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魔窟之行>第10章 南京文化大屠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0章 南京文化大屠杀

小说:魔窟之行 作者:巴丁 更新时间:2017/6/7 9:36:48

二战期间日本究竟从中国劫掠了多少藏书和珍宝?美国占领当局曾经公开过部分所掠文物及藏书,至少有300万册,其中有许多宋代绝本文稿之类,价值连城,为世界顶级文物。

1938年初,就在这个时候,一大批特殊的日本人混杂在进城的日本军队里,也进了南京城,他们不进银行,不进商店,而是专门进到图书馆、大学、政府机构以及那些书香气很浓的庭院,见书就搬,见寺院内的佛像和经书就运走——他们是一支日本政府专门派出的,抢收中国珍贵书籍和文物的“特别行动队”。

当“特别行动队”对南京城内所有文物和有价值的图书进行清查后,1938年春,又从日本国内调集了多达1000人的各方面的专家、学者,这些专家学者来到了南京后,开始了从浩如烟海的图书馆和大学城以及各个政府机构、寺院等文物所在地,进行了系统的挑选藏书与文物的行动。

当时负责抢运和收集珍宝的日本皇室亲信竹田宫,对手下的“文物强盗”一再反复强调,所有文物和藏书概不遗漏,统统都要。不说从青岛、天津港口运回日本本土有多少藏书和文物,仅从上海装箱运走的南京城抢来的藏书和文物,就多达300多辆卡车之多。

战后的日本学者和大学教授们,一直将这些从南京和中国其它城市掠夺来的中国历史书,视为研究中国和亚洲文化与历史的首要史料与标本,为此,日本专门在战后建立了“东亚研究所”、“东方文化研究所”、“东亚地方病研究所”等专业机构。学者们就是通过研究中国祖先留下的医学、农业、生物、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的经验与知识,为日本战后相关行业的崛起奠下坚实的基础和学术水平。

现在,国际上都知道,日本在“二战”前后有个臭名昭著而绝对机密的行动——“金百合”行动。其中有个日本黑头目起了极大的作用,他便是臭名远扬的日本黑手党顶尖人物——儿玉誉义夫。此人受侵华将领土肥原贤二的调派,到中国来专门从事洗劫中国民间艺术品和文物的勾当。

在南京大屠杀还在进行时,儿玉誉义夫便带着他穿着日本军装的“别动队”在上海和南京之间的苏州、无锡、常州、镇江、湖州、芜湖等地,对富豪、士坤进行威逼,要求他们将宝藏献给日本天皇,否则就去见“阎王”。

多数富豪、士绅在死亡与交宝之间,即使是再有权有势再有学问的人,他们的心思也全都集中在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上,此时的一切身外之物都变得不再重要了,儿玉誉义夫大发其财。据说,儿玉誉义夫还没进南京城时,就因所抢来的金银珠宝太重、太多,而把一架飞往日本的军用机给压塌了,从此他改为只收红宝石和兰宝石及古书画,这样便于运回国内。

进了南京城的儿玉誉义夫,像掉进了阿里巴巴的宝窟里,他那双闪着贼光的眼睛一直在流泪——狂喜的眼泪。

日本军队对南京城进行的洗劫,是这座千年古城经受的历史上最严重的文化浩劫。日本人借此对中国、中国历史以及每一寸中国土地都有了可靠的、全面的、深入的,甚至有些是唯一的了解和掌握,使我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传留下来的最重要的文化遗产和精神遗产失去了尊严,失去了独有,甚至完全散失在了异国他乡……

日军在南京等地掠夺走的巨额黄金、珍宝、文物和藏书,不像人的生命那样因屠杀而即刻消亡,它具有永远存在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由于战后美国和日本私下进行的肮脏交易,使中国对这些文化遗产的索还或索赔变得不可能或不容易进行,这就客观上直接支持了日本在战后利用这些巨额资金与宝贵文化产品,完成了战后重建及迅速发展国民经济甚至文化强国的梦想。

二战期间日本究竟从中国劫掠了多少藏书和珍宝?

