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十章:冯三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冯三爷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6/1 10:48:03

“哦。”老板记着帐头也没抬的应了一声。茶姑娘看老板知道了,就离开去忙去了。老板记完一笔帐抬起头来看着韩炳麟说:“我这儿不缺茶,你去别处看看去吧。”

也不等韩炳麟回话就接过有伙计送来的清点单和铜板低头记账去了。记完后看韩炳麟还站在那里,他说:“你这人听不懂话?我说了,我这儿不缺茶,你去别处问问去吧,走走走。”很是不耐烦的样子赶韩炳麟离开。好像韩炳麟是来讨饭的一样。

韩炳麟默默的退了出来,牵上马。他再去另一家问问。经商多年的他,知道事情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他对自己的茶有信心。他过了一家,到了第二家茶楼,结果是一样被赶了出来。他还说请老板看看他的茶,老板说没空,就让伙计‘请’他出来了。

他牵着马拖着茶继续往前走他又去了两家茶楼,结果一样。他牵着马出了北街来到了四条街的中心,看着来往往的人。韶关城还真是繁荣。他拍着马说:“伙计,都说东山再起,我们就去东街。”说完就牵着马往东街来了。

过了两家茶楼,他没有进去。他不是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他想找一家看起来顺眼的茶楼去问问。也许会有收获。人往往是财大气粗,没把一般人放到眼里。这些大茶楼的老板也是,生意兴隆人来人往的,对你一个乡下来卖茶的农民,他们才不会把你放到眼里。

他看准了一家茶楼,一样的,伙计给他栓好马请他进去入坐。他没有坐下。他不能坐下再点早餐了,已吃了三份,他的肚子装不下了。他直截了当的对伙计讲:“我想见见你们掌柜的,我这些茶叶想卖到你家茶楼。”韩炳麟拍着马车上的竹筐说。

伙计手势请说:“那客官您请这边来。我带您过去。”韩炳麟跟着伙计来到柜前,老板也是底着头在记着帐,伙计说:“掌柜的,这位客官说有茶叶要卖给我们茶楼。”

掌柜的头也没抬的记着帐说:“嗯。让他等会儿。”韩炳麟看到台子上,有几张清单上分别的压着铜板。他也不急。他想如果还不行,再去两家茶楼看看,如果还不行。就拖到四海茶行去。那样他家的茶的特色也许就没有了。

掌柜的记好帐。抬头看着韩炳麟略带笑意的问:“是客官你要卖茶?”

“正是。”韩炳麟站的正正的回了话。

“客官那里人呀?”掌柜的接着问话,又接了一张伙计送来的清点单子与铜板。他也不记,让边上一个帐房的伙计记。

韩炳麟答:“江西丘岭镇。”

“那地方我知道,很是穷呀,十年九旱。怎么,那里也出茶了?”

“是穷,可是茶是在春天采摘的。水气重,所以没旱着。”

“我也不与你说闲话了,你是来卖茶的,我是开茶楼的,茶好不好,我可说了不算。”

“谁说了算?”韩炳麟不明白了,难道他一个掌柜的买些茶叶自己还作不了主?

“他们。”掌柜的指着那些喝茶的食客对韩炳麟说:“他们说了算。我是开茶楼的。茶好,他们自然每天都会来,还会亲戚朋友一起来。茶不好,他们喝一次,就不会再来了,也会告诉他们的亲戚朋友们也不要来我家茶楼了,你说是不是?”掌柜在说这些的时候,又收了几张清单,他都让帐房的伙计记上。他就与韩炳麟说茶的事儿。

“掌柜的,你说的是这个理。”韩炳麟很是自信的说:“我的茶就在外面。我拿一筐进来,给大伙儿冲上一壶,让大家品品,然后你在看收不收我的茶?”

