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唐续命英雄榜>第七回 收将神武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回 收将神武川

小说:大唐续命英雄榜 作者:横批 更新时间:2017/3/27 19:52:09

1、通往朔州的大道旁的一片树林。李国昌、李克用正率军返回朔州,在此经过。李克用道:“父帅,我们走了大半天了,天气渐热,人困马乏,是否寻一住处歇息片刻再走?”

李国昌道:“我儿所言极是,大军就入这林中歇息,我们且寻一农家暂歇。”

“遵命!”李克用转身传令:“停止前进,大军避入林中歇息。慢!”

李克用忽然高举定唐刀,止住众军兵,闪目观瞧,只见树林深处一片郁郁之气袅袅升起,盘旋不去,似有裂帛之啼鸣,却分明是新生之乐鼓。李克用对李国昌道:“父帅,林中有祥云升起,必有奇景应之。大军且在林边歇马,孩儿陪父帅前去一观究竟!”

李国昌点首,李克用二次传令:“大军就地歇马!”

李国昌、李克用率十几名骁骑护卫缓缓驰入树林深处,但见一座独院,甚是宽阔,却是寥寥几间蒲草盖顶的正房,并无其他偏房小屋。李国昌一行来到切近,下马来扣柴门。李克用大声道:“沙陀大头领经此歇马,开门来!”

时间不长,一个半大小子跑来开门,一名三四十岁的高壮汉子躬身来迎:“不知大头领驾临,有失远迎。猎户韩远在此赔罪,请大头领草舍歇息!”

李国昌挥手道:“不知不罪,头前带路!”

李国昌、李克用随韩远来到正中一间草堂坐下。李克用道:“韩壮士,我乃沙陀少主,当今圣上钦赐——李克用是也。敢问你府近来可有喜事?”

韩远近前施礼道:“禀少主,小人贱内今天早晨刚刚生下一个男儿,啼哭了一个上午,刚刚睡下!”

李克用欣然道:“这就是了!可否将你家小儿抱出,让本将军一观!”

韩远躬身道:“将军少待!”

韩远言罢,走进内屋,片刻功夫,抱出一个包裹得甚是周正的娃儿,李克用上前观看,但见此儿生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宇之间一股虎虎之气盘旋不去。李克用赞道:“真是一个奇儿啊!将来必定成为一员难得的虎将!父帅,您看!”

李国昌看罢,也连连赞叹:“不想此穷乡僻壤有此富贵虎子,难得难得!”

李克用欣然对韩远道:“此儿有大将之相,如随我父子必定成就一番大业。我们父子刚刚被当朝圣上赐予国姓,我家父帅新任云州防御使,本将军也要赴云州上任。今日与你儿相见,乃是上天注定。韩远,你不如将此儿交与本将军,随了国姓,做我螟蛉;我军中有御赐绢帛,与你百匹,置办了田产,出林去吧!”

韩远抱儿跪地道:“贵人有令,小人感恩不尽。此乃小儿三生有幸,小人叩谢贵人大恩!”

李克用扶起韩远,接过小儿,对门外护卫道:“速取绢帛百匹,付予此户!”

两名护卫飞马而去,李克用对李国昌道:“父帅,我已有螟蛉子取名嗣源,此儿叫嗣昭吧——李嗣昭。”

李国昌点头道:“甚好!”

李克用对韩远道:“你可记下!”

韩远低头道:“小人记下了。”

说话间,绢帛运到。李国昌一行携小儿离开,韩远一直送出树林。林中响起妇人的哭泣,众人回首,再不见那道郁郁之气。

2、朔州神武川天王祠。李国昌、李克用率亲族并沙陀众将来到祠堂祭祖,沙陀左部萨葛都督米海万、右部安庆都督史敬存跟随在后。李国昌率众叩拜,上香,祷告道:“三世孙李国昌告列祖列宗,今天我族被当今圣上赐为国姓,成为大唐皇族别枝,托列祖列宗鸿福,沙陀李氏万年永昌!”

后面众人齐呼:“沙陀李氏万年永昌!”

李国昌再次祝祷:“三世孙李国昌托祖宗庇佑,受封云州防御使,奉告列祖保佑!”

李克用祝祷:“四世孙李克用托祖宗庇佑,受封为云中守捉使,奉告列祖保佑!”

