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三十一章 宜阳失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一章 宜阳失守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1/24 11:26:27

初夏的蓟城连日来顶着炎炎烈日,大地被晒得滚烫滚烫,偶尔一阵响雷过后降一场急时雨,拍打得东城郭外田野的庄稼作物一阵酣畅淋漓,换来之绿油油一片盎然生机。

宽阔的官道穿越茫茫郊野自东向西蜿蜒而去,前方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打破了郊野的静谧。官道尽头,一匹棕色骏马奔驰而来,穿过绿野,避过路边的行人和牛车,径直往东城门奔去。

华云台宫帏长廊,一内侍带着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往华云台寝宫而去。

这边夜后早己闻之,竟难得的出殿外迎接。

“老奴拜见王后!”中年男子见了夜后便就地参拜。

“左叔快请起,请进去坐——”夜后见了这位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韩宫内监如同见到亲人一般甚是欣慰。

但此刻的左叔却愁眉紧锁,连日的不停奔波使他的面容显得黝黑憔悴,茶水也来不及喝上一盅,迫不急待想说,但又不知如何向夜后诉说:“王后……”

“左叔特地从韩国前来见我,是不是韩国发生了什么大事?”方才夜后从侍女口中得知韩国有人造访,便知母国定遭遇了什么大事,不然,平白无故韩王不会派人来燕国。

“宜阳失守了……”左叔颇为担忧的看着夜灵,不知是风尘劳顿所致,还是不忍将这个事实告之夜灵,巍巍颤颤的说了几个字。秦军首领甘茂率兵攻打韩国重镇宜阳己整整半年有余,韩军及当地百姓虽经百战,誓死坚守,终究难以抵挡虎狼秦师。

“什么?”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变成了现实。

“宜阳沦陷,韩军百姓死伤逾七万之众,秦军已渡过大河,武遂亦失。”

夜后闻得如五雷轰顶,瘫痪在案前,吓得侍女们急忙上前搀扶。夜后却猛得振作,坚强的一抬手,又自行缓缓坐起来,低声问道:“那……后续如何处理?”

“韩王派臣相公仲侈出使秦国议和,目前算是稳住了局事。”左叔无奈道。

夜灵自嫁入燕国,便与母国失去了联系,虽时时心系宜阳,却由于人在深宫,又无信使,一直无法确切得知韩国国内局事,也不知道韩国与列国的外交发展得如何。上次在苏秦口中得知秦国阴谋破坏齐赵之盟未遂,以为列国会出来干涉,不料宜阳最终还是落入了秦国手中。

“议和?又是议和?不就是割地赔款遣质……”夜灵喃喃自语,心绪难平,韩国目前到了如此地步,究竟是如何造成的?古人常说: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为何当政者还执迷不悟。她最讨厌事秦,赂贿敌国,事了一辈子的秦,结果呢,人家还不是想打照打,简直是自作自受。

“这也是不得以之举,王后。”左叔见夜灵劳心忉忉,时有忿然之色,也是痛心疾首。

“议和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投怀送抱,意味着把肉送到人家嘴边去,换来一夕苟安,用不了多久,秦兵又至。人家饿不择食,狼吞虎咽,吃上了瘾,吃着嘴里,看着锅里,这就是当今的秦国,可笑的是,居然还有人乐此不疲,一遍遍不厌其烦的重蹈覆辙。”夜灵这才使出了劲发泄了一通。

可是夜灵又何尝不知这是惟一的出路,这是为了避免更多的伤亡,更是为了保住韩国最后的实力。

当初韩王也不是没曾想过对策,且也曾派出各路使者向列国走动。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试图昭彰秦国窥视天下共主的野心,欲行以各国之力联合阻止秦国的倒施逆行。不过秦国自然不会闲着让你去对付它,就像当年公孙衍发起五国合纵,秦国便以外交连衡击破对手一样,他们四处搞外交变相打击对手,不择手段破坏列国跟韩国的联系,分裂中原各国之间的友好。

最后,楚国被秦国的小恩小惠动摇了; 魏国被秦国恩威并施退却了; 齐赵虽未憾动,不过赵国由于国家长远政略因素不便干预; 齐国也因为路途遥远得不到实质性好处只能装作视而不见;而燕国的政治因素更为复杂,其实早在秦惠文王时期两国己有邦交盟约,当时山东六国己结为同盟区,对秦国形势极为不利,张仪建议秦惠王远交近攻,于是北方燕国成为秦国远交的对象,当今易王后便是在如此背景下嫁往燕国的。另外到了秦惠文王后期,秦国为进一步巩固与燕国的邦交,又将妾室芈八子母子单方质于燕国。秦燕恩盟在先,又何况如今燕国国内复苏在即自顾不暇,亦无理由和实力去干涉别国的军事。

