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为祖国建航母>一0一、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2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0一、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24)

小说:我为祖国建航母 作者:爽阁 更新时间:2019/4/30 22:30:27

再看梁胖,脸红得象似猪肝子,不知如何是好!玛林娜举起装着油画的袋子,帮梁胖遮挡住羞红的脸,免得他的难堪暴露在众目睽睽下。

她自然淡定地再次邀请道:“梁先生,这不过是个好玩的游戏,大家都可以这样做,你又何必当真呢!来吧!咱们两个焊接工搭伙吧?”

梁 闪耀被她真诚的邀请说服了,鼓起勇气听任玛林娜的摆布。

玛林娜将油画袋交到徐总手上,拉着梁胖到半跪 的男铜像左侧。她整理一下发形,也站到女銅像右侧,微笑着瞅着梁胖,等待他伸出“求婚”之手。

梁胖还是有点紧张,竟然双膝跪地,抹下老旧的“东方红”牌腕表,学着男銅像举手的姿势,以表充当“求婚戒指”,而他的脸却低垂着。这哪象是求婚,分明是“谢罪”,梁胖的表演惹得我们捧腹大笑起来!

梁胖发觉姿势错了,连忙弓起一条腿,不是右腿,而是左腿。我们又想笑,董帆直摆手,意思是怕我们再笑,惹急了梁胖,他不表演了。

他若无其事地靠近梁胖,伸手帮着矫正姿势。等他退过来,再看梁胖,虽然脸还红着,但求婚的姿势还蛮规范的!

该剩下的六人配对了,还是乌克兰姑娘大方。拉利莎大大咧咧走到董帆面前,拉住他的胳膊,直接大声宣布:“我最佩服董先生的功夫‘醉八仙’,你就象中国版的‘大克’、现代版的‘武松’!我很欣赏你,咱俩配对很合适的!”

董帆见她一副女汉子的样子,转过脸直朝我们吐舌头:“重口味呀!”不过,他不象梁胖,倒是痛快地答应了。

史近可不愿意了,他追上几步直嚷嚷:“你嫌重口味我不嫌,二毛子妞,他是‘武松’,我是‘九纹龙’,他帅不过我呀!还是选我吧?”他的脸皮都快赶上城墙的厚度了。

再就剩下四个人了,没想到是最难配对的。瓦槑和兰淼淼都不愿跟一身江湖气的史近配对,而文质彬彬的王大伟又不主动上前从她俩当中挑一位。确实,王大伟才二十出头的青年,比这两位剩女小了近十岁,让他挑谁都给人印象是“姐弟恋”。所以,他很难为情,脸色上就显得冷淡,叫她俩也无法接近!

史近可是得意了,上前伸开双臂,装着想拥抱的架式要求道:“两位国产美女,王大伟个小书生跟你俩都不般配,干脆由我一包二,学梁胖来个‘双跪二人求’,这多利索啊!”

他这个动作把兰淼淼吓得直朝我身后躲,而瓦槑却双手叉腰,以牙还牙:“咱们中国可是一夫一妻制,你不怕犯‘重婚罪’呀?我看你呀,有一身力气使不完不是,你不如去抱那一对铜人像更惬意!”

史近被闪了个没趣,还是厚着脸皮央求道:“那你俩总该有一位给我配对吧?”

瓦槑径直走到我跟前,拽过兰淼淼拉到王大伟面前,以命令的口气说:“大伟,你小青年别不好意思,你跟淼淼都是斯文人,扮求婚派对蛮有脸缘的,你俩配对吧?”她不容二人表态,一手拉一位,排在董帆和拉利莎前面,帮着摆造形。

史近趁机凑过去,笑嘻嘻地说:“那剩下的就咱俩了!”

瓦槑却不搭理他,竟然冲到我跟前伸出手征询道:“姚大工程师,这求婚派对不过是一场游戏,啥结婚没结婚的,不就是闹着玩的。我就选你,行吗?”

我还没开口,史近不干了:“唉!这哪成呀?主意是我出的,咋临了还把我晾干鱼了呢?不!这不公平!”说着,他还跑到徐总跟前叫屈:“老板呀,这不公平啊!你帮说说话吧?”

徐总板着脸回答他:“这事我管不着,我只负责拍照!”他的话引得大家都笑起来。

我虽然有点不情愿,但又不好意思不给瓦槑面子,只得与她依序逢场作戏。

史近抓耳挠腮地围着四对男女造形和求婚銅像转了一圈,竟也灵机一动,夹在男女銅像中间摆个滑稽造形,任由徐岭南的像机跳动着闪光灯。

我们在嘻笑之中继续游逛着七百余米长的安德烈斜坡街,而身后的“尾巴”象是摆脱不了的身影!除非有遮挡住阳光的乌云,才能叫身影消失在身躯的脚下。安德烈斜坡街有迷惑间堞的“乌云”吗?

