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为祖国建航母>九九、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2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九、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22)

小说:我为祖国建航母 作者:爽阁 更新时间:2019/4/13 19:46:28

瓦槑对兰淼淼的话似乎怀有醋意,就听她借题发挥道:“哟!照你这么说,你爸培养人才专挑有特异功能的怪才了?我就不信,他仅凭眼力能测准所有物体的体量!”

我停下脚步,转身轻言淡语道:“瓦记者翻译,你可以再出难题考验我呀,直到你心口服为止。”

瓦槑当仁不让指着自己说:“这可是你自作难,请问,本小姐身高几何?误差不能偏过一厘米!”

我张口就报数:“瓦小姐的外形高度为一百七十三厘米,去掉五厘米的高跟鞋和三厘米的发形高,你尽身高度为一百六十五厘米。”

我的回答顿时令她脸色泛红:“你连目测都不用,就能猜中我的身高!又在胡蒙吧?”

我故作不耐烦地说:“多年前,我就替你目测过了,现在才问这,都成老掉牙的问题了!”

瓦槑的表情又变得神秘起来,她试探地问我:“老实讲,你为什么蓄谋已久地留意我的身高?”

还没等我说啥子,一旁的史近不识趣地插话道:“这还用问吗!象瓦小姐这般长相漂亮、身材又好又有气质的女子,哪个男人见了不想多看几眼啊!看多了,拿你同周围的参照物一比较,不就知道你身高了吗?瓦小姐,我估计,连你的胸围、腰围、臀围是多少,姚工都能目测得出来,你信不信?”

他本以为嬉皮笑脸说出这样的话,一定会引来瓦槑的追逐打闹或嫣然一笑!没想到人家接话的态度极有气场:“是你多想了,我当然不信!本小姐的三围是多少,你可以直接去问他呀!”

史近被闪了个没趣,还被梁胖甩了一句:“不正经!没脸皮!”

董帆也甩他:“就你这跑江湖耍把式的呲扰话,拿去对付那些没见过大世面的大姑娘小媳妇还行,拿来对付瓦姐这样的职场女强人,你还小样着呢!”

兰淼淼听着受不了了:“瞧你们几位,怎么说出没素质的话来了!我真受不了你们,快别说了,注意点形象好不?”

她的尴尬也叫徐总生气了:“史近!这是出国谈生意,不是你的小江湖圈子!再若信口雌簧,我就送你一张回国机票!”

史近落了个没趣,只有我安慰他了:“九纹龙,现在我们几位身处的是个大江湖,别看明面上大家很轻松,其实心里都有很大的压力啊!以后说笑要注意场所时机,知道吗?”

史近点头如倒蒜,瓦槑看着我的淡定相,忍不住捂着脸“扑哧”一声笑了!而兰淼淼却一脸茫然地瞅着她发愣,被我拉了一下胳膊,才觉着走了神,连忙加快脚步追向塔楼。

徐总和瓦槑从塔楼售票处取回相机,我们陆续走出圣索菲亚大教堂。因为教堂参观区不允许拍照留念,我们不免有些遗憾。还是董帆眼尖,他指着塔楼外的广场对面提醒徐总:“老板,你看那边有一座跨马执杖的人物雕像,何不以他为背影照个合影像呢?而且,从对面拍照,还能将这座教堂的塔楼当成背影!”

徐岭南赞成他的主意,当即召呼我们走向那座人物雕像。走近了,才发现在堡垒状的花岗岩层上,一位英雄身披战甲、手挥权杖,跨下一匹奋蹄疾驰的战马,威风凜凛!

徐总边观察拍照角度,边询问瓦槑:“瓦记者,这个貌似酋长的人物雕像又是乌克兰历史上的哪位英雄啊?你再为大伙们讲解讲解吧?”

