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说客苏秦>第五十二章 苏秦设局逐魏子(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二章 苏秦设局逐魏子(三)

小说:大说客苏秦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8/1/5 13:17:45

果然,次日魏子又坐简车出门去往南市,北史紧追而至。马车依旧在上次那个位置停下。魏子下车,向车夫交待了两句,只身匆匆往北街而去。魏子进了‘善营’食铺,“侍者”招他入里间,低声说了昨日郊外发生之事。魏子面色一怔,不及细想,便向“侍者”告辞,出了食铺,一路往回而来。

魏子匆匆上车,尚未坐稳便道:“回府——”

“喏!”车夫应一声,挥鞭,马车缓缓前行。

魏子坐于车内,反复回想着方才信使的话,一时疑犹未定。今日清晨,他站在将军府的三层方楼顶棚,遥望南市,发现‘善营’食铺的那面招牌旗降下了,知晓定是出了大事。南市因为距离将军府不远,地势又低,故站在将军府三楼顶棚居高临下一目了然。他们以招牌旗为号,升则无事,降则有变。

他想不透是谁半路截了他的秘信,是将军府的人?是苏秦?又觉得不太可能。即使对方有所怀疑,如何短时间内能掌握的如此精确?自己一向做得滴水不漏,忽一忖难道是那日出府被人跟踪?即使被人跟踪,对方又如何一眼洞穿他跟‘善营’食铺之间的联系?还是那鲁莽的信使自己不小心摔下马致昏厥,无意中弄丢了秘件?因为方才信使叙述事发经过时也是含糊其辞,由于事发突然,现场前前后后并未看到任何人,究竟如何一回事竟是难以言状。

魏子想到这里,长长唉叹,禁不住转首看向窗外,这一看非同寻常,不觉大大一个震惊——

“停车停车。”他向前面车夫叫嚣:“这是什么地方?”只见马车早己不知不觉驶出了南门,跃过荒郊古道,此刻已到了一片空旷的野地上。

但是车夫并未理会,反而扬起马鞭使劲朝马背抽了一下,马儿一声嘶鸣,前蹄一抬,如风旋电掣般疾驶而去。

魏子知晓不妙,定是被人设了局了,眼看着车速行驶越来越快,跳也跳不下去,不知如何是好?

“魏先生,请恕无理,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一个你很想见的人。”北史边驾驶边回头道。

“你们是何人?胆敢绑架将军府的人。”魏子怒道。

“魏先生稍安勿躁,不久你便会知晓,此刻坐着不动,车速快,若跳下去,即刻将一命休矣。”北史说完“驾——”的一声,马儿急使如箭在荒郊野地上奔驰。

不知过去多久,马车终于在一块清静的所在停下,魏子跳下车,看了看地形,原来这里是燕国位于西南的茫茫草原,草青水秀,正应衬着蓝天白云,风景独好。

不远处有一座台榭,榭中坐着一个人,马儿正在榭傍悠闲的吃草。

“魏先生,请——”北史做礼道。

魏子瞟了他一眼,并未理睬,他知道里面坐着的那个人是谁,此时,他忽然明白了什么?看来那日信使拦路遭截系苏秦所为?如真是那样,为何又将他挟持来此?

苏秦转身,向魏子拱手笑道:“让先生受惊了,苏秦多有得罪。”

魏子自顾步入榭中,凛然而道:“苏先生若要拿魏某去燕王那儿邀功领赏,那是轻而易举之事,何苦绕这一大圈挟持魏某来这荒郊野外?”

“魏先生请坐,咱们坐下谈——”苏秦并未正面回复,而是坐定微微笑道:“魏先生莫要误会,正如先生所言,苏秦若想揭穿魏先生,又何必只身请先生来这南郊野外,岂不多此一举。”

“既如此,苏先生请魏某前来所为何事?”苏秦口口声声一个“请”字,使魏子感到对方来意似明似暗无法判断,只好态度稍稍婉转了些。

“说实话,若不是去年‘顺风’客栈与先生偶然邂逅,苏秦真得不会想到先生竟是我那田文兄的门下。”

“魏某三年前已入燕国将军府,那时苏先生尚在赵国。”虽然对方脸上一片详和之气,但魏子到底无法确定苏秦的真正用心。他素知苏秦睿智,深谙羁縻柔道之术,而且擅长反间计,对于这样一个连主子田文都得忌惮三分的对手,他又岂能掉以轻心?