“好,那感情好。”掌柜的很是爽快。

这时早点时间有些过了,现在茶楼里喝茶的都要是那些老茶客了。一壶茶几碟花生瓜子就可以坐上半天,不过他们的嘴对茶是不好糊弄的。

韩炳麟轻快的走到门外的马车边。他拿了那半筐明前茶下了车,拍着马,轻声自信的说:“伙计,我们的茶卖了。”就端起那半筐茶进来了,放到柜前。掌柜的走出柜台,韩炳麟开了筐盖,掌柜用手抓了一把茶叶闻了闻,又拿起两枚放到嘴里嚼了嚼,对韩炳麟说:“兄弟,真是不错。”就放下茶叶对在坐的客人说:“各位大伯大叔老少爷们停一下。”

大家都停了下来看着他。有人就问了:“我说,熊掌柜的,有什么大事?让大伙儿都停下来。是不洋人打进来了呀?”

“嘿嘿。”大家笑。

“别扯远了。”熊掌柜的指着韩炳麟对大家说:“这位兄弟是江西丘岭的。到我们这里来卖茶叶。”这一说是丘岭大伙儿就议论开了,说那个穷地方也会出什么好茶叶之内的话。

熊掌柜手示压下大家的议论说:“穷。我们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位兄弟把茶叶给拖来了,至于好不好,我让他给大家沏一壶。大伙儿给品品。如果大家觉得茶好,我就全收,如果不行,也就让这位兄弟到别处去问问。”

有人说:“好。这样也不会有损失。”

熊掌柜命人拿来了茶具和开水。韩炳麟很是熟练流畅的就冲泡好了一壶茶。立马的就倒掉了,这是洗茶。然后马上泡第二次,这时茶香味就全出来了。茶壶里茶香瞬间好像就溢满了整座茶楼。有人等不急了,就拿着一个空杯走了上来,放到韩炳麟与熊掌柜的茶几上说:“快给我倒上一杯尝尝。闻着这香,让人感觉是那么清新。快给我倒上一杯。”

韩炳麟看了一眼熊掌柜,掌柜让他给客人倒上。

韩炳麟很准的给客人倒了七分满。客人拿起茶杯闻着香,轻轻的泯了一口。“嗯,嗯。”的陶醉的其中,过一会儿说:“我喝了一辈茶,还是第一喝到如此清香甘甜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那种味儿。真是好喝。”把剩下的茶又饮了一口在嘴里品了品,咽下。“嗯。”然后,一饮而尽,把茶杯放到茶几上,请韩炳麟再给他倒上一杯。韩炳麟又是给他倒了七分满,他可不同意了说:“全满,一会儿就没有了。”

韩炳麟看到在坐的客人拿着杯子上来了。熊掌柜把茶筐抱了起来收到柜里去了。韩炳麟给前面的几个给倒上了,后面来的客人就没有喝上。韩炳麟又冲泡一壶。等大家都喝了茶后都想买点,可是发现茶筐不见了,有看见的人就指亲眼熊掌柜说他谋私,熊掌柜笑说:“我这可不是谋私,刚才说好了,大家说好喝。我。”熊掌柜拍着胸脯说:“是我全收下。你们没忘记刚才我说的话吧。”

那些茶客就指着他不说话了,大家都是老茶客。韩炳麟看到这情形笑着对大家说:“刚才那半筐是明前茶,我外面还有九筐清明后的茶,也请大家给品品。”

“好。”有人问:“都是一个师傅炒的?”

“是的。是我爹炒的。”

“好,拿进来让我们大伙儿再尝尝。”

“这样的好茶,你刚才洗茶的那茶汤,给倒掉了,还真是可惜,可惜呀。”

“就是。”

“就是。”

大家惋惜刚才韩炳麟倒掉的洗茶水。

这时有机灵的伙计已经把茶叶全都给搬进来了。看到刚才那情形。他们知道这茶老板全要了。可不能让别人抢了去。

韩炳麟熟练的开了筐盖。用茶勺舀了一些在茶壶里,从炉子上拿下沸腾的水,对着壶口就冲了起来。茶香一样四溢开来。这次他没有倒掉了。他怕这些茶客们可惜了。

这会大伙儿不用请,都自觉拿着杯子来了。韩炳麟一杯杯的给倒上了。大家分别的端上细细的品来。那般陶醉各种喜悦之色,无词可表。其中有一老者放下茶杯说:“我好些年没喝过这种味的茶了。”

“好像你以前喝过一样?”有人问了。

“喝过,这种茶有一种独特的味,你们都是老茶客了,难着你们喝不出来吗?”

