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唐续命英雄榜>第二十四回 盐枭大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回 盐枭大会

小说:大唐续命英雄榜 作者:横批 更新时间:2017/4/5 20:17:39

1、长安胜业坊前神策军大将王宗的官邸。大门两侧数十名军兵把手。王宗的二儿子王处直在第二道门迎接客人。王宗高坐华庭静候。管事不断高声保号:

“河内护国军司马王重荣到!”

“江南盐客代表钱鏐到!”

“豫南盐商王建到!”

“山东盐商首领黄巢到!”

“中原盐商总头领王仙芝的代表尚让到!”

……

前来参会的络绎不绝,王宗一一站起抱拳致意,表示欢迎。每家来参会的盐商贡献精盐三车,多多益善。大家一一落座。王宗见堂中日晷指向正午,站起宣布道:“吉时已到,关门闭户,天下盐商大会正式开始。鸣炮!”

震耳欲聋的鞭炮响起。王处直大步进入大厅,手持长刀,立在王宗背后。王宗吩咐:“酒宴摆上!”

门口仆役高声传喝:“上酒!”

院中仆役依次传喝,声势甚大。一时间,女仆对对穿梭,酒宴摆上。每个独立的旧案一旁都有专职倒酒的候着。王宗开言道:“诸位,三年一次的天下盐商大会,承蒙各位捧场,今天再次在鄙府召开。诸位都是豪爽之士,本会主甚是欣慰。只是本次大会增添了许多新朋友,有请大家自我介绍一下。豫南这位王兄弟,您是第一次参会吧?请先开个头吧!”

一位中等身材的精壮汉子,嬉笑着站起,转着身子冲大家抱拳致意道:“在下豫南王建,刚刚入行两年,主要从淮河一线,运送海盐,销往安徽、豫南、湖北,也兼济关中;也曾从巴蜀东运井盐。请道上前辈多多照顾!”

坐在王宗右边的一员武将打扮的中年人,后面站着两名卫士,来头不小,他闷声道:“关中既不需要巴蜀的井盐,也不需要东边的海盐。有我河内三大盐池足矣!”

王宗急忙摆手道:“重荣兄,王将军,不必如此。关中乃大唐根本,官员富户众多,他们需要天下精盐。普通井盐的生意,当然还是河内优先,河内优先!”

“是啊!天下盐业,以优取胜。我江南海盐,色味堪称双绝,可惜山高路远,运抵京城,成本太大!”钱鏐开言道。

王宗悠然道:“只要成色好,不计成本。提价十倍如何?玄宗朝,岭南的荔枝不是照样运抵长安吗?”

钱鏐道:“会主大气。我运来的三车精盐,分别代表江南海盐的上中下三个等次,请会主验看上等精盐,如果中意,钱某愿组织商队大批运送!”

“好,好,好!我一定仔细验看!”王宗点头赞许。

王建插言道:“钱老兄,如中途不便,王建愿意承运!”

“好,以后少不了劳烦大驾。”钱鏐回道。

“老会主,我们中原盐号与您合作多年,王仙芝大头领向您致意,希望您老会主多多照顾!”尚让站起拱手道。

“哦。这位是中原盐号的二头领尚让老弟吧?中原盐号,乃天下第一大盐商,老夫哪敢忘记!不知今年大头领王仙芝为何没来?我上来还以为尚让兄弟开了分号呢。”王宗问道。

“是啊!为何不见王仙芝大哥?”黄巢也转身急急问道。

“王大头领因为河南遭灾,饥民成群流离,他忙着主持赈济安民,因此缺席。我与王大头领生死之交,岂肯分离?王头领委派在下与孟绝海兄弟前来参会。”尚让言罢,指了指身边的大汉。

那大汉站起,拱手道:“在下孟绝海,有礼了!”

孟绝海高壮如铁塔,声若洪钟,满座皆惊。

“好汉请坐!”王宗摆手示意,接着对黄巢道:“黄巢老弟,你家老父可身体安好?往昔都是你们父子同来。我们老哥俩可是老交情了,老夫甚是想念。”

黄巢站起道:“感谢老会主挂怀,家父也甚是想念您老。无奈家父年老体衰,不便远行,今年特派晚辈和堂弟黄揆、好友李罕之赴会。”

黄巢言罢,他左右的黄揆、李罕之双双站起拱手施礼道:“老会主,在下有礼了!”

“好,好,好!请坐!”王宗摆手示意。一停,王宗举杯道:“来来来,我们同起六杯,祝大家生意遂顺,兴旺发达!”

