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唐续命英雄榜>第八回 云州变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回 云州变乱

小说:大唐续命英雄榜 作者:横批 更新时间:2017/3/28 13:37:02

1、云州李国昌帅帐。李国昌正在帐中闲坐,李克用大步跨进大帐,拱手道:“克用,参见父帅,向父亲大人问安!”

李国昌连忙道:“我儿免礼!你不在蔚州来此何干?”

李克用道:“一则,想念父亲,前来探望;二则,我得到京师密保,朝廷任命威卫将军段文楚为云州防御使,调任父亲为振武节度使,圣旨不日就到。”

“哦,有这等事!”李国昌沉思道。

李克用道:“父亲这几年治理云州,契丹、鞑靼不敢越雷池一步,各州县风平浪静。父亲也算有功于朝廷。一旦开赴振武城那荒蛮之地,又远离我们沙陀三部的故土,甚为不便啊!”

“哎,哪里话来!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都是为大唐守土,哪里都可以!再说从防御使到节度使,官升一级,朝廷还是看重为父的。克用,万不可生怨。”李国昌释然道。

“话虽如此,朝廷将父亲频繁调动,恐怕是担心我们在一地坐大,难以控制吧?”李克用忧虑道。

“也有这个因素,但你与你叔父分别驻节蔚州、朔州,足可统领沙陀三部;为父远离,也无后顾之忧。朝廷对我们父子还是信任的,克用不要多想。”李国昌悠然道。

李克用默然。

2、云州西郊。云州防御使段文楚和李克用送别振武节度使李国昌。段文楚在马背上对李国昌拱手道:“李大帅,一路顺风!”

李克用也抱拳道:“父帅,保重!”

云州众将齐呼:“大帅,保重!”

李国昌冲段文楚及众将抱拳道:“多谢段大人,我儿克用及沙陀母邦就承蒙大人多加照顾了!诸位,李国昌多谢了!”

段文楚道:“李大帅放心,一切交给段某就是!”

李国昌正要打马离开,回头看到李克用,又勒住战马,大声道:“薛铁山将军!”

正在督军西去的薛铁山闻听急急应道:“末将在!”

李国昌道:“薛将军,你老成持重,且留在少主身边,早晚帮衬!共保我母邦!”

薛铁山拱手道:“遵命!”

言罢,薛铁山拨马返回。李克用急忙劝道:“父帅,您身居大漠,要防御吐蕃、鞑靼异族,责任重大,还是让薛铁山将军留在你身边,抵挡一面吧!”

李国昌道:“我跟前还有史敬思、贺回鹘等老将,你身边多是毛头小子。你既要安定母邦,又要协助段大人防御契丹;你年岁未壮,不免莽撞,为父怎么放心。就让薛铁山将军在我们之间多多联络吧。这件事就这样定了!段大人,本帅就此别过!”

李国昌再次冲段文楚拱拱手,纵马西去。段文楚、李克用、薛铁山等人瞩目良久,方才返回。

3、云州段文楚帅帐。段文楚正在帐中批阅公文,沙陀兵马使李尽忠、牙将康君立、参军盖寓匆匆进帐,一起拱手道:“参见段大人!”

“三位免礼,不在军营,来此何干?”段文楚放下公文道。

康君立道:“听说大人下令每个士兵的口粮减去三成,衣被减半,可有此事?”

段文楚道:“是有此令!军校的供应也要缩减,你们要带头执行!”

康君立急问道:“为什么?难道朝廷减少了我们的军饷吗?”

“朝廷没有减少我们的军饷。”段文楚不紧不慢回道。

“哪到底为何?”康君立着恼道。

“你们没看到今年云州及附近州县一连数月大旱无雨吗?庄稼减产过半,百姓生活痛苦。我们的军粮就需要从遥远的中原运来,而运输艰难;如果按往常供应会大大增加云州百姓劳役,百姓生活会更加艰难。本帅身为父母官,不忍看黎民受难,故而暂且减少军中供应。众军兵一定要有怜悯之心。”段文楚慨然道。

康君立力争道:“末将不管其他,在下以为军中供应不应缩减。云州军兵多是本地人,家中也困难;大家还要节衣缩食,补贴家用呢!一下子减去,可不行!”

段文楚瞪了康君立一眼道:“本帅缩减军中供应,是为了减轻百姓负担,有何不妥?本帅身为父母官,必须为大多数百姓考虑,必须执行!”

李尽忠进言道:“段大人,云州乃边防重地,与内地情况多有不同。在内地,官府第一要务就是安抚民众,造福黎民,这没错;然而在边城第一要务是巩固边防,安定军心才是重中之重!因此末将也认为军中供应不宜削减。”

“太宗皇帝有言:民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万事民为大,安民在哪里都是我们的第一要务。我意已决,毋须再议!”段文楚坚定道。

盖寓拱手道:“段大人,还记得您在大唐南部边境邕州改变了戍兵制度,后来酿成了庞勋大乱。大人,前车之鉴啊!今日擅自缩减军中供给,如再生祸端,悔之晚矣!”

”大胆!“段文楚大怒道:“小小的参军也敢揭本帅的伤疤!当年我在邕州改戍兵制为募兵制,也是为了减轻内地丁壮千里赴边的苦楚,云州不是募兵制吗?大都是招募的本地壮丁,有何不好?后来的邕州兵乱,是因为我的后任**军饷,未能按我的计划招募兵员,以致邕州被南诏侵掠;才有了徐州八百戍卒驻守邕州境内的桂林,带兵的一再失信,酿成庞勋之乱!与本帅何干?你们不了解事情原委,信口开河,真是胆大妄为!还不给我退下!”

