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战大将汉末纵横>第四章 至涿郡,访张府,是张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至涿郡,访张府,是张飞

小说:抗战大将汉末纵横 作者:张灵羽 更新时间:2017/3/14 22:36:12

一行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不数日,抵达涿郡。

“吁,贤弟,前方就是涿郡了,我们来比比看谁先到,怎么样?”公孙瓒停下马,扭头对张羽说。

张羽说:“好啊,比就比,不过比试没有赌注这怎么行呢?”

“那好,你说赌什么?”

张羽却是心说,“嘿嘿,上钩了吧!”假装低头想了想,然后说道:“一个承诺,输的人欠赢的人一个承诺,但是必须是符合正义的,怎么样?”

“好啊,就赌一个承诺,要是我输了,他日贤弟但有所命,无忧不从。”原来是这一路上,公孙瓒被张羽的学识和见闻所折服。

张羽说:“好,那就数三个数,我来数,一、二、三,准备……驾、驾……”

“驾、驾……”

须臾,张羽以微微的优势率先抵达,“怎么样,伯圭兄,我的骑术不耐吧!哈哈”公孙瓒佩服到:“想不到你的骑术如此精湛,愚兄输得心服口服,他日贤弟但有所命,无有不从,哈哈”说完大家都畅快的笑了起来。

“贤弟,既然已经到了涿郡,那我们就此分别了。”

张羽回到:“好,正好我也有点事要去办,那么就此分别把。忠叔,把东西拿来。”前一句是对公孙瓒说的,后一句是对忠叔说的。

“好,接着。”忠叔听到少爷的话,立马就抛过来一个小包袱。

张羽伸手接过,然后边说边递给公孙瓒,“伯圭兄,出门在外难免有所不便,贤弟也没有办法帮上忙,好在贤弟自己还是有点闲钱,还望不要嫌弃。”

公孙瓒看了看张羽,又看了看递过来的包袱,略带哽咽的说:“贤弟,谢了,待我学成归来,必然前来寻你。”

张羽听完大喜道:“好好好,到时候我们兄弟一起保家卫国,护我种族。”毕竟这个时候的公孙瓒还不是以后称霸一方的雄主,如今正是落难的时候,有道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啊。再加上这一路上被张羽的学识、见闻所折服,所以起了投效之心。

公孙瓒抱拳说到:“那么就此别过,愚兄去了!”说完调转马头,“驾、驾……”原来卢中郎也不是在涿郡城中教学,而是老家的村子里。

“少爷,这公孙瓒真值得我们下这么大的力气?”一旁的虎叔疑惑的问道。

“放心吧,这是一位落难的英雄,他日必然是个人物。今日承诺他日投我,必然成矣,你就等着慢慢看吧!好了,我们走吧,先去垫垫肚子,然后再去张府。”张羽说。这个张府呢,是听父亲说是家里的一个远方亲戚,张羽一听说涿郡有一家姓张的远方亲戚,就决定过来看看,看看是不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张飞,张益德的家中。

“嗯,走吧!”忠叔、虎叔回道。

……

随便找了家酒楼,随便吃了点,就和忠叔、虎叔直奔张府。“少爷,这就是我们要上门拜访的张府了,我去叫门。”忠叔指着面前的一座还算不错的大门说道,说完就走了上去敲门。

“嘭”、“嘭”、“嘭”

“谁呀,都傍晚了怎么还有人来,马上就来。”敲了几下,就听见里面有人喊到。随即,就见着打开了门,“你们是谁啊?找谁?”忠叔听见问话,赶紧递上了拜帖。那下人接过拜帖,说道:“还请几位稍等片刻。”说完也不等答话,立马就向里面跑去。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听里边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人在喊到:“贤侄、贤侄,是你来了吗?”未及,就见一对年约二十五、六的夫妇和三五个下人走了出来。张羽一见这,立马上前,“侄儿张羽见过叔父、叔母,父亲、母亲让我代问安好!”

男子一把抓住我的手,说到:“好,好啊,走,我们进去说话。走。你们带他们两个去厢房休息。”

所有人一起进去,忠叔和虎叔跟那几个下人去休息去了,张羽和其叔父、叔母走到客厅,也不分宾主,拉着张羽就坐下,然后问道:“你爹娘还好吧?”(原来啊,根本就不是远方亲戚,而是亲兄弟,话说当时张羽的父亲是兄长,家里一共两兄弟,而其祖父恰好又患了重病,于是张羽的父亲就带了十分之一的家产远走辽东,不想闹出兄弟为分家产而兄弟相残。)

“我父亲、母亲都很好,……”

“爹、娘,听说家里来客人了?谁呀?”张羽话还未说完,就见一个小胖子(谁说是胖了,这是壮,强壮知道么!)边说便走了进来。张羽听见声音也停下了说话,侧身看了过去。

叔父脸一板,略带严肃的说到:“混账东西,还不过来,这是你大伯家的张羽,你就叫羽哥,听见了没?”

小胖子看见父亲脸一板,也把脸色一正,正正经经的上来拱手施礼道:“小弟张飞,见过羽哥。”

叔父见状本来严肃的脸变得柔和起来,对张羽说道:“这就是我家的小子了,叫张飞,字益德,小名叫阿飞,今年虚岁五岁。”张羽听到这里就肯定了,这就是历史上的张飞,心里乐开了花。只是有些奇怪,怎么有字了?(我有字是因为久居边境,爹娘的想法也有了些改变,取名的时候,合着字一块去了,省的麻烦。呵呵)

于是张羽问道:“益德怎么有字了,及冠不是还早么?”

叔父叹了口气说:“我这不是怕万一么,想当初我和你爹尚未及冠,你祖父就得重病去了,也未给我们两兄弟取字,所以啊,我就先取了,以防万一。”张羽心道:我就说嘛,看来给我早取字也有着这样一层原因,心里微微探口气,看来父亲也不容易,独自闯下偌大的家业。

“这些事,都过去了,叔父也别想那么多,叔父正值风华之年,不必这么悲观,一定能够长命百岁。小侄今年虚岁六岁,父亲也给我取了字,字灵宇。”张羽赶紧安慰道。

“哦!灵靖寰宇,好,好,不错,不过侄儿这看起来怎么像是有十来岁了?”叔父有些奇怪。

“哦,是这么回事,听我父亲说当年我娘我生我的时候,好久都没有出世,突然一道亮光闪过,然后就听见产婆说出来了,我父亲就认为我必然有奇人之处,后来发现除了还算聪明以外,就是个子长得比常人快不少。”张羽打趣的回到。

……

是夜,相谈直至深夜,晚上张羽躺在床上,却是没有继续修炼我的“内功”,姑且称之为内功吧,感觉是的,毕竟前世也没有见过不是吗?张羽心里感到十分奇怪:以前吧,是没有遇到出名的人物,之前遇到公孙瓒也没发现会内功,也就是会些武艺罢了,以前还以为是不是很出名,毕竟公孙瓒在历史上武功只能算是不错,可是今天见到张飞也每见到会内功啊,真是奇了怪了,难道是年纪还小?不过内功不是应该越早越好么?难道是还没有越到传授他内功的人?我这内功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坏处?修炼了这么多年,这内功倒是没发现有什么坏处,力气也比常人大许多,身子骨也要长得快、强健得多。算了,不管那么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过……想着想着就步入了睡眠中。

10

第四章 至涿郡,访张府,是张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