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海天荣光>E14 老海军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E14 老海军到

小说:海天荣光 作者:燕山枪骑兵 更新时间:2017/5/25 8:47:32

随着一阵浑厚的轰鸣,挂着中华标和外交拍照的白色陆地巡洋舰缓缓驶出玛利亚之星号货舱。做为散货船,便利性就是货舱里面的车辆可以直接开出船,无需吊运节省了时间,也对港口的适应性更强。

在陆巡开出后,三辆改换完长城标的五十铃柴油皮卡也逐一停在码头上准备承担舰队的联勤任务。陆巡已经仔细去掉了原有的丰田痕迹,4.6升V8发动机那种线性的低吼让司机胡晋飞很是着迷。空调风力开到最大,很快车内就凉快下来,18寸的285宽胎在V8发动机驱动下,安然收割着英国人所有的惊羡驶离港口。

陈嘉庚带领南洋华侨为抗战做的伟大贡献永远铭刻在史书上,为表示尊重,武城舰政委黄琼宇上校前往陈嘉庚府邸迎接,此时的身份是武城舰行政舰长。不然光政委一个词就足以揭示他们的来历,老蒋知道非疯了一样打击延安不可。

负责外联的呼伦湖舰司务长罗本堂随车携带单兵电台,早得到命令知会了陈家,当陆巡抵达南侨总会的时候,陈嘉庚已准时等候。

一番客套后,陈嘉庚坐到了VIP位置上。来时靠着地图加问路找到的南侨总会,此刻陈嘉庚指给胡晋飞一条近路,很快便看到港口高大的吊车。

纵使陈嘉庚见多识广也没坐过带空调的全时四驱越野,了解些情况后问黄琼宇:“黄长官,这辆车如此先进是哪里产的啊。”

黄琼宇一愣,呵呵两声急中生智:“这车是我们在日本建立工厂生产的。中国打赢了他们,然后在全世界都有了声望,在日本建厂也是企业发展所需。另外我不习惯叫长官,我比陈先生小几岁可以喊我名字,也可以称呼职务。”

陈嘉庚微感诧异,感觉这种语气只有在一个地方常用,微微侧目之下,多了不少疑惑,但又不敢确认:“岂敢。请问黄舰长,你们从战后而来,那么当下还能有多久才能获取胜利呢。”

黄琼宇轻叹一声:“时过境迁,我并没有经历那场战争,而且当下的日军势力更为强大。英日之间的恶战已经无可避免,而且迫在眉睫,当然我们有信心去迎来最终的胜利,时间不会长!”

舰队能给陈嘉庚信心,但信心的多少来自战舰的火炮数量,显然陈嘉庚的信心远没有满格。陆巡进入港口,陈嘉庚再次看到战舰还是很高兴,心想应该把包里支票上的数字多加一些才好。

陆巡轻快的停在武城舰舷梯下,何国杰舰长快步走下来,带着满面笑容热情的伸出手:“陈先生,我代表全舰官兵感谢你们,这两顿餐桌上都少不了你们送来的果蔬啊。李司令已经等候多时,请随我来。”

陈嘉庚口称客气,急忙摆手,但那种感觉越来越熟悉,心跳也莫名的加快起来,他现在还不敢下结论,跟不敢出言相询。但他自有判断,以往国军军官客气归客气,像这样以一舰之长身份迎接的还没有先例,更何况行政舰长同样是个上校却轻车简从前往南侨总会,国军**系上校那个出门少说也要带上一个班的卫兵,难道他们是另一类?这样想着难免走神,脚下踩空滑向一边。

“哎呀,小心,船上有些不稳,陈先生扶住了。”何舰长一把扶住他。

“岁数大了,腿脚不利索了。”陈嘉庚自嘲的笑笑。

重庆他没少去,深知国军的作风,他此次单独受邀前来,有了足够的角度去观察,在舰里走上一圈便感受到风格的不同。

秘书在舱室门口迎上他们,打开门李旭东上来又是一番寒暄。入座之后,黄秘书给宾主沏上香茶。

“陈先生,尝尝家乡的铁观音吧。”李旭东说话时候故意带了些口音。

“噢,李司令口音听着耳熟啊?敢问仙乡何处。”陈嘉庚欣喜的问。

“我是宁德人,而且儿子还是在陈先生一手创办的厦门大学毕业。”李旭东轻松的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就从厦门大学谈起,三泡茶下肚他们很快没有了隔阂,其意融融。