李国昌带领大家再次叩拜,完毕,起身宣布:“族弟李友金代理朔州刺史一职,守护神武川故地;杀猪宰羊,沙陀军民举族欢庆三天!三天后,沙陀儿郎随我赴任边塞!”

众人齐呼:“大头领圣明!”

3、朔州神武川天王祠前大街。军民欢庆,人声鼎沸。大街之上沙陀兵士提酒拿肉,呼朋引伴,同乡好友,川流不息。这般人流引来不少商贩,讨价还价,如同庙会,好不热闹。李克用带领部将史敬思、薛铁山等人,后面跟着小儿李嗣源、李落落,在人群中闲逛。忽见前面围了一大群人,鼓掌、叫好之声一阵高过一阵。李克用道:“前面何事喧哗?为什么聚了那么多人?看看去!”

李克用一行挤进人群中,一看原来当中乃是江湖艺人。一名十几岁的健壮少年正在耍拳,拳走流星,步步生花。时而柔绵细腻,时而热烈酣畅,时而沉稳劲炼,时而冷峻凌厉。令众人叹为观止。一套拳法耍完,那少年脸不红气不喘,大大方方抱拳退场。李克用等人不禁带头鼓掌喝好。

接着一名四十左右的壮汉端着一个盘子转圈求赏,连声道:“诸位大爷大婶,小人高励顺,山东人氏。因家中遭灾,颗粒不收,来此求碗饭吃。刚才小儿献丑!见笑见笑!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多谢,多谢,多谢了!”

李克用掏出一锭银子丢到高励顺盘中,“砰”地一声脆响。高励顺吃了一惊,抬头看见李克用,赶忙躬身施礼道:“多谢将军赏赐!请受小人一拜!”

说着,那高励顺伏地叩头。李克用赶忙将他拉起道:“壮士不必如此!你家小子有如此拳法,真是练武的天才!不知壮士还有何技艺,让少主我开开眼界?”

高励顺道:“小人哪敢在尊贵的将军面前班门弄斧!小人爷仨因生计无着,流浪江湖打把式卖艺,混口饭吃;为寻访老恩师流浪至此。既受了将军赏赐,诚惶诚恐。小人长子学了些枪法,我就唤他演练一番。也许与宝地有所不同,为将军取乐!”

李克用闻听演练枪法,来了兴致,道:“好,好,好!耍来我看,如中本将军的意,重重有赏!”

高励顺躬身致谢,回头道:“思祥,演练起枪法来!尽力演来!”

一个比耍拳的少年略高半头的少年,拿着一杆比他高出半截的银枪,来到当中,抱拳道:“小可高思祥献丑了!”

言罢,少年高思祥一个腾跃,舞起那银枪。真个如银龙出水,气贯长虹;又如那白蛇出洞,迅疾凌厉。直舞得风雨不透,水泼不进。众人看得眼花缭乱,纷纷叫好。

李嗣源少年好玩,他也使枪,不禁手痒。那高思祥演练一阵,抱拳致意时,李嗣源抄起长枪,跳入圈中,拱手道:“小可李嗣源,向兄台讨教高招!”

高励顺急忙过来阻止道:“这位少爷,我们外乡耍把子卖艺的流丐,哪敢与贵人争长短!”

李克用朗声道:“小孩子切磋武艺,但耍来无妨,高壮士不必担心!”

高励顺闻听,默默地冲李克用拱拱手,退到一边。

高思祥与李嗣源动起手来。李嗣源并没有系统学过枪法,只凭三招两式和略胜一筹的蛮力,频频进攻。起初还略占上风,慢慢陷入被动,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高思祥也是年轻气盛,招招进逼,最后一枪将李嗣源手中长枪挑飞半空。众人一片惊呼。

一旁的薛铁山纵身一跃,跳入圈中,稳稳地接住李嗣源的长枪;双手抱枪,冲高思祥拱手道:“小英雄,薛铁山讨教!”

言罢,薛铁山大枪抖三抖,直奔高思祥刺去;高思祥毫不畏惧,单手挺枪,拧转着,黏住薛铁山的枪锋。二人一来一往,战在一处。高励顺欲加阻挡,已是不及,十分着急。李克用拂须微笑,冲他摆摆手。

薛铁山枪法老辣,却找不到高思祥的破绽。二十回合后,薛铁山有些着急,急于取胜,章法渐乱。高思祥趁势频频攻击,薛铁山一时手忙脚乱,十分尴尬。

高励顺看得明白,高声道:“思祥住手!将爷让着你,你怎么不识好歹啊!”

