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六章:你可得撑住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你可得撑住了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5/27 11:25:23

这一路走来,都是两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睡一个房间的。到北京那时孩子小也是。虽说那天陈玉英提起梅香与韩炳麟一起过。两人心里都默许了。可是,还没有真正在一起过。

韩炳麟回到自己的客房洗了一下。到前台借了纸墨。回到房间来,他要给北京琬秀的外婆写个平安信,告诉她老人家他们平安到了南昌。虽说离家还很远,但是还是到家了。告诉她老人家他们一路回来都很好,孩子也都很好。过两天到乡下的家后再给她去封信。让她老人家放心。其它的他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韩炳麟让梅香与陈玉英带着孩子们收拾一下衣服,他去接父母,顺路去钱庄把他手上的银票给兑了。北京卖房的八百个大洋他存了。留了书籍的一百五十块路上用。外婆和舅舅送来的那两百块没有动。还有一张五百的银票是月娘在时存的。也算是他们的私房钱。加起来他还有一千七百块大洋,他把存在钱庄的钱都一并的取了出来。他觉得一大家子的人,到乡下总会用的上的,何况母亲还是个病身子。他托钱庄掌柜的几时去北京总号,给他稍封信去,给那边的家报个平安,掌柜的应了。

他到大哥家时,看到马车都装好了,就等他一到,两位兄长就好送父母离开。有两车是装爹娘的衣物,还有一辆是爹娘坐的。两位兄长看似乎还有点良心给请了镖师护送,其实,是等不起父母快些离开,他们也就清闲了。韩炳麟看到此行情,对镖师说:“师傅,走吧。”镖师打马起程。两位兄长还在后面假心假意的做辞别样。韩炳麟没有与他们挥手告别。他觉得他的两位兄长不配。接父母与梅香她们到小客栈汇合后,就打马上路了出了城。

中午在一个小镇歇脚,韩老爷子问儿子:“这两个孙儿叫什么名字?昨晚那样的情况,我们也没得问。”

韩炳麟看着陈玉英抱着两个儿子,梅香在给他们喂米粥。说:“奶娘右边的是京浩,左边的是英浩,京浩是哥。”

“都是我弟弟。”琬秀在吃着面条说。

韩老爷子说:“好,精英浩气。有这两小儿,我们家不会败的。”又对儿子说:“三儿呀,你现在上有老下有小。你娘又是个病身子。你可得撑住了。”

“爹,我知道。”韩炳麟他知道他现在对家责任重大。以前他没有这责任感,他觉得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他踏踏实实做生意,孝敬爹娘,尊重兄长。他就要过好自己的小家就是满意了。可现在,唉,不去想了。

他们一路的走走停停一个星期后的下午他们到了家,也就是丘岭镇,虽说是一个镇。但是,冷冷清清的,就像一个小村子一样的安静。路上也有人好奇的打量他们。有上了年纪人认得韩老爷子,就对大家说:“老韩家的人回来了。”大家也就开始纷纷和议论起来:“韩家不是在省城做大买卖的吗?怎么回来了?”

“是呀,听说北京也有他们家的生意。”

“不会是败了?”

“难说,我听县里有人说,北京都叫洋人占去了。”

“是呀,我也听说,皇上和老佛爷都出宫逃命去了。”

“看那几辆马车,也不像是败的呀。”

“那他们家怎么回到我们这个穷地方来了呢?”

“不知道,以后会知道的。”

“别人家的事少管,快回家煮饭去吧。”

“唉,回吧,回吧。”

大家纷纷的散了去。

韩炳麟也不去听那些闲话,在父亲的指引下他们到了家门口。他们下了车看着眼前的‘家’。院子很大,也乱。篱笆参差不齐腐烂松散的站在那里。房子是破烂不堪的立着,有的地方就剩下柱子了。房上的瓦是稀稀拉拉。下雨天这个‘家’与裸露的院子没什么两样,全湿。整座房子连一面好壁都没有。家具也是支离破碎的。

琬秀问:“这是我们的家呀?我们睡那里?晚上会不会被野猫叼走?”

这个‘家’超出了韩炳麟,梅香和陈玉英的想像,回来的路上,他们想,房子再烂,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行,以后再慢慢的修建。她们没想到会是这副光景。还不如一个山上守庄稼的棚子。

韩老爷子说:“以前买下这房子时房子就是破旧的。本想过几年回来修建。你爷爷奶奶过逝后,我们后来就去北京了。后来你娘生病。就一直没得空来理这事儿了。何况又远。房子也就成这样了。”

“哎呀,老爷。您们怎么回来了呀。”这时从房子里小跑出来一位老者。韩老爷子对大家说:“这是看房屋的管家,姓吴。也帮着收租。叫吴叔就是了。”

吴叔开了院子那个毫无意义的栅栏门。站在门外,看着一大家子的人说:“这房子。您们也看到了。它也没法住呀。更不要说床和被子什么的了。要不。”他话还没说完。

韩老爷子说:“他吴叔,我们老远的回家来,你可不能不让我们进屋,一直在外面说话了呀?”

