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二十六章 元英宫论英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 元英宫论英主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1/14 13:06:24

“韩兄请冷静,外面有关苏秦的谣言正反皆有,孰是孰非,无从分辨,此时更需静观其变,若冒然面君陈述,王上必然起疑,王上之所以不闻不问,想必也是借此试探外界的反应。苏秦若猜得没错,用不了多久,王上定会召见苏秦。”

韩山这才怔了会儿转身,“苏兄以为撒布第二道言论的会是谁呢?”

“实在猜不透这人生地不熟的燕国我苏秦除了你韩山兄还会有谁如此敬重苏秦的为人,尽管这非但帮不了我,反而可能添乱。”

“添乱?”韩山不解。

“韩兄请想想,燕国人刚刚得知我苏秦是齐国派来的间者,不想城内却有人议论苏秦曾遭受齐国驱逐,这不明摆着是自我辩解,有意设局与齐国撇清关系,好让苏秦是齐国间者一事不攻自破,燕国人不会那么笨,王上也不可能偏信这种可笑的辩解。”

韩山略一思忖,也觉有理,忽又一想,难道这也是背后始作俑者的诡计,其目的是为了搅浑是非,将谣言扩大化,有意制造矛盾欲将虚无缥渺的谣言坐实,好让世人觉得这是苏秦的自我狡辩,欲盖弥彰罢了。

“这定是幕后奸人有意为之,这么一来,恐怕连王上也不得不怀疑苏兄了。”韩山稍后断定道。

苏秦却感到奇怪的是,他在齐国被指荧惑克星降世遭驱逐一事乃是他的一个秘密,也是齐国朝堂不可泄露的机密,哪怕参与此事的齐国朝臣也会对此感到忌讳的,哪能轻易外泄,远在千里之外的燕国又是如何得知的?到底是谁探知了他在齐国最后那段时光的非人遭遇?

想到此,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她的笑脸如七月镜湖的涟漪微微舒展,一阵久违的亲切萦绕不去。

这个人便是“西乐宫”乐师韩姑。

西乐宫是临淄顶尖的娱乐场所,达官贵人,江湖士子穿梭,韩姐性情豪爽,义薄云天,平生最喜结交为人豁达的江湖豪客,如若遇上知音者,韩姐很有可能将他苏秦的遭遇倾吐一番,这个推断虽然显得牵强,然不失为一种可能。

“现在说什么一切都为时尚早啊。”苏秦长叹。

“苏兄打算继续沉默?”韩山问。

“接下来恐怕是我想沉默也由不得自己了。”

自谣言传遍蓟城以来,苏秦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自我辩解,为避免越抹越黑,他坚持闭门不出声。如今这么一来,倒更搅乱了这趟浑水,燕王定然犹疑未决,凭着之前对他的信任,燕王不可能袖手傍观。

果然,这一日内侍临府,召苏秦元英宫觐见。

连日来,苏秦便想着一件事,即如何让燕王释疑,至燕王召他入宫那一刻也尚未有十分把握。只好一声吁叹,走一步算一步了。

苏秦来至元英宫议政殿,燕王正伏案埋头批简。

“臣苏秦拜见我王——”

“噢——先生来了,快快请起——”燕王急忙放下手中简册,虚手相迎,一傍入座。

苏秦坐定,似有忐忑,见燕王仍在低头批简,便有些坐立不安。

“我王国事繁重,苏秦也不敢擅自进宫叨唠,望我王怒罪,不知我王召苏秦前来有何事商议?”苏秦尴尬的僵持片刻方才问。

燕王这才抬起头来,“许久不见先生,无非想跟先生叙叙罢了。”

苏秦见燕王看似平静的脸上隐隐夹着几分落寞,更显得让人难以捉摸,只得小心翼翼地一傍侯着。

大殿内极为安静,苏秦等着燕王打开话题,燕王却手持简册专注得看着,不时抬头看看苏秦,叫苏秦凭空冒出一身冷汗。苏秦坐立不住,只得没话找话,“呃……王上——”

燕王却一声叹息,收起简册,抬头道:“寡人自继位以来,招贤纳士,金台市骏,不惜花费财力物力,以求强盛之道。如今,燕国复兴在即,百姓再生有望,寡人却犹如浮云遮日,迷了方向,看不清前方的路途。你说寡人比起当今列国君主算不算得贤明之主?”

“王上诚仁待人,天下归心,何忧之有?”苏秦见燕王幽然喟叹,似有难言之隐,那难言之隐究竟是什么,是怀疑他的忠诚?苏秦虽然行得直坐得正,也难免心中徒添惆怅。他所忧的并非遭遇世人异样的眼光,也不是担心燕王能否相信自己,而是燕王那种疑犹未决的彷徨,似动非摇的苦恼。

“王上革新数年来,为改变燕国法度驰坏、官吏营私的乱国局面,摈弃亲贵,严加整治,使燕国吏治日趋清明,拯救燕国百姓于苦海。劝课农桑,奖励耕织,安抚流民,慰劳奴隶,吊死问孤,亲力亲为,此情此恩燕国百姓定然铭肌镂骨。如今燕国己然位列天下七雄、拥有战车千乘强民百万的强弩之国,这是我燕国历代君王从未有过的局面,王上实为一代英主,何故自惭形秽?”