陈嘉庚想起来什么似得赶紧打开皮包,取出一张支票双手递了过去:“李司令,只因时间仓促,我还有些款项没有收回,这点钱先给官兵们采买些生活用品。明天我再让大家集些军资,望李司令海涵。”

在场几个人都面面相觑,陈嘉庚还以为他们嫌少正要开口,李旭东一拍大腿哭笑不得大声说:“陈先生误会了,我们请您来不是化缘的,没错我们孤悬海外是缺乏经费,但高领事已经帮我们解决了给养问题,先生的血汗钱还有更大用处。现在国内抗战形势紧张,物资尤为短缺,我们深感国内军民之艰难,不愿意给国家和侨胞添麻烦。实不相瞒,同我们一起靠港的货船上有很多民用物资,想请先生代为转手出售以充军费。我们是军人,做生意就成张飞绣花——大眼瞪小眼了。”

然后黄琼宇将货船的来龙去脉简明扼要的说了一番,隐去武器弹药和一些不必要的问题,讲清是来让陈嘉庚发挥交际和商贸特长的。

“这里有些样品,请先生检验质量,无论是服装鞋帽还是五金工具都非常不错,相信应该在国际市场上受欢迎。船上还有不少机械设备,以后可以自产自足满足后勤所需,只是我们不知道在哪里来办工厂合适,陈先生可有合适的地点。目前日军步步紧逼,马来半岛和印尼因为有日军所需要的资源,随时会处于战火之中,也请先生同其他侨领商议,一旦战争开始,华人产业如何安置。”

话已经说的很明了,他们不看好马来,甚至认为英军会放弃新加坡。这是危险的预警信号,陈嘉庚一下收起了笑容。

“李司令,你的意思是日军要进攻新加坡?毕竟你们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么说战争不可避免?那我们能做些什么?什么时候他们要打过来。”

他对李旭东的话将信将疑,不过如何备战真的没有思想准备,不由紧张起来,心跳也开始加快,语气确实有一丝惊慌。

李旭东认真的说:“我们是军人,不想故意制造紧张空气,也不做夸张的判断,对于跟历史有多大的重合无法准确计算。昨天我们发现了不明潜艇前来侦查,今早又观测到了日机,只想说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至于能做什么,那就是利用李先生的影响力让大家做好预案,日军不会一夜之间兵临城下,我们希望华人的损失降到最小,另外货船上有一批先进的机器设备,希望陈先生能帮我们利用起来满足后勤,建立初步的现代工业,只是不清楚在哪里建厂更合适。”

黄琼宇给陈嘉庚再镇上一杯茶:“海外华人对大陆抗战的支持有目共睹,日军一旦占领马来,肯定不会放过大家,我们想着发挥自身优势有目的的撤侨。陈先生对南洋了如指掌,不知哪里可以放心安顿华侨、开创实业呢?缅甸与泰国接壤,日军已经控制了泰国,不是首选。”

陈嘉庚内心紧张起来,在**空调吹拂之下,背心也微微透汗,道谢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咂咂嘴:“以老夫之言,唯有锡兰可以去了。同样是英国殖民地,那边人少且比较落后,而且远离东南亚大陆,如果给英国提出申请避难,应该不难。开创实业当然是好事,不知道李司令想做哪些产品。”

李旭东跟黄琼宇、何国杰相视一笑,对他说:“我们恨不能多招些战士,再去开工厂做销售哪有人手啊。锡兰?哦,斯里兰卡啊,是个好地方,工厂企业都是靠陈先生和其他侨领来完成。稍后陈先生去参观下机械设备,心里提前有个谱。”

陈嘉庚眼前一亮:“你们要招兵买马?贵部这么好的军舰,只要放出消息一定能吸引整个马来的青年。要多少都好说,这事包在我身上。”

李旭东指指身旁:“那太好了,征兵工作交给黄舰长,他是行政主管。”

黄琼宇摘下眼镜擦擦,笑容更和蔼:“我们舰上岗位首选有文化、有技术的单身男青年,如果以前在船上做过技术岗位以及医生、护士都很欢迎。同时海军陆战队也将扩招,但要求全部18-25岁健康男性、单身,在马来军警单位服过役的优先。当然,不是明天就征兵,如果战争真的爆发了,陈先生届时在华阜振臂一呼,相信事半功倍,比我们用喇叭喊强的多。”

