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雏鹰重生>第二十九章 无眠的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无眠的夜

小说:雏鹰重生 作者:不羁的流年 更新时间:2017/5/3 18:42:59

淋浴房和营区东侧围墙之间的越四五米宽的过道中间,堆放着一些建筑杂物,王旭半借力的坐在一根横放的木头上面,手中掐着一支香烟,脑海里却是发生在前世新兵营的一幕幕。

同班的七名新兵战友,只有两个人在他们退伍之后还和王旭有着联系的,一个是朱文杰,另一个是张小风,倒也并不是因为这两个人与他关系最好,而是其他人都失去了联系方式,王旭也没有刻意去找寻他们的联系方式。

相对来说,在这个新兵班里,朱文杰的脾气和王旭是最不合拍的,王旭就是因为上一世太过于耿直,对于那些溜须拍马的人嗤之以鼻。但是经历过退伍后那十年的社会生活,王旭才深深的明白,在社会上混,没有一点见人说人话的能力,也是不行的,特别是他那种耿直的性格,容易得罪人,特别是喝完酒后,他得罪了不少人。

而张小风相对来说比较对王旭的脾气,张小风就属于那种装傻充愣类型的,明明他懂,他偏要装傻,用前世看过的小说里的解释就是,扮猪吃虎的角色。

何伟,一副穷酸秀才相,明明肚子里没有几两墨水,偏偏与人说话交谈的时候,硬要加上“之乎者也”来显示自己的才华,每当听到何伟就事论事的时候说出的话语,王旭就躲在一边偷笑。

万刃锋这个人倒不像他名字那么为人犀利,而是很圆滑,又或者说他是他们班最聪明的一个人,特别是他的交际能力绝对是他们班最强的,无论是班长、排长还是新兵战友,都喜欢这个人,他虽然也喜欢当着面夸奖人,但是言语并不让人生厌,没有人觉得他做作,他懂得什么是适可而止。虽然前世下连之后王旭就失去了与他的联系,但是王旭可以断定这么一个人,在这个社会中混,不说大富大贵,起码在工作生活中都是游刃有余的。

......其他人每个人的的性格作风都在王旭的脑海中过了一遍,他在想这一世,他究竟要用怎样的姿态来对待这些记忆中的战友们。一直到三支烟抽完,他才在心中做下了一个不是决定的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吹了一会风,让身上的烟味散去,他才往班级的方向走去。

回到班里的时候,大家都坐在学习桌前,一个个腰杆挺的笔直,班长的手中拿着一个红色封面如字典大小的《条令条例》,门边的一张学习桌前,坐着一个挂着红色肩章的排长。那是新兵营三排的排长谢明非,对于这个人,王旭记忆犹新,前世也是因为这个人,王旭在自己可以挑选的情况下选择了易市最穷的五中队。

目光扫了一下班里的情况,王旭大声的打了一声报告:“报告班长,我回来了。”

班长陈可侧过头看了一眼王旭,然后眉头皱了起来,“怎么吃个饭这么久?”

“报告班长,吃完饭去上了一个厕所。”王旭站在门口,两手贴着裤缝,挺着胸膛说道。

“进来吧!你今天刚来部队,这件事就算了,下次去哪里必须要先请假,知道吗?”陈可带有一丝警告意味的说道。

“是!”王旭走了进去,在排长的面前站定,“排长好!”

“咦?我们还没有见过面吧?”排长谢明非诧异的问道。

“没有!”王旭摇摇头。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排长?”

“我是看您肩章的!”

“嚯,不错嘛!看肩章就能判断出我的职务。行了,你去忙吧!”

王旭这才走到学习桌旁,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好了,原归正传。来到部队,我们就不再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了,而是一名军人,所以我们随时随地都要以军人的要求来严格要求自己,那么军人都有什么要求呢?那我们就从这个条令条例开始学习。”陈可一边翻开红色的《条令条例》,一边说着话,同时鼻子不自觉的嗅了嗅,眉头微皱,又平缓了下去,目光带有一丝疑惑的看了王旭一眼。

对于陈可这一道目光,王旭明白陈可的意思,却是装傻充愣一般的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的装作听陈可说话。

显然陈可并没有要追究王旭的意思,翻看条令条例后,就开始宣读军人职责。

“中国人民解放军士兵的一般职责第一条,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勇敢顽强,坚决完成任务;第二条,刻苦训练,熟练掌握手中武器和技术防备;第三条,努力学习政治,不断提高思想觉悟。”

陈可一边宣读着条令条例,目光一边关注着五个人的动态,几个人虽然看起来听的很认真,但是究竟有几个人真正的听到心里去了,不得而知。

王旭现在固然也没有用心在听,但是对于《条令条例》中有关于士兵职责、纪律条令、队列条令这些东西,在上一世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这些都是要列入考核的。

班长将士兵职责读完,扫视了一圈几人,除了王旭的表情有点像是想着别的事,其他人都是呆愣着。

“朱文杰!”班长将手中的条令条例合了起来,看着朱文杰喊道。

朱文杰听到班长喊他,答了一声“到”,但是并没有站起来,声音也不是很大。

“朱文杰!”班长陈可加重了一点语调再次喊道。

“到!”朱文杰大声喊道,但是依旧坐在凳子上。

“朱文杰!”陈可这一次明显冷下了脸。

“到!”