众人举杯,觥筹交错。一阵痛饮,王宗道:“今番盐商大会,主要希望诸位多多运来精盐美味,本会主视质量成色,以高于市价的十到二十倍收购,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众人举杯,齐声道:“多谢老会主照顾,敬会主!”

“我看各地运抵关中盐数还是定个限制,不能泛滥!”王重荣冷冷地高声道。

“为何限制?难道关中市场任由您河内盐池独霸吗?”尚让大喝道。

“我河内盐池乃是官盐,你们是私盐,怎么能在天子脚下明目张胆相争呢?太无法无天了!难道为了钱财,不想要命了吗?”王重荣回敬道。

“官盐如何?谁要挡了我们的财路,我就让他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孟绝海怒喝道。

王重荣和孟绝海话不投机,各自站起,就要动手。王宗站起道:“两位不得放肆。我这里是大将军府,朝廷神策军都是我的兄弟;没有金刚钻也不敢揽这个瓷器活,我王宗经营盐业几十年,顺风顺水,大家都买我的面子。和气生财,不得伤了和气。王公大臣、皇宫大内需要精盐,老夫也是奉命采办。河内井盐,价格低廉,在关中百姓之中还是很畅销的吗。”

王重荣被卫兵劝住,尚让也把孟绝海拉回。黄巢道:“这位王大人,河内井盐完全可以向北销往塞北吗?异族缺的很呢。”

“异族也缺银子!”王重荣道。

正在争吵,门军跑进来报告:“老爷,大事不好!枢密使杨复恭和神策军都将杨守立率领数百命兵将堵住前门,声称要进府收捕妄言反贼!”

“杨复恭大胆,敢来我大将军府寻衅滋事,也太目中无人了。处直,随为父出去看个究竟!”王宗站起道。

王宗离座,对大家拱手道:“诸位,稍安勿躁。老夫,去去就来!”

2、王宗大将军府前门。王宗、王处直率领近千名护院壮丁来到门口,王宗故意大声道:“何人在此喧哗?”

杨复恭走上前来拱手道:“枢密使杨复恭有礼了。王大将军,在下接到京兆尹请命,说山东落第举子黄巢在客店题写反诗,大逆不道,全城通缉,请神策军协助捕拿。有人举报,黄巢进入王大将军您的府中;请大将军交出来吧!”

王宗坚定地回道:“我府中没有大人所说的反贼黄巢,今天,我有要事,就不留大人歇马了。杨大人,请自便吧!”

杨复恭昂然道:“杨某奉命行事,都是朝廷公干,多人指正黄巢进入了大将军府;王大将军断然否认,可否容我等进府搜查,以正视听!”

王宗软中带硬道:“大将军府是您说搜就搜的吗?也欺人太甚了!”

杨复恭背后一员盔甲鲜明的高大战将挺身而出道:“王大将军可认得我神策军都将杨守立?末将与义父执行公务,请大将军自重!”

不待王宗开言,王处直按剑而出,道:“小小都将,也敢在此撒野。别说我父亲贵为大将军,就是我的兄长王处存也担任金乌将军,左右神策军谁不晓得我王家的名声?在此放肆,真是不自量力!”

杨守立听了,大怒,回顾手下,传令道:“卫士,取我凤翅镏金镋来!我倒要看看谁敢阻挡?”

杨复恭急忙劝止道:“我儿,慢来,不要伤了和气。”

王宗道:“处直,退下!杨大人,要搜查我府,不是不行。如有大总管田令孜大人的手谕,或朝廷圣旨,任凭大人搜查!”

“好!杨某这就去上奏万岁,求取圣旨!王大将军,您等着吧!”杨复恭冲王宗拱拱手,转身对杨守立道:“好生看守,不准放一人出去!”

“遵命!”杨守立传令:“把将军府围了,严加看守!”

神策军兵分两路,开始包围王宗的将军府。

王宗望了望杨复恭远去的背影,转身进府,回头吩咐:“关门闭户!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府。”

“关门。关门!”护卫队长传命。

将军府护卫把大门关闭,各持刀枪弓箭,严阵以待。

3、王宗府。返回客堂的路上,王处直焦急地对王宗道:“父亲,朝廷反贼,罪名重大,要不把黄巢交出去吧?”

“什么朝廷反贼?杨复恭分明是借机打压我们王家,要断了我们的财路。山东黄家与我家是老交情,不可背弃。不要自乱阵脚,为父自有主张。”王宗捻须言道。

1

第二十四回 盐枭大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