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雏鹰重生>第三章 一个玩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一个玩笑

小说:雏鹰重生 作者:不羁的流年 更新时间:2017/4/28 19:31:10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市场上买的那种十来块钱的电子闹钟准时响起。王旭揉着头疼欲裂的脑袋,嘀咕道:“这房东老太太人还真不错,居然给我换了一个闹钟。”

“这头怎么这么疼啊?卧槽,昨天那超市买的酒一定是假酒。”

随着王旭睁开眼,王旭目瞪口呆,从床上震惊的一跳而起。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这是哪里?这是288元一间的连锁酒店标准间?怎么跟难民窟似的?”

双目四下看了看,一个十平米见方的房间里,除了自己身下的床,靠墙的位置是一个简易的衣柜,窗台边是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摆放着一个手提的录音机,一个软壳笔记本上面放着一支钢笔,写字台前面是一把椅子,椅子上还搭着两件衣服,一件铁红色的T恤,一条洗的泛白的牛仔裤。

王旭感觉这个房间好像有点熟悉,却是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

抬起左手准备看看手表上的日期,抬手的一瞬间更加惊恐了,手臂上那块虽然不贵但是很有纪念意义的手表却不见了,胳膊比之前纤细白皙了很多,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原本有点微胖的身体,现在怎么变的这么苗条?不,应该是瘦弱,甚至能看得到肋骨。

等等,是什么遮住了视线?

伸手摸去,原本板寸头上,头发怎么这么长?

“一定还是在做梦,一定是,我继续睡一会。”王旭嘀咕着,重新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脑子里一堆的问题找不到答案。

就在王旭躺在床上绞尽脑汁的想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的时候,门外响起一个很年轻的声音在叫唤他。

“王旭,王旭,你在不在家?上班快迟到了!”

听到这个声音,王旭感觉到很熟悉,话语带着浓浓的王旭老家的乡音,却是怎么也想不出是谁了。

“我在呢,你进来吧!”王旭应了一声,也许看到这个人,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呢!

走进来一个瘦弱的小伙子,年纪也就二十岁不到,齐耳的长发,梳着三七开,身高一米七左右,穿着喇叭牛仔裤,上面一件黑色的长袖衫。

以王旭的眼光来看,来人的穿着打扮要多老土就有多老土,杀马特不像杀马特,非主流又不像非主流。

但是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这个人他真的认识,同乡的一个朋友,从当兵之后就一直没见过了,已经十二年了。

既然他出现在这里,那么现在就是他当兵之前了。

想到这里,王旭不禁心中咯噔一下,“卧槽,这是在温市?不会真像小说情节里面那么狗血,我真的重生了吧?”

“不对呀!昨天我不是跟班长、吴国平还有**喝酒的吗?人家小说里面重生的要么出车祸死了,要么自杀死了的,我这又是什么情况?一定是做梦,肯定是做梦,再睡一会,再睡一会。”王旭想着心事,把一旁的老乡晾在一旁,倒头继续睡。

小老乡看到王旭不仅没有理他,反而倒头继续睡,着急的掀起王旭身上的被子骂道:“靠,都几点了?赶紧的,一会迟到要扣工资了。”

王旭被子被掀掉,感到一阵凉风袭来,“卧槽,还真有感觉?”

一回头看到枕头旁那个西门子牌子的蓝屏手机。

王旭一把抓起手机,看上面的时间,2004年9月30号,07:47。

这个手机王旭可是记忆犹新的,王旭用的第一部手机,两个月省吃俭用才凑够钱买的这部手机。

王旭伸手在自己大腿上使劲掐了一下,疼的他叫出声来。

“卧槽,这是真的?不是做梦?老天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嘿,王旭,你脑子坏了?什么老天开玩笑。”老乡甩了一下头自以为很潇洒的说道。

“赵奎,你今年多大了?”

“我说你2B啊,你昨晚酒喝多了吧?你昨天才过生日,你还说你终于可以拿着身份证去网吧了,我比你小两个月,你居然问我多大了?”赵奎说道。

“哦哦哦,昨天真的喝多了,现在头还疼呢!”王旭敷衍了一句,回想着十二年前的事,一想还真是,十八岁生日,几个同乡还有几个同事一起闹腾的自己喝了不少酒,但是具体其中的细节却也是想不起来了。

“真的重生了?还是做梦?真的这么离奇?那要是重生了,那个空间的自己呢?昨晚喝酒喝死了?要是喝酒喝死了,那岂不是连累了他们三个人了?法律可是明文规定的,要是因为劝酒导致某个人出了事,劝酒的人,包括一起吃饭的人都要负法律责任的,还有我要是死了那我爸妈怎么办?”王旭两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想道。

站在一旁的赵奎看着王旭痛苦的抓头发,还以为是宿醉头疼难忍呢,赵奎说道:“要不你今天在家休息休息,我去给你请个假?”

听到赵奎的话,王旭把一切莫名其妙的问题抛掷一旁,说道:“你等我五分钟,我马上就好。”

王旭说完话,利索的穿上衣服,跑到卫生间洗漱去了。

这间出租房是温市乡下的一间民房,用三合板隔了三个房间,隔壁两个房间住着一对夫妻和一个小姑娘,估计都去上班去了。

王旭三下五除二洗漱完就拉着赵奎要走。

“哎,你头发不梳一下,就这么出去见人了?”赵奎提醒道。

王旭从当兵开始就一直是板寸头,哪里用的着梳的,十多年早就习惯了,被赵奎这么一提醒,照了一下镜子,王旭腹诽道:“卧槽,这衣服怎么这么土啊?这头发就跟乱鸡窝一样。”

王旭拿起梳子梳了几下,再一看镜子,王旭不无得意的说道:“看我这年轻的时候还是蛮帅的嘛!”

