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九章:韶关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韶关城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5/31 15:59:08

老夫人名**燕,祖籍福建人。三十多年前,刚满二十的春燕在福建一家大茶场给茶主采茶讨生活。那时的韩青纶带着妻子与两个儿子。是韩炳麟的大哥和二哥。二哥那时也就有个半岁的样子。韩青纶也带到茶场来了。虽说那时也才三十一二岁的韩青纶,在福建茶界也是炒茶的高师傅了,很多人都抢着请他。每天晚上大伙儿都会来到韩青纶的家坐坐。说是个家其实也就是炒茶的茶房,那里有两间棚子是送炒茶师傅们住的。听韩青纶他们这些炒茶的师傅讲,他们走的那些地方的所见所闻,有时也讲书里的故事。大伙儿都尊称韩炳麟的母亲做师娘。其实也就是大嫂。称师娘显的更敬重。那时,师娘总要给大伙儿冲上一杯茶,抱着孩子一起听。有时春燕也常逗两个小孩子玩。师娘总是开玩笑的对她说:“那么喜欢孩子,找个婆家生一个自己玩。多好。”那时的春燕听到这话总是害羞的。说:“师娘,您又说笑了。”

后来有一天半夜,春燕急拍打着韩青纶的家门:“韩师傅!开开门!韩大哥你救救我。”

韩青纶披了件衣服就出来开门。问:“妹子,怎么一回事?”

师娘也起床披了件衣服出来问:“妹子。怎么了?”

春燕跪在韩青纶的面前急急的说:“今天少爷不是上山来了吗?刚才他摸到我们睡的那里,我上茅房出来,他就拉着我亲。我顺手用一根棍子打了他的头。同屋睡的姐妹们叫我快跑。看!他们找来了。”春燕很是害怕的看着门外茶园里有很多跑过来的火把。韩青纶扶起她对妻子说:“孩他娘,带春燕妹子到里屋去,我来对付这些人。”

采茶的茶工们都是睡到茶山上的。男女没有睡到同一个屋。相隔有一里地吧。茶场主也是怕出事。男男女女两个月的采茶时间。在别的茶场就有出过事。说是有两口子一起给场主采茶,晚上睡错了老婆。还有的男女青年晚上也偷偷的一起出去,后来怀上了孩子的事。当然,也有就近的村人住到家里的。

看着那些人走近了。韩青纶出去喊问:“出什么事了?这么多人找什么呢?”

那个额头上已抱扎了的少爷走向前来说:“韩师傅,你有没有看到春燕那贱人?”

“少爷,您这是怎么了?”韩青纶看到少爷额头上还有血浸出包扎的布。看来春燕那一棍子打的还不轻。

“那个贱人不识好歹,本少爷看上她了。她还打了本少爷跑了。”少爷轻轻的摸了一下受伤处。“哧”了一声说:“当时我看到她往这面跑来了。韩师傅,您见没有?”

“没有。”韩青纶整了一下披着的衣服说:“刚才孩子哭,我起来看一下孩子,看到你们的火把,我才开门看看出什么事儿了。”

“一晚上的吵什么,让不让人睡了!”隔壁有炒茶师傅不好气的说。

“没事儿,少爷找人呢!”韩青纶回了话。

“青纶,什么事呀?”韩青纶的妻子故作状的看到少爷就说:“哟,少爷,大晚上的不睡觉找什么呢?”就打了一个哈欠。

少爷看,春燕可能还真是没在,就对韩青纶两口子说:“韩师傅,师娘。不好意思。吵着你们和孩子了。那我们去那边找找,找到了我整死她。消消本少爷的气。””又抬了一下头对隔壁喊说:“对不起了师傅们。吵着你们休息了。”说完挥了一手,就命那些拿着火把的人全都走了。韩青纶两口子关了门,回到里屋,看到发抖的春燕再次跪了下来哭求的说:“韩师傅,师娘,您们救救我吧。来生我做牛做马报答您们的救命之恩。”

