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西域纵横记>绝域通途 第十九 章 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域通途 第十九 章 下

小说:西域纵横记 作者:一只火烈鸟 更新时间:2019/10/9 17:15:23

随后,她的双手被再次反绑住,头上罩着布袋,被捆在马背上,继续赶路。她觉得走在山间崎岖不平的路上,时而上坡,时而下坡,颠簸起来完全靠腰力保持平衡,不然两腿间会加剧疼痛,因为那副鞍具比较生硬。时间长了,腰部也酸疼不已。

她感到自己就像在一片浑沌的黑暗世界盲目奔走,奔往什么方位,需要多久时间,都毫无意识。从未想过自己会遭遇如此不测,如同梦魇却身临其境。她以往总以为自己一直是个很有警觉心的人,即便在被掳走的那个水潭边,她都没有觉察出来危险在偷偷靠近。屈辱,忿怒,悔恨在真实又像是错觉的冥想里轮番交替。她想干脆跳崖自尽算了,再也不愿活着去面对新一天的光明,尽管这时心上人的面孔不断出现在脑海里,但最终迎接她的将是悲惨的结局。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作为一具尸体被送到他面前时他的表情,但愿死时自己能保持一个会心的笑容留给他。

对于还留在营地上的人来说,这个夜晚注定不能平静了。女人的心情无比沉重,男人也失去了欢声笑语。各种各样的猜想迷惑着大家的神智,谁都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结论。帐篷前的篝火依然在燃烧,剩下的烤肉还挂在支架上。

赤昆弥惴惴不安地来到韩夫人的帐篷前,盘腿席地坐下来。

“邓良大人不同意就这么放弃出使任务,”他说。“他只同意派出我们当中的一两个人返回去禀报。”

“他也不同意明天我们去寻找吗?”

“他说不可能找得到。如果她被水冲走了,被卷入了湖水中,任何人都不可能找到。如果是被匪徒掳走,经过一夜的奔逃,也不大可能追踪到。如果真被什么神灵带走,那就更加不可能找到了。”

“那么,难道我们就这么放弃了?”

赤昆弥沉默了片刻。“失去她,对于每个人来说心里都不好过。”

“我们真不该留她一人在水里就先跑回来。都是我们的错啊!”纳西娅还在痛哭。

“夫人暂且还是宽心一下吧。等追胡通回来再看看有无消息。”

“他的追踪本领再强,我估计夜晚也不会发现什么线索的。丛林里太黑了,啥也看不见。”

“据我猜测,他应该有所发现了。不然去了几个时辰还不回来?”

这样,营地上的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季伯身上。

他只带了向导去追踪。等到天明,大伙还卷缩在帐篷里迷糊时,他跟向导终于回到了营地。大家都赶紧起身向他打听情况。季伯的脸色很严峻。他向大家介绍说,骊姑是被人劫持走的,甚至连对方的人数,逃亡的线路,他都找出了端倪。若不是赶回来通告,他差点就一个人循迹追踪下去了。

这至少说明骊姑还活着,大家由此宽慰了不少。但随后的争执也让大家很难做出决定。因为季伯坚持单独去追寻,而邓良坚决不同意,理由是他一个人即使找到了也很难对付。季伯说什么都不肯放弃,他强调被掠走的是他搭档的未婚妻,他曾向搭档承诺过她的安全。为此,双方各执一词,甚至撕破脸面吵了起来。最后,还是韩夫人做出决定放弃追踪。季伯当时什么话也没表态,但随后不久,大家就见不到他了。邓良未加理会,照例让队伍继续行进。

当朦胧的曙光迎来黎明时,山谷里弥漫着轻烟一般的薄雾。他们只停留了片刻,就骑在马背上让马儿自己饮够了水,然后接着赶路。这里山丘和砂岩遍地嶙峋,除了被惊扰出来的野兔、狐狸,一切都显得荒芜和空寂。

骊姑只能凭感觉去分辨周围。因为她的头被罩在羊毛袋里,扎口在颈项处。她能呼吸到的空气一直都含有那种晒干皮毛后发出的羊膻味。马蹄声重复了一夜,以至后来都不觉得那是马蹄声了,好像倒成了山谷里本来发出的声音。唯一能够区分出的就是那几个人偶尔的对话。但他们说的是匈奴语,她几乎一句都不懂。在她意识里,无数次左转和右转,有时又好像调头走了很久再反转回去,像是故意在兜圈子。以至于她实在无法预计他们究竟把自己带到了何处。她感觉自己浑身都麻木了,骨头也快散架了,却还被牢牢捆在马背上,任由颠簸,无所实施,即便想歪倒身躯把自己摔下去,也毫无可能。

太阳光照亮山谷后,她才从袋子的缝隙中依稀恢复了一点光明,但仍然什么都看不见。她只听到了一群羊咩咩走过,并且穿过了羊群。再后来,她就觉得疲劳至极,居然就在马背上昏睡过去了。

她醒来是被一阵烟雾呛醒的。她接连的咳嗽声终止了四周人的的对话。接着,她就听到有人走到了她跟前,摘掉了她的头套。她看见了‘宝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脖子上挂着的白森森的狼牙串成的项链,正好围绕他颈项后的长发一圈,在胸前的衣襟上吊坠着一块青铜鹰徽。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她,动手检查了一下绑缚她手脚的绳子,就走开了。

“去给她弄点水喝,”他吩咐营地上一个抱柴火的大男孩。

这是一片什么地方,骊姑毫无记忆。她只看见除了谢木谢尔和参与劫持她的那四名同伙外,还多了七八个人,聚落在稀疏的梭梭树丛下的草滩上,并在那里生火烧煮食物,几顶帐篷搭在一泓湖水前。周遭都是高耸的岩石峭壁,其中一座山峰中间呈现出一个巨大的穹形窟窿,透过窟窿可以一眼望见蓝色的天空。想必这就是前几天他们在远处望见的穹形山了,那向导曾说山崖下的湖泊看来就是眼前的。

她喝了半袋子水,给她喂水的这个大男孩大约十五、六岁,头发蓬乱,衣服很脏,腰间挎着一块骨质环形牌。

1

绝域通途 第十九 章 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