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四十章 乱中谋利(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 乱中谋利(三)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12/12 10:25:00

冯谖沉思片刻,已开始坐立不安,感觉苏秦说得没错,急切道:“冯某再请教,齐国当如何调整战略?赵国插手秦国内政,拥立公子稷,秦赵恩盟自然形成,而与我齐国盟约便会自动解除,这意味着齐国孤立,齐国又如何乱中谋利?”

苏秦:“问得好——这正是关健所在。秦赵结合,将会对齐国造成极大的军事挤压,赵国将会借助秦国反过来牵制齐国,齐国的大国地位将会因此而动摇,赵国若想挤身大国之列,必先削弱齐国或楚国,为了抑制赵国雄起,齐国当与韩魏联盟,抢先掌握中原腹心地缘优势,以防秦赵通过韩魏对付齐国。齐国若要壮大自身实力,也可借助韩魏对付南边的楚国,等楚国削弱了,齐国就再也没有了危胁。”

冯谖:“联合韩魏?”

苏秦:“赵国和韩魏同属三晋,两个国家难道还抵不过一个赵国?当初齐国盟赵,为的是缓解濮上战败的压力;如今调头联盟韩魏,为的是攻打楚国,此所谓乱中取利也——”

“功打楚国?”冯谖一怔,思路越渐清晰,同时也觉得对方越来越有意思了,他倒很想听听苏秦如何说服让齐国联合韩魏去攻打楚国以求乱中之利。

“难道不可以吗?”苏秦微微一哂,颇为自信的解释道:“齐国自齐威王以来,兵法变革,整肃吏治,将屈居东海之隅的齐国发展成如今的滨海强国,齐国历代君王素来怀有进取中原的宏图大愿,只是机缘未到,再则迫于西边的秦国罢了。如今秦国自顾不暇,赵国革新在即,西边、西南两境的羁绊已不复存在,若再联韩魏,楚国则孤立无援,赵国即使想要干预也难以越境,此正是齐国进取中原的大好时机。况且赵国若想挤身大国行列,必先得削弱齐国或楚国,而此时齐国替赵国削弱楚国壮大自身,等于是既削弱了楚国,又抢了赵国未来的利益,这叫先知先行,捷足先得。而对于田文来说,这可是建功立业大展身手的绝好机遇,千载难逢,冯先生难道会觉得不妥吗?”

“苏子的意思是让我家公子说服齐王联盟韩魏攻打楚国?”冯谖细细盘算一番,这倒确实是个“乱中谋利”的大战略。齐国自濮上一战已过去五年,国力早已恢复,即使挑起几场大战也无撼国本。而老齐王因当年楚国弃盟一事至今心有余怨,此时若献上这个大战略,必会欣然接受。而更重要的是,如此既可以让公子文在列国扬名立外,又可以以此震慑齐国朝堂,公子可稳稳当当出将入相,掌摄齐国朝政,无人敢于动摇。竟是越想越激动,不由心底暗佩苏秦的才谋。

“难道冯先生不想让你家主人誉满天下?难道冯先生一辈子甘愿做一个庸庸碌碌的普通门客?”苏秦又故意问。

“苏子以为齐国联盟韩魏有几成把握?”冯谖问。

“不是有几成把握,而是必然胜算。”苏秦道:“楚国己灭越国,楚国当下的疆域已经延伸到齐国国门,越国的覆灭,齐国联手韩魏攻楚正是一个极好的借口。当下秦国楚魏两系,若魏系胜出,秦国必亲魏;若楚系得呈,秦国必联楚。秦国若亲魏,韩国遭殃;秦国若联楚,韩魏势危。冯先生觉得韩魏会不愿意与齐国联手吗?”

“赵国插手,楚系必胜,秦国联楚,韩魏势危。”冯谖从头至尾折想了一遍喃喃念道。

“先生一语中的,楚系必胜已毋庸致疑,魏系必败已成定局,韩魏巴结齐国唯恐不及,又如何不愿意结交于齐共同对付楚国以谋其利?这可是弱势韩魏得以结交强国壮大实力拓展国土改变国运的天赐良机。”

苏秦一说完,冯谖立即起身,对着紧跟着起身的苏秦深深一躬:“与先生一番交谈,冯某顿觉珠玉在侧,自惭形秽。”

“先生谦恭如斯,苏秦感佩!”苏秦也深深一揖,稍后道:“时候不早,苏秦叨唠多时,告辞——”

“苏子请慢走,日后若有机会冯某定去府上探望!”

苏秦至门口转身拱手:“替苏秦向田文兄问好!”说完出门而去。

苏秦穿过楼道下楼梯时,正巧与一位肩挎长剑、头戴斗笠一袭黑衣的江湖游侠迎面相碰,苏秦瞟了他一眼,对方的表情坚刻而冷漠,一双凌厉的目光也正对着自己。苏秦竟是一阵莫名的冷寒,于是默默的避过一傍,让他先过。那人用冷峻的目光示意了下,便上楼而去。

苏秦侧身站着,看着他上楼,对着他的背影,突然感到有几分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那人上了楼,似乎感觉到背后有人盯着他,止步转身,苏秦有所预感,急忙回身,径直下得楼去。因一心记着说服冯谖之事,也没多想便回了府邸。

