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传奇独立排>第十一章 家事战事 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家事战事 一

小说:抗日传奇独立排 作者:菜鸟精 更新时间:2017/5/17 13:57:00

送走了副总参谋长,武文斌跟韩战梅来到半山峪,明天大战在即,他们要做最后的部署与检查。独立排的战士们虽然经历过了大战,但这次可是人家打上门来了。不管怎么样,这种守卫战还是第一次。所以,武文斌也不敢掉以轻心。把各个环节都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之后,两人顺着山路向排部所在营地走去。

本来刘黑子准备排几个战士送他们一下,可武文斌坚持不用,就这么几步路,送什么?又不是没有走过。刘黑子看了看他们,似乎想起来什么,也就没有再坚持。只是顺手抓起一件衣服塞到武文斌的手里。

虽然已经是初夏季节,但是山里的黄昏还是透着一股寒意。一阵山风吹来,韩战梅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女孩子本身就怕冷,而且这两天又正好赶上生理期,所以有点吃不住。

武文斌看到,轻声问:“冷吗?”

韩战梅抬头看了看武文斌,也不矫情,点点头:“恩。”

武文斌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手里刘黑子塞给他的衣服给韩战梅披上。韩战梅没有拒绝,又把衣服裹了裹,淡淡地问:“刚才刘黑子给你的?”

“恩。”武文斌点点头,心里却涌上一股暖流。这个刘黑子,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却心细如发。联想起上次送镜子的事情,武文斌当然明白他的心意。可现在,武文斌却更觉得刘黑子跟他哥哥一样。

“你有一个好兄长。”韩战梅眼睛看着远方,轻轻地说着。

“恩,每次这样的时候,都让我想起了我的哥哥,他对我也跟刘黑子一样。”武文斌也轻声的回答。“其实现在在我心里,刘黑子就是我哥哥。”

“哎。”韩战梅轻叹一声。“也不知道我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武文斌的思绪一下子被拉了回来,连忙安慰韩战梅:“应该没有问题,你放心好了,上次我们看他恢复的挺好的。等打完这一仗,我陪你去看看他好吗?”

“恩,我没事,你不用安慰我。”韩战梅轻声说着。

“哎,你好像跟副总参谋长很熟悉的样子,今天听他说你平时都叫大哥的。”武文斌想转个话题。

“恩,不过这个,说来话长啦。你想听我的事吗?”韩战梅斜着脑袋看着武文斌。

“这个,你要是不方便就算啦。”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也该说给你听听了。我有点累了,去那里歇会儿好吗?”韩战梅指的那个地方是一个背风处,有几块石头,估计是之前过往行人歇脚的地方。

两人走了过去,武文斌找了些干草垫在石头上,让韩战梅坐下来。

“你现在有点像你哥啦。”韩战梅取笑着说。武文斌没有做声,在韩战梅对面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其实我和我们跟副总参谋长是同乡。我上面就一个哥哥,还有两个姐姐。我们祖上世代习武,在我们那一片也算是小有名气。”

“那么你哥哥不是也很厉害?”武文斌问道,那天韩战梅跟刘黑子打那一场,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不,到了我父亲这里,情况改变了。火器的发展让他认识到了武术将要退出历史舞台,将来要做大事必须学文。所以我们家是相反的,我哥哥读书学文,我们姊妹主要习武。当然也要读书识字啦。用父亲的话来说,女孩子学点武术防身就行了,男孩子将来要干大事就必须学文。”韩战梅解释着。

“那不能都两样都学吗?”武文斌不解的问。

“不行的。”韩战梅抬头看了看武文斌,接着说:“中国武术讲究的是功夫,也就是说要想练出点名堂,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练功。所以,搞不好两样都耽误了。”

“哦,是这样啊。”武文斌的家乡也是武术之乡,他自然也知道一些,听韩战梅这样一说,他也就明白了。

“那时候,副总参谋长在我们家乡从事进步活动,我哥哥跟他同一所学校,算是他的追随者。后来,他投笔从戎的时候,我哥哥因为年龄还小,没有办法跟着他走,所以就留在了家乡。”韩战梅顿了顿,又接着说了下去。

“一九二七年,秋收起义爆发,我哥哥参加了秋收起义,然后就跟着红军上了井冈山。然后,国民党还乡团来了,展开了疯狂的报复,那人杀的,我们那一带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烈士。”韩战梅悲愤的回忆着。

武文斌默默的听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们家因为在那一带有些名望,再加上我哥哥一直在外面读书,所以知道他参加红军的人不多,那段时间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说到这里,韩战梅的眼神突然变得迷离起来,她微微皱着眉头,眼光越过武文斌,向远处望去,似乎在努力寻找着什么。