“我再仔细尝尝。”茶客们就轻轻的饭了一小口。品了品:“嗯,是有些熟悉。”

“我也再品品。”大家又分别拿上茶杯喝了起来,有人喝完了的,又上来自己倒了一杯。韩炳麟也给茶壶里续上了水。

“我想起来了!”有人像是捡了个金元宝一样的兴奋起来说:“是韩师傅炒的茶。”

“对,是韩师傅的那个独特的味。”

“唉。都有三十多年没有喝到这种茶味了。”

“嗯。是的。一开始就觉得熟悉。一下子没想起来。”

“喝的急了些,牛饮了。还真是对不起韩师傅。”

“就是。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能再喝到。”大家好像打开了记忆。

有人看着韩炳麟问:“小兄弟,可姓韩?”

“正是。”

“那韩青纶师傅是你什么人?”

“是家父。这茶就是我爹亲手炒的。”

“好,宝刀未老呀。”

“谁宝刀未老呀?”听到这声音大家都站了起来。拱手行礼:“冯三爷。”

韩炳麟看着这位冯三爷六十开外的样子,两眼炯炯有神,威严中又透出一股慈祥。手中转着两颗核桃。茶色的长衫套了一件青蓝色褂子。辫子倒是没那么长,只在背堂心处。倒是没有一根白发。身后跟着两个健壮的随从也是彬彬有礼。冯三爷面带微笑,招呼着大家坐下来。

熊掌柜轻声对韩炳麟说:“这是四海茶行老掌柜的 。”韩炳麟看到他坐下来的那个姿势。又像是一个读书人。也许,是懂茶的人自然少不了一丝斯文之气吧。韩炳麟这样想着。

熊掌柜拉上韩炳麟来到冯三爷面前说:“三爷,您老安好,这位兄弟从江西丘岭那边过来卖茶。这些老茶客们喝出来是三十年前韩师傅炒的那茶味。问了,果真是。”指着身边的韩炳麟说:“这位兄弟就是韩师傅的儿子。”

韩炳麟拱手行礼尊称一声:“冯三爷。”

“嗯。”冯三爷把手中核桃给了身边的随从。说:“啥也别说,给三爷我泡壶茶来。”

“冯三爷。”韩炳麟谦和的说:“是这样的,有明前茶与明后茶,您要来那一种?”

“一样给来一壶。”冯三爷发了话。

韩炳麟拱了一下手说:“好,一会儿就来。”

韩炳麟与熊掌柜一起回柜前。韩炳麟从竹筐里拿出茶叶就冲泡起来。熊掌柜也从柜里拿也了那半筐明前茶。韩炳麟一样的泡了起来。放到茶盘里,与茶杯一起端到冯三爷的桌子上。韩炳麟熟练的又倒上了两杯茶,端上其中一杯双手递给冯三爷说:“冯三爷请,这杯是明前茶。”

冯三爷接过,闻了闻香气,面有悦色的又慢慢的喝了一口。闭着眼睛又在嘴里含了一会儿。然后咽下,什么话都没说,又喝了一口。然后把杯子放到桌子上。自己又端起另一壶倒好的茶喝了起来。与前一杯一样的动作。这一会儿整个茶楼都是安静的。因为在韶关茶界,如果对某种茶,大家都说好,那就是好。如果冯三爷也说好。那可不得了了,就像是皇上给加了封一样的珍贵。冯三爷喝完放下杯子,大家都等他说话,对茶的肯定和赞赏。可是冯三爷却问韩炳麟:“你这一早走了几家。才到熊掌柜这里?”