三人无奈,怏怏退出大帐。

4、云州城内沙陀兵马使李尽忠的军帐。李尽忠宴请云州牙将康君立、参军盖寓、小校程怀信、王行审、李存璋并李克用派驻云州部将薛铁山。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康君立道:“我们的防御使段文楚,自以为出身名门,行事专横,不听人言。他竟然因为为了减轻小民的运送之苦,擅自下令削减军士的口粮、衣被供给。我们的部下多是本地穷苦百姓日夜戍边,拖家带口,甚是不易,如今口粮减少,怨声载道。早晚会酿成大乱。这位段大人当初在南边邕州调防不当,激起兵变,造成庞勋之乱,他就是不接受教训。再出祸乱,他必定难逃严惩。跟着这样的将帅,我等也会成为罪人的。”

李尽忠道:“今天下大乱,朝廷号令不复行于四方,此乃英雄立功名富贵之秋也。吾属虽各拥兵众,然李振武功大官高,名闻天下,其子勇冠诸军。若辅以举事,代北这云州各地一举可定!”

盖寓道:“我私下里曾跟薛将军谈起此事,薛将军也有同感。段公怯懦自大,难与共事。方今四方云扰,武威不振,丈夫不能于此时立功立事,非人豪也。吾等虽权系部众,然以雄劲闻于时者,莫若沙陀部邦主,李振武父子勇冠诸军,吾等合势推之,则代北之地,旬月可定,功名富贵,事无不济也。”

康君立道:“盖参军所言极是,你我真是不谋而合啊!”

李存璋道:“在下仰慕李克用将军久矣,能追谁其鞍前马后,平生足矣。”

程怀信、王行审也表示愿意拥护李克用父子。薛铁山道:“薛某愿在李振武父子面前为各位担保,力促此事。”

众人盟誓,尽欢而散。

5、蔚州城外李克用军寨。晚上,李克用正准备用饭,小军来报:“启禀少主,云州将校求见!”

李克用不悦道:“又是云州军校,都撵走好几起了。不见!又是来告状的。段文楚是我的顶头上司,他克扣军粮,我怎么管得了?不见!”

这时薛铁山进帐拱手道:“参见少主。盖寓参军、康君立将军有要事求见,少主,且不可怠慢!”

‘噢。这两位?传他们进帐!不,就说本将军有请!”

“遵命!”小军转身岀帐。

康君立、盖寓、李存璋等人进帐拱手道:“参见捉守使大人。”

“免礼!看座!”李克用摆摆手道:“诸位将军,不在云州辅佐段大人,出城来我大营何干?”

康君立看了看薛铁山,薛铁山点点头;康君立道:“方今天下大乱,天子付将臣以边事,今年偶遇饥荒,段文楚便削减军兵口粮,众军士拖家带口,难以为生,我等边人,焉能守死!大人父子,素以威信恩惠施及代北诸部,应当振臂一呼,除掉暴虐的段文楚,以谢边人,到时候大人您雄踞云州,谁敢不服!”

李克用正色道:“当今天子圣明,变换将帅当有朝典,公等不要轻议。我家父帅远在振武,万一不同意,等我禀明父帅再做定夺。”

盖寓道:“少主乃天下英雄,应知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今天我等前来,事机已泄,迟则变生,哪里能等到赴千里之外请示后再做决定呢!”

薛铁山进言道:“此乃千载难逢的良机,云州将士对少主翘首以盼,少主且不可冷了众将士的心啊!”

李存璋等人站起齐呼道:“愿生死追随少主,共举大事!”

正在这时,只听得帐外人声嘈杂,大嚷着:“请少主赴云州!请少主赴云州!”

李克用急急起身,岀帐观瞧,众人尾随而出。只见军营之内,人声鼎沸,众将士聚集在中军帐前,高声请命:“请少主赴云州!请少主赴云州!”

薛铁山着急地对李克用道:“代北是我沙陀的大本营,云州是代北屏障;少主不取,沙陀各部何以安居?人心所向,尊翁如在,定会赞同。请少主速赴云州!”

早有卫兵牵来李克用的乌龙驹。李克用豪气升起,大声道:“拿我金刚杵来!众儿郎,随我前去云州走一遭!”

众人欢呼,拥着李克用出了大营,直奔云州而去。

6、云州城下。来到云州城下,跟随李克用的军士、家属已达数万。大家在城下云嚷:“快快开城,迎接李大人!快快开城,迎接李大人!”

人嘶马叫,呼声如雷。城中也是灯火通明,乱纷纷的,似乎有喊杀之声。忽然,城楼上灯笼、火把亮起,一颗硕大的人头丢落下来,城楼上的人大喊道:“我们已经杀了段文楚,请李大人验看!”

李克用正在惊异,借着火光一看,果然是段文楚的首级,不由得勒马往后倒退两步。就在这时,城门洞开,两边拿着火把的军士列队高呼:“恭请李大人进城主事!恭请李大人进城主事!”

不容李克用迟疑,众人拥着他开进城去,直奔云州军衙。

(李克用自称云州留后,众将联名上奏朝廷,为李克用请求节钺。)

1

第八回 云州变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