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七章:耕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耕种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5/28 11:50:54

7

“行。明天吃过早饭我带你去看看。六七年了也不知道成什么样了。唉。”韩老爷子喝了一口酒。

晚饭后,陈玉英麻利的收拾着桌子洗好了碗筷。接着烧水给孩子们洗澡。也给老太太熬一下晚上要吃的药。老太太的药是从南昌带回来的,这几天住到客栈里,借老板的炉子,药是一天都没有断。不过,在回来的路上不方便有时也断药。

吴叔就陪着老爷子说说话。

两个女人给孩子们洗好。陈玉英把琬秀抱到她们的房间里。

琬秀问:“奶娘,现在家里有房子了,我们就不和娘,弟弟一起睡了吗?”

“从现在起不一起睡了。”陈玉英给琬秀换上睡衣说:“从现在起,秀儿就和奶娘睡。以后再长大就自己睡。今晚让你爹陪着两个弟弟去睡。要不,两个弟弟都要长大了,你爹都还没陪过一夜呢。一块尿布都没换过。从今晚开始,就让爹给换。奶娘呀,就陪我的秀儿睡。”

“那把娘叫过来和我们一起睡。”

陈玉英呵呵笑说:“不行。弟弟们睡上还要吃奶,你娘得喂呀。”现在孩子大了些,晚上不要那么忙了。何况,现在都到家了,陈玉英也就不陪梅香了。她和琬秀自己睡一间房。

梅香安放好两个小儿入睡后,自己也了澡换上睡衣准备睡了。

韩炳麟进来了说:“我拿一下我的睡衣。”梅香找出来递给他。他接过就要出去。梅香红腓着脸没抬头的问他:“你不睡这里,你去睡那儿?大嫂带着秀儿睡去了。你又像前几天那样睡门板呀?”

韩炳麟站在那里说:“梅香,我觉得我很是对不住你的。一路跟我走来,路上的辛苦就不说。本以为到了南昌就到了家,可是没想到哥哥们分了家。我们回到这里来,这个家也是破破烂烂的。本想让你和孩子过的好一点。可是,现在这个情况我真对不起你和孩子。唉。”长叹一声泪水也流出来了。

梅香走上前去用手捂住他的嘴说:“炳麟,别说了。我知道你为了我和孩子你在尽力。我不怪你。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只要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我的心就是温暖的。有你,有孩子在,这个家就在。现在我还有爹娘。这就够了。”

“梅香。”韩炳麟动情的抱住了她。

“咚咚咚。”的敲门声。韩炳麟松开妻子问一声:“谁呀?”就去开门了。

看到是父母在门外就喊了声:“爹,娘。”就侧了身让二老进来。

韩老爷子提了个两小木箱子,放到桌上坐了下来,老太太去看睡熟了的两个孙子。

韩老爷子让儿子坐下对他说:“你哥他们把家分了。他们占去了省城的生意。给你分到这穷山恶水的山里来。这个破破烂烂的家。你娘每天还要吃药。看你如何支撑的起来?”

韩炳麟想说话,父亲抬一下手止住了他接着说:“你那两个不是人的哥,分了我和你娘两千块养老的大洋。现在我和你娘都拿来送你这里了,这个家现在要钱用的地方多。你自己又没留点私房。北京卖房子的钱,你们一路的从北京回来,这几天又修建了一房子,给家里又添置了一些用品。你那钱也用不了几天的。你以后对这个家有什么大动作,这个钱你就去用好了。不要问我们。”虽说这些年来,韩老爷子不管生意,南昌的生意他知道。他们家一个月下来,盈利不说一万也有七八千。可是,不去想了,越想心越寒。现在就全力帮着三儿支撑这个家吧。

“爹,娘。”韩炳麟泪水流了出来说:“这个您二老先收着。以后要用再说。娘的药钱是不会断的,娘。”韩炳麟对母亲说:“您老放宽心,什么也不要管,就好好养病就是了。一两年我们把这病根儿给断了。”

“哎。”老太太坐在床边看着两个熟睡的孙子,抹着泪。

“就放你这里吧。要用方便。”韩老爷子说完就站了起来叫上老妻说:“回屋吧,一天大家都累了,孙子明天再看。这可是睡上了我们自己家的床了了。好好的睡一觉。”老太太站了起来。

“咚咚。”这时门又被敲响了,韩炳麟看了一下父母,去开了门。他们都不知道这会儿会是谁?