“苏秦当初与田文兄师学为政,情同手足,尽管如今各为其主,各为其政,当年纯心尽失,然苏秦念念不忘同窗旧义。若能助得魏先生平安回国,也算报答了田兄当年一份主仆之情。”苏秦转向榭外茫茫碧绿草原,轻风拂耳,深吸一口气。

魏子素知列国说客那种装腔作势惺惺作态的技俩,无论对方说得多动听多深情,也不会轻受感染。

苏秦见对方少言寡语,一副多看少说谨小慎微的姿态,便笑笑道:“魏先生不必对我有所戒心,我与田文兄乃昔日好友,纵然苏秦己为燕国人臣,也不会看着魏先生身陷囹圄,请相信,我是真心诚意的来帮你的。”

“帮我?如何帮我?”魏子谨慎的问。

“放你归齐,只要你答应我即刻起程回国。”苏秦道。

“你肯放我回齐国?”魏子盯着苏秦,略显几分惊诧,当然,他惊诧的不全是对方能放过他的那种斩钉截铁的承诺,还有对方眉宇间隐隐透露的一丝坚定,仍带着诡秘,一时无法确定对方的意图。

想到此,魏子一阵大笑,“魏某间燕三年多来,已将燕国军政要害悉数掌握,燕国的军队和兵器,大到战车小到弓弩,兵种品种,数量几何,皆了如指掌,苏先生若放我回去岂不是纵虎归山?况且一旦被燕王知晓苏先生与齐国间者来往,就不怕惹祸上身?苏先生应该不会忘记燕国旧势时刻正在寻隙挑衅,你就不怕受人以柄?”

“苏秦既已决定放你回去,自然不在乎个人得失。”

“连燕国的利益也不顾?”

“魏先生错了。”苏秦笑笑道:“我这么做恰恰是为了燕国的利益。”

“这话如何说起?”

“苏秦揭穿先生正是为了燕国利益不受损害,可苏秦放先生回齐国,却是为了还田文兄当初一个恩情,如此魏先生既能性命无忧,苏秦又替燕国驱逐了一个间者,维护了燕国的安定,还燕国宁静,岂非两全其美?”苏秦顿了下继续道:“不错,魏先生确实掌握了不少燕国的军机要密,然最为重要的阵战机密却未能窃得。”

“你指的是‘阻刺大阵’?”魏子眉梢一跳,显得极为敏锐。

苏秦知晓这是魏子目前最想得到的机密,他之所以恋恋不舍也是为了这张秘图。不过这个意图显然将落空,为了让他彻底打消这个非份之念,苏秦忖罢道:“‘阻刺大阵’是乐将军数年心血所得,其阵式早已铭记烂熟于心,这世上除了乐将军本人,无人能领会其要意,也无人能指挥如此庞大而复杂的阵式。故而魏先生费尽心机甚至不惜违背你家公子返程指令冒着随时被暴露的危险一心想得到的‘阻刺大阵’方略图根本就不存在,只怕魏先生在将军府潜一辈子也是妄费心机。”

“什么?”魏子心中“疙瘩”一下,仿佛断线的风筝顿时失去了轴心,如大厦被抽了梁柱般全身心的念想轰然崩蹋,愣怔着不动。

“事已至此,先生还是听苏秦劝言,放弃吧,先生三年多来为齐国兢兢业业足以报答你家公子厚待之恩。”苏秦说着向一傍的北史使了个眼色,北史从身边取出一个包裹,苏秦拿在手中:“为避免节外生枝,魏先生不必再回将军府了,这是苏秦替魏先生准备的盘缠,就此别过吧,希望别再让我在将军府看到魏先生。”

北史已经牵来了马,在道傍等候。

魏子愣怔良久,稍后慢慢起身,向苏秦深深一拜:“谢先生成全,魏某虽为我家公子门下,然今日先生之再造之恩魏某亦当谨记,他日若有机会,定当回报!魏某就此告辞——”

苏秦起身,回礼:“先生不必客气!”

魏子转身跨马向南而去,苏秦目送着他远去的背影。

却说齐国臣相府,田文正坐在书房正中的主案前,案上摆着一堆刚刚整理出来的竹简。自上回联军从泚水撤兵以来,不觉已过去半年有余,在此期间,他从未间断过对楚国的谋虑。如今,经过一系列的运筹帷幄,凭着料事如神,他掐算着好事的临近。故而,他整理出以往相关齐魏韩三国联军的各种文件,进行重审备案。

此时家人来报:“禀公子,太子来了。”

田文刚才差人请太子府,为的是刚从秦国发来的两封秘件。每每有各国斥候消息,田文都会第一时间请太子前来拆阅,以便于让他了解列国的内政外交,从而学着把握本国的国运命脉及战略走向。

“兄长传唤,难道又有什么新的消息?”太子进来便问。

“太子看来便知——”田文用目光指着右边的长案。

太子走近随手拾起一封秘函,瞟了一眼,“秦国来的消息——”,之后神情专注的念着:“楚太子横失手杀死秦国大夫,恐秦国追责,已然私自逃回楚国,秦王怒,决意与楚国决裂……”太子看到这里惊怔不己,“这……这楚太子如何这般鲁莽,秦楚联盟陷入绝境矣!”

“太子是不是觉得楚太子暗遭算计?”田文试探着问。

“也许吧,质子在他国,犹如燕之巢于幕上,危险时刻相伴,唉!说不定还真有人暗中使坏。”太子叹了口气,自己也曾沦为质子,也曾遭遇李兑污陷入狱命悬一线,竟是感同身受,只是这个楚太子不够明智,即使遭人暗算,也怎能一走了之?这太不负责任了,这将致母国与脚下万千百姓的生死于何地?

“不过……”太子又忽然想到了什么。

0

第五十二章 苏秦设局逐魏子(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