“何为英主?英,乃德过千人,智超万者,犹如尧舜者天下之英,有英明果决之勇。自古英主者,当‘仰而思之,夜以继日;幸而得之,坐以待旦’。寡人若真称得上英主,当仿效当初少康中兴、勾践雪耻,怎能整日呆在这元英宫踟蹰不前、郁郁寡欢?”燕王职听得苏秦一番恭维之辞,亦是无动于衷。

“王上严以律己,善也。”燕王似乎并不想跟他谈及谣言之事,而是跟他聊聊以往一惯的话题,那就是燕王一向铭刻肺腑的复仇计划。尽管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劝谏过燕王,但燕王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奋,动不动将复仇的欲望显山露水。

此时忽有内侍进殿:“禀王上,哺时己近,请王上更衣前往宁台。”

“知道了。”燕王起身。

“王上既有要事,苏秦暂且告退。”苏秦也急忙起身。他知道哺时是燕王入宁台检阅新军大操练之时。

“先生不必——”燕王却制止道:“先生入燕多有时日,尚未曾亲临宁台,今日凑巧,何不随寡人一同前赴?”

“这……似有不妥吧……”苏秦为难,宁台位于元英宫之北,是燕王亲定的军事演练之重地,跟赵国的丛台一样,外人哪怕是朝中重要的官员都不可以随便入内,更别说并无实职的苏秦了。大将军乐毅就在那里主持燕国的新军操练、督导先进兵器的打造和改进,燕国的军机要密防御舆图都在这里诞生,如此机密要地苏秦又岂能不知?眼下世人对他疑窦未开,燕王这一步不知葫芦里买的是什么?

“先生虽入燕短暂,与寡人却是神交多年,如今己为燕臣,无须多虑,在此稍等,寡人更衣便来——”燕王说着随内侍进了侧殿。

苏秦只好原地愣着,此刻他的内心跟这个大殿一般空荡荡,说不出的滋味。他入燕半年有余,虽说深得燕王器重,然毕竟尚未得到重用,燕王对他采取外信内测的态度,表面上极力挽留,并纳了他不少策略,而对于燕国的军政大事,却是只字未提。他知道大凡国君接受外来投奔的士子,都会有一个当面考校背后考察的过程,自己当然也不例外,故极为耐心的接受着君王的考验,只希望时间能证明一切。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一念之差触碰到了燕国老士族的势力,这是燕国的宗亲士族们长期深受燕王铁腕政改后的一次变相倒戈,自己再次不幸沦为利益争斗的牺牲品。不管怎么说,他这是在给燕王添乱,想到此,不免心中难安。

又回想方才燕王举止,是真是假难以目测,似乎全然不在乎,又似乎早有预备。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请他入宁台,接下云会发生什么事,他无法把握。

不久,燕王更完衣从侧殿而出,冲着苏秦哈哈笑道:“寡人这副衣着像什么,先生可有印像?”

苏秦略为一怔,燕王一身粗麻衣裳,简朴之极。见了这模样儿,倒叫他想起当年在韩国逆旅时的情景。

“这……王上因何穿成这样?”苏秦不解的问。

“先生是不是想到了当年的那个韩国质子?”燕王丝毫无感忌讳。

“呃……”苏秦哪敢实言,不知如何作答。

“是就是,何须吞吞吐吐。”燕王哈哈笑道。

“王上乃万尊之躯,穿成这样,怕是有失威仪……”苏秦劝道。

“先生有所不知,去了宁台便知,走吧——”燕王说着招呼苏秦一同随内侍出了议政殿。

外面石阶下已泊着一辆轻便轺车,苏秦与燕王各自在甲士的护理下上了车,轺车沿着宫道辚辚而云。

不一会儿己来至元英宫之北的一座小广场上,轺车停下,苏秦与燕王一起下车。

苏秦抬头,雄伟俊俏,气势磅礴的宁台像一头巨大的野兽匍匐在眼前,两傍的箭楼高耸入云,深不可测。

燕王拉起苏秦的手,侧眼看了看他,“先生随寡人上阶——”

不知何故,苏秦感到燕王的手力劲道十足,无形中控制了他的整个人身。尽管燕王穿着当年韩国质子的衣裳,但他早己不是那个受人摆布的懦弱质子了。此刻对方攥着他的手,感觉像自己的命运被扼在了咽喉,他只能跟着对方与他并肩而行。

登上高高的两傍站满甲士的石阶,眼前顿然出现一片空旷的草场,辽阔之极,燕国的新军即是在此昼夜操练,在内侍的带领下,苏秦随燕王登上了箭楼。

0

第二十六章 元英宫论英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