“大嫂。”开了门的韩炳麟看是陈玉英手上抱了一个小布包站在外面。

“哎。”陈玉英应着韩炳麟就进了屋,看到老爷子与老太太也在。她谦和的说:“太爷与老太太都在呀。”

“大嫂,你有事吗?秀儿呢?”韩炳麟关了门问她。

陈玉英把小布包放到桌子上说:“秀儿睡了。老爷,太爷,老太太。这是在我这几年来存的。那时在北京,老爷和太太一个月给我两块大洋。我又没有儿女没有家。家里什么都有,一年又给我做上两套衣裳。逢年过节太太和老爷又赏的有。我一共存了一百块,本想以后等秀儿长大出嫁时,奶娘我也送个像样的嫁妆给我的秀儿。听老爷刚才说明天去看家里的田地和茶山。我想要用钱的地方很多。这几天来,老爷您也花了不少的钱。我这个虽说不多。可是,也是用的着的。”说着陈玉英说把布包递到韩炳麟面前。韩家一家都很是感动。

“大嫂。这个你就收回去吧。”韩炳麟把布包推回给陈玉英说:“这半年多来,我们韩家非常感谢你不离不弃的一路相随。一路走来,发生了好多事。我们家工钱都忘记给你了。你还。”

“不说那些了。”陈玉英把布包又推到韩炳麟面前说:“如果不是三年多前老爷您把我带到韩家。那时,我死了男人,孩子也没了,想我也是活不了多久的。”说着陈玉英就难过的泪水直流。

梅香示意了一下韩炳麟,让他收下。韩炳麟收了布包说:“好,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一家人支持。”

韩炳麟送父母和陈玉英出回了房,关门转身时看到梅香拿出了一个布包对他说:“我这里有五十块大洋,是那时我与意风存的。本来说是让我生孩子时好用,谁知道洋人会攻打北京城。他把我送到家里来,这钱也就没用上。现在我也送给你一起保管。你好安排。”

“梅香。”韩炳麟紧抱着妻子不知说什么好。

第二天早饭后,吴叔就带着韩家父子去山上了。陈玉英和梅香就在家带孩子洗衣收拾屋子照顾老太太。他们到山上转了有一天,回来时都是吃晚饭的时间了。他们去洗了一下,陈玉英摆好了饭菜。梅香与老太太照看两个小儿。琬秀给碗上都要放上了筷子。大家围着桌子坐了下来。

韩炳麟像昨天那样的给父亲和吴叔还有自己倒上了一杯酒,吴叔今天没有推让。这一天来,他也算是了解了自己新的主人。没有看不起他们做佣人的。也可以这么说,韩炳麟就没有把他当着佣人去看,而是一位长辈。韩老爷子喝了一小口酒。

韩炳麟也喝了一口。放下酒杯,就对家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今天在自家的荒山旱地转了一天,我有了想法,说出来大家听听,看行不行?”

“说吧。”韩老爷子支持儿子说出来。

“一。”韩炳麟说:“请人把那些荒了的干田旱地还有那荒山全给挖松一遍;二:还有人家租种的土地今年就算了。明年他们如果还要种的话,请他们签上合约。三:把旱地后面那个水井修起来做个大水池。明年种上棉花。棉花怕雨要水,正好,这里水雨少;四:把荒山上已有的茶树给整理出来。明年也许就能喝上自己家的茶了。翻好的山就全部种上茶苗,没茶采时就让采茶的茶工们栽茶苗。吴叔说了,邻县有家茶场有茶苗出售。到时我们一边采茶,一边栽茶。这里离韶关近。广州东人都有喝早茶的习惯。茶到时拖到韶关去卖;五:吴叔,你打听一下,明年出茶时,请两个炒茶师傅明年采收新茶,我们就开炒。”

“师傅不用请。”韩老爷子说:“你爹我就是炒茶出生的。后来才做上的买卖。”

“太好了。”韩炳麟为自己的计划高兴。他也没想到父亲还会炒茶,一直以来他都以为父亲是开茶馆做起来的生意。

吴叔说:“老爷,不是我泼您冷水。种棉花自然是好,可是没有人收,现在这里种的,都是自家用。织布穿衣,弹个棉絮,做件褂子夹袄什么的,这是南方也不像北方那样冷。冬天穿上一件夹袄就差不多了,有的年轻后生,夹袄都不穿,穿上两件单衣也就过冬了。纺线织布都是自己做,棉花多了放到那里也是让老鼠做窝。还有那茶,那就更没出路了。不能用,也不能填饱肚子。这荒山野岭穷乡僻壤的,一年都难得看到两个生人过路。更说不上有人会来收了,不像省城还有专卖茶水的茶楼。您好说把茶卖到韶关去。虽说有官道,也要走两天的路,山上还的强盗土匪。一般老百姓也少有去韶关的。我们这里大多去县城。有好些人连县城都没到过。”

听吴叔这样说,韩炳麟并没有打消了自己的想法。说:“没关系,棉花明年先种着看。茶出来后我拖到韶关去看看。也许会有出路的。强盗土匪遇上了再说。”

“我看行,那就按炳麟说的做。我们一家团结一心,没有过不去坎。”韩老爷子很是支持儿子的想法。

韩炳麟说:“其实丘岭这个地方也挺好的,虽说雨水少,白天到山里看了一下。也是山青水秀的。吴叔你不是说山里那条小溪一年都不会断水吗?”