吴叔觉得也是失礼了,忙给主人让道。韩炳麟与镖师一起把马车给牵进了院子,把那些大大小小的箱子都搬到后院吴叔住的那间房子放好,镖师让韩炳麟签了镖单。安全送到的字,回去好领剩下的镖银。镖师们看着破烂的房子,叹了口气,连水都没喝一口,就赶着他们的马车走了。他们空车快走,到回来时路过的一个县城去休息。

韩炳麟看着破烂的房子问:“吴叔,镇上有客栈没有?”

“有。镇政府衙门那边有一家。”管家吴叔说:“一年也没有几回客人来,他们家客栈饭店一起开的。也卖些日用杂货。唉。这穷地方日子都不好过。”

“那吴叔你就带我们过去吧。”韩炳麟得先把父母妻儿安顿好再说。

“好,跟我走吧。”吴叔就前面走着了。

韩炳麟提着装孩子们用品的箱子和父母用的东西,重新放到他们自己的马车。韩炳麟对陈玉英说:“大嫂,你就拿上梅香和你的吧。爹。麻烦您抱一个孩子。”

“梅香?”老太太惊诧:“不是月娘吗?那月娘呢?”韩炳麟一路来都小心的的把梅香称做月娘,刚才看到的‘家’的光景。他一下忘记了。

“娘生弟弟的时候没了。”琬秀大颗大颗的泪水流了下来。韩老爷子和老太太都看着梅香和陈玉英。

韩炳麟含泪的说:“爹,娘。这个事我没告诉您们是我不对,娘一直就有病。我怕娘担心了。好了,走吧。去客栈吧,等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对您们讲讲。”

“唉,走吧。”韩老爷子一手抱着个孩子一手扶了一把老太太。她们又上了还未解套的马车。

他们一家来到了客栈。韩炳麟给梅香和陈玉英还有父母安排了两间房,他不住,他回家去住。

吴叔看一家人都安顿好了,他也就回来了,回来看着那些行李。镇上穷,还是会有一些见财物起歹心的人。这个谁也说不好。

在吃饭的时候,韩炳麟对父母说了月娘和韩意风的事。也说了他们为了孩子为了家,陈玉英大嫂提起。他与梅香一起了。老太太听后擦着泪说:“都是苦命的好人呀。梅香呀,以后这两个孩子就让你多累了,还有奶娘,辛苦你们了。”

“娘。”梅香泪水的说:“都是自己的孩子,没有什么累不累的。”

“好,以后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韩老爷子也是赞成儿子与梅香在一起。他说:“可是,我们家现在这副光景,梅香就这样的跟了三儿,这也太委屈你了。”

“爹,娘。”梅香说:“这一年来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些事儿,有什么比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还好呢。”

“嗯。”韩老爷子端起了茶杯对梅香说:“梅香,爹敬你。”

“爹,您快放下。使不得。使不得。”梅香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招呼着父亲快放下杯子,眼睛看着韩炳麟,让他也快让父亲放下杯子。

韩炳麟说:“爹,这样是委屈了梅香。以后,我们一家在一起。有爹娘有孩子,还有土地。我们会好起来的。爹,一天了,吃饭吧。”

“哎。”韩老爷子一口喝了杯子里的茶水,端上了饭碗。说:“起饭吧。”

虽说没有婚礼,没有聘礼。可是梅香的心是温暖的。

“三儿呀。你是不是太实诚了些。”韩老爷子转了话题说:“你那就那么的死心眼呢。在北京的赢利,你就不知道给自己留点。都往家里寄,还要不落好。”

“爹,您带我入这一行的时候,您就对我说,要诚实守信,清白做人。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对外人都这样,何况是对自己的兄长呢。谁知道会是这个样子?”韩炳麟觉得自己问心无愧。没什么好后悔的。说:“大哥和二哥不是没要我卖房的钱吗?您们先在这里住上几天,我等下回去,和吴叔商量一下,明天请人在后院修几间偏房。正房就放到那里以后再说。”

“好了,吃饭吧,都要凉了。吃饱了再说。”老太太催大家快吃饭。

吃过饭后韩炳麟一个人赶着车。回到了那个破烂的家。看着眼前的光景,想着父母妻儿,他好想大哭一场,可是现实不容许他哭。他与吴叔一起栓了马。喂了料。到后院来找了把椅子与吴叔坐了下来,他对吴叔说:“吴叔,明天麻烦你请几个会修房子懂泥工的人回来。在后院修三间房出来。把厨房也给扩宽点。茅房与马棚柴房一起修好,不能让那几匹马日晒雨淋的关到院子。这个水井的边沿也给整平了。以后孩子们好洗澡,我们家洗衣洗菜。还有你住的这间屋也一起整一下。”

“好的三少爷。”吴叔说:“三少爷,既然您们都回来了,我也不知道在省城家里出了什么事,我还是对你报一下这几年帐吧。”

“吴叔,这个不急。”

