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八章:凡事总要迈出第一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凡事总要迈出第一步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5/29 13:28:41

三天,乡亲们就把粪坑给填满了。吴叔就对大家说:“这次收够了。等用了之后几时收,再告诉乡亲们,大家到时候再送来。”

“好。”这声回答,乡亲们对生活都充满了希望,对韩家也充满了希望。

收好的粪与枯草树叶就让它们日晒雨淋的泡在粪坑里,自然发醉成肥料。

秋后,韩家就种上了油菜与小麦。粪坑的肥料自然也就用上了。也自然的又收粪和枯草树叶了。

如韩炳麟所想,第二年清明前就采摘了茶叶,韩老爷子喝了自己亲手炒的明前茶,开心的说:“这茶呀,皇上都没想喝的着。”

“看你那德行。不就是夸自己的茶炒得好吗?”老太太开心的说。

回来这半年多来,老太太喝着药看着三个孙子健康快乐的成长,看着儿子的庄稼地也是一天天的有了生气。她的病见好了。这是一家人最开心的事。老太太就是十天半个月要吃一只白药鸡炖补药。其它药都不吃了。白药鸡很贵。老太太很是舍不得,他说儿子正是要用钱的时候,她却在浪费钱。韩炳麟对母亲说:“娘,就要您的身体好了。对我们家来说就是对大的福气。钱用完了我们再挣。”

“可是,家里不是还没见到进钱吗?”老太太说:“回来也有半年了,就往外送钱了,那见你进过钱了?”

“娘,您放心。”韩炳麟说:“明年你就在家数钱了。”

后来这白药鸡也是吴叔家喂养着。老太太在吃的时候也常给三个孙子喂。郎中说这白药鸡全身是宝,老年人吃了延年益寿,小孩子吃了长的又好又壮实。男人女人都可以吃很滋补。所以老太太有时给孩子们吃的多。琬秀知道是奶奶治病的药,吃了一口后,她就拉着两个弟弟一边玩去了。

大人忙的时候,琬秀担起了姐姐的责任照看着两个弟弟,一岁多的孩子正是多动的时候。一整天的在韩家后院都能听到琬秀喊着两个弟弟:二浩过来!二浩听话。二浩,姐给糖吃。二浩乖乖的坐着,姐姐给喂饭。

韩家现在的条件,家里就没有请佣人。梅香和陈玉英就多辛苦一些了。琬秀就负责看着两个弟弟。

谷雨过后,韩家的茶叶炒有十筐了。等两天长出嫩芽了再去采摘。韩家是请人采摘茶叶的。等茶叶长嫩叶的时候,韩炳麟就让吴叔安排采摘茶叶的帮工们,在空地上栽种茶苗。韩家忙碌起来,一个镇子好像也忙碌起来了。

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韩炳麟对父亲说:“爹,茶叶也有这些了。我想明天准备一下,带上这十筐茶与还有半筐的明前茶去韶关看看。”当然,事先他也去了一趟邻县的那个茶场买了一些茶苗回来。去韶关的路他也打听清楚了。

“好。”韩老爷子很是支持儿。说:“嗯,凡事总要迈出第一步。

第二天,韩炳麟去茶园安排好了事。也问采茶栽种茶苗的男工们,有没有人愿意与他去一趟韶关。一个就行了。可是,没有人愿意与他一起。都说是出了江西地界到广东的地界面上有土匪,他们怕。

韩炳麟也不为难大家,他决定就独自一人赶着车,带着茶叶去韶关。消息一出。大家都纷纷议论起来:“韩家那边有熟人?”

“谁知道呢。”

“那条路好走不?”

“有什么不好走的都是官道。”

“我说的不好走是有强人占山为王,懂不?”

“不去韶关,他家的茶叶也没地方卖呀。你没看到,山上还在栽苗呢。不打通一条路,他们家的茶卖那里去?”

“是呀。我们的茶叶也就拖到县上卖了,还要遇上有人来收,要不就坏了。”

“可不?南昌和赣州离我们这里都远。韶关还近一些。“

对于大家的议论韩炳麟不想说什么。

回到家,梅香给他准备好了两套换洗的衣服。陈玉英给备了马料和干粮与水。

吃晚饭的时候。韩老爷子说:“请不到人陪你一起去韶关。明天我陪你去吧。”

“爹。”韩炳麟说:“我自己一个人行的,您就在家看着点。我想不会遇上什么事的。就算遇上了。我一个人也方便。”

韩老爷子明白儿子的意思。如果儿子这一去万一有个什么不测,这个家还得有个男人撑着。如果儿子路上遇上了土匪强盗,一个人逃也好逃,他必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腿脚是比不上年青人的。韩老爷子也就应了儿子,如果韩炳麟能顺利到韶关的话,他家的茶一定卖的出去。他相信他的儿子能行。他也相信他的茶。

