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十一章:茶都卖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茶都卖了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6/2 11:37:24

韩炳麟收了字,跟着熊掌柜到了账房。熊掌柜给了韩炳麟五百块大洋。说:“茶,伙计称了。一筐有二十斤。有九筐,我给你两块。是三百六十块,加上那明前茶一起就五百了。兄弟你看如何?”

韩炳麟觉得多了就说:“熊掌柜,这是不是有些多了?”

“不多,不多。”熊掌柜叫他收下说:“我们开茶楼的主要是茶。你那明前茶,我什么都算尽。也许就会赚上个一二百块。还有那九筐茶就不说了。这样对你说吧兄弟,茶,主要卖的是水。还有每天的早点加到一起,一家人一年也就有了生活。伙计和茶姑娘们也就有了生活。”

“那谢谢了熊掌柜。”韩炳麟不去算那些细帐了。他现在就想快点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父母和梅香,陈玉英他们。

熊掌柜与大家一起送他出了茶楼。伙计们把茶空了后,把茶筐都给他码放好到车上了。他再次的谢谢站在他身边的熊掌柜。跳上了马车:“驾。”他无法控制内心的喜悦。他知道父亲对这些人什么都没做个,可是父亲的德艺就让他们记住了几十年。曾经熟悉的味道再现时,又让这些老茶客感觉是那么的亲切。

他赶着车在韶关城里转了一圈。也看到墙上告示张贴的有罗良辅的通缉画像。说罗良辅是山贼大盗,抢了官府的官银。

他也不去围观这些,给爹娘买了些韶关的特产。给梅香和陈玉英各买了一段洋布。也给女儿扯了一段漂亮的花洋布。给孩子们买几样玩具和糕点。这半年多来大家都很辛苦。他打听了一下,韶关城什么酒最好。卖洒的伙计对他说:“刘家醉。”他买了三坛。他想,回去路过罗良辅的那个路口时,看有他的兄弟在那里不?在,就让他们带两坛酒上山就是了。不在,他还得走一趟。还有一坛他是给父亲带的。

总之他是喜悦高兴的。抬眼看了一眼日头都有偏点西了。他在路边买了两个饼子。边赶着马车边吃出了城。走了有一段路,看到与他从罗良辅那里一起来的两个兄弟赶着马车拖了一车货,他让这两个兄弟卸了几包到他的车上。这样,他们一路同行到狮子头小镇,就因为这个小镇处的地形像狮子头而得名。这时天也黑了,他们一起在这个小镇住一晚。

一夜平安无事。一早起床,吃过早饭,他们就赶车上路。快中午时,他们看到了那天请韩炳麟上山的岔路口。可是,现在那里停放得有一辆马车。还看到罗良辅带有两个兄弟站在那里。

“山上出什么事了吗?”韩炳麟担心的问。

“应该不会吧。”其中一个兄弟答了话同时也加鞭快行。马车还没走到,其中一个兄弟就跳下去跑到罗良辅跟前很是担心的问:“大哥,山寨出什么事了吗?”

“是我大侄回来了?”听着声音就看到老太太的丫头掀开了车轿的门帘,扶着老太太探出头来。韩炳麟赶紧的走了上去说:“是的。婶子,您这是?”

“没事,没事。”老太太笑呵呵的问:“茶都卖了?”

“嗯。全卖了。”

“那就好。你前边带路,我去你家看看你爹娘去。”说完老夫人就回车轿了,丫头放了帘子。韩炳麟看着罗良辅:“大哥,这?”

“你走后,我娘就说等你回来,就要跟你一起回去看看恩人大伯。好了,别啰嗦了。走吧。要不就要夜到路上了。”听罗良辅这样一说。看来是没有必要在说什么了。韩炳麟让那几个兄弟下了他车上装的那些货物。加上送给罗良辅的那两坛酒一同的上了罗良辅兄弟的车。

他们轻车上路。天还没有全黑下,他们就进了镇子。又走了一会儿,韩炳麟指着前边对赶马车的罗良辅说:“前面就是我家了。”同时他也看到爹娘与梅香和陈玉英抱着孩子都站在门外。吴叔掌着灯。

“爹!爹!”琬秀看到父亲就欢快的向他跑了过来,他停了下来,跳下车,快步的走过去抱起女儿。

“爹,这几天我们都好想您。”趴在父亲怀里的琬秀关心的说。他亲了一下女儿说:“爹也想大家。”就看与父母梅香和陈玉英抱着两个欢跳的小儿都走到跟前来了,他高兴的说:“茶叶全卖了。以后我们的茶韶关那边全要。”

“这就好,这就好。”韩老爷子这下放下了心。吴叔请他们屋。

“大哥,大嫂。你们让我找的好苦呀。”罗良辅扶着泪流涟涟的母亲走来,站在韩炳麟的身边。韩炳麟放下女儿赶紧给父母介绍说:“爹,娘。这位是春燕婶子。路上给遇上了。

“春燕?你是春燕妹子?”韩老爷子很是惊喜。韩老太太走过来握着春燕的手说:“几十年了还能见上可真是好。你现在过的怎么样?”