高思祥闻听,急忙把大枪撤回,倒退两步,拱拱手,站到一边。薛铁山讪讪一笑,冲高励顺拱手道:“小英雄的枪法真是高妙,不知哪位高人传授。铁山钦慕万分,恳请一告!”

高励顺拱手不语,正在琢磨如何回答。起先那个耍拳的少年脱口而答道:“我们的师傅就在眼前,不是别个,正是我们的爹爹所教!”

李克用抚掌大笑道:“老子英雄儿好汉。高壮士,何必隐瞒。我乃沙陀少主李克用,圣上亲封的云中捉守使。本将军一生别无他好,就喜欢结交天下英雄。高壮士教出武艺如此了得的儿郎,一定身怀绝技,不妨一展身手,让我这蜗居一方之人开开眼界。必有重谢!”

高励顺抱拳拱手道:“小老儿不敢在贵人面前班门弄斧!”

“壮士不必过谦!”李克用拱手道。

高励顺低头不语。一旁的史敬思取枪在手,一步跨到高励顺面前,抱拳道:“高壮士,在下史敬思半生征战,酷爱使枪,今天见贵公子枪法奇妙,定得您真传。真心向您讨教,以求精进,以武会友,别无他意!”

高励顺见李克用等人执意相邀,不得不同意。抄起长枪,拱手道:“向将爷讨教!”

二人你来我往,各显奇妙。这二人分别是五代枪法的教头,独家技艺,奇妙无穷。两人大战三十合,不分胜负,引得众人连声叫好。史敬思一心琢磨对方枪法,求胜之心并不是非常迫切,因此只使出七八分力气。高励顺不知,恐怕遭遇麻烦,故意露出破绽,连连失手。史敬思是行家啊,一下子就瞧出来,连声道:“高兄尽力!高兄尽力!”

那在旁的小儿不解,以为爹爹不敌,抄起一杆银枪,冲过来,高声道:“爹爹劳乏,让与思继!”

高励顺正在琢磨如何不显山露水地败于史敬思,给李克用等人一个台阶;听得小儿叫喊,计上心来,以为小儿定不是史敬思对手;想到这里,架住史敬思的大枪,喘着粗气道:“将爷,小人一时气短;让我小儿思继陪您再练一段!”

那高思继听到这里,早已按捺不住,一个纵身,挺枪朝史敬思刺来。史敬思赶紧招架。高励顺退到一边,端了碗水,喘息着慢慢饮下,但等着小儿高思继败阵,自己好出来收场走人。忽听得众人惊呼声响起,高励顺扭头望向场中。那高思继的大枪上下翻飞,着着逼命,挟风带雨,把史敬思裹住。史敬思勉力回应,往往来不及使出他那高妙的自家高招,高思继下一着已经攻到,直杀得史敬思汗流浃背,手软腿麻。书中暗表,这高思继乃是当世排名第四的猛将,不但枪法精妙,力道十分惊人,史敬思远非对手。说时迟那时快,高思继大枪一个泰山压顶冲史敬思砸下来,史敬思双手急忙招架。“砰”地一声巨响,史敬思直觉得虎口发麻,双手抓握不住,大枪被震落在地;同时因为撞力太大,史敬思倒退三步,蹲坐在地。

高励顺大惊失色,赶忙抢过来,一把推开高思继,躬身拉起史敬思,连连赔罪:“小儿无知,小儿无知,得罪!得罪!”

史敬思摇摇头,无言而退。李克用抚掌大笑,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本将军今天算是开眼界了!高壮士,你们父子有如此本领,何必打把式卖艺!如今国家正是用人之时,你可随我入伍,任个教习,建功立业,光宗耀祖!”

高励顺只是连连作揖赔罪,不敢应承。李克用大声道:“来人,把高壮士父子接入我的大帐!好生招待!”

立刻过来一队士兵,来请高励顺三人。李克用等人转身返回。高励顺半信半疑,收拾行装。

(后来高励顺跟随李克用奔赴云中,被李克用任命为军中枪棒教头。李嗣源成为高励顺的弟子,常和高思继切磋,武艺精进,交情深厚。)

1

第七回 收将神武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