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二十八章 磿室君臣明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磿室君臣明志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1/18 9:10:07

“照先生之言,我燕国怕是复仇无望了?”燕王自然不乐意。

“不然。”苏秦微微一哂,“王上别忘了如今是战国,战国有七雄,国与国之间利害冲突瞬息万变,形势复杂,燕国要打败齐国须得天时地利之便。燕国目前要做的便是观乎天下,以察时变,然后趁机而起。”

“照先生之言,寡人要等到何年何月?”

“勾践复国,十年不晚,复仇兴国大事乃关乎国家基业,天下民生,王上不可操之过急哪。”

“我燕国要等到何时才能真正的强大?”燕王忽然抬头天问。

“燕国的富强要靠王上,报复齐国得看机遇。一个国家的富强不是一朝一夕便能成就,而机遇却往往是突然降临,王上可明白臣的话?”

“我姬职一生最大的志向便是‘弱齐强燕’,这么多年来,是什么支撑着我活到现在?记得寡人刚继位,娘亲拖着病弱之躯带着我同坐一辆破牛车,花了整整半年时间访遍了燕国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村落,一路之上看着千疮百孔的燕国大地,看着贫穷疾苦的燕国百姓,连头顶飞过的鸟儿都在悲鸣,大地在流血,身边满山遍野的植物都在哭泣,此情此景,让寡人触目惊心,让我想到了造成这一切悲剧的根源,寡人一辈子都忘不了,寡人若改变不了燕国现状,还有何面目面对燕国父老,有何资格做他们的王。寡人曾在此当着燕国的列祖列宗对天盟誓,今生为王,必将雪耻。从此寡人披星戴月勤于国政,抚定内外,励精图治整整五年有余,可如今……却依然摆脱不了弱国的命运……”其实燕王何尝不知燕小力少、不足以报的现状,只是他复仇心切罢了,说到这里,禁不住仰天长叹。

苏秦看着有些沮丧的燕王道:“不然,臣闻智者举事,因祸而为福,转败而为功,昔日越王勾践栖于会稽之山,蛰伏十余年,终一朝强盛残吴而霸天下,此皆因祸得福,转败为功者也!燕国眼下虽为弱国,但正因弱而方可事强,强国因此而放松戒备,燕国可趁此积蓄力量,这叫弱中求存;齐国虽是强国,然强者不甘示弱,必然呈强,当使之更强,如此阴阳相推而变化顺矣。”

“先生的意思是寡人一方面当使燕国向齐国友好,以便暗中图强;另一方面则利用其它力量去削弱齐国国力,如此双管齐下方可实现复仇兴国大业。”燕王冷静,终于恍然大悟。

“兵法云:攻强必须养之使强,益之使张。太强必折,太张必缺,这叫‘因其强而强之,乃可折;因其广而广之,乃可缺。’王上总算明白了。”苏秦笑道。

“如何才能削弱齐国国力,望先生赐教!”

“齐国历代君王皆有觊觎宋国贪拓中原之心,若能使齐吞宋,激怒列国,使之联合讨伐齐国,便是最好的削弱方法。只是方才臣说过,这须得天时地利之便,如今时候未到,望我王耐心等待。”

“寡人早已视先生为知己,恳请先生助寡人一臂之力。”燕王职之所以礼遇苏秦,曾经的一面之缘自是因素,而更为重要的是苏秦在齐国的经历,苏秦师齐四年,熟知齐国政坛,了解齐国民风民情,若能得到苏秦,他的复仇兴国大业便成功了一半。

燕王职突然对着苏秦躬身一揖。

“我王这是何意?”苏秦急得弯腰对拜,无奈而道:“苏秦既来燕国,当为我王效忠,只是苏秦何德何能,怎替我王分忧?”

“先生当年平复公子平之乱,替燕国免去刀兵之灾,挽救燕国数万子民生灵涂炭,怎说何德何能?”

“说起公子平之事,当年苏秦全是为了替靖郭府田婴父子削弱齐国长公子所为,如今想来,臣犹感惶恐,也不知做得是对是错……”苏秦叹息。

“不管如何,先生助我姬职平息叛乱却是事实,寡人当铭记。如今先生己然来到寡人身边,寡人当与先生推诚相见,委以心腹。”

此时夜幕彻底降临,却遮不住燕王昭昭之心,如月光皎洁清澈。

委以心腹,苏秦反复掂量着这句话,如同浑沌世界里的一记闪电,划亮了久违的冥昭瞢暗的心境,令他疑窦顿开,雾散惑解。

不过苏秦仍然有所顾虑,只好幽然而道:“王上,眼下燕国全城百姓都知道苏秦曾事齐国,今投靠燕国似有他心,王上却不顾民声示警,不问不察,反而对臣开诚布公,剖腹掏心,臣实在心中有愧。”

“圣人云:民无信不立。先生何愧之有?寡人深知先生委屈,请先生放心,那些无中生有的谣言,寡人不会去理会,且让他们去说吧。寡人只想说一句话:不见风雨落花,哪得霓虹满霞?”