吴叔点头说:“是的,就是天干时水量小些。我们家的这口水井也从来都没断过水,镇上那口大水井也没有断过水。就是天干的时候,水少了些。也有镇上的人为水吵架打架的。我也会叫人到家里的来挑水。乡里乡亲的难呀。”

“这就好。”韩炳麟说:“官府,我们就不去管它了。等我韩家发达起来了,我们就出钱让乡亲们出工,修一条水渠。把水引到镇子里来。这样大家就不会为水发愁了。”

吴叔担心的说:“这个事是不是太大了?我这辈子就在这里生活,也没看到官府这样做过。私人要做,怕是难呀。”

“是有点大。”韩炳麟说:“愚公都可以移山。我们引水,我想要比他容易些。现在,国家像这个样子,朝庭也不像个朝庭样。管着洋人的事比管自个儿老百姓的事还上心。我们也管不了。我们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不能平息洋人给国家和民族带来的伤害。我就想通过我的努力让一家人过的好点。也能造福一方。你说是吗?吴叔。”

吴叔没到韩炳麟有这样的胸怀。他给韩炳麟敬上一杯酒说:“老爷,听您这样说,以后有用人做事,您就对我知会一声。我都会给你办好。听您这一说,您们韩家就是我们丘岭的福星。”

韩炳麟端起酒杯回敬说:“吴叔,你别这样说。我们回来这几天还不都是乡亲们一起帮着,我们家才有个像样的地方住。好了,什么也别说了,干。”

“干。”吴叔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说:“老太爷,老爷,既然家里要种庄稼,我就想到说个事儿,可是现在在吃饭,又不大好说。”

“说吧。”韩老爷子说:“就要与种地有关系的事说来无妨。”

“就是。”吴叔说:“刚才听老爷说要在干地的那口水井那里挖个大水池。我觉得还可以挖个大粪坑。”说到这里吴叔看了一下大家,韩老爷子让他继续。吴叔接着说:“那么大一块地,种上庄稼。总有施肥吧。我们家挖个大粪坑,就可以收乡下人家的牛屎,猪屎一些费料一起放到那里。也可以收上一些草烂树叶一起泡上。都是好肥料到时要用时,从水池里舀水兑上就可以浇地了。庄稼也就长的好。”

“是的,这个好。”韩老爷子说:“对农事我们都不懂,以后吴叔你就多提醒着点。来,为我们家好起来干上一杯。”吴叔和韩炳麟都举起了酒杯。

“呵呵呵。”老太太笑说:“为一池的猪屎牛屎干杯。”

“哈哈哈。”大家都乐了起来。

吴叔笑说:“家里的荒山旱地有那么多,请人挖太费力。就请人先把那些荒草给割了。然后请牛耕。把土给翻一遍。晒它一个夏天,如果上了秋后雨水好,请牛再耕一次,再请人把土给整细了。我们家秋后就可以种上小麦和油菜的。”韩老爷子说:“有茶树的地,就请人挖不要用牛耕,这样就不会伤到茶树。”

“好。”韩炳麟说:“吴叔,农事你就按排好了。茶的事爹就作住。您们二老有什么事就吩咐我去做,我就当个跑腿的。”

“嗯。”吴叔端起了酒杯对韩老爷子和韩炳麟说:“太爷,老爷。我还觉得,以后家里耕地都要用上牛,我们家还可以养上几头。”

“这个好。”韩老爷子说:“可是我们家现在没有地儿养呀?”

“太爷。”吴叔说:“这个您可以放心,我们村有牛犊子卖,您先买上,如果信的过就放到我家放养,等老爷以后事儿做大了,在把它们牵回来。多养几头母牛,以后生小牛犊,就不要买牛了。”

“行。我们对你吴叔放心。”韩老爷子举起酒杯说:“来,干一杯。”琬秀看着爷爷说:“为我们家有牛干一杯。”

“嘿嘿嘿。秀儿说的是。”大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也是在这一年,李鸿章与洋人们签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当场喷血,后一病不起。忧郁悲愤而亡。在丘岭这乡村之地,消息是闭塞的。

村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的国家大事,一天就为衣食忙碌。韩炳麟每天早出晚归的。就像个庄稼汉一样结实。他在实施完成他的想法。有时韩老爷子也陪着儿子一起去庄稼地看看,他对庄稼也不懂,更多关心的是他的茶树。

吴叔也不在韩家住了,他家离韩家的茶山近,他每天都到山上陪着韩炳麟父子修水池,挖粪坑,整茶树,晚上回家睡。

陈玉英与梅香在家做着家务照顾老太太与三个孩子。每天中午,陈玉英会赶着马车去给忙着农事的韩老爷子和韩炳麟还有吴叔去送饭。请的耕地的挖水池粪坑的人。事先说好了,韩家只给工钱不管饭。让他们自己带。

粪坑一修好,吴叔就放了话出去,韩家收粪,草,树叶。就有人担上一担粪来。也有人要山上背了一背篓的烂枯草树叶来。都来试试看,韩家是不是真的收。吴叔看着粪的稀浓度,与韩炳麟商量了一下,记上了帐。一个小钱两担。烂枯草树叶就是一小钱两背篓。乡亲们看到山上的枯草树叶的牛屎猪屎送到韩家都可以变成钱,大伙都忙碌了起来。对枯草树叶就一个价。对猪牛羊屎的粪价是有高有低。因为猪屎与牛屎羊屎的粪便要硬一些。

1

第七章:耕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