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我非蛮夷>第一章:衙役恶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衙役恶人

小说:我非蛮夷 作者:王小贱 更新时间:2017/5/15 21:59:37

邺城有铜雀台、冰井台、金虎台三台。建兴二年为避晋愍帝司马邺讳易名,因北临漳河而得名"临漳"东汉末年,曹玄德击败袁绍进占邺城,营建邺都。邺本有二城。东西七里,南北五里,北临漳水,城西北隅自北而南有冰井台。

晋初年,八王之乱,百姓流离失所,天下群雄纷纷起兵举事。羯人石勒起兵后之后,辗转归于汉赵刘渊,为渊部将。石勒军全歼西晋主力,并会同刘曜、王弥之众攻破洛阳。石勒以襄国为基地,遂占有冀州 兖州 青州。后汉赵执政靳准弑君自立,石勒率军攻破汉都平阳。刘曜自立为帝,迁都长安。石勒脱离汉赵,自称大将军、大单于、领冀州牧、赵王,于襄国即赵王位,后赵最强大的时候统一了中国大部,北方除辽东慕容氏、吉林高氏和河西张氏外,皆为石勒所统一。以淮水与东晋为界,初步形成南北对峙局面。

石勒驾崩之后,其养子石虎杀石弘,篡位置,迁都于邺。

“卖畚箕了,卖畚箕了,大家快来看看,又好又扎实的畚箕便宜卖了”王小剑挑着担子行走在邺城的大街小巷当中,沿途叫卖。

“小伙子,你这畚箕怎么卖?”

大半天了,这可是第一单生意,王小剑抬起头看看眼前问话之人。原来是一年过半百的老者,有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庞,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而明亮,看起来很有精神头。王小剑拿起一个畚箕,递到老者面前,笑着大声说“二十五纹钱一个,质优价美,童叟无欺。”

为了看得更真切,老者拿起畚箕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但只不过想看出点瑕疵,砍砍价罢了,过了片刻,老者满脸疑惑笑着问:“呦,这可不便宜。别人家才卖二十纹一个,你家的凭什么就比别人贵五纹钱。”

王小剑暗自笑道这老者理屈词穷,抬出别人家的畚箕来还价。走街串巷这一日,除了自己,就没再见到别家卖畚箕了,想到这,王猛把畚箕往地上一摔,然后一脸得意的样子跟他讲:“您刚刚也仔细瞧了瞧我做的畚箕,用料扎实,手艺上乘。”不管王小剑怎样推销,老头还是嫌这畚箕贵了,笑了笑问道: “那好,你等我想想啊,这价格能不给便宜点,二十纹如何?”

正说话间,围观的贩夫走卒越来越多。人啊,就是喜欢凑热闹,就连买样东西也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乘现在人多,少挣点也没关系,必须赶紧把畚箕都卖了。王小剑提高了声调:“大爷,您是王小剑今天第一个买家,说明您有眼光,不多说了,二十纹就二十纹,卖您了。”

老者哈哈大笑 “小伙子,实在,我也不还价了,给我拿俩吧!”

“好嘞,您稍等啊,我这就给您拿两个。”王小剑把捆住畚箕的绳子解开,给老者拿了两个,小心递到他手上。

话音刚落,老者从腰间取下钱袋,把钱给王小剑,把钱递给王猛笑着说:“这是四十纹钱,小伙子你数数。”

王小剑嘿嘿一笑,摸了摸脑袋,向他道谢:“谢谢您了,您看以您的年纪,我得喊你一声大爷,还能骗我?” 大爷笑着说:“哈哈,这小伙会讲话。” 这时,人群当中有人喊道:“那你也给我拿一个。”“给我来俩,挑俩好的啊”“那小伙,还有畚箕吗?我买个”

做买卖呢,不怕忙,因为你越忙,说明生意越好,你越累,说明挣钱不少。不一会儿功夫,这几十个畚箕全部卖完。王小剑看着腰间装得鼓鼓的荷包,正所谓怀里有钱,心里不慌。就在这时,三名肩披镣铐,腰配大刀的衙役拨开人群,走到面前,对着他的脸颊就是一巴掌,王小剑顿时被打得眼冒金星。

话说这衙役在官府之中本为贱业,所以多由贱人来做,但做这种事还要以官府的名义,等于是让贱民行使官家权利。所以,实际上,衙役在百姓中威风极了,一点贱的影子也没有。动辄拿人、锁人,谁见了都惧他三分。老百姓都尊之为衙役老爷,街上做买卖的,都得定期孝顺,交保护费。捕快的职位,一般是要花钱买的。这做衙役和做买卖一般,出了本钱,自然也其它地方给找回来。

领头的衙役恶狠狠地对王小剑喊道:“谁让你在这卖货的?到衙门缴税了没?”

