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三十八章 乱中谋利(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八章 乱中谋利(一)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2/8 12:36:32

北史己在府中等着苏秦,原来一直以来,他对良道府的监视从未间断,良道府中安静了一段日子,尽管时常会有旧势族人的聚会时论,然大多是良道为拉拢族人凝聚旧势力鼓噪乏味的过时技俩罢了,无论他们如何处心积虑,也终究不成气侯,苏秦甚至觉得不屑与他们一般计较。不过北史为了保护苏秦,还是会时常关注良道府的动向。

原本平静了一段日子的良道府,今日却露显异样,原来齐国冯谖自上次离开燕国后,今日又突然出现在良道府上。冯谖每每出入良府,皆从后门而入,而北史这一日正好守侯在良府后院附近的酒楼牖前,看个一清二楚。事出蹊跷,北史匆匆回府。

“大哥,我觉得奇怪,那个冯谖时隔一月有余又出现在良道府上,怕是与良道又要合计什么针对大哥的阴谋?大哥得多加小心。”

“这个冯谖是田文的门客,田文想借用良道阻碍我在燕国的仕途是实,可也不一定单单只针对我苏秦,燕国的新贵都是他抑制的对象。上次的谣言一事阴霾已散,王上置之不理的态度他们清楚不过,再使类似阴谋也索然无味。而今我苏秦虽贵为客卿,不过也是个挂名,并非可以去明正言顺插手燕国朝政,何足道哉?”

苏秦了解田文,他时而重情重义,时而机关算尽,犹其对他苏秦,田文的感情复杂之极,不联系当下列国时势,难以剖析。此次田文千里迢迢借法制人是实,但也绝不会一门心思钻营在这种无谓的小算小计里无法自拔,这样他就不叫田文了。何况新近投靠燕国像苏秦这样才高志大的士子无数,田文即使能除掉他苏秦又能怎样?

“难道还有其它的目的?”。

北史这么一问,苏秦倒猛然想到了一件事,遂道:“小史,你替我盯住那冯谖,探知冯谖下榻的旅舍,我有计较。”

“大哥,小史早己探得,冯谖还是住在上次住过的那家‘顺风’客店。”北史道。

“好极,今日晡时,你随我去一趟‘顺风’客店。”苏秦叹了口气:“终于到了会他一会的时候了。”

“大哥要去找他?”

“即使冯谖不来燕国,我也正打算派人赴齐国找田文,如此一来,倒省得我多此一举。”苏秦淡淡一笑。

“大哥这个时候去找冯谖,岂不是打草惊蛇?”北史自然不会明了苏秦之意。

“我苏秦在燕国蛰伏了两年有余,深居简出,自我压抑,等得就是这一天。”如今机会终于来了,一想到当初在齐国靖郭府的那段时光,深藏不露的田婴父子惯以好客高义网罗豪士俊杰,然后让这些养士冒着随时可能被覆灭的危险去替他们实现自己的政治理念。田婴如此,田文更有甚之。如今倒好,形势更替,时序大变,他总算等来了以牙还牙的日子,终于轮到借他们之力来替自己实现政治抱负的时候了。想到此,苏秦脸上不免飘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自信。

北史看着一脸深沉的苏秦,不再多问。

“噢不——小史,等下我一个人去便是,你不用去了。”苏秦又突然想到了什么。

“为什么?”

“刚才赵国特使言明,赵王欲迎公子稷回国称王,秦国楚魏两系王位争夺激烈,我担心他们会对公子稷不利。从现在开始,你替我紧紧的盯在蓟北质馆,保护好公子稷的安全,注意,别惊动任何人,包括公子稷母子,切记。”

“嗯,大哥放心,凭小史的身手任何人都发现不了。”北史应着。稍后又问:“怎么,赵国要迎立公子稷?”想那公子稷虽只一面之缘,为人却是好得很,本以为长此以往,可以深交,却将回秦国称王而去,不免有些谙然伤神。

“赵王的决断,燕国不能不从,况且纵观魏楚两系目前的势力,还是楚系略占上风,即使我们不支持公子稷,楚系也会寻求其它外在势力击败惠文后迎立其他公子。”苏秦像是看出了北史的难舍之情。

“这样也好,公子稷为人敦厚,又从小长在燕国,对燕国定有故情,他做了秦国的王,对燕国有利。”北史一字一句道。

“王者非凡人,凡人一旦成了王,也不再是凡人。”苏秦叹了口气:“公子稷有王者之气哪!”那日一番试探早已心中明了。

北史无语,苏秦说得何尝不是事实,王者与普通人怎可同日而语?公子稷确实与常人不同。

晡食时分,苏秦不乘车马不带侍者独自步行出府,去了顺风客栈。客栈位于蓟城市心,过去也不过一柱香功夫。苏秦进了客栈,向掌柜问明了齐国冯谖的房号,径直上了二楼。找到房门。

“咚——咚——咚”

