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三十九章 乱中谋利(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九章 乱中谋利(二)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2/10 10:19:29

“先生过奖,你我虽第一次见面,可彼此却很熟识,也算是有缘吧!”苏秦哈哈笑道。

“有缘有缘,这是冯某之幸哪。”冯谖也哈哈大笑。

“彼此彼此。”

“冯某愚顿,还请苏子道明来意?”冯谖见苏秦迟迟不说明来意,又猜不透对方的用心,怕自己一个言语不慎,露了破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只好主动问他。

“实不相瞒,苏秦此行是为了你家公子。苏秦本打算派人去齐国探访田文兄,凑巧无意中得知冯先生在我燕国,故而冒昧前来打扰。”

“哦。”冯谖神色自若的瞟了苏秦一眼。“还请苏子直言相告。”

苏秦却叹了口气,慢慢起身,“方才冯先生言道,苏某己为燕国贵人,前途无量,此话苏秦实在受之有愧哪。苏某来燕国一年有余,虽贵为客卿,却处处磕碰,时时遭挤,不得施展,空有一身智囊。在外人眼中,苏秦是燕王的贵客,风光无限,其实苏某是有苦难言哪。”

冯谖实在看不透这个苏秦时而谈及田文,时而又自我诉苦,拉东扯西,不知唱得是哪出,心中有股窝火,碍于礼节,只得忍耐。难道田文欲借燕国良道对付苏秦之事己被对方知晓?冯谖暗忖,一边又自我笃定,他做得如此隐密,除了良道出卖,不会泄露消息。即使对方看到他出入良府,又何以断定是针对他?冯谖想到这里,己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对方定是在试探于他。若真是这样,也未免太小看他冯谖了。

“苏子不必泄气,初来乍到,难免磕磕碰碰,苏子还年轻,来日良多,凭苏子的惊世才华,定能干出一番大事来。”冯谖顺便安慰了两句,以便让苏秦绕过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

“苏秦如今虽为燕臣,却时时念及昔日故友,苏秦善观列国局势,悟知时世机变,以便从中调整参度,名义上为的是燕国,却也时时替他国谋算,为的是天下少些纷争,各国谋得自己的利益。苏秦当年投靠靖郭府,感念靖郭君主仆之情,深记田文兄朋友之义。即使如今各为其主,也不忘需得恩怨分明,公私清楚。”苏秦一番长论,时断时续,抑扬顿挫。

“恕冯谖愚昧,不知苏子到底想说什么?”冯谖己然听得有些偏味。

“恕苏秦直言,苏秦曾隐隐听闻田文勾结燕国旧势,派先生来燕国登门周旋,目的是想对付像苏秦这样的燕国新贵。可有此事?”苏秦突然语风大变,神色肃然,一副哆哆逼人的样子。

“纯属子虚乌有,怕是那些列国游士道听途说信口鼓噪,捕风捉影。”冯谖像早有预备似的脱口否认,但心中难免有所愣怔。

“哈哈哈……”苏秦又转愣大笑:“先生不必惊慌,苏某当然不信,苏秦与田文兄相处五载,最了解他的为人作风,田文兄即使为了国家大事恪尽职守,也断不会不顾及当年情份。苏秦不过随口提及罢了,还望先生不要介意。”

“实话对苏子明了了吧,良道为防当初助公子平的证据外泄,故意巴结我家公子,我家公子确实想借用良道之手抑制燕国新贵,以拖延燕国新政步伐,但从未想过要陷害苏子。上次的谣言之事并非我家公子所为。”冯谖镇定自若道。

“哈哈哈……”苏秦又一阵开怀大笑,“先生真得多虑了,苏秦即便疑遍天下人,也决不会对田文兄抱有一丝怀疑。我所认识的田文是个胸襟坦荡干大事的奇才,奇才当以经邦纬国纵横捭阖,一味计较个人得失,岂非跟村野凡夫无异,所以苏秦决不会相信这种传闻。”

冯谖听到这里,感受到对方言语中的份量,便深深一拱,“苏子真乃大气魄也!”

“哎,溢美之词就免了罢!”苏秦笑着摇摇手,再次道歉:“方才苏秦言辞多有冒犯,冯先生可不能见意哟!”

“岂敢岂敢!”

“也罢,闲话就说到这里,咱们还是坐下来谈正事。”苏秦说着又回到案前坐定。

“苏子方才说此番前来为了我家公子,还请苏子明示。”冯谖此刻对苏秦的态度严然有所转变,恭敬道。

“我听说靖郭君田婴己半退在府,我那田文兄己在齐国朝堂初露峥嵘,将来田婴一旦隐退,臣相之位势必由田文接棒。不过谁都知道,要想在朝中落脚,犹其像齐国这样的东方大国,惟有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作为,方得让满朝臣工心服,君王满意。冯先生作为田文的首席坐上客,自然甚得其心,每每委以重任,不过作为臣僚,想讨得主子长久重用,必得取其欢心,欲取得主子欢心,自然得为主子出谋划策,冯先生觉得苏秦说得对吗?”