却说冯谖次日一早去了良道府,与良道别过,匆匆回国。不日到得临淄,面见田文,将苏秦之言悉数回述一遍。

田文先是一怔,稍后轻轻一哂,“苏秦只不过想替燕王消耗我齐国的国力罢了。”

“话虽如此,不过以卑职看,这对齐国对公子确实有利可图,公子不访再仔细忖度,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哪。”冯谖小心翼翼一傍观测着田文的举止神色。

“我确实佩服苏秦,明知会堕入他精心布置的彀中,却还乐此不疲。”从这一刻起,田文觉得当初的朋友已经悄悄成为自己未来的对手了,而且是个强劲的对手,如果自己稍有不慎,必将会有灭顶之灾。

“苏秦如今已为燕臣,自是替燕国谋算,燕王是个有为之君,从他的纳贤政改和铁腕吏治可见一斑,齐燕两国结有世仇,不排除他报复齐国之念。而苏秦深得燕国信任,也自是不遗余力铺佐燕王,正如公子所言,苏秦此计定是想消耗我齐国兵力,然不管对方有何目的,苏秦‘乱中取利’的建议确实不失为齐国进取中原的一大国策,卑职以为值得一搏,同时齐国也可借此怀柔韩魏,以阻止秦国东出之步伐。”

田文自是不会把小小燕国放在眼里,纵然燕王想借他国削弱齐国,也不是那么容易之事。况且齐国有他在,苏秦别想有机可趁,想到此,不免冷笑他们的不自量力。

抛开这些,田文知晓,确实,韩魏乃秦之东出之门户,也是齐国对抗秦国的天然屏障,齐秦争霸,韩魏是关健,秦之东出有韩魏,犹如人之腹心有顽疾,只要顽疾不除,秦国寸步难行。历数秦国东出征程,无不先对韩魏怀柔羁縻,或归还土地,或恃强逼凌,恩威并施。故而,保全并笼络韩魏是齐国进取中原的第一步,也是制止秦国东出的关健,而联合韩魏则是齐国目下最恰当的国策。

再说自己在齐国政坛正处于事业的萌芽期,对于他目标中像父亲一样出将入相一手当政还相距甚远。他明白不过,战国时代,靠得是赳赳实力,家族血缘和祖上背景起不了多大作用,一看如今的满朝新贵便知,有能力者登场,无能力者淘汰,这是这个刀兵连绵的战国约定俗成的法则。若缺少震惊朝堂或动摇天下的大手笔,是休想在一个大国强国中站住脚跟的。一直以来,他无时不刻算计着这种改变命运的机会,嗅探着列国局势的变化气息,未想到这个未来的对手竟是送来一份大厚礼,正中下怀,确实让人跃跃欲试。

“如此也好。”田文赞同冯谖的说辞,不过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公子地。赵燕合力扶持公子稷,自然与秦国结下恩盟,等于将放弃与齐国的邦交。如此一来,公子地不久将可安然回国。公子地的事他已筹划多年,费尽心计,如今也该到了完美收尾的时候了。

自两年前出使赵国回来,听从苏秦的建议,便马不停蹄的开始策划立公子地为太子一事。为了能顺利说服齐王,自然得依仗赵国,早在出使赵国时,田文己向安平君赵成达成一致,以两国长久友好为诱饵,唆使赵国指派使者出使齐国。

赵王雍果然喜好插足外国朝政,包括接班人的辚选,因为选对了主儿,对自己的国家十分有利。不久,赵国果然派出使者,带着大量金银玉帛来到临淄,在齐王跟前大赞公子地的忠孝仁厚,夸他品性端庄,为人敦厚,是太子的不二人选。

齐王见赵王如此器重公子地,公子地也不负齐国众望,不但成就了齐赵联盟,也掳获了赵国君臣及数万万赵国子民,不禁大喜,深为自己的儿子感到自豪;又觉时光荏苒,转眼到了垂暮之年,近来身体也是每况日下,立储是势在必行;加之二十年来对于薛氏母子的亏欠,心中自然有了立公子地为太子的打算。

善于察眼观色的田文见时机成熟,趁机请求父亲在齐王跟前提议立公子地为太子一事,田婴恍然大悟得看着儿子。

这么多年来,他总算摸清了儿子的为政志向。细忖之下亦并无不妥,他早己看出来,公子戊虽有王者之气,却无政治抱负,骨子里他只是个合格的齐国将才,不禁为自己这么多年来把全部心血花在他身上而摇头叹息。再言之,他注意到邹夫人已将偏室庶子收为己出,由公冶耇悉心调教,日久天长,怕生事变,也觉得只有扶持公子地才能保证他们一族继续挤身齐国朝堂的地位。

田文知晓父亲掂得清孰轻孰重,无须过多言明,只是静静等着父亲的回音。

如今公子地质赵三年,已得赵人民心,群臣拥戴,齐国人也自然众望所归,朝堂上下,除了公治氏一党怕是无人不服。最重要的是齐王心中己有定位,田婴一向好行顺水推舟之事,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他爽快的答应了田文之请求,等病体康复些后,便正式上朝提议立太子一事。

老齐王也盼着臣相的提议,如此正合了他的心意。

“各位有何意见?”老齐王在早朝议会上当着众臣问。

“臣反对——”

0

第四十章 乱中谋利(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