苏秦未免心底呀得一声,燕王废耳任目,己明白无误的告诉他,他至始至终从未听信那些谣言,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谣言像风雨中的落花,惊慌失措,不值一提。重要的是落花过后,枝头赤裸裸的坦诚,它对应着脚底下沾染着落花泥土的余香,风雨扮演了最真诚的使者,向路人传递着落花对泥土的忠贞。

燕王的确称得上是一位明主,常言良禽择木而栖,他苏秦没有看错人,眼前这位君主值得他推心置腹,赴汤蹈火。连日来,他之所以闭门不出不动声色也为的就是等待燕王的反应,他可以不在乎世人的眼光,但燕王的态度是他在燕国一切行为的理由和动力。

事实上连日来燕王对于那些不明不白的谣言始终未提半个字,惟一的一次是那日在华云台与夜灵的一番对话。很显然,夜灵也得知了外界对苏秦的那些敏感言论,她心急如焚极为不安,为了苏秦,夜灵也曾暗中派人向元英宫探听燕王举止,然燕王竟是对此不闻不问。趁着燕王难得上门,她自然得探试一下燕王。

“王上想必也听到了外界对苏先生的一些风言风语?”

“寡人昼夜忙着国事,哪有闲心听人谈论这些。”

夜灵知道燕王是在逃避,以她对燕王的了解,燕王绝不会对这些风言风语置之不理,他之所以三缄其口,多半是一时拿不定主意,不好随意定论。故而夜灵想趁这个机会点拨他一下。

“苏先生曾事齐国田婴门下不假,但据妾身所知,田婴由于私心所驱,始终未将苏秦推荐给齐王,曾事齐国自然也无从谈起,怕是行走列国间的商旅士子未知底里以讹传讹罢了,王上何必为这些来历不明的言论自寻烦恼。”

“王后也以为这是无中生有?”燕王顺势问。

正如夜灵预料中的,苏秦好不容易在燕王的朝思暮盼中来到燕国,本可欲以大用,谁料苏秦的身份遭人致疑,又无力证明其中的虚实,作为一国之君,左右不定也自在情理之中。

“苏先生到底是何身份,目下无人证明,也没有证据指证,妾身也不便乱说,然不管谣言是真是假,都只是空口无凭而己,难道王上只愿相信这些空穴来风而甘愿失去一个栋梁之才?”

“那依王后之言?”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治国先治人,治人先治己,治己自心始。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自苏先生来到我燕国,虽未授以其职,却是以国士待之,王上慧眼识炬,自然眼明心净,无悔无过,是非曲直自在君心。鬼谷子云:墙坏于其隙,木毁于其节,须知国中势力荆棘丛生,错综其数,不免尔虞我斗,殃及他人,王上是英明之主,自然懂得如何化解其中曲折而不为其所困。”

“王后说得好啊,寡人幡然醉醒!”燕王毕竟是一个谦虚之君,当即依了夜灵的一番陈辞。

这也就是为何燕王在沉默了数日后决定召见苏秦的原因,他之所以向苏秦坦诚公布也为的是让对方深知君王对他的诚意,也算是回复了外界的谣言。

苏秦看着月光下岿然不动的燕王,初秋的夜风徐徐而来,掀起他的披肩散发。苏秦终于道:“二心不可以事君,疑志不可以应敌,君对臣无恤亲疏,无偏贵贱,君视臣为知音,敬如上宾,倾诚相见,无视他人舌指,苏秦感佩涕零,臣当鞠躬以尽其力,以死报答惟恐不及。君意拳拳,我心昭昭,今有苍天为证,日月为鉴,臣苏秦对着燕国宗庙的世代先祖发誓臣一生只效忠于燕国,以我王之志为己任,助我王成就兴国大业!”

静悄悄地磿室庭院,苏秦言语铿镪,一字一句如岩岩其峰,竖立在这供俸着燕国世代先祖神灵的磿室上空。

燕王闻之,肃然起敬,情不自禁的抓住苏秦的双手,深吁一口气,月光下双目含泪泛光,颇为激动:“有了先生这句话,寡人便是有了靠傍,铁了心志,从此可宽心矣!”

“臣谢王上信任。”

“你我君臣既以互为知音,寡人当委以先生重任,从此先生可以放开手脚替我燕国出谋划策,只要你我君臣连心,无人敢于憾动。”

“王上,恕臣直言,虽然王上信任臣下,然燕国数万万子民尚处于对臣的察核之中,他们不是不相信臣,而是出于对燕国的负责,出于对王上的忠诚,臣理解他们的苦衷,臣毕竟不是燕国人,又恰巧曾事敌国多年。王上对臣的赏赐己使臣受之有愧,怎能再委以重任,请王上三思。”

燕王叹了口气:“先生乃寡人朝思暮想得来的贤士,今日在太庙前君臣明志,誓不二心,以效法当初齐恒公之与管仲,秦孝公之与商君,可先生不敢委以重任,便是不能替寡人做事,一是威惧那朝中小人之势,二是让寡人进退两难,殊不知,前人有云:举贤而不用,是有举贤之名而无用贤之实……”

“臣向王上用性命保证,等到时机成熟,臣自会担负起燕国兴亡大业的重任,只是目前机缘未到,臣只能蛰伏,况且苏秦很想用实力来证明自己,用功绩来换取王上的信任,换取王上赐于的爵位厚禄,真正让那些鄙视苏秦离间苏秦的人羞愧难当,请王上恩准——”苏秦再次扣拜。

燕王职面色凝重,听得肃然起敬,“也罢……怎乃先生坚持,寡人也不好强人所难,寡人己等先生数年,也不怕再等几年。”

“谢王上成全!”苏秦再拜。

燕王托手相扶,两人对视片刻,缓缓侧身抬头望向明月,月光如清泉潺潺,倾洒在君臣的脸上。

“寡人当年得以与先生患难中相识乃上天冥冥中的安排,今日又有幸得以与先生再次对月盟誓,实为寡人之幸燕国之幸,走,今晚你我君臣当不醉不休——”

0

第二十八章 磿室君臣明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