王旭在旁边轻轻的捅了捅朱文杰,挥手意思是让他站起来。

“朱文杰!”陈可降低了语调轻声的喊道,王旭知道这是陈可要发火的前奏。

这一次朱文杰才真正的认识到哪里不对了,站起身来,答“到!”

“我还以为你屁股生根了站不起来了呢!”陈可瞪了朱文杰一眼,继续说道:“士兵职责第三条是什么?”

朱文杰吱吱呜呜答不上来,求助的左顾右盼。

“别看别人,刚才我在读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几个人对班长突然变得严厉而感觉有点无所适从。

“邹永成。”

邹永成吸取了朱文杰的教训,从凳子上一弹而起,“到!”

“你来说说士兵职责第三条是什么?”

“报告班长,刚才没记住!”邹永成小声的说道。

“嘭”陈可使劲的将凳子踹到一边,“一个个一问三不知,当我刚才在对牛弹琴?”

这一下,顿时让几个新兵都有点傻眼了,这个班长变脸也太快了吧?前一刻还是像大哥哥一样,突然间变得这么严肃。

王旭带着其余两人都站了起来。

“有没有谁记住的?”陈可扫视了一圈问道。

这一边的动静显然并没有吸引到谢明非的注意,他依旧在哪里伏案疾书,甚至连头都没有抬。

部队,令行禁止的地方,如果不能令行禁止,又怎么能形成战斗力?作为一个班长来说,自己在那里讲着东西,而手下的战士们却思想开着小差,说小一点这是对班长的不尊重,往大了说,就是无组织无纪律了。

“报告,士兵职责第三条是努力学习政治,不断提高思想觉悟!”王旭从容的回答,心里却是想到:“我这个可不是出风头啊,这是在解救你们!”

王旭自己都不知道,这不是什么解救新兵战友们,而是给陈可救场,因为旁边还坐着一个排长,虽然他的目光一直没有关注这边,但是谁又知道他没有在心里关注呢?

“王旭坐下,其余几个人每人十个俯卧撑。”陈可说道。

王旭依言坐了下来,表情无喜无悲。

其他四个人,趴下身体,自觉的做起俯卧撑。

同时陈可在一边说道:“努力学习政治,条令条例也是必须要学习的,现在你们是一个兵了,不再是社会青年,什么叫思想觉悟?就你们这样也叫思想觉悟?”

四个人依次的做完俯卧撑,打了报告站了起来。

“哔——哔哔”哨音在走廊里响起,“准备就寝!”

“准备就寝了,把凳子放好,拿好脸盆毛巾,跟着我去洗漱!”陈可交代了一句,自己拿好了脸盆毛巾等在门口。

五个人迅速的拿好脸盆毛巾,很自觉的列了队,等待着班长的命令。

“目标洗漱间,起步——走!”

准备就寝哨的响起,说明部队的一日训练和工作的结束。哨音在部队就是命令。

与电视小说中不同的是,班长并没有在第一天的晚上为刚来的新兵打什么洗脚水。

而是在那个洗漱间,在冬季这个时令下,洗着冷水脸,简单的用冷水冲了冲脚。

当王旭脱下脚上的袜子,将脚伸在水龙头下,任由冰冷刺骨的水冲在自己的脚上,那种感觉,无法言喻。

回到宿舍,原本坐在桌前的排长谢明非却不在,众人将东西归置原位后就脱下衣服就上了床。王旭走到排长的床铺边,拆开了排长的被子,铺平在床上,床头一角掀起。做好这一切,王旭才上了自己的床。

陈可望着王旭做的这些事情,也不禁有点诧异,他也在想这个兵是爱表现呢?还是思想觉悟高呢?

对于班长的想法,王旭当然不知道的,做这些事情,一方面是举手之劳,一方面也是对这个排长的敬重,但是不得不说其中也有表现的意味在里面。换做前世那个耿直的王旭来说,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件事情的,既然重生,那就彻底的换个人生,溜须拍马也是一项技能不是吗?

当熄灯哨响起的时候,班长关掉了灯。

这一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无眠的夜,有许多新兵,刚来到部队第一天,初次离家,躺在床上,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想家的念头,让他们忍不住躺在被窝里哭泣。

许多战士的父母在遥远的家乡,也是无法入睡,他们也在想自己的孩子,第一天到部队,能不能适应,吃的香不香?睡的暖不暖?

而王旭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没有多久就睡着了。

也许是身上那一床军被和一件军大衣很暖和吧?又或许睡惯了席梦思,再一次睡在这么生硬的床铺上的久违感觉吧?也有可能进了这个部队才能让他因为重生而漂乎的心能沉淀下来吧?

不管原因是什么,总之,来到部队的第一夜,在别人哭着鼻子想家想爹娘的夜里,王旭睡的很温馨。他那平常能够震天响的鼾声,在这个夜晚也没有响起,呼吸是那么的平缓。

4

第二十九章 无眠的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