孤立的弱韩除了任人宰割还能有什么下场?夜灵端坐在案前,双目滞凝,想自己已远嫁他国,身不由己,何况一弱女子,对于韩国当下的困境自是力不从心,不免心酸之至。

“请王后多多保重身体!韩王再三嘱咐老奴告之王后,事己至此,请王后不必再费心计,也不要对燕王有所愤懑,老奴明日便回韩国。”

“匆匆一见,又要分离……”夜后更是千头万绪,惆怅百结。在燕国,虽说贵为王后,然燕王心系家国,胸中燃烧的是熊熊复仇烈火,无意于儿女情长,更不会体怜她的母国,多少有些冷待于她。她孤居华云台,常年与易后相伴,却时常涌起莫名伤感,又不好向人倾诉,其中滋味自己有数。

夜后内心的孤寂纵然隐藏得多深,也瞒不过身边的贴心人,向薇自能一眼洞察。曾有一回跟随夜后赴苑囿避暑赏玩,夜后至一水中榭台凭栏端坐,见眼底满湖荇菜花星罗棋布,不免勾起故国往事忧从中来。

向薇感受到夜后的心情,便趁着身傍无人不无焦虑道:“王后作为韩国公主己尽本份,韩国的衰弱也不是王后所能挽回,奴婢见王后日夜忧心,闷闷不乐,人前又得强作欢笑,如此下去,如何是好。”

“向薇,王上有多少日子不曾来华云台了?”夜后像是心不在焉的问。

“至今日当过二十天了。”向薇粗指一算。

夜后叹了口气,低头默视着湖中参差不齐的荇菜,无语。

向薇知道,自左叔来了去后,夜后更显得冷寞孤寂了,燕王长期不上华云台,他的心里只有国事和新军,从来不顾及夜后的心情,夜后又是个通情达理的王后,从来不在脸上表露,只能压抑心底,向薇看在眼里心中五味陈杂。但她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夜后这样折磨自己,她必须得想个法子梳理一下夜后憋在心头的这把万千愁绪。

她自然想到了苏秦,只有苏秦能舒展开她紧皱的眉头,释放掉她内心的苦闷。于是她试探着道:“王后已有数月不见苏子了,依奴婢之见倒可以凑个机会跟他叙叙旧,解解闷。再说王后不是放心不下韩国嘛,无奈久居深宫,消息闭塞,对目下列国局事不甚了了。秦国得了宜阳将会有何动作,对东周洛阳会造成怎样的危胁,何不借此了解天下局事为由召苏子进宫面叙,说不准经过苏子一番指拨,也许韩国的事态并非王后心中想像的那般糟糕呢。”

“可以吗?他愿意入宫见我吗?”夜后像是自言自语。

夜灵明白向薇的用意,她何尝不想见苏秦一面,犹其母国遭难后,更是迫切。况且她一向行事风格泼辣直爽,绝少有这种君臣之间的忌讳,只是她必须得顾及到对方,上次在宫楼上偷偷一见,她明显感觉到苏秦心底的那道防线时隐时现。

不过她知道苏秦有所顾虑是因为他初来乍到,当然也担心自己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可以,王后召他,他敢不来?”向薇看着夜后,有些儿自信,又有些沮丧。“当初王后与苏子在韩国时可是最好的朋友,一起联手对付武俊侯,王上也知道。”

“可我很久不再见他了……”

“王后虽不想再见他,可一直还是想着他的,犹其遇上困惑,苏子可以为王后指点米津,不是吗?”

“我一直还放不下他吗?”夜灵又一阵喃喃自语。

“上次的谣言一事,王后一直牵肠挂肚,不惜得罪王上替苏子解围,好在王上也对苏子信任有加,谣言胎死腹中。”

向薇何尝说的不是实言,夜灵已无话可驳。

“向薇明日替王后去请苏子便是了——”向薇见夜后默认,便自作主张道。

向薇次日果然去了苏秦府上,此时的苏秦又有半月不出府门,但他知道外界对他的不利传言己渐渐平息,此刻突然夜后相请,苏秦果然又开始有所顾虑,不过王后的盛情又怎能拒绝,苏秦沉默片刻,便叫向薇稍等,回寝室更衣,稍后一同去了华云台。

“先生不必多虑,王后只是向先生请教天下大事,况且易后也一直叨念着先生,想一睹先生风采。”车上,向薇开导苏秦。

苏秦来到华云台时,果然易后也在,苏秦便一一参拜。易后和蔼可亲的道:“苏子来燕国这么久,本后还是第一次见呢?早闻苏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宇不凡。”

“易后谬赞,苏秦不过一普通士子而己。”

“职儿当初在韩国多亏苏子筹谋运算方得以顺利回国继位,这番恩情本后一直铭记在心,如今苏子得以来到我燕国,辅佐我儿,本后感到很欣慰,对于外界所传的是非言论还望苏子别挂在心上。”

“苏秦惶恐,平生得幸王上知遇之恩,深受王上信任,苏秦执鞍缀蹬,虽死无憾,何敢有所不满?”

0

第三十一章 宜阳失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