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西域纵横记>绝域通途 第十八 章 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域通途 第十八 章 上

小说:西域纵横记 作者:一只火烈鸟 更新时间:2019/9/21 17:53:54

对于下注者来说,前面可以以牛羊的多少作赌资,输赢当场揭晓,最后一轮只能以钱币下注。这样的规矩也使得坚持到最后的下注者积攒了大量赌注,同时也淘汰了前面更多的小赌注。所以,如果前几轮都没下注,这一轮的注资将会最大,至少要大于现有的赌注。

在骑手和马匹休整期间,看台上议论纷杂,所有打算下注或已经下注的人都在高声喊叫。国王榆勒还是坚持他看中的黑马,雅库题则依然看好花斑马,还有人看好其它的黄骠马,枣栗马和灰青马,看好白马的人似乎不算多。

希娅娜与班超的眼神会意了一下,然后悄悄问巴依尔:“现在谁的赌注最大?”

“疏勒侯的哥哥卢克罕大爷,已经下到一百六穆立了。就那匹花斑马。”

“其它的呢?”

“黑马一百三,枣栗马一百二十五,黄骠马一百一,灰青马一百,白马九十。”

“那你去给我下它们的总和。”

“这么多呀?不够呢,殿下。我们只有四百穆立啊。”

“不够的就由班大人来补充吧。”她说完即招赤昆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当赤昆弥请示完班超并由李双代为下注后,在场的疏勒人都大吃了一惊。因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汉人把最大的赌注押在了那匹白马上,而且与公主殿下所押的一样。

“他们以为我们疯了,”盖天奴说。

“如果用绝尘骝去参赛,你觉得我们胜算有多大?”李双问。

“那还真不好说。场上剩下的那些马也不同凡响。”

“是的,关键还得看骑手。我就觉得那匹栗色马的骑手更胜一筹。”

“你是说那个肩戴狻猊旗的吧?我也注意到了。那人似乎在马术上故意保留了一截。”场上六名骑手并排一起,分别向各自的支持者阵营挥鞭舞旗,得到的回响是一片片呐喊。

希娅娜凑近班超耳边。“班君以为胜算几成?”

“或有九成,或有十成,差异仅在骑者乃谁。”

“萨伊特阿默。我的侄子,汉名唤作‘成大’。”

班超侧头对赤昆弥说:“去向他二人打探一下。”

赤昆弥心领神会,随即去问李双和盖天奴。转眼间回来低声说:“伯仲之间。”

希娅娜在知道这个结论后还是略有疑惑,就起身走到李双和盖天奴跟前。她知道盖天奴懂得疏勒语,就直接低声询问:“不知二位所指的伯仲之间是谁与谁?”

盖天奴垂头低语回答:“殿下的白马与那匹栗色马。”

“何以见得?那么其它的马呢?”

“黑马雄劲,但骑者技巧有欠,花斑马速度还不够,因为它的骑者已经尽了最大力,灰青马与前者比就差那么一点,所以肯定无法胜出;黄骠马耐力很好,但相对于枣栗马,后者经验更加老道,在赛场上能做到人马合一,所以才会显得从容不迫,唯一能阻碍他胜出的就只有白马了。问题是,殿下的白马的确是匹好马,而骑者的马术还有差距。最后的比赛主要看马力,所以我们认为白马跟栗色马会在伯仲之间。”

“这么说,冠军是谁,现在还不能确定了?”

盖天奴看了看赛场上的选手。“是的。不过,殿下的白马胜算还是比较大的,请放心吧!”

“既如此,我不知道为何黑马的赌注会那么高?”

“因为从一开始它的表现就赢得了人群,而一开始就发挥极致的,往往不是最后赢家。”

黎弇在赛马的起点大声宣布了最后的比赛规则,然后挥旗下令比赛开始。黑马和花斑马在冲出赛道只有半里,就被身后的白马和枣栗马赶超了,随后,黄骠马又超过了灰青马和花斑马,紧随黑马之后。现在,领先的是白马,不过不久又被枣栗马超出一匹马身。规则是绕场三圈。当第二圈结束时,白马又领先了。最后一圈接近终点前,枣栗马的骑者狠抽了一鞭子,那匹马浑身的肌肉膨胀,甩开四蹄犹如飞龙一般超越上来,与白马并驾齐驱越过了红绸绳,紧随其后的是黑马,黄骠马,花斑马和灰青马。

众人在一片片喝彩声中发出了惊叫。有人质疑,有人不服气,谁都清楚冠军只能有一名。现在就看如何裁定了。黎弇挥手示意六名骑手并排骑马来到看台前,自己走上台与雅库题商量。雅库题在听取了众人的各种意见后,宣布裁定权由国王主导。

榆勒有点拿不定主意,侧头来问希娅娜。“不知公主殿下及汉使大人有何见教?”