稍后,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开了门,苏秦正欲示礼,却发现门内站着左右两人,两人年龄相仿,都不过二十五六光景,但右边那位穿着得体,举止儒雅,一副东道主的客套,显然就是冯谖。只见他拱手笑着对左边着粗布灰袍者道:“魏兄请走好,恕不远送——”那人也回身拱手:“冯兄请留步,后会有期!”然后转身朝苏秦示了一礼,苏秦回礼,那人并没说甚,自顾离去。

苏秦看了看那人的背影,回头拱手向冯谖微微笑道:“冯先生,久仰久仰——”

“你是……”冯谖惊怔得看着这个有点面熟却很陌生且神情怪异的不速之客,如突其来不明不白的一句问安,叫他措手不及,一时无以应对。说真得,他方才正与那位魏兄说话道别,突闻一阵敲门声,以为是店内侍者,不想开了门,却是一个士子模样的人,感到很惊诧。

不过,冯谖到底老于世面,知晓自己奔波在外,随时都有可能面临各种各样的意外甚至险情,马上让自己镇定。这样尴尬的僵持了不多久,很快连猜带想的有了丝许印像,便怔怔的道:“你是苏秦?”

“冯先生果然好眼力,你我素未谋面,冯先生居然能一面失破,真不愧为臣相府之第一坐上宾。”苏秦笑道。

“苏子笑话了,什么第一坐上宾!不过承蒙主子抬爱而已。苏子认得冯某?”尽管冯谖已经猜出了苏秦的身份,但仍感到朦懵,一来对方如何见了他像早己熟识了一般?居然没有半点晦涩之意,对方如何知晓他是受臣相府田文指派来此?二来此时此刻对方如何得知他在燕国,更如何找到这个客店甚至精确到房号?难道自己一入蓟城便己被人跟踪?若真如此,那他半年来两次出入良府对方皆己了如指掌?可这怎么可能?虽然不可思议,还是令他禁不住一个寒战。难怪每次赴燕国田文总不忘在他耳边叮嘱两句:苏秦思维缜密,不爱常规出牌,得处处小心,看来,他还是低估对方了。既然自己的身份己暴露,再隐瞒反而越描越黑,给主子添乱,何不顺水推舟装糊涂?

“苏某可以进来了吗?”苏秦在门口站了半天,冯谖也在门口愣了良久。

“啊呀,久仰久仰,苏子到此,也不事先通知,好让冯某出门迎接。我家公子对苏子的为人才干钦佩不己,冯某此番来蓟,公子特别交待冯某顺便拜访先生,不想苏子神来预知,竟是屈尊先行探访,真是失敬呀失敬!快快请进——”冯谖顺势做了个虚礼,然双眼一刻不离得盯着苏秦。

“苏某不请自来,多有叨劳,还望先生见谅。”

“何须多礼,刚才冯某多有迟顿,有眼不失泰山,该请怒罪的是冯某,苏子请坐——”冯谖欣然一抬手,于右边案前坐下。

“恕苏某多问,方才出去的那位是……”

“噢,那是冯某在燕国的一位老朋友,此次冯某前来燕国,本不想打扰,谁知朋友竟然跟苏子一般神来预知,自己找上门来了,真是太过热心哪——噢,苏子快请坐呀——”冯谖呵呵笑道。

“如此多谢!”苏秦坐于左边案前。顺便瞟了眼放在案上的竹简,笑笑道:“冯先生还对我燕国的风土人情山川地理感兴趣哪。”

“噢,冯某游历各国,每到一个国家都习惯搜集当地的风俗地理,名山名水,以增长见识,这是方才那位朋友相送。”冯谖道。

“原来如此。”苏秦略有所思,却极力使自己平静。

“苏子到访,不知有何见教?”冯谖发觉对面这个人心明眼快,言辞犀利,老让他抢着话题难免要露出破绽,争取主动权方是上策。

“何言指教,只是意外得知冯先生造访燕国,让苏秦想起故友田文兄,当年在齐国,苏秦与田兄形影不离四载有余,休戚与共,一起靖郭府书房论政,一起稷下学宫正宣堂与各派学子滔滔雄辩,此情此景历历在目,苏秦与田兄朋友之谊,主仆之情铭刻在心,虽然苏秦出走齐国,又身为燕臣,然当初的情义不敢忘却。如今美好的少年时光不觉徐徐己过,每每念及,感概良多哪。故此刻见着先生就像见田兄一般哪。”

“苏子特地前来见冯某不会是为了让冯某聆听你们的少年逐梦吧。”冯谖言谈举止显得极为谨慎。

“当然不是。”苏秦又淡淡的一笑。

“如今苏子己为燕国贵人,前途无量,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投处无门的落魄士子了,又何须对曾经的少年琐事耿耿于怀。”此时冯谖己完全镇定下来,对这个不请自来或许没安好心的政客自然也不会再客气,然为了不伤及和气,必须得保持着内冷外热:“当年苏子单身入险凭一己之力收服‘刺甲龙’震惊临淄,为阻止秦国东征向齐王献策,助我臣相府斗倒公冶氏,如此伟绩不胜枚举,冯某素来对苏子钦佩有加,总想当面讨教,今日总算得以一见,也足以慰平生了。”

0

第三十八章 乱中谋利(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