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为祖国建航母>九一、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1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一、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14)

小说:我为祖国建航母 作者:爽阁 更新时间:2018/11/6 18:51:13

徐总和王参赞先送走乌方人士,然后去了大使馆。徐总用大使馆的专线给国内神州证券公司的董事长邵群打了个国际长途电话,说明今天的谈判情况。他着重强调连日来融洽地处理了和阿斯纳耶夫、马卡洛夫的关系,以及这两位重要人物的承诺。

邵群听罢,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到肚里了!不,应该是勉强落到肚里。他首先肯定徐岭南取得了谈判的初级成果,安慰他不要为预想的航母价格多出了两百万美元而操心,只要航母能顺利成交,钱多钱少不是问题。

最后挂电话时,邵董一再叮嘱徐岭南,千万要注意安全,避免与那些烦人的国际间谍纠缠,尽快敦促乌方达成航母交易。

天黑时,徐总与刘向东那一组人员一同返回顿河宾馆。一走进我们这组住居的客房,他便如释重负地说:“刚刚去大使馆给国内通了电话,告诉国内的朋友这边事情基本算敲定了,就等乌克兰国防部的最后答复了。同志们难得来一次乌克兰这个东欧大国,听说基辅有很多名胜古迹,咱们如其窝在宾馆里等七天,我看不如跟我一起到处走走,逛逛基辅,尽情欣赏一番此地的风光,一切开销由我老徐包啦!各位意下如何呀?”

有这样的好事,谁还不答应呀?徐总摸摸脑门笑了:“今天,我可真是拚着命地陪乌方代表喝酒啊!这脑袋有点沉,我该回房睡觉了!大家互相通知一声,明天见!”

他回到与另一组合住的客房,就是刘向东带队的房间。我这一房间里有董帆、梁闪耀、王大伟和史近。还有一间相邻的女客房,瓦槑和兰淼淼住在里面,她俩不知道徐总安排明天旅游的事。

我叫梁闪耀去敲门通知一声,他却撅着大嘴不理我。我又叫史近,好吗,这位竟拉个枕头蒙住脸!这都什么意思啊?出国了就不服纪律约束了是不是?

我正要生气,董帆却拉住我装个端杯喝酒的动作。噢!原来是没安排去赴外宾宴,叫留在宾馆守客房,感觉委屈了是不是?那好,我亲自去通知,不敢麻烦二位了!

我先进洗手间洗一把脸,让凉水冲散有些发烧的脸,便一摔门去了隔壁。我轻轻敲开房门,开门的是瓦槑。侧面的洗手间传出哗哗的水声,应该是兰淼淼在冲浴。

瓦槑懒洋洋地问了一句:“姚保洋,你闯女客房干什么?”

我丢下一句:“徐总掏腰包,请考察团明天逛基辅市!”说完,转身欲走。

“回来!你还欠我一句感谢话呢!”瓦槑含着脸。

“什么感谢话呀?明明我来通知你去旅游的好事,怎么反倒我还要感谢你?你可听清楚了,是徐总出钱组织我们参团旅游,可不是叫你出钱请同事们旅游。我凭什么要感谢你?”我一头雾水地反问。

“嗳!姚保洋,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这才从酒桌上回客房,你就忘啦?你那小酒量挡不住伏特加,才干三小杯身子就直打漂,不是我徇私舞弊给你杯里换矿泉水,你现在还能站着跟我说话?”瓦槑双手叉腰,杏眼圆睁。

我才明白过来,于是也装出很绅士的风度幽默道:“真是不好意思,我这脑子里本来就被航母的事占了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的百分之一又被三杯伏特加占满了。这不,剩下的人情事就被挤到头发林里去了!经瓦小姐这香嘴一吹风,我这发梢啊才向大脑发出雷达信号,呼叫我在此向你反射一句感谢信号——

我衷心地谢谢你,我的烦恼和忧虑!如果没有你,我们的耳朵将会失去意义!汉语和俄语传送信息,全靠你这个‘转换器’!在我们考察团的世界里,有了一个你,显得充满活力……”

突然,咣当一声,洗手间门开了,穿着白色浴衣、头裹白毛巾的兰淼淼走了出来。她张口就打断了我的说唱词:“我说风度翩翩的姚大工程师,你这说唱词可唱错了对象啊!应该用电话对你那心爱的程宝莲姐姐说才对呀!”