王小剑本就是乡下人,哪明白到城里做生意要缴税的道理,他捂着脸低声说:“缴税,我一挑着担子卖畚箕的小老百姓要缴什么税?”话音刚落,又一巴掌落下来,这回王小剑左边脸也给打肿了“你占用官地做买卖了,明白吗?拿钱来,一共是三百纹,还有我们哥叁喝茶的钱,一起三百六十纹吧。”

挣钱不易,哪里能让这衙役上嘴唇碰下嘴唇就把钱给交了出去,王猛瞪大眼睛,大喊一声:“不缴。”

衙役们看这小子不把自己放在眼中,怒火中烧,便从腰间解了锁链,准备锁了王小剑。这锁链看着挺瘆人的,黝黑发亮。也不知被这帮败类锁了多少良善之人。出于恐惧,王小剑随手拿起了扁担,紧紧抓在手里,准备拼死一搏。

人群中突然走出了一个银发老翁,站在了王小剑和衙役中间。只见这银发老翁穿着朴素,却干干净净,身上没有一丝尘埃。鹤发童颜,谈吐得体,如同世外仙人一般。老者拱手俯身,面带微笑,帮王猛向衙役求情:“三位官爷,三位官爷,先慢着拿人。老朽世居邺城,在这邺城士族当中多少也算是有几分薄面,小伙子就是做点小买卖,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你让老夫跟他说道说道,咱们犯不着动刀动枪的。”

三位衙役平时虽只知道欺压百姓,可是眼力劲相当不错。知这老爷子乃是朝廷重臣李农大人的父亲,吃罪不起,连忙陪笑鞠躬回礼:“老爷子,您也知道,咱们当差的也不容易。既然您老出面,您就给他说说吧!罢了,看您老面子上,咱们兄弟几个也不要这茶水钱了了,就缴三百文算了。”

老者转过身来对王小剑说:“小兄弟,好汉不吃眼前亏,把钱给他们算了。真要是把你给拿了去,你家里不是还要花钱去衙门来赎你?”在老者的斡旋下,气氛缓和了不少,王小剑不是榆木脑袋,想到今天是哥哥大喜的日子,自己要真被锁了,那可如何是好,到时候还要大哥来赎自己。罢了!解下腰间的钱袋,数了三百文钱交给了衙役。王小剑看着刚刚还鼓鼓的钱袋,如今瘪了下去,无奈地叹了口气。

衙役接过钱,往怀里一揣,吆喝一声;“走。兄弟们喝酒去了。”没热闹可看了,围观的邺城百姓也一哄而散,留王小剑一人在原地发呆。本想着这半个月来做畚箕换点钱,后日回家时给新婚的哥哥嫂嫂置办一床新的枕头被褥,没想到被这衙役抢去了一半。算了,先买床被褥吧!也不知口袋里这点钱是够还是不够。

等王小剑回过神来,正想找那老者道谢,环顾四周,人已经找不到了。心里也惦记着给哥哥置床被褥,就直接往被褥店走去了。几经周折,到得这被褥店门口。抬头一看,呦!这老板生意做得挺大。门脸就有两仗之宽,青石铺阶,门两边的柱子,百年长成的老树做出,打磨抛光,涂上油漆,更是觉得富丽堂皇。门脸正中间挂着一块硕大的招牌,写着四个大字“连升被褥”

‘连升被褥’店装修得太过豪华,王小剑在村里从未见过这样的大房子,便带着怯意走了进去,店内已经做好的被褥整齐地摆放在柜台里面量身定制的小格子内,大堂之内是摆放了一床尚未弹好的棉花,这些该是展示给客人看的吧!王小剑上去摸了摸,柔软舒适,温暖宜人,让人不由自主就想躺上去美美睡一觉。

王小剑笑着摸了摸棉花,然后对棉花店掌柜说:“老板,你这棉花又白又软,肯定暖和!”进门都是客,老板见来生意了,非常热情上前迎道:“小哥,有眼光,刚从外面来的新货。想弹床被子?”

王小剑摸了摸腰间的荷包,已经瘪了许多,心中并不是很有底气,便小心询问:“这做大生意的就是不一样,是想弹床被子,就是不知您这卖价如何?”

掌柜笑吟吟地回答:“不贵不贵,四百纹一条。”

虽说不贵,但王小剑把钱袋从腰间取下来,倒在桌子上,认真开始数了起来。一枚,二枚,三枚....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王小剑把钱往掌柜的面前一推,抬头满脸尴尬得看着掌柜。老板见王小剑有面有难色,问道:“怎么?钱不够?小兄弟,你还差多少,如果差得不多,我就卖你了。”俗话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况且王小剑只是个小小少年,此时已被惭愧得满脸羞红,便支支吾吾询问“只有三百纹,您看..可以卖我一床吗?”

1

第一章:衙役恶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