剑面朝南方驻足而望,眼底尽是层层叠峦的山丘,逶迤曲折的河流,竟是一脸落寞,长叹不止。

苏秦默立片刻,不忍搅扰。

“先生来了——”燕王职并未转身。

“臣苏秦见过我王!”苏秦拜揖道。

“先生快快请起——”燕王方才望南兴叹,此刻却是满面容光。

几名内侍各自提着蒲团、抬着案桌摆于东西两边,燕王与苏秦就坐。

“先生来我燕国有多长时日了?”燕王职问。

“回我王,己有整整三月。”苏秦回答。

侍女端着果酒上案,跪着斟酒。

“先生还念及齐国否?”燕王职再问。

“苏秦此刻己是燕人,享受着我王赐于的极高礼遇,即使念及齐国,也只是如嫁出去的女儿偶尔想念母国那样,何况苏秦出身于东周,与齐国毫无瓜葛。我王何出此言呢?”苏秦笑笑道。

“哈哈哈……”燕王职道:“寡人只是开个玩笑而己。”

“不过,苏秦在齐国游学四年,倒结识了几个可以同生死共患难的朋友,也不枉浪迹红尘奔波一场。”苏秦随即又道。

“先生义薄云天,无论到了哪里,都会有一班生死相随的朋友,不足为奇,寡人钦佩之至。来,寡人先敬先生一杯——”

“谢我王!”苏秦举起酒爵,一口饮罢。

“寡人虽与先生几度促膝长谈,却从未与先生畅聊国事,先生也从未过问寡人心头之郁闷之事,趁今日难得闲聚,寡人想请教先生国政军机大事,以释寡人心中忧疑,望先生不吝赐教。”

苏秦眉宇间却是点点忧虑,叹了口气。他并非怕燕王向他请教国事。

“先生为何叹气?”燕王职了解苏秦,饮酒叹息定然替燕国想到了某些弊端。而这正是他所希望的。

“臣替王上担心。”

“先生难道知会寡人心事?”

“我王心中所虑,臣当然明了。”苏秦道。

“哦,那请先生讲讲寡人心中所虑何事?”

“我王心系家仇国恨,数年来苦心耕耘,为的是有朝一日攻打敌国,雪我前耻。不知苏秦说得对否?”

“先生是如何得知的?”燕王职有些意外又有些振奋。

“是王上自己告诉苏秦的。”

“寡人何时告之于你?”燕王职被苏秦糊弄得晕头转向。

“三个月来,苏秦每每路经宫墙之外,总能远远望见一个落寞的执着的背影,披着落日散尽前的最后晚霞,执剑向南凝望。那分明告诉苏秦王上有向齐国复仇之意。”

“先生说得对极了,寡人苦练新军,勤于国政,为的就是复仇,这是寡人深受燕国百姓拥戴为王惟一对天下子民的报答,也是给予燕国姬姓列祖列宗最好的馈赠。寡人一日为王,终身携此为志,此家国血恨之仇非报不可。”燕王职喝了些酒意气昂扬,振声而道。

“恕臣斗胆,这正是苏秦替我王忧虑的原因。”苏秦却一脸漠然。

“难道先生不支持寡人这么做?”燕王职诧疑。

“非也,苏秦不但会大力支持我王,且可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替我王实现抱负,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不知要等到何时?”

“先言此话何意?”燕王职似乎有些不大开心,以为苏秦在奚落他永远报不了仇,不屑道。

“齐国乃天下一强,燕国虽经我王的英明治理得以极大改善,然与齐国相比,国力仍然相差悬殊。单凭燕国只怕不能成事,需得借助中原诸国的力量来削弱齐国,燕国方有机有趁。”苏秦道。

“真要如此麻烦?我燕国真得如先生认为的无论寡人如何图富图强都难敌齐国?”燕王职毕竟年轻气盛,又仗着几年来燕国在他的统治下国力恢复的如此神速,难勉有些自我高估。

“现在的燕国表面上看来经济确实有所提高,国家税收有所增长,然国家的军政、地缘防御仍然薄弱,犹其燕国所处的地缘位置决定了它无法伸展的桎梏。”

“请先生详细告之——”燕王拱手道。

“恕臣直言,苏秦并非泼王上冷水长他人之志,臣只是想告诉王上提高国力固然重要,然一个国家军事防御的布置更是重中之重。”苏秦道:“我王只想着如何对付东边的齐国,却不曾顾及北边的东胡、南边的赵国和中山,还有使天下人最为忌惮的野心勃勃的秦国。我王若不妥善处理好这些隐患,何以向东边强大的齐国复仇,只怕燕国的军队尚未开出易水长城,南边强国的铁骑已经踏入燕地了。”

0

第二十二章 燕昭王宫墙南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