韩炳麟老实回话:“不记得是第几家了。”

“前面那些茶楼都没要你的茶?”

“是的,可能是他样忙生意吧。”

“那他们看了没有?”

“没看?”

“那你到熊掌柜这里,他当时在忙生意没有?”

“忙。可是熊掌柜还是看了我的茶。就让我给大家冲泡一壶,让大家给品品,熊掌柜说,如果大家都说好,他就全收了我的茶。如果大家都说不行,就让我找别家去看看。因为茶是卖给大家喝的。”

“嗯。是这个理。”冯三爷站了起来问熊掌柜:“茶,你全收了?”

“回三爷,小店全收了。”

“嗯,价格上不要亏了人家。”冯三爷说完从随从的手上拿过核桃准备走了。

“那是自然。”回着话的熊掌柜看着冯三爷走了就赶紧问:“三爷,您说这茶怎么样?”

冯三爷转着手中的核桃说:“我说怎么样,你把这茶全让我带回四海茶行?”

听冯三爷说这话,熊掌柜满堆笑的说:“那哪成呀?谁不知道 三爷您。从不做那些个欺行霸市的事儿。”

“就是了。”冯三爷对韩炳麟说:“小兄弟。哦,就叫你韩掌柜。你刚才走过的那几家都不要你的茶。是他们眼拙,不识得金镶玉。你今儿送来这茶让熊掌柜的捡了个宝。你家里还有茶吗?”

“有。”韩炳麟赶紧回了话说:“就是今年初产。少一些,明后年就会多起来。”

“好。”冯三爷手中拿着核桃举了起来,指着大家说:“今年这十筐茶熊掌柜 也够一年用的了。以后韩掌柜的茶除了每年送给熊掌柜一年用的,其它的都送到我四海茶行。”又对韩炳麟说:“回去从老乡那里收些青茶,让你爹多累点。下回就全送到我那里去。”

韩炳麟喜悦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赶忙拱手行礼:“谢三爷。”

“好了,走了。”冯三爷转身走了。

“送三爷。”熊掌柜是鞠了九十度的躬。冯三爷又回过身来问韩炳麟:“你家茶有名没有?”

“没有。”韩炳麟老实的回了话。

“好,那我给起个名,大伙儿看行不行?”冯三爷尊重的问大家了。大家点点头。

其中一位老者:“冯三爷请。”因为在韶关冯三爷的墨宝一般是不赐人的。

冯三爷走了进来对熊掌柜说:“拿文房四宝来。”韩炳麟这会儿觉得这冯三爷很是书生。

“哎。”熊掌柜赶紧回到柜里拿出了笔墨砚。然后亲自跑到后面他的办公室,拿了一张上好的宣纸。亲手把纸平铺到茶桌上。一边磨墨一边开心的说:“冯三爷请。”

冯三爷也不客气,放下核桃,拿起笔沾了墨。挥笔行入流水,落笔如烟的四个大字:丘岭茗茶。冯三爷落笔,没有留下名。掌声就响起了,都赞赏冯三爷的字写的好,名也起的好。冯三爷放下笔收了核桃问韩炳麟:“韩掌柜可满意?”

“谢谢冯三爷,非常满意,非常满意。”韩炳麟很是开心。

“满意就好。”冯三爷说:“这字带回去让你爹看看是不是也满意了。”

“嗯。”韩炳麟很是喜欢。

冯三爷对熊掌柜说:“给你的茶单上加上丘岭茗茶,明早我过来喝茶点。”

“是嘞。”熊掌柜满心欢喜。

“好了,走了。”冯三爷转身离去。熊掌柜再一次的九十度鞠躬恭送冯三爷。然后直起来高兴的拍着韩炳麟的肩说:“兄弟,我给你结账。”又吩咐伙计们把茶全搬到库房去空出来。把筐子还给韩炳麟。

韩炳麟等字干了墨迹才把字折了起来。那些茶客们都赞赏的说:“三爷这字还真是好。如行云流水,又如飞鹤起舞。”

1

第十章:冯三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