“那一年,我不满十六岁。大姐已经出嫁,家里只有父母,我和我二姐---”随着韩战梅的讲述,把武文斌带回到那段惨烈的岁月。

一九三四年年初,刚刚过完春节。尽管这里地处南方,但依然还是很冷。这天傍晚,天刚擦黑,韩战梅跟二姐吃过晚饭,在后院捉对练功。二姐今年十八了,正在谈婚论嫁,准备今年夏收之后完婚。

“不来啦,我总是打不过你。”韩战梅眼看着又要落败,便跳出圈子,使起了小性子。

“小梅,其实你已经很厉害啦,现在只不过是年纪还小,气力不足罢啦。”二姐也停下来安慰她。

“哎,二姐。”韩战梅眼珠子一转,揶揄起二姐来。“你说你这么厉害,将来我姐夫可就惨啦。”

“去,你小孩子家的懂什么?”

“小孩子怎么啦?小孩子那天可是看见---”

“你。”二姐正准备作势打韩战梅。却猛然听到前面传来砸门的声音。并夹杂着喊声。“快砸开大门,别让赤匪跑啦!”

姊妹两一愣,正准备去前面看看,只见母亲手里拿着一根扁担从前面跑来。一边跑一边对她们喊:“是还乡团,你们快跑。”

“我爸呢?”

“在前面顶着,他让我告诉你们,去井冈山找你哥去。这里不能呆啦。快点。”母亲一边说着,一边跟二姐一起把韩战梅架上了墙头。

这时候,前面响起了枪声,姊妹两同时惊呼,“爸---”

母亲没动声色,转身对二姐说,“快上墙。”说着蹲下身子,示意二姐借助她的身体翻上墙头。

二姐哭喊着:“我不走---”话还没有说完,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因为她知道今天走不了了。从前面冲过来几个匪兵,几支枪口对准了她们。

“我跟你们拼了。”韩战梅见状就要向下跳。只见母亲突然起身举起扁担,对着韩战梅挥了过去。韩战梅一惊,下意识的躲闪,却忘记了自己是在墙上,于是一个跟头掉到了墙外。院里,传来一阵枪声,韩战梅听到母亲最后的话是:“梅子快跑,找你哥给我们报仇。”

韩战梅放声大哭,可就在这时,啪啪的一阵枪响,一颗子弹打在了她的左臂上。她一惊,看到几个人举着枪向她跑了过来,还一边喊着:“粘住,别动。”

韩战梅惊醒了过来,捂着胳膊跑了出去。仗着熟悉地形和从小练就的一身功夫,她很快摆脱开了追兵,来到山上。

山下村里,火光冲天,韩战梅知道,那是他们的家,房子被烧了,家被毁了,亲人都没了。韩战梅爬在地上痛哭了一场。

那一夜,天气真冷,韩战梅冻得浑身发抖,胳膊上的伤口也火辣辣的疼。许久,她站起身来,自己包扎了一下伤口,用右手捂着左臂,向东南方向跑去。

后来,韩战梅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亲也加入了共产党,是党的地下交通员。之所以发生那场变故,是因为叛徒出卖。

武文斌听到这里,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搂住韩战梅的双肩。韩战梅颤了一下,没有动,就让武文斌这么搂着,接着慢慢地说下去。

“那段时间真苦,我一路乞讨,好在还认识几个字,也算有一身功夫,足以自保,再加上我们练武的家传都有一些疗伤的办法,所以沿途采了些药草,总算没有感染,幸运的是没有伤到筋骨,所以没多久就好了。就这样,花了三个月时间,总算来到了井冈山。”

武文斌被深深打动了,他知道,这些经历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意味着什么。

“到了井冈山,我四处打听哥哥,可是由于他怕连累家里,改了名字,所以没有人知道他。后来我才想起了副总参谋长,结果一说,大家都知道。就这样,我找到了他。也通过他找到了哥哥,参加了红军。”

“嘘。”武文斌长出了一口气。

“副总参谋长离开家的时候,我才五岁,那时候,他就很喜欢逗我。所以,现在也一样。”

“哦。”武文斌点点头,这才发现自己还搂着人家的肩膀,赶快松开手,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关心的问道。

“你的伤在什么地方?”

“这里。”韩战梅用右手指了指。武文斌一看,大囧,原来她伤的地方竟然跟自己伤的地方一模一样。难不成这就是缘分?

韩战梅看了看武文斌,平静地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说着站起身来。

武文斌忙不迭地跟了上,两人并肩向营地走去。

90

第十一章 家事战事 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