瓦槑看了雕像前的简介碑,又为我们滔滔不绝地上起世界历史课:“刚才在圣索菲亚大教堂讲国王棺椁时,我讲过拔都西征的历史事件。基辅罗斯国在这次战争中被灭了国,该地区沦陷为无政权存在的边区,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三不管地区’。后来,随着波兰、莫斯科等公国逃亡的农奴不断聚集到这里,逐渐形成一个彪悍尚武的准军事化群落,即哥萨克人部落。

强势的波兰大公国为了利用和控制哥萨克人部落,开始对其实行注册制度,说白了就是强行给这个无政府的部落上户口,凡逢战事,即征用这些哥萨克人为波兰贵族卖命。

这座雕像人物的名字叫赫梅利尼茨基,出生于公元一五九五年,是当时被注册的一名哥萨克人。因为他父辈为波兰贵族打了一辈子仗,获得一个小田庄的封赐,一家人也算过上了小康生活。而成年后的赫梅利尼茨基也因随父作战有功,当上了小军官。

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对波兰贵族忠心耿耿大半生的这个小军官,却被逼上了造反的道路!话说不知何故,赫梅利尼茨基得罪了一个波兰小贵族,这个小贵族心狠手辣,趁他出门办事的空隙,潜入他家中,杀死他的儿子,抢走他的妻子!等赫梅利尼茨基发现家破人亡,愤然四处上告小贵族。结果,波兰贵族当局偏袒自己人,反倒污陷赫梅利尼茨基为罪人,将他下到大牢!

赫梅利尼茨基满怀仇恨,寻机越狱造反。他凭着当小军官的威望,迅速聚集了一批哥萨克人,于公元一六四八年攻占营盘,被拥立为首领。虽经数年斗争,终因力量薄弱,难以立稳根基。无奈之下,赫梅利尼茨基与莫斯科公国结盟,共同对付波兰大公国。从此,世界历史舞台上形成俄乌合并的局面,而赫梅利尼茨基也成了乌克兰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被后人奉为‘国父’加以崇拜。”

“这故事听起来咋很象《水浒》里的情节呢!这位赫梅利尼茨基就象小说里的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那个波兰小贵族就象小说里的高衙内。林冲的老婆张氏被高衙内抢走霸占了,她不甘羞辱而自杀,还不同杀了儿子一个样?这位赫梅利尼茨基也被人抢占了老婆,这不活生生成了‘乌克兰版’的‘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吗?

对!都是逼上梁山造的反!可惜的是林教头没成功,人家老外造反成功了,还当了乌克兰国王。人家因祸得福,老来走运啊!可苦了咱那老林喽!”史近一个劲地喋喋不休。

徐总瞥了他一眼,总算夸了他一句:“这回算你说出点有知识有水平的话了!”

董帆接了一句:“要不,他咋叫九纹龙史近呢!保准也是从大宋朝穿越到现代的一百单八将之一员哟!”董帆这人,对不感冒的伙计,有时也不光说损话,也会来点好听的,这大概也是他为人机灵之处吧!

我仰视着英雄雕像感慨道:“所以,这样的斗争方式,造成了后世俄罗斯和乌克兰‘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民族关系。从红色友邦的角度讲,我们真不希望俄乌双方的民族关系变成‘断’和‘乱’的结果,而是应当遵重历史传统,成为衣带相连、睦邻友好之邦!”

徐总选好了拍照的角度,正在召呼同事们聚拢拍照,董帆又凑到他跟前皱眉拉脸说:“老板,尾巴又出现了,正在对面塔楼侧的围墙跟晃悠呢!”

徐总朝对面看看,嘴唇动了动沒吱声,索性将架好的摄像机偏了一下角度,手指开始调焦距。摆弄了一会儿,他突然对瓦槑说:“瓦记者,我这短焦距镜头拍不清远景,用你的长焦距像机拍吧?”

他想把“尾巴”的相貌拍下来,让同事们好好辨识清楚,以备提防。

瓦槑心领神会,从挎包里取出像机递给徐总。徐总调换好像机,先悄悄地将远处盯梢的间谍拍下几张照,尔后才在英雄雕像正面和侧面为我们拍照留念。

拍完照,我们不约而同地围拢成圈,仔细辨识像机屏幕里放大的间谍头像。不看则已,一看令我大吃一惊:呀!那个高挑白净的中年人不正是我曾经在飞机上碰到的提密码箱的商人吗?那个古铜色皮肤的粗壮家伙不正是在火车上同董帆较手劲的棕色人吗?尽管他俩戴着墨镜,可是那熟悉的脸形、眉毛、鼻子和嘴巴是摭掩不住的!

董帆和梁闪耀也认为“尾巴”就是那两个人,这反倒叫徐岭南作难了!他千方百计、想尽办法为我们几位军工洗白身份,没想到冤家路窄,跟踪而来的国际间谍偏偏是曾经跟我们打过几次照面的老油子!这不等于说,间谍已经摸清我们的来历了吗?!

1

九九、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2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