虽然语气轻松,但陈嘉庚听来简直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样子,更觉得口干,自己提起茶壶:“好的好的,容我好好斟酌下。”

李旭东看下表,时间差不多了,站起身来:“陈先生先稳稳心神,我们说的有点多,但一些事必须尽快操作起来,还不能让大家心慌,不然英国人也会找我们麻烦。一会从重庆来的海军总司令陈绍宽将军率部抵达新加坡,我要和高领事前往迎接,就先走一步,咱们稍后详谈。请黄舰长继续陪陈先生参观。”

何国杰打开舱门跟在李旭东身后大步离开,陈嘉庚饶是年过花甲经历过大风大浪,此时只觉肩上担子越来越重,黄琼宇不断给他信心和宽慰,可他明白这些人等于把后背都交给了他。等看到货舱里那些机械设备,他突然明白信心从何而来,脑中冒出个念头:再活五十年,让海外华人更加富强。

等他离开的时候,李旭东带着各舰舰长和四名陆战警卫已经与高领事汇合后抵达机场。

40年代初的民航空管还比较渣,加上天气原因飞机很难准点抵达,陈绍宽的专机也不例外的晚点。利用这个时间,高凌百和李旭东在候机厅贵宾内密谈着战争的走向。

得到日军频繁侦查的消息,高凌百并不意外,但没想到日本会短时间内发动南侵,李旭东提出让他届时动员侨民撤离,并联系英方获得前往锡兰暂避的许可。

高凌百面露难色:“李将军,要说撤侨也是我份内之事,可惜国家在南洋的影响力没有你想的这么大,纵然日军如狼似虎,英军倒是有十万之众,侨胞们一做比较能听我几分可不敢保证,当然事关成千上万的侨胞安危,我肯定尽心尽力。我可以在战争开始后向英国总督提出申请,只是现在不免冒昧。英军可听从李将军的告警?”

李旭东也叹气否定:“英军舰队虽说前来威慑南洋,可从新加坡的情况来看,他们没有完全放在心上,哪怕到马来之前我们击沉日军一艘潜艇,他们到现在也没有提高警备等级,何况我怎么能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日军肯定在明天8点前来进攻?南洋侨胞的地位不高,打起仗来英国人能不能自保都难说,何况他们呢。”

高凌百眉间充满了担忧:“我在新加坡数年,英人一向自傲,但殖民地的军备确实松弛,非欧洲可比,只怕初战不利,马来方寸之地。。。。。”

广播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陈绍宽一行的专机即将抵达,他们整整衣服来到停机坪前准备欢迎。既然中国海军总司令到访,英军也按照礼仪派出海军基地的一名少将,李旭东和他已经认识,互相敬礼算是问候。

螺旋桨客机盘旋一圈后缓缓降落到跑道上,伴随着轰鸣在众人面前停稳。

舱门口出现一名身着白色立领海军制服的军人,坚毅的四方脸,目光炯炯也在打量着李旭东他们。

“陈绍宽。”李旭东心里咚的跳了一下,作为福建宁德人怎么能不知道陈绍宽的生平,同相片比只觉更生动了些。

陈绍宽健步走下舷梯,身后跟随一众将校,各个都是黝黑的面堂,不少人身形比较瘦削,两支不同派系的海军一碰面都带着种种好奇打量对方。

还有三道阶梯,陈绍宽已经伸出了右手,脸上带着礼节性的微笑:“高领事辛苦,这位就是李将军?”

等高凌百回答后,李旭东按照国际通用准则敬礼:“我是李旭东,陈司令好。”

陈绍宽眼光复杂的含笑回礼:“李将军幸会,一路辛苦。”

在李旭东介绍下,四名舰长均上前见礼,随后陈绍宽也给他们引荐曾经的主力舰长和爱将们:林遵、邓兆祥、陈宏泰、刘德浦、曾国晟、欧阳晋。一些人的名字大多耳熟能详,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他们真真切切的有着实战经验。双方目光跨越时空后发生第一次碰撞。

同样是中国海军一员,穿着不同风格的军服站在一起,画面很有混搭风。陈绍宽谢绝了高凌百邀请他去**的好意,执意要在舰上用餐过夜:“我这个老海军已经好久没有上过巡洋舰了,就想吹吹海风,多谢高领事理解。”

30

E14 老海军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