明天一早韩炳麟就要远行了。收拾碗筷后一家人早早的睡了,大家还要早起送行。

韩家明天第一次出去卖茶。吴叔没有回去住。今晚住到韩家。对去韶关的路和情况他是一点都不知道,所以他不说话。

第三天陈玉英早早的起来做好了早饭,韩炳麟也套好了车装上了茶吐。捆扎好。吃过早饭后,天都才蒙蒙亮。韩老爷子嘱咐了儿子几句,韩炳麟就赶着车出了院子。一家人站在家门远目送他远去。韩老爷子还跟着车走了一节。韩炳麟让父亲不要跟着。韩老爷子嘱咐说:“路上小心点,遇到强人灵活点。”

“哎,知道了爹。”韩炳麟打马快走了起来。看着马车消失了。大家才转身回屋,都怀着一颗忑忐忑不安的心,可是谁也没说出来。

天亮后韩老爷子和吴叔去了茶山安排茶工们栽茶苗,女人在家忙着。

天越走越亮,一路还算太平。韩炳麟赶着马车出了江西地界进入广东地界,与去韶关的路并了道。韩炳麟赶着车继续前行。当然他是第一次去韶关。事先他是问了一下方向的。看着日头,以是中午了,他找了个平一些宽带的地方,停了马。他跳下车给马松了套,让马也歇会儿吃吃草。放好车,他从车上搬下一筐马料放到马的跟前,马立刻的就嚼了起来。他也从车上拿出陈玉英给他准备好的干粮给自己也填填肚子,这里离韶关还有多远,他不知道,一路走来也没遇上个人。但是他相信他没有走错方向。

“什么人?胆子可真好,赶着货,一个人还走我们这条道。”正要吃午饭的韩炳麟听到这样的说话,他知道他遇上土匪了。他收起干粮放到车上,转过身去看有两个拿着刀的人向他走来,他看着这两人也不凶恶,赶紧陪着笑脸拱手施着礼说:“江西丘岭去韶关卖茶叶的。再下姓韩,韩炳麟。”

“卖茶叶的?我看看。”就有一个人走到车前对韩炳麟说:“打开我们看看。”

“哎。”韩炳麟应着就解开了一个竹筐的盖子。那两个人看了一眼还真是茶,就问:“没别的了?”

“没了。”韩炳麟说着就给茶叶盖上了。其中一个人说:“那就麻烦你搬一筐茶叶上山吧。给我们大哥看看。过几天老太太生日。可能用的上。如果大哥全要了你也就不用去韶关。”

“哎。”韩炳麟也只有应着了,临来时父亲对他说:“如果路上遇绿林中人,不要跑,也不要逃。顺着他们就是了。一般他们不会杀人的,如果他们要杀你,就算你跑了逃脱一阵子,他们追上还是一样的杀了的。到时自己随机应变吧。”韩炳麟顺手就搬了这筐茶,还有那半筐明前茶是放到下一层。没有做什么标记。他扛着茶就跟着那两人走。他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马和车,对那两人说:“兄弟,我那马和车放到这里没事吧?”

“没事。”其中一个人说:“这一带都是我们罗爷的地盘,没人敢动。山上还有兄弟看着呢。”

“咳咳。”另一个人咳了两声。他是在提醒兄弟,对一个陌生人不要多话。

“哦。”韩炳麟扛着茶不再问话跟着走就是了。大概走了二三里地,又爬了一个小坡。来到一个小村庄,也就是这些土匪们住的地方了。韩炳麟看到民风还不错,有老人,有女人还有跑来跑去开心玩耍的孩子。不像一般人想像的那个土匪窝的样子。

他扛着茶,跟着带他的人来到一个大厅。那人对他说:“放下等着,我去叫大哥来。”说完那人就走了。

韩炳麟看着大厅的正堂挂的是关二爷的画像。四周放的都是老爷椅,他估计这里可能是他们的议事厅。有人给他上了茶,请他坐,就出去了,他也不敢坐,就站在那里等。一会儿就听到一个豪爽的声音说:“你们还把人家请上山来了。也没蒙上眼睛,放哨的弟兄可不能打马虎眼,万一清兵杀来,这老老少少的。那可是罪过了。”

“知道 大哥,看他个样子也是个老实的农民相,不会有事的。”

“老实的农民?会一个人赶着车去韶关卖茶?这几十年来有一个人赶车走的吗?丘岭那个穷地方还没有人走过这条路的。一个人赶车去韶关卖茶?有那个胆子?猪脑子。”听着他们说话,韩炳麟就看到有四五个人进了大厅。

“茶叶在那儿呢?我看看。”韩炳麟看到那人虎背熊腰的,辫子盘到头上。腕着袖子,一脸的汗,看样子是从练武场或者是练兵场来的。

韩炳麟赶紧说:“地上的竹筐子里。”就去解开了筐子的盖子,掀开来给这位大哥看。大哥用手轻轻的拿了几枚茶叶放到嘴里细嚼品味。

韩炳麟看到他这个举动,觉得他也是个懂茶的人。想,可能自己没那么危险了。

“嗯,不错。清香甘甜。”这位大哥夸赞的说。随后把茶咽了,一手把竹筐提到了桌子上放好,对手下说:“赶紧冲一壶去给老太太品品。”

“哎。”一个兄弟应着就用桌子上的杯子舀了一杯就跑走了。这位大哥请韩炳麟坐下问:“兄弟贵姓?看着面生,那儿人呀?”