“爹,娘。”梅香抱着孩子说:“请婶子去屋里说话吧。”

“屋里请,屋里请。”韩老太太紧握着春燕的手就进院子。吴叔掌灯前面领路。

看着破烂的房子,春燕问:“大哥,大嫂,这光景,这是怎么了?”

“后院坐下说吧。”大家一起来到了后院,看着整洁干净的后院。大家都坐了下来,春燕看着说:“这后边还像个家。”陈玉英又掌了一盏灯。与吴叔的那盏灯分别放到院子的两边。院子一下子亮堂起来了。

梅香上了茶,琬秀看着两个弟弟。韩炳麟让陈玉英到客栈订三间房,再炒几个菜。大家一起吃个饭。

吴叔说:“那这样,我就回了吧。明天去茶山。”

韩炳麟去韶关的这几天,吴叔一直在韩家陪着,他也担心韩炳麟这一趟出去顺不顺。

韩老爷子说:“他吴叔,一起坐坐喝杯酒吧。春燕也不是外人。大家一起说说话。”老爷子都要留话了,吴叔也就留了下来。不过他一直都安静的坐在好运里听,不岔言。

看着韩家这样的穷迫。春燕再问:“大哥,家里是怎么了?以你大哥的德行和手艺不会过这样的日子呀。”

“唉。”韩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送你走的那年过了茶季。我们就带孩子回来。在县城看到一家小茶馆转让,当时我想,不能这样像燕子一样的夏天来,冬天去的。现在年轻可以,以后老了呢,我就与你大嫂一合计,就盘下了那个小茶馆。安定下来了。生意还不错,后来我们去了南昌开茶楼,饭店客栈。有个大富人家要卖了这房子,他们一家都是住到城里的,也少有回来住。我就买了下来,爹娘住了进来,那时就有些破旧。我想等我有些余钱了就回来修建。后来每年也就回来,买了座山,还有一些田和地。我们家在北京也有买卖的,这一扯,钱就跟不上了,那时爹娘也走了,我就没想着回来修建房子,请了吴叔帮看着。你大嫂生病后北京的生意都是三儿打理的。前年八国联军进了北京城,我就写信让三儿把北京的生意铺子给盘了出去,让他回来,一家人在一起安心。可是,三儿带着妻儿从北京回来都还没落坐。那两个畜生就说分家的事。那两个畜生也是妹子你那时在茶场看到的那两个。这些年来,你嫂子生病,我也少有管生意上的事。他们要分就分吧。这个家迟早都要分的,没想到那两个畜生都算计好了的。在南昌的客栈,茶楼,饭店是一样都没分给三儿。三儿每年从北京寄回来钱,他们也没有与三儿算,还说在北京,帐都是你三儿一个人算,说多少是多少,他们也不清楚。把我和你嫂子这两个没用的老家伙还有丘岭这破房,荒山,旱地,干田分给了三儿。三儿也不与他们争,就带着一家老小回来了。三儿一回到家就打理荒山。现在是茶山了。把旱地后面那个水井也给修了个大水池。三儿说是种上棉花。去年秋后我们就种上油菜和小麦了。长势还不错。还有几丘好田,有租户在租种。我想,我们家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大哥,大嫂,有什么困难请说,我们能帮的上的一定帮。”春燕看到恩人这般光景,很是是想帮帮恩人。

“现在没什么困难了,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春燕妹子,我走后,后来你怎么样了?”韩老爷子问。

春燕喝了口茶说:“大哥你走后,我就下坡来,到水沟边洗一下脸,就遇上孩子他爹了。这不。”春燕拍着坐在她身边的罗良辅说:“他爹是绿林中人,那时官兵就追在后面。他还受了伤。他让我救他,我就让他装哑巴。骗过了官兵。我们就一起去了城里吕掌柜那里。安稳后,也给家里去了信。后来我们回到山上就成亲了。”

“那妹夫他现在还好?”

“前年走了。”

“怎么了。他应也就有五十多六十吧?”

“犟脾气。”春燕说:“与年轻人上山去打野猪。叫他不要去追伤着了野猪,他就是不听,被野猪给拱了。抬到家没两天也就去了。这孩子随他爹的性子。犟。”春燕拍打着儿子的头说:“前段时间,他带着一班人去打劫一个什么大官给他爹的生日礼物,说是生辰钢。师爷叫他别去,说是压运的官兵多。他偏要去。后来虽说那个生辰钢抢着了。可是,也死伤了不少的兄弟。还各县都发了他的通缉画像。韶关那边我是不让他去的,这边没有他的画像我才让他陪我过来。以后我也不许他出去了,就和我在山里种地。饿不死。我不想白发人送黑人。也不想我那才有两岁的孙子早早的没了爹。”说着说着,春燕生起儿子的气来了。

这时陈玉英带饭店的伙计端回来了饭菜。

晚饭后,韩老爷子与老夫人送春燕他们去客栈休息。

韩炳麟则去洗漱。

回来后,韩老爷子看洗濑好的儿子再对大家说韶关城的事儿。看到爹娘回来了,韩炳麟站了来说:“爹,娘。对您二老说一下卖茶的事吧。”