苏秦的话无疑说中了冯谖心坎里,如今的臣相府虽说以田婴为首,然田婴年老,重疾缠身,从台前退居幕后,多数朝廷政务实际上都己落到田文手中。田婴的大多幕僚也基本开始倒向田文,再加上田文网罗的一干门客,大大小小加起来不下数百,他们各有所能,各怀其才,为搏出位,争相请缨,涌跃献策,凭奇能绝技以求得主子重用,换取荣华富贵,不乏见缝插针,甚至勾心斗角。

冯谖自为田文主事,也一直觉得自己能力有限,没替主子做过一件像模像样的大事。为了讨好主子,争取府中立足,他也曾搅尽脑汁,只是做大事七分在人,三分在天,还需得讲究忠义仁信,杜绝不择手段,却是从未得机遇,也从未得遇贵人指点米津。如今好歹奉命出使燕国,以笼络燕国老士族为己所用,然过去半年有余,却是毫无进展,心中也自是急燥。他知道燕国老士族的势力已江河日下,新贵日益根深,想要借良道等人对付他们,怕是星星之火难以燎原。不过,为了把握这个机会,他还是尽全力以求完美。

眼下听苏秦一番话,便知对方有良策献来,若他冯谖真能怀揣让主子飞黄腾达的计策,何愁日后不能立足于臣相府?于是道:“苏子所言极是,冯谖不过一介贫穷士子,有幸得我家公子垂青,委以心腹,至于如何能讨得主子长久欢心,冯谖实在愚顿,还望苏子赐教——”冯谖极力抑制住内心的激动。

苏秦微微一哂:“首先我要告诉先生,秦国内乱,赵国欲干预此事,不日之前已与我燕国达成送公子稷回秦国称王的协议,这应该是冯先生此次前来燕国的主要目的吧?”

冯谖心中疙瘩一下,对方居然连这个也知晓,令他倒吸一口凉气。虽说他出使燕国主要是联络良道府,却也临时受了田文的特令顺便探取赵燕的这个秘密交易。

原来,田文素知赵王雍为人底细,一向有好干预他国朝政的传统,又知悉其素有跟秦国结好的打算,当初之所以顺从安平君和臣相肥义,只是迫于当时形势。如今秦国内乱,王位真空,秦国是西部大国,左右或影响着大半个天下,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定然使列国格局生变,没准赵王又借机复制当年韩国质子公子职一事,以提升赵国在中原各国的威望。

恰巧此时,田文接到北境斥候的秘报:赵国有使臣秘密出使燕国。这般时候居然有秘使出访燕国,田文心中己然笃定,便安排冯谖去往燕国的日程提前了三天。田文急需知道赵国的真实意图,若他的猜测属实,赵齐两国的盟约将风雨缥渺不可目测。为了早作打算,必须尽快探知虚实,冯谖受命前往燕国,想借良道之口探知,良道居然不知曾有赵国使臣到访,倒从宫中亲信处得知那日燕王急召苏秦入元英宫,不知所为何事。如此说来,倒极有可能是为了面见赵国秘使。

冯谖知道良道等一班老士族早己失去燕国朝堂的地位,如此重要信息自然也不会有机会得知,冯谖正打算城里多住几日以便探知实情,不料这个苏秦却出人意料的告之于他,倒省去他不少工夫。使他不解的是作为这个秘密的直接当事人,难道就不曾有所忌讳?倒叫冯谖惊喜不安,喜的是自己替主子完成了这个重要任务,不安的是苏秦直言相告不知对方的真实意图。

“冯先生不必多心,此番苏秦前来自是雪中送炭,绝无揄弄之意。”苏秦见他似有疑虑,只好笑着宽慰。

“冯某惭愧,苏子请讲——”冯谖又作了个请姿。

“苏秦以为,田文兄当初之所以力促齐赵联盟,为的是给公子地制造报效齐国的机会,同时齐国也可借赵国牵制秦国缓解濮上失利的压力。如今时隔多年,公子地因护邦有功深受齐王器重,公子地已然成为齐国太子的不二人选,朝中臣工无有异议,田文的目的也已达成。而秦国也由于内乱疲敝交加,至此,齐赵盟约的存在早己显得无足轻重。战国,乱中取势也,乱,才是机遇的根本,当今列国,齐秦平分天下,如今秦遭重创,齐国便是天下第一,此时趁它尚未彻底痊愈之前齐国当迎合大势改弦更张,主动调整策略,以谋取乱世之利。”

“苏子之言自是在理,只是方才苏子言道,赵国欲送公子稷回国称王,等秦国新王确立,内患自会很快平息,此时齐国如何调整战略,又如何乱中谋利?”

苏秦笑着摇头,“冯先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秦国即使新王确立,内乱短时间之内也绝难平息。惠文后、公子壮等魏系外戚与芈八子、魏冉等楚系外戚权力角逐,两则实力相当,如今赵国强制插手拥立楚系,魏系自然不会心甘,这必将导致魏楚两系仇恨加剧,甚至血性复仇,动摇秦国根基。”

0

第三十九章 乱中谋利(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