希娅娜回答说:“我来问问班大人吧。”

赤昆弥翻译了他们的对话。班超听后,站起来说:“赛马者,本游牧族秋猎之习俗,一可强健体魄,选拔优劣,二可娱乐心智,激发勇力。若以此为本,则名冠双雄亦未必不可。然诸位多有下注,若不见出高低,又恐心生怨怼。如此,则复赛罢!”

事实上,所有参与下注的人都希望复赛。国王宣布了复赛的决定。但关于复赛的规则将由雅库题来制定。有人提议增加复赛的难度,有人提议继续绕场三圈决出胜负,还有人提议追加赌注。最后,雅库题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继续绕场一圈,同时申明,如果还是并驾齐驱的话,就宣布并列冠军。

看台上的人纷纷站起身走到台前观望。随着黎弇挥旗的一霎那,枣栗马跟白马像离弦的箭一样飞窜出去,如同两名生死攸关、血脉喷张的敌手,毫不相让。

“这次还有多少胜算?”希娅娜悄悄走到盖天奴身旁问道。

“八成胜算。栗色马骑手虽老道,但其马龄比白马高。”

赛场一圈很快到头了。这次白马领先了枣栗马三匹马身的距离,胜负似乎立刻就揭晓了。但就在白马接近红绸绳的一瞬间,却突然一个趔趄暴跳起来,把骑手远远甩了出去,结果枣栗马最先撞破红绸绳。这令在场的人群无比惊愕,同时也感到十分意外。

希娅娜很是震惊。“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摔倒?白马受到惊吓了吗?”

李双跟步锋交换了一下眼神。步锋跟班超耳语了几句,就把盖天奴拉过来交代了一番。盖天奴得到指示后再次回到希娅娜身边,他低声解释说:

“公主不必担心。那骑栗色马的人做了手脚,看他如何把这戏演下去。稍后再揭晓。”

那名骑者此时已停在了看台前。

雅库题亲自走向台前。“尊敬的勇士,祝贺你获得本次赛马比赛桂冠。你将得到属于你的奖励,”说着扔过去一袋钱币。“同时,你也将获得骑手的最高荣誉。”

那名骑手接住钱袋后,微微点点头,在马上略一欠身表示回敬。

雅库题接着说:“在我们的国王颁发骑士爵位之前,请摘下面罩,让我们所有人一睹你的尊容吧。

骑手犹豫了一下。正准备摘下面罩时,他开口道:“一定要我显露面貌吗?不过,显露一下倒也无妨,这样,疏勒国的所有人都会记得我了。”他说完就立即拽下面罩扔在地上。

最先发出惊呼声的是希娅娜,接着是黎弇,巴德鲁克以及其他记得那张面孔的人。

“谢木谢尔,”希娅娜喊道。

“宝刀,”还有人喊道。“他是宝刀,就是传闻当中的宝刀。”

谢木谢尔哈哈大笑起来。“我是冒名来参赛的,目的就是要看看如今的疏勒国是否还有能人。现在证实了,这场赛马该结束了。再见,朋友们!再见,疏勒!”他说完两腿一夹马就转身跑了。

人群还沉浸在惊愕和诧异中,等有人反映过来,他早已跑出了两里路外。黎弇和雅库题气得直跺脚,但又无可奈何。毕竟,这等于在全疏勒国人面前,羞辱了他们的尊严。

“他用飞刀射中了白马的屁股,这才导致了那一幕的意外。这是侍卫长步锋最先注意到的,”盖天奴对希娅娜说。

“此人就像草原上的狼,而且还是狼群的首领。”

“那么,我们就没有猎人去抓捕它吗?”榆勒反问道。

希娅娜冷面说:“平庸的猎人是无法抓到他的。”

巴德鲁克自告奋勇对国王说:“殿下若允许,我带人去捕猎。此人我曾见过。”

“你知道他藏身何处吗?”希娅娜问。

巴德鲁克弯腰一拜。“再大的山谷。狼总会留下踪迹的。”

0

绝域通途 第十八 章 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