韩青纶扶起她说:“妹子,你起来。”对妻子说:“孩他娘,给妹子准备几件你的衣服。再拿五个大洋。这个地方妹子不能再待了。收拾一下马上就走。”

“韩师傅,晚上我不认的路呀。”站起来的春燕为难的说。

韩青纶说:“谁让你一个人走了,今晚月色好,大哥送你出去。”

“谢谢大哥。”说这话时春燕又要跪下了。韩青纶接过妻子包好了的衣服包袱说:“别跪了。刚才追你的那些人到那边去了,我们从这边走。”韩青纶带春燕走之前对妻子说:“我们走后你就吹灯睡觉,估计少爷他们不会过来了。明早我一准赶回来。”

“嗯。快走吧。我知道。”妻子应了韩青纶送他们出了门,她关了门,回房吹灯躺在床上。她是一眼都没合上。她为丈夫和春燕担心。韩青纶提着包袱带着春燕一路小跑出了茶场。又在山间小路穿行。开蒙蒙亮时,站在一个小山坡上。韩青纶把包袱递给春燕,指着坡下说:“妹子。顺路下去,就是大路了。看到没有?”又拍了一下包袱说:“你嫂子里面还放的有五个大洋。”

“嗯。”春燕接过包袱含泪的应着,她知道送她出来的韩大哥就要与她分手了。

韩青纶接着:“山下的这条路你往那边走是去县城的。”韩青纶指着方向告诉春燕说:“你到县城后,去一家顺来茶馆找吕掌柜,他是我师兄。你就说是我韩青纶的妹子,他会给你一份工做的。你放心,这不是我们采茶的那个县城了,那个少爷不会到这里来的,就算他来了,你也不用怕,就对吕掌柜说,他是本县人,他会帮你的。还有,如果看到你们本村的人,给家里稍个信去,让爹娘放心。”

“嗯。”春燕泪流着答应。

“好吧。”韩青纶拍着春燕的肩说:“妹子,大哥就送你到这里了。”说完转身就跑走了。他得跑回去,才能赶在采早茶第一回送到炒房来的鲜茶。他要做杀青处理。

春燕看着韩青纶跑远了,她抹去泪水才顺着路下坡。走到坡脚的溪水边,她放包袱喝了一口泉水,洗了洗一路的风尘。提着包袱站了起来,她要到县城去。她没想到当她转过身来会看到一个慌不择路身受着伤的的男人捂着伤处对她说:“姑娘救我。”她下意识的把包袱抱到胸前,胆怯的问:“如何救?”她看到那男人的血浸湿了棉衣。

那人说:“清兵正追来,我的弟兄们都被打散了。我也不知道如何救了。”

“快!快!快就在前面。一定有抓住他。回去领赏。”听着是清兵来了。

既然别人求救了,就得伸出援手,何况自己也是让人刚救下的。当时春燕也不管那么多了。就拉着那人蹲到小溪边。泼了他一脸的水,拉他站了起来,两人并排的坐在了一块石头上。春燕用包袱挡住了伤处。用手给他擦着水。让他别说话。

“哎!有没有看到有人跑过去?”清兵已到路边,向他们问话了。

“没有。”春燕给男人擦着脸上的水回了清兵的话。

“大清早的,荒山野岭你俩是干什么的?”

“去城里顺来茶馆做事去的。走的早,到这里来洗洗脸。”

“你们是吕掌柜家的什么人?”一个清兵边问话边向他们走了过来。

春燕让这个男人不要说话。她答着问话:“远房亲戚,住到山里,穷。我们刚成亲,就出来找事做了。”

“这是你男人?”

“是的。”

“他为什么不说话,让你一个女人出头?”

