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西域纵横记>绝域通途 第十三章 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域通途 第十三章 中

小说:西域纵横记 作者:一只火烈鸟 更新时间:2019/8/17 16:34:27

  “取剑来!”班超侧头对高赞说,“今日开怀,超愿独献汉家剑舞,以娱满堂客卿!”

“司马大人欲献剑舞,何须亲为?不如由侍卫长步锋代劳,”田虑忽然说。

“不可不可。剑虽兵器,舞者用意有别,则技巧各殊;芒辉舞其实,我舞其虚,术相异,意非同。岂可代劳?”

“大人亲为之,恐有失颜仪呀!”

高赞取过剑递来,班超接住后说:“今日欢聚,习俗虽有异,其乐却融融。若拘于汉家缛礼,则何必入得异域?”

大伙儿听他这么说,都不再有什么顾虑了。这时,李双上前拱手道:“大人舞剑,双以琴音相伴。可否?”

“如此,则锦上添花矣!孟卿快去取琴来!”

“请稍候!”李双疾步奔向后院。

班超见刚才跳舞的人还都站在原来的位置上,赶紧说:“诸位请入席。”

“汉使大人此刻真如太阳一般啦!”疏勒公主回眸看着他。

“公主谬赞,超何以敢当?请入席!”

李双拎着他那把独塔尔琴快速跑回场内,选在下位盘腿坐下。这把琴只有两根弦,他稍微调节了几下,便正式用右手五指或拨弦或扫弦演奏起来,并朝班超点头示意。谁也不清楚他弹奏的是什么曲调,只能凭感觉来领悟。

李双一边看着班超舞剑,一边弹拨,伴奏乐声音的高低、节奏的速率,完全根据舞剑者的身形变化和步伐快慢来定。李双能看出,班超舞的是司马职官基本都会舞的剑法,来自于《剑道》的起始篇,属于强身健体类的剑术。但他舞得却很好,姿势、动作、步伐十分标准,显示出他是有些基本功底的。他甚至还舞出了几个难度稍高一些的动作,这些动作都是步锋平时练剑时偶然教授他的。只不过,他展现出来的并不仅仅是剑术的力度和花式,更多的是阴阳合一的魂魄;用以搏击,效能不够,用来表演,却精彩有余。

他也就表演了《剑道》当中的若干套路,还自编了几个动作,所以表演的时间不长。在众人第二次的喝彩声中,他便收尾了。李双特意在他收尾前,用力扫拨了一下琴弦,使得音域拉长,拉宽,犹如彗星划过天际,先是荡开一条又宽又长的口子,再以细长悠远的线条来结束。

“多谢诸位!超剑艺不精,献丑于此,还望海涵,”班超拱手握剑说。

众人报以热烈的击掌声和称赞声。

黎弇站起来说:“汉使大人不拘礼节,肯为我等舞剑助兴,实乃可敬!”说着从侍女手中的托盘里端起一樽酒,来到班超面前,“我以此酒敬汉使大人!”

班超点点头,双手接过酒樽,一饮而尽。全场再次爆出喝彩声。班超微笑着,面向三方拱手点头,然后退回席位上。

这时盖天奴突然出场,面对班超行了一个揖让礼,说:“今有一请,未知司马大人准否?”

“佐译使令有何事?但说无妨!”

“我欲请大人做主,成就在下婚配之事。”

班超吃了一惊,“莫非已有相中女子?”

“此女正在席上。”

“可否唤来一见?”

盖天奴侧头对着骊姑点头。看样子,他们早已商量好了。骊姑站起身,虽面含羞怯,但还是落落大方地走了出来。

秦雄此时瞪大了眼睛,对田虑悄声说:“黄须儿一趟缉捕,不止拿下虏寇,还拿下了胡妻,倒真有他一番能耐啊!”

“堪比他故主人哩!”

骊姑双手抱拳搁在右腰处上下摆动,同时略微鞠躬,作了一个万福礼。“小女子见过汉使大人!”虽然她的礼仪不够完全规范,却能看出,她在背后是专门学过汉家女子的礼仪的。

班超点点头。“凡男女婚配,须得媒妁之人说合。不知盖天奴可有媒人啊?”

“在下无媒人。愿请大人为媒。”

“此女乃韩夫人属下,应请韩夫人为媒呀?”

“大人有所不知,骊姑乃胡人,我亦胡人;胡人男女婚配,礼法与汉家有别;汉家须得媒介方可成礼,胡人只消携牛羊美酒聘娶即可。但须得父母认同,而今我二人父母早已亡故,又无亲属,故欲请为尊者主婚。”

“既如此,我可为汝做主。却不知韩夫人意下如何?”

班超看着韩夫人问,夫人回答:“汉使大人做主即可。我无异议。他二人乐意成亲便好!”

“盖天奴以何作聘礼?”

“在下无牛羊,无金银,只有一件挂环,”他从脖子上摘下一串玉石项链。“不怕大人见笑,在下仅能以此为聘啦!”

“汝不觉寒酸?”班超眯眼瞧着他问。“骊姑以为可否?”

“小女子无所求,绝不介怀他以何为聘!”

“如此道来,汝二人之心早已缔结。也罢,千金易得,良缘难逢。既然意有所属,情有所归,焉能不许之?盖天奴虽胡人身,却有义举,况其不辞劳苦,奉使有功。下聘之礼,可由府库公出。不知二位以为如何?”

“司马大人体恤下属,在下感激涕零。”盖天奴弯腰鞠了一躬。

骊姑也弯腰一拜。“谢汉使大人!”

黎弇见此情形,开口说:“今日佐译使令定下婚约,可喜可贺呀!按胡人习俗,当以歌舞助兴。不知诸位以为然否?”

众人连声叫好。

于是,另一场主题为欢庆、祝福的歌舞开始了。席位上的人相互敬酒,相互表达祝福之语。酒宴持续到深夜方才渐渐散去。那时,已有多人喝醉,没喝醉的也摇摇晃晃,语无伦次了。盖天奴被多人轮番敬酒,早已趴在席位上睡着了。

参加宴席的汉使成员中,除了门口的守卫赵惠、周炎,唯一清醒的人就只有步锋、赤昆弥和蔡忠。步锋把班超扶起身,送往行宫中的寝室,并吩咐赤昆弥和蔡忠负责迎送宾客。大堂上的油灯被侍女添加了至少三次油料,此刻依旧满堂明亮。

韩夫人一行人与疏勒公主回到行宫的驿馆。疏勒公主见韩夫人住在西侧,便邀请她来东侧的房间。“今夜我将无法入眠。若夫人此刻无睡意,可否叙谈片刻?”她说。

“我乃客居之人。公主有请,焉可回绝?”

“此地只有我二人,若夫人不愿以姐妹相称,可直呼我名,我叫希娅娜。若能如此称呼,相比公主之号,倍感亲切。可否?”

“若以姐妹相称,恐有不适。但直呼其名,似乎亦有不妥。”

“韩夫人今岁几何?”

“二十有三啦!”

“真还望不出来呢!我当汝才整二十。夫人望我今岁几何?”

“应不大于二十!”

“夫人夸奖啦!我于今已满二十四。若论年纪,夫人当称我阿姐才是。”

“公主身份尊贵,岂能以阿姐称呼?”

“那就叫我‘希娅娜’。如此称呼,才会使我回归自我!”

“公主酒醉啦!时候不早,不如早些歇息吧?”

她望望韩夫人,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只好告别:“夫人请!”

“公主请!”

0

绝域通途 第十三章 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