“现在也没什么事儿,就对你说说吧,以后,可能忙的就没空说了。”管家吴叔好像知道韩炳麟对后会很忙一样。

“那好吧。”韩炳麟也就顺了吴叔。

吴叔站了起来走到他住的房屋拿了个帐本出来,还撑了灯放在他平早吃饭的小桌上对韩炳麟说:“三少爷,就这几年的,也不多,以前太太刚生病的时候,老爷回来和我算过一回,都清了,也没有多少。老爷说,以后的就让我平良心做就是了,老爷他信我。”

“嗯,你说吧。我也信你。”韩炳麟喝了一口吴叔给他倒好了的水,听吴叔给他报账。

吴叔说:“上次与老爷结帐算来也有六七年了。那次结过后就连着三年干旱,后来又虫灾。是年年欠收,这个您明天可以去镇子问问。”

“吴叔,我说了,我信你。”

“谢三少爷。”吴叔接着说:“租户们的租子我就作主让他们少交了,再怎么样不能让人饿死是不是?”

“嗯。”

“他们交上来的粮食我又吃不完,放着又会坏。留够了我的口粮我就都卖了。你看。”吴叔翻开帐本说:“每一笔我都做的有帐,这也是与老爷说好了我才敢这样做的。三少爷您看看。”

“吴叔,我不看,我说了我信你。”

吴叔接着说:“又是天干又是虫灾,租户们说又苦又累一年也就那点收成。有人说到外面矿上做工有钱赚,租户们就把田给退了,不种了,出去挖矿去了。我们家的田地也就荒在那里没人种。后来又有几户人家来租了种,也就种一少部分,大多的都荒在那里。种地的人家每年也交租子的,但是不多,我都是那样处理的。还有,我们家的那茶山就真成了荒山了。我想打理,可是我打理不过来,何况茶叶也没有人来收。就成荒山了。这。”吴叔拿了一个重重的布袋放到桌子上对韩炳麟说:“三少爷,这是这些年来的大洋,我每年年底才拿了我一年的工钱。现在,一共有一百五十块,你对着帐本点点。”

“吴叔。”韩炳麟合上帐本对管家说:“我说过了我信你。钱我就收下了,我谢谢你了,这些年来对我们家还是这样的忠心。”韩炳麟今天回来也看到镇子的光景。短暂的接触也知道了吴叔是个实诚的人。没什么好算的。

“看三少爷您说的。”吴叔说:“承蒙老爷信的过。我也是平良心做事做人了。不求别的就求到死的那天,自个儿对自个儿问心无愧,也就安心了,也对得起子孙后代不让人说闲话。”

“吴叔你的家人在那里呢?”

“在乡下,俗话说,穷地有富人,富地有穷人。我们那个村在这样的穷地方还算个富村。不愁吃穿。老百姓吗,日子也就那样过了。”都说清楚了,韩炳麟到井里打了一桶水出来洗了一下。吴叔拿了床被子出来。他说让韩炳麟睡房里,他睡外面。韩炳麟下了吴叔房门的门板,靠到两张椅子上,把被子補上,说:“那能让你老睡外面了,我睡,你还是睡房里吧。”就从箱子里拿了件长袍出来盖上就那样的睡了。

第二天到客栈吃过早饭后,他就回来与吴叔找来的泥工一起修房子。又找来木工买了些材料做了三张简单的床和几把椅子,吃饭的桌子。以前的家具都坏了不能再用了。修房这几天,韩老爷子每天都来看看。

五天后韩炳麟与陈玉英一起赶着马车去了趟县城,买了一大车的生活用品。首先当然就是米油盐锅碗瓢盆。柴不用买,就要说一声,就会有人送到家里来的。何况破烂的老房子和那些破烂的家具都可以当柴烧。

把家整理好后,他和陈玉英才赶着马车去客栈接回父母妻儿。走到后院看着焕然一新的‘家’。

琬秀高兴的说:“这才像个家的样子。我喜欢。”大家又分别到各房间看了看,都很是满意。吃晚饭的时候,韩炳麟叫上吴叔一起坐。

吴叔说:“三少爷,您们一家吃就是了。我就算了。”

“老吴呀。”韩老爷子说:“以后在这个家里就有老爷和我这个老太爷。没有三少爷和三老爷。”听韩老爷子这样说,梅香和陈玉英都明白,韩老爷子不认省城里的那两个儿子了。

吴叔不明白的看他们。韩老爷子生气的说:“我们没有生养那两个畜生。老吴,来,一起吃饭吧,这也是我们回丘岭在家吃的第一餐饭。来,大家都要吃的高兴起来。”

吴叔也就不再问什么了。坐下来与韩家一起吃晚饭。

韩炳麟给父亲和吴叔还有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也表示庆贺一家人终于可以在自己的家里吃餐饭了。韩老爷子叫大家多吃菜。

一杯洒下肚后,韩炳麟说:“爹,您明天带我去看看我们家的干田旱地和那个荒了茶山。看看还能不能有大作用。至少,要让它能保全我们一家人穿衣吃饭。”

1

第六章:你可得撑住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