“江西丘岭,小姓韩。”韩炳麟老实的回了话。他相信刚才带他上山的那位兄弟也会对大哥说了的。可能大哥想证实一下。

“哦。”这位大哥说:“姓韩呀,我听说你们家是去年从省城回来的。你说你们在省城呆的好好回到那个丘岭兔子不拉死的穷地方来做什么?”

“大哥知道我家?”

“知道。这方圆百十里的地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儿。你们那个丘岭。我一直都没去过,那里的人穷的跟叫花子似的。也什么油水。”

“哦。”韩炳麟也就不说什么,他现在想早点离开。

拿着茶叶的兄弟跑到老太太住的地方。老太太正与几个婆婆说着话。这位兄弟叫侍候老太太的丫头赶紧给老太太冲茶:“让老太太说说,是好茶还是次茶,大哥等回话。”

丫头一会儿端上来了几杯茶让老太太与那些婆婆们品品。老太太端起还没喝,闻着茶香觉得是那么熟悉。就问:“这是收的新茶吧?”

那位兄弟回了话:“是刚才路上有人送去韶关卖的,我们请他上了山。”

“有没有伤着人家?”

“没呢。老太太您的吩咐。大哥也一再交代,我们是不会伤人的。看他是送茶的我们才请他上山来的。”

“嗯,没伤着就好。”老太太请那几位婆婆一起品品,就自己喝了一口。在嘴里品了品,又喝了第二口。看着那位兄弟她有些激动的问:“那送茶来的人多大年纪,是不是姓韩?”

“好像是吧。刚才带他上山来的兄弟说过。还叫什么林。年纪吗?也就三十多四十岁个样子。”一年的辛苦劳作,韩炳麟看上去要实际年纪老许多。

几位婆婆看老太太有事的样子,就都放下茶杯告辞了。老太太让丫头送送,说是改天几个姐妹再好好聊聊。

“不知道,你快去问问呀。”看着婆婆都走了,老太太命令那位兄弟快去打听。

“哎。”小兄弟撒腿就跑。一会儿到了大厅,大哥问:“老太太怎么说。”

“老太太没说茶的事,就问送茶来的人是不姓韩?有多大年纪?”

“是姓韩,三十二岁。”这会儿,韩炳麟对这位大哥说了一下自己的现实情况。

“哎。”小兄弟听得了话转身就走了。

这位大哥看着韩炳麟问:“莫不是家母与兄弟认得。”

“我也是去年才回到这里的,不可能与老夫人认得了。”韩炳麟也纳闷。

韩炳麟在厅上正回着这位大哥的话。那小兄弟就扶着老夫人来了,她看着韩炳麟说:“像,还真是像。”

韩炳麟马上站了起来拱手行着礼,唤了声:“老夫人安好。”

老夫人上前来抓住他的两手臂,有些激动。问:“韩青纶是不是你爹?”

“正是家父名讳。”韩炳麟不明白,在这深山老林的。这位老太太怎么知道爹的名号?

老夫人眼中立马就有泪水。她接着说:“如果没有你爹。我也早就死了。那里还想会有这么一个儿子。”老夫人拉扯着身边的这位大哥对韩炳麟说:“以后就叫他哥吧。他比你大一岁。叫良辅。是以前他爹的师爷给起的,听起来像是读了很多书一样,师爷说是辅佐皇上的贤臣良将。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韶关城里还贴着官府通缉他的画像。还辅佐皇上的良臣贤将了?还真是个笑话。”说着老太太泪水就流了出来。

罗良辅赶紧的喊了一声:“娘。”他也想弄个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同时也是提醒母亲对一个陌生人,有些家里的事还是少说为好。

老夫人一手抓着儿子,一手抓着韩炳麟说:“走,我屋里,我告诉你们是怎么一回事。”

韩炳麟看着现在这个情况,知道自己可能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可是,他那一车的茶还在山下。就说:“老夫人,我还有一车的茶叶和马到山下。我要赶紧去韶关卖茶。”

“别去卖了,都送上来吧。”老太太倒是干脆。罗良辅也安排人去牵马上山。

韩炳麟说:“老夫人,我谢谢您的好意。可是,我到韶关去是去打开茶的市场。我家还有一座茶山呢,今年产的少,明后年也就盛产了。”

老夫人停了下来看着他说:“是这样的呀,那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早走。傍晚的时候也就到了。你现在走,到前面的狮子头镇一样要住一晚。不过,到韶关要到的早些,中午个样子也就到了。你后天早上去各茶楼去推销你的茶叶。也让喜欢喝早茶的广东韶关人,品品你家的茶,他们说好喝,茶楼就会收了你的茶。那些茶客说不好喝,茶楼收了你的茶也就陪钱了。你说是这个理吗?大侄子。”说完老夫人就拉着他与罗良辅一起走。韩炳麟‘哎。’的应了一声,也只好顺从了。罗良辅也让身边的兄弟安排做饭去。

在老夫人的房里,老夫人告诉儿子和韩炳麟她与韩炳麟父亲与母亲的事。

1

第八章:凡事总要迈出第一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