瓦槑接着“哈哈”干笑两声:“淼淼,你瞧他这个人怪不怪,明明是用来对自己老婆说的私心话,他非拿出来不分场所、不分对象乱讲。你说,他是不是被乌克兰的伏特加灌坏了脑子呀!”

兰淼淼竟也疯劲上来了:“哎哟!你千万别这样说我们的姚大工程师啊!他可是我们的国宝,他那脑子要出了毛病,对国家可是很大的损失啊!好姐姐,你口下留点情吧?”

瓦槑咂咂舌头说:“是啊!我怎么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呢!人家是国宝,我只是个小记者……”

我再也装不了绅士了,摔门而去,返回自己客房。洗浴时,我还气愤地想:爱去不去,返正又不是我掏腰包!这两个女人,是不是大龄剩女没找男朋友,心理功能紊乱了?

经过一夜的熟睡,我的酒意全消了,头脑显得更加轻松。这回滴酒不沾的王大伟比我起的还早,我起时,他正在走廊里做广播体操。董帆稍比我起床晚一点,虽然他比我多喝了不少酒,但看他一个打挺跳到床下,连续做几个伸展动作,我就看得出,他对酒精的消化能力也很强!

最使我意想不到的是徐岭南,昨天喝了那么多酒,却也能起个大早!我们这个客房里的人员刚刚嗽洗完毕,他就急火火地来组织“旅行团”了。结果报名参团的也只是我们几个人,外加守房的粱闪耀、史近,还有兰淼淼。

刘向东和其余几位同志还有没有办完的事情得去大使馆交涉。兰淼淼本来不在我们这个小组,但她向刘向东提要求要跟我们去,结果获得了批准。

吃罢早餐,徐岭南问我们先去哪一站,兰淼淼举起一本书抢先要求:“我建议,第一站去这本书的作者的生活地看看,也好给我们各位上一堂精彩的人生课!”

我顺手夺过她手中的书,原来是我读过的人生第一本外国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惊讶地问:“淼淼,你是说去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故居参观吗?在哪里?有多远?”

瓦槑抢了话茬:“姚保洋,亏你还看过这本小说呢!连奥斯特洛夫斯基住在乌克兰的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你都学些什么呀?”

我大声地回答她:“我最爱学习的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世界第一格言——人的生命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致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致因碌碌无为而羞愧!我一生能为这个格言而奋斗,难道还不够吗?”

我的话赢得了兰淼淼的掌声。瓦槑瞪了她一眼:“他就这水平,还感动了你?你真不嫌拍痛了巴掌!”

兰淼淼却为我辩理:“姐,他说的就对吗!学习英雄人物,最主要的就是学习他的精神世界。奧斯特洛夫斯基的伟大灵魂,不就浓缩在这句人生格言当中了吗?”

她的辩解蠃得了同事们的掌声。徐岭南催道:“走吧!我比你们想见‘他’的心情都迫切,兰淼淼的这本小说就是从我手里借的!等咱们到了博亚尔卡镇参观奥斯特洛夫斯基纪念馆,身临其境后,再好好探讨人生吧!”

我们将随身所带行李证件和相关资料寄存在大使馆,出行只带些兑换的乌克兰纸币格里夫纳,当时的兑率为一美元换五点四格里夫纳,还有徐岭南和瓦槑带的两台照相机。瓦槑依旧带着小巧玲珑的淡黄色挎包,兰淼淼背着一个小肩包,里面装些零食和矿泉水。

临出发时,王参赞特意叮嘱我们,说乌克兰社会局势比较动荡,这个曾经的军工大国在苏联解体后招引来无数的国际间谍。这些多如牛毛的国际间谍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时常相互暗算,甚至制造暗杀事件,都很平常!

他叫我们出门注意安全,一旦遭遇可疑份子,最好的办法是尽力避开,无需对抗纠缠。

王参赞帮我们联系了一位开商务出租车的司机,名叫弗拉基米尔,是位大使馆的常客。因为经常帮大使馆载客,王参赞对这位中年司机的人品比较了解,又是个中国通。

弗拉基米尔的商务出租车正好是九座位,刚好能坐我们这个八人“旅行团”。弗拉基米尔会讲汉语,他是在大学的汉语班学的。他边开车边同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徐总攀谈,介绍基辅市的情况。听他的话意,也是想让徐岭南帶着我们多逛逛基辅市的风景名胜,他也好多赚一笔租车费。

1

九一、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1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