韩老爷子说:“茶卖完了就好,这几天来你也是累的。这夜也深了。先休息吧,明天再讲也不迟。大家都去睡吧。”

翌日早饭后,吴叔,韩老爷子,老太太,带着春燕他们去茶山看了看,这几天来无茶可采,荒山现在都栽满了茶苗。过个三五年就盛产了。

又看了那些干田旱地上长势优胜的油菜和小麦。午饭后春燕他们也就回去了,走时春燕说:”大哥,大嫂。如有困难说一声,能帮上的我们一定帮。”

“哎。妹子你慢走。”韩老爷子说:“以后看三儿的本事了,能不能修建起大房子,到时再请你来家里坐坐。”

“好,看三儿这个样子,你们家能好起来的。大哥大嫂,那我走了。”韩家一家挥手送春燕他们离去。

看韩家没什么事了,吴叔也就回家去了,他明天去茶山安排工。

下午一家人都不去做事,韩老爷子这才问儿子韶关的事。

韩炳麟是讲的津津有味。并拿也了那幅字,摊开来说:“爹,娘,您们看。这就是冯三爷写的。”

“好字。”韩老爷子夸赞的说:“飘然如行云流水,落笔如轻烟柔和。好字。”老爷子再一次夸赞冯三爷的字。说:“下回带到韶关去装裱起来。”

“好。”韩炳麟折好收了起来。陈玉英做好晚饭让一家人边吃边说。这一餐饭,是从他们北京回来后吃得最开心的一餐饭。韩老爷子与儿子都喝了点酒。韩老爷子也直夸刘家醉好喝。

韩炳麟对父亲说:“买酒的时候,掌柜的说这是韶关城最好卖的酒。”

“我们家和茶也最好卖。”小小的琬秀也跟上说。韩炳麟关爱的在女儿头上拍了拍。

大家吃好后。陈玉英就收拾了碗筷,梅香主要是看着那两个小儿。

韩炳麟抱起一个儿子坐下来说:“爹,冯三爷说,我们的茶,他们四海茶行全收了。我说没有多少。他说我们可以收青茶,让爹您苦累一些。爹,我也跟您学学炒茶。这样您就少累些。”

“这个主意好呀。今年在采茶工里看几个人,明年也一样的教他们炒。过两年茶多了,你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哎。”韩炳麟应亲眼父亲。

“收些青茶。”韩老爷子有些兴奋的说:“这个我怎么没想到呢?大嫂。”一家人除了琬秀喊陈玉英奶娘。韩老爷子与老太太都喊她大嫂。“你明天称五斤青茶让我炒,炒好后再称。上回三儿拖去的茶也有个一两百斤,你们做帐了的。算算,我们家收青茶要多少钱一斤。然后贴个告示出去,看有人来交茶不?”

“好。我明天一准的给算出来。”陈玉英应着话,把韩炳麟给大家买回来的那些东西一一的放到桌子上。

琬秀看到那块给她买的花布就高兴的拿了起来问:“这花布好好看,是买给谁的?”韩炳麟摸着女儿的头说:“给秀儿买的。明天让你娘和奶娘抽空给你做新衣裳。”

“好,谢谢爹。”琬秀很是开心的把那块花布抱到胸前,又问:“给娘和奶娘,还有奶奶买了没有?”

“买了,都买了。”韩炳麟回答着女儿说:“给两个弟弟也买的有玩具,给爷爷买了一坛好酒。”

“那,爹,您给您买什么了?”琬秀关心的问父亲。

“这回忘记了,下回爹一定给爹买。”

“好。下回您可不要再忘记了,您再忘记。以后,爹爹给秀儿买东西秀儿就不要了。”韩炳麟摸着懂事女儿的头说:“好,爹一定记着。”

韩炳麟觉得女儿长大了,知道心痛家人了。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对父亲说:“爹,这次送去的明前茶都送给熊掌柜的茶楼了。爹,您留的那两斤自己喝的明前茶,下次去送茶时,我想送给冯三爷。他可是个懂茶的人。您看行吗?”

“行。”韩老爷子同意儿子的提意。

第二天,韩家的茶又开采了,韩炳麟早早的就拖了青茶回来,陈玉英称了五斤生茶给韩老爷子炒。早饭过后,韩炳麟打马就去茶山拖茶去了。梅香与陈玉英收拾屋子,把昨天换下来的衣服给洗了。琬秀就负责看着两个弟弟。茶炒好后,韩老爷子喊她再过称一称。

“哎。”在凉晒洗好衣服陈玉英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手上的水。她就把炒好的茶称了一下。拿着帐本记了一笔。然后对着记的青茶与韩炳麟卖茶的价,打着算盘就在那里噼里叭啦算了起来。

两个小儿也来‘捣乱。’与陈玉英一起‘算’。陈玉英算好的算盘珠子。摆好在那里拿笔和本子计一下数字。两位浩少爷学步珊珊走来。手一刨,就又乱了。陈玉英做出要打他们的样子,他们就咯咯咯的笑跑开了。

不过陈玉英还是记住了,不用再重算。

1

第十一章:茶都卖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