“官差大哥。”春燕给那男人边擦着水边说:“他是个哑巴不会说话,你看他洗个脸弄的一身都是水。爹娘收了他们家的聘礼。我一个姑娘家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只好嫁给他了。”说着春燕就哭了起来。

清兵说:“得得得,没工夫理你这些家务事。兄弟们,走。”就走到路上与还有的几个清兵一起走了。

看清兵们远去了,那个男人对春燕说着谢谢就要走了。春燕抓着他不放的说:“都说是顺来茶馆去做事了,官差大哥也知道我们是茶馆吕掌柜家的亲戚。如果我们不去,这不害了吕掌柜的了吗?我们可不能害人呀。”

那个男人也就顺了春燕与她一起到了县城里吕老板那里。春燕说自己是韩青纶的妹妹。说那个男人是自己的男人。吕掌柜也就收了他们。

后来春燕才知道吕掌柜是与那个是男人一起的,是城里的眼线。他也在担心着少东家的安危

再后来这个男人老开玩笑气春燕,说是春燕她自己给他送上门来的老婆。没有客人的时候,他几时都逗得她开心生气的在茶馆里追打着他跑。后来,他把春燕带回山上,拜堂成了亲,就是罗良辅的爹了。

也是与韩青纶山坡上分别后,她再也没有见到韩青纶一家人。

春燕老夫人对韩炳麟说:“是刚才闻着茶香,喝了第一口茶,我就知道是韩大哥炒的,那时我们采茶的每天晚上都到你爹娘住的那屋坐一会,你娘就给我们冲泡一碗你爹炒的茶,当然都是场主认为没有用的,我们才能喝。你爹娘还好?”

“好。唉。”韩炳麟叹了一口气说:“都回到丘岭来了。”

“怎么了?”听着韩炳麟的叹气声老夫人关心的问。

“一言难尽呀。”韩炳麟对家事不想多说什么。

“大哥。饭菜准备好了。”一个兄弟来说:“都放到大厅里了。”

“好,兄弟去吃饭去。”罗良辅拍着韩炳麟的肩说。

“儿呀。把你媳妇孩子都要叫上,大家一起吃吃饭。也让孩子认认长辈。”老夫人找到恩人了很是开心。

“娘。那是大厅。女人不能去。”

“我能去吗?那时你爹在的时候没这么多的规矩。”

“我叔他。”来了这半天了没看到老当家的,韩炳麟问问老夫人。

老夫人说:“前两年走了。老胳膊老腿了,就是不听劝,硬是要犟个脾气,上山去打野猪,后来让野猪给拱了。从山上抬回来两天也就去了。”

韩炳麟也就不再问话了。他也见了罗良辅的妻儿。孩子有二岁多,叫罗允正,春燕让他叫韩炳麟做叔叔。

这一晚韩炳麟也就在山上住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韩炳麟吃过早饭后,罗良辅就派了两个兄弟与韩炳麟一同下山去韶关。他让两个兄弟去给韶关的堂口说一下韩炳麟是他兄弟,不要为难他,就让他卖他的茶就是了,其它的事都不要理。罗良辅是不能去的,韶关城里有他通缉画像。他不能去露面。

一路平稳,路过狮子头镇时他们歇一下脚。这样一个地方,罗良辅肯定安排的有饭店和客栈做为放哨的前站。两个兄弟没说。韩炳麟也就不去打听。

傍晚时韩炳麟他们进了韶关城。那两位兄弟对韩炳麟说让他自己找客栈住下。他们去城里的堂口住去了。叫他明天去各茶馆放心卖他的茶去。没有人会找他的麻烦。如果茶馆不要他的茶,他可以去城中有一家四海茶行,把茶卖到那里去就行。他这次的茶太少了,还是先到各茶馆去看看。

韩炳麟对两个兄弟道了谢。那两位兄弟就在人群中消失了。韩炳麟牵着马车在一家客栈歇了。对罗良辅韶关城里的堂口。韩炳麟没有问。后来一直都没有去打听。他就想做个单纯的卖茶人。