赵奎在一旁听到王旭说的话,干呕了一声打击道:“你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的人。”

王旭到现在内心的惊涛骇浪根本就没有平息下去,只是想着跟赵奎一起去打工的厂房去看看,验证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骑着那辆二手的破自行车,赵奎一跳就跨坐在后座上。

王旭沿着记忆中的路,沿着小河,过了一个小桥,上了大马路,过了两个路口,到了印象中那个名字叫做“登峰电器”的厂子。

“怎么今天你这骑车的技术比以前好了很多了。停好车,我帮你打卡。”赵奎说道。

“不用,我自己来打卡。”王旭一边将车推到车棚,一边说道。

这个细节当然不能错过,他想看看这个跟自己记忆中是不是都一样的。

在打卡机旁边的盒子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张签到卡,插进打卡机,咔哒一声,9月30日那一栏印上了时间,7:59分,差一分钟就迟到了。

在翻找自己的卡的时候,看到其他卡上面的人名,一幕幕回忆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王旭还是云里雾里的不敢相信,难以想象自己真的重生了。

王旭魂不守舍亦步亦趋的朝着记忆中的车间走去。记忆中他工作的车间是在三楼,这个厂子是做节能灯的,而他的工作就是用焊锡丝将电路板和灯管还有灯头焊接连在一起。焊接一个灯管工薪是一毛钱,记忆中王旭每天能焊接三四百个,如果是大灯管要多一点能焊接四百,小灯管要麻烦一点,只能焊接三百左右,所以王旭在这个厂子里打工,每个月也就一千块左右的工资。

一千块看起来不多,但是在2004年,对于王旭这么年轻的打工者来说,也不算低了。

王旭一直走到车间自己记忆中的工台,途中也遇到好多同事跟他打招呼,王旭心里虽然也激动,但是也只是点点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也由此可见,王旭在那个时候跟同事之间的关系处的还是挺不错的。

同乡赵奎在一楼的线路板车间,跟王旭不在一个工组,所以两个人早早就分开了。

王旭走到记忆中自己的工台的时候,其他同事早已经到了,有几个手快的已经开始工作了。

看到王旭过来,王旭右手边工台的一个同事对着王旭问道:“昨晚你酒喝多了吧?来的这么迟?把电烙铁插上,我们去领线路板。”

这个同事名叫盛斌,是王旭离开温市参军之后一直保持联系的仅有的几个人之一,王旭知道,自己当兵之后盛斌父亲花钱将他弄了签证,去了意大利打工去了,截止2016年的时候,这小子已经在意大利混出了一点名堂了,开了服装店,连锁店有十多家呢!

看到盛斌,王旭感到非常的亲切,点了点头,坐在凳子上,打开工作台的灯,将电烙铁插上电源放在支架上。站起身拽着盛斌去开条拿线路板。

走在路上,盛斌就开始喋喋不休起来,“昨晚良子跟那个小四川也喝多了,那个江西佬最坏了,老是劝他们酒,自己就喝那么一点点,昨晚就他喝的最少。”

“昨晚要不是我给你挡了好几杯,估计你今天都上不了班!”

随着盛斌的叙述,王旭将记忆碎片拼接起来,也模糊的记起了2004年自己生日那天晚上的事情了。

王旭心中感慨万千。

王旭也不知道自己能说啥,敷衍的应付着。

很快两个人就领了线路板回到工作台,发现自己工作台上放着一份便当。

看着这份便当,很多尘封的往事一幕幕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旁边几个同事起哄的“噢......”了起来。

王旭朝着右手边看了过去,那个熟悉的背影正在往她的工作台走去。

记忆中,王旭经常不吃早饭的,那个女孩子每天早上都会给王旭带一份早饭,那个女孩子的意思,王旭又怎么能不知道?既然重新再来一次,王旭会怎么对待这个女孩呢?

王旭的目光一直盯着女孩子的背影,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身材很匀称,天蓝色的工作服上衣,一条马尾辫束在脑后,随着她的步伐,马尾辫也是一跳一跳的。直到女孩子坐了下来,侧面看过去,那个女孩的面容除了一点青涩之外,很是恬静。

女孩子目光不敢看向这边,红着脸,两手木讷的干着活。女孩长的倒是挺漂亮的,五官精致,身材苗条,除了有点青涩之外,也算的上是一个美人坯子,但是眉间却有几颗雀斑影响了整体的容貌,或许这就是当年王旭不喜欢他的原因。

对于这种关心,当年的王旭没明白这份纯真,但是现在的王旭感触颇深。

王旭将手中装满线路板的托盘放在桌子上,朝着女孩走了过去。

王旭的举动瞬间引起了车间里其他工友的起哄。

女孩原本红红的脸颊更加红了,羞涩的深深的将头低了下去。

王旭走到女孩的身边,带有一丝激动、感动的轻声说道:“李梦,谢谢!”

4

第三章 一个玩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