我正心烦之际,瓦槑的嚷嚷声又传入我耳膜:“你们看那,前面街边的白晾棚里全是卖花花绿绿的乌克兰民俗服饰的!咱们快过去看看吧?兴许有合适的,买一身带回国也能当做纪念品呢!”她的话象是触动了我的敏感神经,我急步奔向几十米长的晾棚。

这是好几位乌克兰大妈大婶搭设的服饰摊位,白色的帆布棚都隔成内外两层,外面是摊位,里面是试衣间,棚内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民俗衣帽和服饰。围观的游客真不少,其中还有一些外国游客,有的在问价,有的在试穿。

这个场面又激发了我的脑筋急转弯,我连忙拽了一下瓦槑的胳膊,试探地问她:“瓦大翻译,你只顾游街赏景,就没想想见机行事的主意呀?这条街都逛一大半了,尾巴还一直长在咱们身后呢!”

听我这祥说,瓦槑一闪身转了个圈,眼睛朝后扫视了一遍。她将鬼精的眼神把我上下打量一番,突然指指那些试穿民俗服饰的游客,又指着自身反问我:“你的主意是这个吧?”

我下意识地给她递了个眼色,她窃笑了:“英雄所见略同,其实我比你先想到这一招!”

她的话叫我直皱眉:什么?你比我脑筋还转弯快?我不暗示你咋不说呢?就吹吧你!

还没等我向徐总献计,她先抢功了,直接闪到徐总跟前,踮着脚尖就嘀咕上了,还将剽窃我的计谋告诉了拉利莎和玛林娜。

于是,拉利莎和玛林娜充当放风的,我们八位同事由瓦槑当翻译,陆续分散钻进几个晾棚內,各自挑选一身乌克兰民俗服装,由徐总付钱给拉利莎,再由她转付给几位摊主。我们的油画、兰淼淼的小肩包和瓦槑的小挎包都塞进她俩的背包里。

这叫伪装术,也叫三十六计中的“瞒天过海”之计。虽说是我提示的,但将其发挥到位还是瓦槑的功劳。依着她的精心设计,我们八人分成三组,扮演三种阶层人物,以便分散开溜。

徐总、梁胖和兰淼淼一组,装扮成修道院人士。理由是徐岭南个子太高太显眼,又是国际间谍盯梢的核心人物,装扮不好很容易露出马脚。他穿上神甫的黑色长衫正好罩住了长腿,可以曲膝走路,就降低了身高。再戴着黑筒帽,从摊位上拿一个假棕色胡子套粘在腮帮上,乍一看去,衬着一张白争脸,真象位东欧神甫了!

梁闪耀更不用说了,生就一副蒙古汉子相,加上天生的自来卷头发,穿上一身黑教士服,戴着个黑毡帽,再粘上一个俄式八字胡,也象极了外国传教士。

兰淼淼本就是高鼻粱,性格又文静,装扮成修女,正好被头巾遮住了东方式的黑头发。

这三位一组,趁着人流从服饰棚小侧门钻出,沿着后面的楼房墙根摆着虔诚的姿态走了。

等到拉利莎向第二组打行动手示时,该我、王大伟和瓦槑行动了。瓦槑先参谋着帮王大伟装扮成一位贵族的差役,接着又将我装扮成一位扑克牌中的“大王”。我身穿巴洛克式的亚麻刺绣衣衫,足登翘尖头的长筒皮靴,头戴尖尖的长顶绒线帽,我的一双休闲鞋被她扔到摊位低下。她又顺手从摊位上拿起一个大大的古铜色烟斗和一根象征国王权力的权杖,塞进我手里。她围着我转了一圈,满意地夸道:“象个姚大王!”

我急得直催她:“你还有闲情逸致打量我,快装扮你自己吧!小心露了马脚白花老板的钱了!”

瓦槑却是不慌不忙地打扮自己。等她上下一新,象个美丽的王后,真是超凡脱俗!

我忍不住在心里责怪道:好你个毒舌女,你就喜欢拉我入伙好摆弄我!

我仨摆出街上搞行为艺术的架式,大摇大摆晃晃悠悠地走一段停一下,按角色向行人摆几个造形,也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斜坡街!

我仨在下城同徐总三人会合不到一分钟,装扮成乌克兰民间杂耍人士的董帆和史近也赶了过来。瓦槑问徐总:“老板,还去下面的景点吗?”

史近抢着话题问:“下面还有哪些好玩的景点啊?”

瓦槑摘下王后冠答道:“彼切尔洞窟修道院,里面有长达五百米深达二十米的洞窟,洞窟里摆放着很多古代圣贤和神甫的干尸!接着的景点还有‘祖国母亲像’和巴顿大铁桥……”

徐总边脱伪装边打断她的话:“算了吧!咱们被尾巴缠得直发毛,哪还有心情去看神甫的干尸啊?不看还好点,再去受那刺激,我怕夜里做恶梦!不是我心痛钱,是花钱玩的不放心,还是回落脚地想想正事吧!”

1

一0一、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2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