现在,这些从南京和中国其它城市掠走的文物和珍贵藏书,分别存放在日本皇宫、皇室内厅、靖国神社、东京科学博物馆、东京美术学院、早稻田大学、东京帝国大学和庆应大学等至少17个地方。一些教授和学者也分得了珍贵藏书。美国占领当局曾经公开过部分所掠文物及藏书,至少有300万册,其中有许多宋代绝本文稿之类,价值连城,为世界顶级文物。

东京国立博物馆“东洋馆”,又称亚洲文物陈列馆,是日本博物馆中展出中国文物最多的博物馆,博物馆工作人员佐佐木说,整个博物馆大约有10万件藏品,其中,来自中国的藏品大约有1万件,除了日本本国展品外,就中国展品最多了。

“东洋馆”的第二层可以说就是中国专馆,一共五个陈列室,其中四个为中国考古,剩下一个是中国绘画书法,有11件中国文物被列为“日本国宝”,另有147件被列为重要文化财产等。这些文物都是“宝贝中的宝贝”。

这些顶级文物中不少是中国宋元明时代的绘画与书法,在“中国绘画书法”陈列室中,仅南宋李生《潇湘卧游图卷》、南宋李迪《红白芙蓉图》、南宋梁楷《雪景山水图》和元代因陀罗《禅机图断简寒山拾得图》4幅作品就被列为“日本国宝”,禁止拍照。其余珍贵绘画还包括南宋马远的《洞山渡水图》、明代朱端的《寒江独钓图》、清代赵之谦的《花卉图》等。而书法作品则囊括了黄庭坚、朱熹、赵孟頫、八大山人、郑燮等名家。

京都大学教授佐藤雄是一位研究日军在亚洲掠夺的专家。据其介绍,整个二战期间,日本从中国掠回的珍贵文物大约有10万件,其它一般物更是不计其数,数量大约有几百万件,这也与中国官方之前发布的数据基本一致。据中国官方统计,自1931年至1945年抗日结束,被日本掠夺的文化财产有1879箱,被抢文物不计其数,仅战后日本方面自己统计就高达360万件。

此外,京都不少博物馆也收藏着中国的国宝。在京都大德寺宋代禅宗画代表作《观音猿鹤图》赫然在列;在京都泉屋博物馆,一件名为“猛虎食人卣(音you读友)的青铜器,其文物说明也显示,这件文物来自中国,猛虎食人卣是中国商代晚期的青铜器珍品,也是日本藏中国青铜器中最重要的两件之一;在京都东福寺,中国南宋时代的宗教肖像画《无准师范像》吸引着众多游客………

战后,中国学者曾向日本方面要求归还这些文化藏书和财物。但截止目前,中国方面除了仅讨回不足其中的6%的16万册藏书外的一切至今都无法讨回。

讨不回的原因,是日本方面仗着美国的撑腰,硬说他们没有“政府行为”,只有士兵和军官的个人行为,借此抵赖。

事实上,美国盟军在占领日本后,就发现了部分从中国掠夺来的藏书和珍宝,只是麦克阿瑟等人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也从日本人手中分得了一部分宝藏。

自打进到这个房间后,我打着手电筒多数时间不是往前看就是往上看,根本就没往地上看一眼,就在我聚精会神边看边想时,突然,听房间里的一隅传出有什么东西倒塌的声响,吓得我一激灵,心猛地“嗵嗵”一阵乱跳,我忙调转手电筒的光亮,向着房间的地面照射过去。

直至这时我才发现水泥地面从这头到那头,一块挨一块密密麻麻地铺满了单人“榻榻米”(日本人睡觉时用的卧人具,相当于中国的床和炕),“榻榻米”上,肩挨肩地跪坐着百多名日军士兵的僵尸,到底是日本的士兵,就是死到这么一个有限的空间里,也要以最规范的动作,把两手搭在两膝上,昂首挺胸,直背,给人以一种不服软的样子,与中国人民为敌到底,宁可瓦碎,也不求瓦全,宁可剖腹自杀,也不让中国人抓到,僵尸有好多已经瘫塌,在“榻榻米”上散落了一滩滩的军衣碎片和一堆堆白森森的骨骸。

刚才听到的疑似什么东西倒塌的声响,可这里哪有什么东西呀,有的也只是跪坐着的僵尸,或是瘫塌下来的僵尸,我想刚才听到的声响,这很有可能就是僵尸在塌瘫时发出来声响,要不哪还会有什么声响,什么声响都不会有的呀。

出了这间“栖”字门后,我和二毛子就再也不想进哪个“栖”字门了,这个门里的僵尸是这样,那下个门的僵尸也不会是两个版本,再进几个也都如出一辙,同样的可憎、可恨、让人恶心、转身,我和二毛子就向门上写有“妇”字的门上走去。

“妇”字从狭义上讲,就是已婚的女子,广义上讲是对女性的通称,对了,看下“妇”字门里到底藏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1

第10章 南京文化大屠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