新的一天来临,韩炳麟洗漱完毕,去前台问有没有吃的,因为他看到昨晚热闹的客栈大厅除了早出退房的人外,整个店子冷冷清清的。

店小二对他说:“我们广东人早上喜欢喝早茶。我们店铺前街。”小二指着门外说:“就喝早茶的地方,茶楼可忙了。一般客人都去喝早茶了。当然本地人也喝,特别是那些年老者,一壶茶,一笼包子,几碗面,就当早餐了。早餐一过,一壶茶,可让那些老爷子坐下来说半天的话。我们这里就冷清了。晚上,我们这里生意就好了。他们茶楼生意就要差很多,有的茶楼就关门了,第二天三四点钟起来准备,五点茶楼就开门营业了。中午也有喝午茶的,也有客人吃饭的。这样我们又打个平手。”

“是这样的呀。”韩炳麟谢谢店小二去前台与店家结了帐。问:“掌柜的,那些茶楼要茶叶吗?”

“也收一些,主要的他们还是从四海茶行进茶,四海茶行的茶主要是卖到广州那边。还卖给洋人。我们这一带的茶叶基本上都是四海茶行与还有一家广益茶行给收了。也有几家小点的茶行。也收茶。兄弟,你也是卖茶的?”对昨晚来住宿的韩炳麟那一车竹筐里装的是什么,掌柜一般不去打听客人这些。

韩炳麟平淡的说:“嗯。家里种了点,到这里来看看。”

掌柜的很是热情:“你那点茶先到茶楼去问问。我们韶关有四座城门,也对应着四条大街。每条街上都有大茶楼小茶馆。数生意好的就是东街和南街。我们这边的北街和西街生意要淡一点。不过讨生活都不成问题。你去问问吧。如果茶楼不收你的茶,再去茶行看看。”

“哎,谢谢掌柜的了。”韩炳麟礼貌的谢谢掌柜的。

“不用谢。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你就去茶楼碰碰运气吧。”

“哎。谢谢了掌柜的。”韩炳麟再次对掌柜的道了谢。到后院的马棚里拉马出来套上车。牵上马出了客栈的后院,站在路边他深呼吸了一下,准备卖茶去了。他牵着马走到客栈的前街来,嗨,还是热闹,人来人往的。大茶楼小茶馆都是客人。他觉得他的茶得卖给大茶楼,才对得起父亲的炒茶的手艺。他在一家大茶楼门前停了下来就被热情伙计招呼着,给他栓好马,请进了茶楼。看着茶楼里坐了满了人,伙计给他找了个位子给他坐,问他要点些什么点心配什么茶。就送来了茶单和早餐的单子。他看了一下,茶的名目还真是多。当然价格也是不一样的。他要了一壶中间价位的茶加一笼包子。外加了一份韶关的名小吃,他也不知道韶关的名小吃是什么,他主要是来卖茶的。叫伙计送上来就是了。

“好嘞。一会儿您呐。”伙计拿上点的清单放到拿茶点的窗口就又出去接客人去了。一会儿有一个茶姑娘就端上了韩炳麟的茶与早点来了。还带上了清点的单子。让韩炳麟核对一下错了没有。韩炳麟说:“没有。”

茶姑娘放好后说:“您慢用。”就又去忙去了。

韩炳麟吃着早点。看着出出进进的食客,看着一脸和善的老板。他想,吃好后找老板去说说茶的事。茶姑娘来结帐的时,他问:“妹子,请问你们茶楼收茶不?”

茶姑娘看着他说:“客官。这个我做不主,您的去问一个掌柜的。我带您过去。”

“谢谢。”韩炳麟跟着茶姑娘来到柜前。茶姑娘给了掌柜的早点的清单和茶费。对老板说:“掌柜的,这位客官说,有茶卖。”

3

第九章:韶关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